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我真不是躺王 第26章 琉璃金丝蛊

时间:2020-11-19作者:金色柳树

    赵鹏闻言,不仅没有放松,反而眉头紧锁。

    “连心蛊在你体内,你要将它麻醉,岂不是要先将自己全身麻醉?”

    “嗯。”

    沈莲微微点头。

    “那你的身体……”

    赵鹏却是有些急了,怪不得之前自己扑倒在沈莲身上时,她没有任何异样,原来是已经失去了触觉。

    麻醉只是医学的一种应急手段,对身体的负荷极大,长时间麻醉会造成身体器官衰竭。

    沈莲使用这种方法压制连心蛊,无疑是慢性自杀。

    “放心吧,这只是临时手段,等日后我将体内的连心蛊取出,自然会停止服用麻醉散。”

    沈莲不以为意,语气轻描淡写。

    赵鹏心里的大石头落到了地上,沈莲是用蛊之人,既然能麻痹连心蛊,自然也能将它取出来。

    不过他心中还是隐约不安,总觉得沈莲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沈莲带着赵鹏来到后堂之后,并未停下,而是一路深入,来到了刘郎中的卧房之中。

    然后沈莲将床铺上的木板揭开,露出了一个幽深的洞口,地洞并不黑暗,隐约可见昏黄的灯光。

    沈莲扶着赵鹏进入地道,地道墙侧,每隔两米就挂有一盏油灯。

    不过,除了煤油的气味之外,空气之中还弥漫着一股的尸臭味。

    地道大约有五米深,下了石阶之后,便是一个狭长的通道,一直向前通向幽暗不知名处。

    就是不知沈莲带他来到这里有何用意,仅仅只是处理手臂伤势的话,犯不着来这种地方吧?

    赵鹏心生疑惑。

    通道的左右,各有一扇敞开着的石门,尸臭味便是从左边的石门中传出来的。

    赵鹏向左边石门望去,只见石室中堆积着有着十几具体型娇小的尸骸,白骨森森,令人胆寒。

    沈莲道:“这间石室,是刘松鹤用来养蛊的地方,一些成熟的低阶蛊虫,会被他拿去离李家村最近的天吴城卖掉。

    由于担忧六扇门的高手找上门,他极少从附近村镇掳掠女子,而是拿着卖蛊的钱,从天吴城的黑市中购买被掠拐的女子。

    普通蛊虫喜欢以人的血肉为食,那些被刘松鹤买来的女子,在被吸干最后一丝阴元之后,就会沦为蛊虫食物。”

    赵鹏看着石室中堆积的森森白骨,心中波澜起伏,之前听闻这些年有数百花季少女惨遭刘松鹤毒手,石室中的十几具尸骸很明显只是最近一段时间的。

    如此人神共愤之事,赵鹏突然觉得让刘松鹤死在白衣女鬼手里,似乎有些便宜他了。

    落在他手中的女子,能死得如他这么痛快,恐怕都是一种奢望!

    赵鹏看向沈莲,只见她的面色如常,一如既往的冷静。

    石室尸骸对赵鹏触动极大,而沈莲却没有表露出什么异常。

    最初她对这些女子还能有一些同情、怜悯,可是后来就完全麻木了,她只担心自己是否会如同这些女子一般,被刘松鹤玩弄之后,成为蛊虫的食物。

    她和刘郎中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之下近十年之久,每一天都过得胆战心惊,提心吊胆。

    生怕刘松鹤对自己下毒手。

    在她十二岁那年的某天晚上,她半夜醒来之时,发现刘松鹤就站在自己的床头,目光贪婪的看着自己,害得她失眠了半月之久。

    从那以后,身边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把她从睡梦中惊醒。

    之后沈莲有意识的在生活中,潜移默化的影响刘松鹤,让他对自己的皮肉的贪婪逐步转变为了精神的依赖,这才多年来没有遭受他的毒手。

    沈莲至今没有被刘松鹤玩弄,并非是他心软,而是沈莲把玩人心的结果。

    “蛊虫以血肉为食,那你体内的连心蛊也是在残食你的血肉?”赵鹏突然问道。

    “连心蛊以人心头血为食,不过其体型小,食量有限,对宿主的影响并不是很大。”

