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我真不是躺王 第二十一章 少一具

时间:2020-11-19作者:金色柳树

    “李豹是害死我娘亲的罪魁祸首,杀了他我心里念头通达多了,但是张庆那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同样不能放过!”

    “他欠我父亲一条性命,却如此对待我们母子,活该将他的命收回来!”

    没有张庆的见利忘义,助纣为虐,李昊之母也不至于被活活气死,即使他是绣娘生父,李昊对他的恨意也是倾尽三江之水难以洗清。

    张庆他必杀之!

    月光正亮,就算不用灯火也可看路。

    李家村虽然没有宵禁之类,但由于夜盲症,再加上最近敲门女鬼的传闻,村道上基本是见不着一个人影。

    李昊一路来到了村东一颗老柳之外,张庆的家就在这里。

    村里大部分人住的都是土屋木房,而张庆家住的却是青砖瓦房。

    他前两年跟着李大富做过茶叶生意,倒颇是攒了几分身家,小日子过得不错。

    可惜却从来没有接济过李何氏和李昊这对孤儿寡母。

    这时他正在熟睡,却有一颗石子猛然从窗户扔了进来。

    “什么事?”

    张庆正值壮年,耳聪目明,一下子就被惊醒。

    莫不是有偷儿?

    李家村民风淳朴,但也有着几个游手好闲的泼皮无赖,整日尽干些鸡鸣狗盗之事,不得不防。

    张庆拍拍一边的妻子:“你先接着睡,等我去看看!”

    下床披了外衣,就直接打开房门出来。

    夜色寒凉,寂静幽玄,张庆突然全身打了个寒颤,就有些不好的预感。

    但还没等他转身回屋,一道黑影就从房上跳了下来。

    随后后腰猛然一痛,却是被一柄利刃穿过,身上的力道仿佛都从那个口子流了出去。

    他刚想求救喊叫,喉咙就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死死夹住。

    李昊虽然对张庆恨意滔天,却没有伤害绣娘和张庆妻子的想法,所以才会使用这种手段。

    张庆的眼珠暴突,喉咙咯咯作响,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最后,他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直到临死之际,李昊的身影才出现在他的眼中,只可惜,他现在除了悔恨,已经不可能还有别的选择。

    他怎么也没想到,仅仅是一次退亲,就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更没料到的是,李昊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都解决了!”

    从张庆家出来,李昊顿觉身上大快,更仿佛抛弃了什么束缚,轻松无比。

    然后他朝家里走去,家中有他今日下午收购来的一点粗盐与部分生活用品。

    既然有连杀数人的胆气,李昊自然事先准备好了退路!

    他准备连夜逃入邙山!

    邙山横跨数州,纵深不知几许,正是一个上好躲藏的所在!

    虽然有一些诡异传闻,更有天黑进入必死的警示之语,但是和自己的小命相比,那些捕风捉影的异闻,也就显得不值一提了。

    当李昊回到自家茅草屋之后,突然发现不对劲儿,他家的房门居然是敞开着的!

    李昊悚然一惊,他的家里可是有着四具尸体,不会是被人发现了吧?

    屋内没有一丝光芒,死气沉沉。

    李昊强行镇定下来,可能是他临走之前只是没有将房门关严实,导致房门被夜风吹开。

    要是被人发现尸体,李家村不可能还这么安静,村里人早就打着火把,四处搜索他了。

    李昊走进屋内,用火折子点燃了油灯,发现屋内并没有其他人进入的痕迹,

    李昊又进入后厨,发现那几具用麻袋装着的尸体还叠放在柴堆之中。

    不由放松下来。

    看来他的推测没有错。

    “不过,尸体怎么少了一具?”

    李昊刚高兴没多久,忽地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李昊将油灯放在灶台上,前去解开了麻袋,只见里面的尸体都是血肉模糊、没有一具完好的。

    “陈二牛、王大柱、李文的尸体都在这儿,李元呢?李元的尸体去哪儿了?”

    李昊一具具的辨认尸体,找出了缺失的尸体。

    屋里没有外人进入的痕迹,李昊做的一些小陷阱都还好好的,可是李元的尸体怎么就突然消失不见了呢?

    “呜嚎——”

    一阵冷风忽然刮过,在李昊的身上留下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

    同时将后厨的灯火吹灭。

    李昊正准备去点燃油灯,却突然身体僵直,因为他发现水缸后边的窗户打开了一道缝隙,借助着外面的月光,他看到门外正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的注视着他!

    这双眼睛令李昊感到恐惧,更准确的说,是这双眼睛的主人让他几乎恐惧到窒息。

    李元!

    李昊从小就和李元交情匪浅,李元的眸子他绝对不会认错!

    李昊仿佛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只是与那双冰冷的眸子注视着,许久,窗户上的那道缝隙才渐渐的合上,窗外的人影终于离开了!

    那人影离开后,李昊过了半天才缓和过来,之后冲出后厨,但还哪里有什么人影在?

    ……

    刘郎中药铺,赵鹏三人仍旧在等待情头蛊孵化。

    一炷香。

    两柱香。

    然而直到过去了三炷香的时间,情头蛊仍旧没有孵化的迹象。

    三炷香都没有孵化,代表血饲之主,根本不是情投意合。

    这结果出乎刘郎中的意料,他从沈莲日常的举动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宝贝徒儿,是倾心赵鹏的,如今的结果只能说明,赵鹏的心根本没有放在沈莲身上。

    他的宝贝徒儿只是一厢情愿!

    看见刘郎中笑逐颜开,赵鹏心中十分诧异,刘郎中如此大费周章,不就是为了给沈莲说媒吗?

    这媒做不成了,他这个媒人反而还高兴起来了?

    刘郎中负手而立,笑道:“我的傻徒儿,现在明白你的痴心错付了吧?你也该对他死心了!”

    “刘郎中,既然这情头蛊孵化不出来,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赵鹏这一世在一个小山村里安稳的生活了十七年,上一世也只是一个996福报下的苦逼青年。

    危险的嗅觉属实有限。

    即便如此,赵鹏仍旧从场上的气氛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起初他以为刘郎中把自己弄来,只是为了给自己下蛊,让自己对沈莲一心一意,如今情头蛊孵化不出来,刘郎中计划落空,自己自然也就安全了。

    可是从刘郎中的表现来看,这次似乎不单是下蛊那么简单,联想到之前半个月心脏绞痛的异状,赵鹏心间逐渐浮现了一层阴影。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