校园趣闻网目录

我真不是躺王 第二十章 情头蛊

时间:2020-11-19作者:金色柳树

    李昊将饭煮好之后,也没有做菜,只是从坛子里拿出了一些咸菜,切碎端到桌上,味同嚼蜡的和饭吃着。

    现在他正在静静等待夜晚降临,然后趁着夜色除掉李豹和张庆。

    这两人是害死他娘亲的罪魁祸首,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笑声,李昊皱了皱眉毛,放下碗筷,走到门外。

    屋外,陈二牛和王铁柱两人正有说有笑的从他家房门前经过,两人看到李昊出来,笑声似乎更大了。

    这笑声在李昊听来格外刺耳,他压下怒火,沉声道:“你们在笑什么?”

    “我们笑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

    王大柱一脸奇怪之色。

    陈二牛笑嘻嘻的道:“这家伙今天被退亲了,脸面无光,肯定是以为我们在笑话他。”

    “笑话他又能怎么样?”王大柱不以为然道。

    “哈哈哈……”

    两人对视一眼,又是一顿大笑。

    李昊这时也笑了,只是笑容冰冷刺骨,让人望上一眼遍体生寒。

    ……

    赵鹏今日练拳十分尽兴,一直练到太阳西沉,大汗淋漓,江英凰带着丰盛的饭菜过来,他才停下。

    一下午的时间,又收获了6点经验值,今晚他准备练个通宵。

    不时熬个夜,对他这样的精神小伙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

    今晚的菜品异常丰盛,四荤两素一汤,让赵鹏大饱口福,就是江英凰兴致缺缺,没怎么说话。

    赵鹏以为她还在气恼自己和李思邪的事,倒也没多想,宽慰了几句后,见没有奏效,他也不在多言。

    他现在满脑子的九阳神功,实在没有心思去哄女盆友啊。

    女盆友什么的,哪有武功有趣。

    对了,晚上还要去按、摩……咳咳,推血化淤。

    草草洗了碗盘,赵鹏就直奔刘郎中药铺去了。

    江英凰见赵鹏这么敷衍自己,哄都不哄一下,气得半死,一脚把木桌都踢翻了。

    趴在桌下睡觉的大黑见女主人这么暴躁,也吓得跑出了屋外,紧随赵鹏而去了。

    当赵鹏经过李昊的家时,大黑突然狂吠起来。

    赵鹏上前一看,发现李昊正在一块破布擦拭地面,一旁桌上还有一把菜刀,菜刀上有着血迹,空气中也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看见赵鹏好奇的神色,李昊淡然解释道:“刚才宰杀了一只鸭子,这血流的满地都是,让赵兄见笑了。”

    “赵兄今日帮我解围,要不进来坐一坐,让我好生招待一番?”

    大黑有些躁动,似乎还想往里闯,赵鹏以为是它嘴馋,就将它拦了下来,笑着拒绝道:“不必麻烦,我已经吃过晚饭了。”

    说完,赵鹏带着大黑离开了李昊的家。

    他还有正事要做呢。

    李昊看着赵鹏的背影,目光幽幽,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其实是有些佩服赵鹏的,独身一人,都能活得潇潇洒洒,面对村里的流言蜚语,从来也都面不改色。

    李昊直到自己现在失去双亲,又成为村里笑柄,才明白处在赵鹏位置的艰难。

    不过他是做不到赵鹏这般云淡风轻的,不知为何,他的自尊心似乎异常敏感而又脆弱,听到别人的嘲讽他就会怒火攻心,直到弄死嘲讽他的人心里才会好受一些。

    不久之后,李元的弟弟李文来到门前,问道:“李昊,下午我哥说来这里看看,你看见他人了吗?”

    “他的脚受伤了,正躺在屋里头,你进来看看吧。”李昊漠然道。

    “受伤了?怎么回事!”

    李文闻言快步走进了里屋,而李昊看着李文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拿起桌上染血的菜刀,不急不缓的跟了进去。

    ……

    当赵鹏抵达刘郎中的药铺之时,已是傍晚时分,这时药铺已经快要打烊了,里面也没有什么病人。

    “赵小兄弟来了。”

    刘郎中一如既往的坐在屋里,看见赵鹏来了,饮了一口茶水,然后起身将大黑赶到了屋外,并关上了门。

    猫狗进入药铺之中,可能会弄翻药材,所以刘郎中向来是不欢迎任何家宠进入药铺的。

    赵鹏清楚他的性子,倒也没有露出什么不满的神色。

    药铺又新进了一批药材,沈莲正在给药材归类,示意赵鹏先找个地方坐下,等她忙完手中的事,再帮他推血化淤。

    “这是华陵岩茶,可提神强心,最主要的是还有一种果香味,赵小兄弟请尝尝。”

    刘郎中主动给赵鹏倒了一杯墨绿浓茶,性子刻板冷淡、很少和赵鹏主动搭话的刘郎中,今日突然这么热情,倒是让赵鹏有几分不适应。

    “刘郎中太客气了。”

    赵鹏接过茶水喝了一口,果香没喝出来,苦涩的滋味倒是可以给个九分。

    怪不得这么热情,原来是在捉弄他,赵鹏心里满满的都是被套路感。

    赵鹏抬头看了刘郎中一眼,只见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想看自己养的家畜一样,心里顿时有些发毛。

    刘郎中正色道:“听病人交谈说,你今日击杀了邙山外围的金鳞巨蟒和暴猿,是真的吗?”

