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靠近童话 第一百八十四章 美好的事物
    在所有人的吹鼓下徐沐锦终于伸手接过了那枚戒指。

    天已经黑了,只留下几个要拍特写的学生和几个老师,其他人都已经走光了。今晚的月亮很圆,依稀还混着几颗星星。徐沐锦,姜亦柯,晓蛮,陆淮川,胖子躺在草坪上。

    晓蛮抬头看月亮,“没想到过了七年我们还能像以前那样躺在草坪上聊天!”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我们都已经毕业好多年了!”徐沐锦感慨。

    姜亦柯还是喜欢把手枕在头下,“你们还记得快要高考的那个时候你们都说过自己的梦想是什么吗,你们的梦想都实现了吗?”

    “我记得我记得,我那个时候说我的梦想是要和我爸一样做一个老师!”胖子激动得第一个回答。

    陆淮川笑了,“我那个时候说要考上一个好学校,以后出人头地!”

    徐沐锦一脸兴奋,“我说要找一份好工作然后赚很多很多钱,然后在海边买一座房子,里面只住着我和我的家人!”

    “等我们结婚了我给你买!”姜亦柯接上徐沐锦的话。

    “我才不要你帮我买,我说要自己买!”

    姜亦柯直起腰,“那我的愿望呢就是把徐沐锦骗到手,现在我的愿望实现了!”

    徐沐锦用力捶了姜亦柯一拳,“什么骗不骗的,说得我跟个傻子似的。”

    “你不就是个傻子吗?”

    “还说!”徐沐锦又打了姜亦柯两掌。

    晓蛮看了大家一眼又低头扣手指,“你们大家都记得自己的最初的梦想,好像只有我不记得了,我大概,从来就没有过什么梦想!”

    徐沐锦放慢了手里的动作,也不打姜亦柯了,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晓蛮现在却是这样一副小媳妇受了委屈的模样,大家多少有些看不惯。

    徐沐锦拍了晓蛮一掌,“谁说你没有梦想的,你现在不是一个威风凛凛的律师吗,那是替别人伸张正义的好职业呀!”

    “是啊是啊,律师可比我们老师威风多了!”胖子也趁机说上几句。

    徐沐锦敲了姜亦柯几下,姜亦柯还挺识货,“就是就是,你当了律师啊以后我公司里的法律纠纷都不用请别人来处理了,况且还不用给钱,多好啊,以后我要是有个一儿半女的我也叫他去学法律!”

    晓蛮终于笑了,“不用钱,你想得美,要是帮你大公司我还要双倍价钱呢!”

    “他们说的都没有错,人不需要总是按着自己的计划走,偶尔放纵一下可能会收获更多,我觉得你现在就很成功啊!”陆淮川像是憋了大招。

    “还是你会说啊,说得这些我都不太懂!”姜亦柯总是要来高一点破坏。

    几个人又都躺下了,晓蛮指着天空,“你们看现在的月亮是不是又比刚才的大一点了!”

    “你读没读过书啊,太阳和月亮大小都是固定的,你是不是傻……”胖子调侃晓蛮。

    “好你个死胖子啊,别以为当了几年老师尾巴就翘上天了啊,也不知道当年是谁被围在角落里欺负!”晓蛮不甘示弱。

    胖子不服气,“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你怎么总是拿出来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谁叫你先招我的,我不仅要在这里说,明天我还要把你这些丑事在你所有学生面前都抖出来!”

    “哎呦祖宗啊,我错了我错了,您能给我留点面子吗……”

    “哈哈哈哈哈……”

    大家都笑了起来,果然晓蛮还是和当年一样不好惹。

    晓蛮恍惚中看了陆淮川几眼,她心里想着,“你愿不愿意当我下一个梦想呢!”

    大家一起在断崖口呆了三天就回去了!

    徐沐锦还是不放心,回去的第一天还是押着姜亦柯去医院做了一个全身检查,确认没有任何异常以后才回的家。

    回家的第二天徐沐锦和姜亦柯就去民政局领了证,这几天都在忙着筹备婚礼还有发请帖,晓蛮偶然得空也会来帮一下忙。

    “大家把手里的活都停一停啊,我们姜总要宣布一件大事!”季白简直要比姜亦柯高兴。

    姜亦柯走出来,先是看了徐沐锦一眼,“咳咳……那个是什么,就是下个月,下个月八号,是我是我和徐沐锦的婚礼,放大家两天假,大家都要来参加啊!”

