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其实后来我们才知道
    “你倒是说说啊徐沐锦,总裁和小职员的爱情故事我们真的好好奇啊……”

    办公室里热火朝天的,大家都是一群苦逼上班族,八卦也是十分正常的……

    “我们认识了快七年了,高中就在一起了!”

    “哇,初恋啊,好浪漫啊,那你们当初为什么要分手啊?”徐沐锦越说她们就越来劲,觉得自己身临其境了一般。

    “她是因为钱才离开姜亦柯的!”所有人都着急的等着徐沐锦说出来,没想到时苑随口插了一句。

    大家齐刷刷地看着时苑,徐沐锦把笑容收回来简直是无可奈何,“时苑你不要血口喷人!”

    时苑干脆就从门口走进来,“什么叫我血口喷人,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几百万对你来说不是个小数目吧,足够你到英国留学几年了吧!”

    “随你怎么想吧!”徐沐锦拿着杯子就要离开。

    时苑却双手插在胸前拦住她,双眸夹杂着嘲讽,“怎么?徐沐锦你是心虚了吗,我说中你的软肋了是吗,要不是靠着姜家的钱你能出国留学吗,你能混得像今天那么好吗,还什么剑桥大学青年优秀摄影师,我看也是花钱买来的吧!”

    “钱钱钱,这么多年了时苑啊,你怎么还是老样子啊,三句离不开钱,还有留学的钱是我自己的奖学金还有一些是我打工挣来的,我除了该拿的没多拿姜家一份钱,况且我哥现在很好,我也有工作了,我以后赚了钱会还给姜亦柯的!”辛好徐沐锦手里是个空杯子,要不然时苑的脸也会和徐沐锦一样擦几天药水。

    “笑话,该拿的,你自己对姜家对姜亦柯做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你不倒贴姜家就罢了还好意思伸手管他们要钱,再说了有钱人才敢天天提钱,像你这个寒酸的样子怕是十万都拿不出吧,你说留学的钱是你自己的奖学金,那你有证书吗,谁又可以证明呢,你信吗,你信吗?”时苑冲着办公室里的人喊着,虽说她现在已经名声败坏,可是说破天了还是个总监,大家都面面相觑实在是不敢多说什么,就连雯雯也被其他人扯着。

    “徐沐锦你没有吧!”

    徐沐锦把手里的杯子放下来,“我的证书在家,我不可能天天都带在身上吧,要是你想让大家看的话也ok,我明天就可以拿过来!”

    “明天?一天时间足足可以让你再重新制造一张假的,你以为我傻是吗?”

    “少爷,听说时总监又去找徐沐锦麻烦了!”

    “什么时候?”

    “就现在!”

    听了季白的话以后,姜亦柯火急火燎地赶了过去,季白也跟在后面。

    徐沐锦无奈地笑了,“时苑你今天是不是存心来找茬的?”

    一时间仇恨又一股脑的冲上时苑的心头上,“是,我就是看不惯你这副在所有人面前装可怜的样子,这副令人讨厌的样子,你知道吗,你这样冒充有证书进入大公司是违法的,是要坐牢的!”

    雯雯终于忍不住,“时总监,你怎么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你因为个人恩怨就总是过来找徐沐锦的麻烦啊,连我这个小员工都看不下去了!”

    “我看你说话才是不负责任吧,我现在是在找冒充的这个骗子,我这是在为公司除害你懂不懂?”

    “她不是冒充的!”

    “老董事长好!”只见姜望民从门外大步地走进来。

    “老董事长怎么在里面,他来怎么不和我们提前说一声?”

    姜亦柯刚刚走到门口,正准备进去却看见姜望民在里面,于是把脚缩回来,静静地躲在门外。

    时苑见姜望民来马上收起来她那副邪恶的模样,“姜伯父,您这是在说什么呢,徐沐锦她就是个骗子,她以前卷走了姜家好几百万呢,您怎么能向着她说话呢?”

    “是,徐沐锦是拿过姜家的钱,可那是我自己主动给的,是我逼着她拿的,其实她只拿了足够给她哥做手术的钱,其他一份也没多拿。这几年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自己争取来的,关于她的证书问题,我这里也有备份,苑苑你想看的话可以随时给你!”姜望民义正言辞地说道。

    “姜伯父你怎么会有徐沐锦资料的备份?”被姜望民怎么一说时苑更加不服气也更加疑惑。

    “因为是我发邮箱推介徐沐锦为英国首批特批员工的!”

    “什么,居然是您!”时苑简直是五雷轰顶,她不敢相信难道现在连姜望民都开始接受徐沐锦了吗?

    “居然是老董事长帮少爷你把徐沐锦找回来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你们这是再拍电视剧呢!”季白跟在姜亦柯身后,不禁被姜望民的话震到了,开始裂开嘴自言自语。

    “哎你说这也太……”季白说着看了一眼姜亦柯,却发现姜亦柯正用死鱼眼仇视着自己,“好了,好了不说了,我还想要工资呢!”