    赵鹏今天中午带着蛇鳞和猿皮回村,已经在李家村引起了轰动,刘郎中同样有几分好奇。

    按照他对这两种异兽的了解,就算是江湖中打通奇经八脉的二流高手,也没有实力击杀它们,他很好奇赵鹏是如何得手的。

    赵鹏憨厚笑道:“我只是碰巧遇见暴猿和巨蟒争斗不休,最后两败俱伤,才让我捡了个便宜。”

    刘郎中心中稍定,笑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既然你能带着蛇鳞猿皮回村,那么李家村最厉害的猎户非你莫属,相信要不了多久,十里八乡给你说媒的,都能踏破你家门槛。”

    随后刘郎中突然话锋一转:“赵小兄弟,你觉得我徒弟沈莲如何?可有过娶她过门的想法?”

    “沈医师菩萨心肠,温柔贤淑,在李家村追求者如过江之鲤,以后谁能娶她过门,那是他的福分。

    不过在下一直将沈医师当作好友,倒是从未有过非分之想。”

    赵鹏的回答中规中矩。

    没想到今日刘郎中一反常态,热情无比,竟然是为了给他说媒提亲。

    李思邪的事已经让江英凰闹腾得厉害,要是再来一个沈莲,那就直接修罗场了,所以赵鹏是万万不敢应下这门亲事的。

    可是沈莲作为他的知交好友,又在现场,赵鹏不好直接拒绝,只好说得含糊一点。

    “口是心非!”

    刘郎中微微摇头,接着起身迈步到了赵鹏面前,他左手搭到了赵鹏肩头,轻轻一压,赵鹏就如小鸡仔一般,毫无反抗之力,直接躺倒在地。

    “刘郎中,你这是做什么!”

    见刘郎中轻松制服自己,赵鹏心中先是一惊,随后有些动怒道。

    可是他刚想起身,就感觉四肢酥软乏力,连声音都有气无力,渐渐微弱起来,就如同今日上午中了金鳞大蟒的毒气一样,进入了任人宰割的状态。

    “我在你的茶水里下了十香软筋散,既然你嘴硬,那就只有多吃一点苦头了。”

    赵鹏不知刘郎中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望向沈莲,本以为沈莲会解释一下。

    但却只见沈莲一手拿着匕首,一手拿着一个白色瓷碗,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

    瓷碗中有一个红褐色的药丸?

    药丸?

    沈莲一言不发,直接用手中的匕首划破了赵鹏的手掌,将他的血液接入瓷碗之中。

    然后她又划破了自己的手掌,同样将血液滴入碗中。

    而诡异的是,两人的血液进逐渐被红褐色药丸吸收,药丸的血色变得更加妖艳。

    待到药丸不在吸收血液,沈莲先给自己止血,然后又给赵鹏的手掌作了简单的包扎。

    “这是什么?”

    赵鹏看着白色瓷碗,眼中有着浓浓的不安。

    刘郎中看到沈莲给赵鹏包扎伤口的举动,眼眸中泛着奇异的色彩,笑道:“这是情头蛊的虫卵,只有两情相悦之人的血液才能将它孵化出来。”

    “孵化出来以后,将它种入这对有情人其中一人体内,那么这人一生一世都只能爱着另一人,一旦变心,情头蛊就会产生感应,从而吃掉这人的五脏六腑,令其痛不欲生、受尽折磨而死。”

    赵鹏心头一颤,今天这阵势,莫非就是为了给他下蛊?

    不过他心里同时暗松一口气,他可是专一的好男人,不可能喜欢上除江英凰之外的其他女人。

    所以这虫卵应该是孵化不出来的。

    应该吧?

    ……

    天色一黑,街上就万籁俱寂,连屋子的灯光也是鲜见的。

    静寂的村道上,李豹一身酒气,摇摇晃晃的向家而去。

    今日张绣娘成功和李昊退亲,他自然是极为得意的,所以和几个小弟喝酒庆祝到现在,才动身回家。

    等走到一处人烟稀少的荒僻之地,他听到身后有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

    李豹本以为是自己的小弟,不放心他想要送他一程,可是回头一望,就见一把黯淡无光的短刀向他刺来,酒顿时醒了一半,想要奔逃反抗,却是手软脚软。

    他平时虽然横行霸道,也狩猎过不少猎物,但终究只是山村少年,哪里经历过真正的生死搏杀。

    毫无阻碍,一刀入体,李昊也没料到平日里耀武扬威的李豹竟然如此不济。

    看着李豹惊恐哀求的神色,李昊心中却是越来越痛快,眼睛隐隐透出红光,脑袋仿佛停止运转,只有手上动作不停。

    刀芒血光在黑暗中乱舞。

    待到赵鹏冷静下来,李豹已经身中数十刀,倒在血泊中,死的不能再死。

    浓重的血腥味在这月夜,也透出几分清冷的味道。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