    “哇,哇……这消息够劲爆的啊,你们你们居然要结婚了!”大家瞬间爆炸,雯雯更是扯着徐沐锦问东问西的。

    “那问一下老板,放假那两天扣不扣工资啊?”一个男员工凑过来问姜亦柯。

    姜亦柯瞟了一眼徐沐锦,“问老板娘,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大家一起把头伸到徐沐锦面前,徐沐锦有些慌张又有些高兴,“这个啊,不扣不扣,你们啊都不用出份子钱,再管吃管喝,然后还要加工资再减掉加班时间!”

    “真的吗,呜哇,老板娘万岁!”大家一瞬间又激动万分,都已经当了真。

    姜亦柯一掌拍在自己脑门上,“败家娘们!”

    “哎,你今天在办公室里说话怎么结结巴巴的,这可不像你以前的风格啊!”下班以后徐沐锦和姜亦柯走出公司,徐沐锦问姜亦柯。

    姜亦柯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到这种关键时候我老是觉得有点紧张……”

    “我今天跟雯雯他们说的话可是真的啊,你啊最好不要让我变成失信的人啊!”

    姜亦柯在徐沐锦鼻子上钩了钩,“不就加点工资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的工资我都加就是不加你的!”

    “姜亦柯!”姜亦柯拉着徐沐锦的时候徐沐锦突然停下来不走了。

    姜亦柯回头,“怎么了?”

    “我想辞职!”

    姜亦柯又笑了笑,“你不会吧,不给你加工资你就辞职,好了好了我给你加给你加,别说是那点工资了以后我赚的钱都归你!”

    徐沐锦表情有点严肃,“我不是为了那一点工资,我是说真的,我真的想辞职!”

    姜亦柯看不懂徐沐锦,一下子就慌了。

    “你还在医院的那个时候艾特铭老师来找过我,他说……”徐沐锦一五一十地都跟姜亦柯说了。

    姜亦柯憋了好久还是笑了,“你为什么不早说啊!”

    “我怕说出来你不同意!”

    姜亦柯用手搓了搓徐沐锦的头发,“你去追逐自己的梦想我有什么同不同意的啊,只要是你喜欢做的我就没有理由反对!”

    徐沐锦拉了拉姜亦柯的手,“你真好!”

    “你老公对你不好谁对你好啊,对了那个工作室不远吧!”

    “不远,就坐两趟车大概一个半小时就到了!”

    “两趟车,一个半小时,那么久,那我岂不是不能每天都见到你了!”

    “唉我说你这个人怎么那么娇气啊,你别搓我头发再把我发型弄乱了!”

    “我就搓我就搓,有本事你也来搓我的啊……”

    “回家跪搓衣板去!”

    “老师,我们要结婚了!”徐沐锦和姜亦柯来学校通知班主任林老师。

    林老师又托了托老花镜,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徐沐锦,姜亦柯,你们,你们要结婚了?”

    姜亦柯指着请帖,“是啊老师这请帖上面写的就是姜亦柯和徐沐锦!”

    “你们两个那么不对头,是怎么走到一块的?”林老师还是不敢相信,抬头问他们。

    姜亦柯凑近老师的耳朵,“老师,我悄悄告诉你,我们在高中的时候就有一点那个意思了!”

    林老师点了点头,“哦,哦,也难怪动作那么快!”然后又猛地抬头拿着鞭子,“你们,你们竟然敢早恋!”

    姜亦柯一把拉着徐沐锦就跑了。

    “好小子别跑,自己成绩不好还要搭上你成绩好的同桌,快给我回来,我要通知家长!”林老师还是喜欢扮演老师的角色,一直在后面追个不停。

    “老师,家长就不用请了,下月八号你去参加我们婚礼的时候自然就会看到我们双方的家长了!”姜亦柯看林老师追不上还要在后面补上一刀。

    徐沐锦总是被姜亦柯这样拉着跑,以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虽然有点丢人但是徐沐锦觉得很幸福。她似乎又看到那个阳光下奔跑的少年,那个有着比太阳更灿烂笑容的男孩,那个开朗的姜亦柯又回来了,又为自己回来了!