    “当然,也不是蛊虫都是以血肉为食,一些高阶蛊虫,会有自己特殊的食材,譬如刘松鹤身上那只铁玉蛊,喜食纯度高的精铁,只要每天供给它足够的精铁就行了。”

    沈莲如是道,说着,她扶着赵鹏走进了右边的石室。

    其实蛊虫在赵鹏的印象中,就只是一些厉害一点的毒虫,今天他见了形形色色的蛊虫,什么连心蛊、铁玉蛊、情头蛊、合欢蛊,还有自己身上的血婴蛊,这些都让赵鹏大开眼界,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似乎缓缓在他眼前打开。

    右边的密室之中,有好几个隔间,最外面的一间密室,只有一张铺着棉绒大毯的石床。

    石床有些一些绳索、镣铐之类,还有淡淡的腥味,应该就是刘郎中平日采补女子的地方。

    继续往里走,推开门,是一间不大不小的密室,密室之中有一个三层木架,一张石桌。

    木架之上摆满了瓶瓶罐罐。

    沈莲看着木架,笑道:“你可知,这个房间里所有的蛊虫全部卖掉,能卖多少银子?”

    “五百两……还是一千两?”

    赵鹏对蛊虫一知半解,只得凭借感觉给出一个答案。

    看见沈莲摇了摇头,赵鹏打趣道:“总不可能一万两吧?”

    “再添一个零,应该就差不多了。”

    沈莲语不惊人死不休,把赵鹏都吓得心脏都慢了一拍。

    “蛊虫拥有种种奇特的能力和用途,哪怕是最普通的蛊虫,也能轻易卖出上千两银子,而一些高阶蛊虫,更是价值奇高,就拿刘松鹤身上可以使人刀枪不入的铁玉蛊来说,少了五万两银子,休想拿到手。”

    “蛊虫最珍贵的便是在于虫卵稀少,当年刘松鹤从蛊毒教偷走琉璃金丝蛊时,还顺手牵羊拿走了蛊毒教珍藏的三盒虫卵,不然你以为他手中的蛊虫是从何而来?”

    边说,沈莲就推开了木架,然后再揭开了木架下面的一块地砖,地砖下面是一个被挖空的两尺小坑,小坑中有一个拳头大小的三足青铜小鼎。

    沈莲打开鼎盖,赵鹏就看见当中装的竟然是一只金蚕。

    准确的说应该说一只散发着琉璃金光的奇异金蚕。

    只有拇指大小,表面透明,散发着琉璃光泽。

    若不是它正在那鼎内轻轻蠕动着,赵鹏甚至都怀疑它是一件琉璃饰品,而不是活物。

    赵鹏啧啧称奇道:“这就是你之前一直提到的琉璃金丝蛊?”

    “没错,此物乃是蛊毒教的花费百年心血才培育而出的神异蛊虫,它从大威天龙寺供奉的释迦牟尼的佛骨中诞生,为了将其培育成熟,蛊毒教又先后盗来三尊真武境神僧的佛骨饲养它。

    可就在培育成熟的前几年,不知为何走漏风声,引来众多门派争夺,刘松鹤身为大长老的徒弟,监守自盗,趁乱偷走琉璃金丝蛊,后来在逃亡途中,以为我是纯阴之体,便将我带在了身边。”

    沈莲将那琉璃金丝蛊拿起来,或许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从佛门高僧的琉璃佛骨中诞生的原因,那琉璃金丝蛊只是乖巧的在沈莲的手中缓慢的爬动着,并没有其他蛊虫那般凶厉。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