    姜亦柯又把头转回门口,看了看姜望民,不得不说他的这番话的确是感染到了姜亦柯。以前姜亦柯总是觉得他爸是个没心没肺的冷血动物,小时候没管过自己,长大了又要来伤害自己,却不曾想或许他也为自己默默付出过,或许现在他也开始慢慢的年老了,姜亦柯自己都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回家,有多久没有跟他爸吃一顿饭……

    姜望民的这一番解释,瞬间打乱了办公室里的气氛,徐沐锦觉得意外,她做梦都没有想到曾经高高在上的姜望民,居然有一天会为自己出头。

    时苑很无奈,眼神迷离地离开了办公室,躲在门外的姜亦柯立马走开。

    徐沐锦见时苑走了以后才敢讲话,“姜董事长,这次谢谢你了!”

    “不客气,其实所有的事都是我的错,我只是说出了事实,还你一个清白罢了!”姜望民眼里也透着一股凄凉,说完就走了。

    今天姜望民其实是来找姜亦柯谈一下回姜氏的事,但是走到姜亦柯办公室一半又折回来了,顺便到处逛逛,才发现了这档子事。

    时苑一个人慢慢的走在走廊上,她在考虑自己是不是要辞职的事,毕竟自己在这里已经成为一个笑话,一个所有人都不喜欢的人,呆在这样的地方,自己迟早要疯的!

    “苑苑!”姜望民急步快走,在后面叫了时苑一声。

    “姜,伯伯!”不知道为什么姜望民这一声苑苑叫得让时苑觉得温暖,因为以前她爸妈就是这样叫她的,况且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叫过她了。

    “走,姜伯伯带你去个地方!”

    “好!”时苑很愉快的就答应了,其实她也应该出去走走了!

    “姜伯伯,今天不是清明节也还没到我爸妈的忌日,您怎么带我来墓地?”时苑一下车居然到了自己父母的墓地,她心里觉得有些奇怪。

    姜望民也跟着下车,“这么久了应该很想你爸妈吧!”

    时苑抿了抿嘴,“想,怎么可能不想,我做梦都想!”

    “也不知道他们在那里过得好不好!”姜望民说着朝墓地圆里走过去。

    时苑跟在后面,“应该会好的!”

    姜望民走到那蹲下来,用手擦了擦墓碑,“老时两夫妇啊,我带着苑苑来看你们了,最近怎么样啊?”

    时苑也蹲下来,“爸妈,女儿来看你们了!”

    “苑苑啊,你和小柯的关系,在你心里是怎么定义的?”姜望民问时苑。

    时苑转头看姜望民,“姜伯伯,您怎么好好的问我这个问题!”

    “姜伯伯就是想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

    “苑苑,相信你也看得出来,小柯从头到尾心里就是喜欢徐沐锦的,就算她带给了小柯很大的伤害,就算她离开了六年,可是小柯还是没有放下她,还是没有选择和你在一起不是吗?”这句话话说出来简直让姜望民觉得惭愧,甚至是无地自容。

    时苑努力地克制住自己,说话一字一顿,“所以姜伯伯,您的意思是,这回轮到我走了,是吗?”

    “苑苑姜伯伯不是这个意思,不是叫你走的意思,是想让你不要再想着小柯了,他已经找到了此生挚爱,苑苑你是一个好女孩,你一定可以找到你自己的幸福的!”姜望民一下子急了,因为他再也不想犯跟六年前同样的错误,因为他再也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了!

    时苑把头扭过一边,还是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陪在他们身边的时间越久,他们越是想要隔着自己,时苑想不通甚至懊恼……

    姜望民扑通一下跪在了墓碑前,“老时啊,我姜望民对不起你们啊,我没好好照顾好你们的女儿,今天我来就是当着苑苑的面请求你们的原谅啊!”

    时苑一下子就急了,马上拉着姜望民的手,“姜伯伯,你这是干什么啊,我没有对不起我爸妈更没有对不起我,您快起来啊!”

    姜望民也拉着时苑的手,“要不是我六年前硬是要把你和小柯绑在一起,要不是我拆散了徐沐锦和小柯,你也不用这样苦苦挣扎了六年,也不用等了小柯六年,后来又是我不忍心看到小柯受苦再把徐沐锦找回来,又一次让你陷进这样的困境!”

    “事到如今,我真的不怪您,我从小到大就喜欢姜亦柯,其实说实话,就算没有您我也会选择这条路,我一直在坚持,一直在坚持,坚持让姜亦柯也喜欢我,哪怕是一点点,我和姜亦柯认识将近二十年,终究是抵不过徐沐锦那短短的几个月!”本来时苑是可以忍住不哭的,无奈说到这些眼泪又情不自禁的掉下来。

    “苑苑啊,是我们姜家对不住你啊,以前我总是觉得你和小柯才是门当户对的一对,我总是这样擅自主张地打扰你们的生活,如果能回到过去,姜伯伯觉得不会再这样糊涂了,也绝对不会把你牵扯进来的,让你白白的受到委屈。自从徐家那丫头走了以后,小柯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再也没有叫过我一声爸,我知道跟你说这些很自私,但是姜伯伯老了,这人老了有时候就会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我多想和以前一样,看着你们几个孩子,个个脸上还是挂着笑容的。活到老我才明白,孩子的喜怒哀乐才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工作,才是我最想要看到的……”姜望民这番话不仅是说给时苑听,更是说给自己听。

    “好,姜伯伯,我会记住你说的话的,明天我就去辞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