    最终,宿名把车停在派出所门口,徐沐锦和姜亦柯还是决定到派出所看看时苑,并且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

    姜亦柯和徐沐锦坐在椅子上,警官把时苑带了出来,她身上穿着监狱里的衣服,已经剪了到肩的短发,眼睛又与当初一样炯炯有神,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许多,时苑坐下来拿起了电话,徐沐锦也拿起了电话。

    姜亦柯和徐沐锦坐在一边,他看了时苑好几眼,时苑却不敢看他。姜亦柯到底还是有些心痛,辛好时苑能及时悔过。

    “时苑,这些日子你还好吗?”

    时苑淡笑,“我在里面没事就看看书写写字,过得挺好的!”然后下意识看了一眼姜亦柯,“对了,姜亦柯他怎么样了!”

    “他身体已经恢复了,你不用担心!”

    “那就好!”时苑最终还是不敢看姜亦柯,她只觉得对不起他。

    “对了时苑,我和姜亦柯要结婚了!”徐沐锦声音轻轻地。

    时苑总算是笑了,“那真的是太好了,这是迟早的事,虽然我不能到现场但是我会祝福你们的!”

    徐沐锦也冲时苑笑了,“嗯,我们也会祝福你的!”

    一滴泪从时苑眼里一直流到桌子上,“谢谢你们还记得告诉我一声,谢谢你们没有把我忘记,谢谢!”

    “我们不会忘了你的,我们不会忘了以前那个敢爱敢恨,讨人喜欢的时苑,不会忘了带我和晓蛮去吃好东西还为了我跟朱大鹏打架的时苑,我们……我们会等你出来的!”说到一半徐沐锦终于也梗塞了。

    时苑简直是觉得自己无地自容,“是我把那么好的你们给弄丢了,谢谢你们还能把我找回来,谢谢,谢谢……”

    从派出所里出来,徐沐锦眼角还带着泪,姜亦柯拍了徐沐锦好久她才慢慢地把心放下来。

    “宿名,我们要带你去个地方!”这回轮到姜亦柯开车了。

    宿名倒是一脸的好奇,“你们两个你侬我侬的,我怎么也不能去当个电灯泡吧!”

    徐沐锦往后视镜一看,“到了你就知道了!”

    车开了一会儿,在宿名的老家停了车。

    “少爷你们……”

    姜亦柯转头,“宿名啊,你都几年没回家了吧,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你也该回家看看了!”

    “是啊,回家看看吧!”

    宿名眼角几乎已经冒出泪花,慢吞吞地下了车,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敲了自己家的门。

    “来了,谁啊!”宿名母亲走过去开门,“你是谁啊?”这样西装革履的宿名,他母亲年纪大眼睛又花已经认不出了,于是回头叫了一声宿名父亲,“哎老头子你快来看看这是谁呀,站在咱家门口又不讲话!”

    “我看看……”宿名父亲走过来。

    父亲把嘴巴张大,“你是,你是小名?”

    “扑通。”

    宿名一下子跪下来,“爸妈,儿子不孝!”

    “小名,你真的是小名啊!”听到了宿名的声音,宿名母亲终于肯相信了。

    宿名父亲一下子就眼泪汪汪猛地打了宿名好几下,“你个死小子怎么这么多年都不回来看我们一眼啊……”

    “我害得我们家家破人亡,东奔西走,我也想回来看你们,可是我实在是没有脸回来,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们啊……”宿名终于可以噬无忌惮的好好哭一顿了。

    宿名母亲抓着宿名的衣服,“我的儿子啊,你知不道我们有多想你,我还以为一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呜呜呜呜……”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朱大鹏已经被抓了,我现在已经不跟着朱大鹏做坏事了,而且已经有一个好工作,我赚钱了,以后再也不走了,就留在你们身边陪你们,我哪也不去了,哪也不去了……”

    “我的好儿子啊……”

    一家人抱在一起喜极而泣了好久才停下来,其实宿名的爸妈从来就没有怪过他,宿名终于是可以回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