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52章 不好意思
    那一口鲜血将方家别墅大门口的青草给染红,一些看到这边事情要结束的人纷纷扭头,将自己的视线挪到其他地方去,装模作样的说话,欣赏周边的风景,总之是要摆出一副自己完全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样子。毕竟,好奇心能够害死猫,知道的越多,死的会越惨。这个道理这些人都懂。

    “哎呀哎呀,这人居然突然吐血了,一定是有病呀。让我看看,哎呀,居然是怒火攻心,气急败坏之下,昏厥过去了。”罗文一本正经的说道。

    方俊才一脸铁青,看了几眼罗文,没敢对着罗文发脾气。

    他双眼赤红着,朝着那些保安,把隐藏好的脾气一下子全部发出来,低喝道“你们这群废物,到底是怎么当保安的?一个一个的愣着跟一根木头似的,没看到我这个侄儿昏迷过去了吗?还不赶紧过来,把他抬到医务室去!”

    他这是想要把魏畅给留下来。虽然是昏迷过去的魏畅,但是至少留下来了不是吗?而方如诗先前可是说过……嘿嘿。

    他心想“姜还是老的辣。我的好侄女,你马上就会为自己的那狂妄的言行,付出应有的报应。”

    然而,他忘记了罗文的存在。他总是想要忽略这样的一个人。谁叫罗文并不是什么大家族的子弟呢?像方俊才这样骨子里头,就觉得只有大家族的子弟才是最聪明的血统高贵观念者,总之很容易忽略罗文这样的人。

    罗文将几个保安给挡住,说道“去医务室去干什么呢?方二公子,你可不要忘记了,我可是一个医生呀。这人不如就交给我来看护吧?”

    方俊才眉头一皱,说道“罗文,你们之间还有误会,还是交给医务室的人来看吧!你们一个一个的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将我侄儿送到医务室去啊!”

    罗文眼眸微微一眯,笑嘻嘻的说道“方二公子,我刚才差点忘记了。其实,我口袋里边还有一盒创口贴的。我看方二公子应该很需要。”

    “我不需要。”方俊才连忙退后,说道。

    “需要的,需要的。因为我昨天夜观星象,发现方二公子今天必定有血光之灾。所以,我个人觉得,还是给你一盒创口贴吧。”罗文笑呵呵的说着。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朝方俊才走去。

    方俊才看见罗文朝他走来,他就不由的往后退去,让几个保镖挡在他的面前。他这才敢开口说话,问道“罗文,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个家伙还是让人丢出大门,接受治疗会好一些。你说呢?”罗文淡淡的说道。

    “罗文,你要欺人太甚。”方俊才咬着牙齿说道。要是这样的话,他的出现还有什么意思呢?难不成专门出来,给方如诗和罗文奠定在方家的威望,让那些来来往往的权贵们,把他给沦为谈话聊天中的笑话!

    罗文淡淡的说道“欺人太甚?方俊才,如果今天不是方老爷子的寿宴的话,我可不会这么温顺的和你在这里废话连天。听的我自己都要厌烦了。放在往常,你敢仗着自己年纪大一些,对我的女人训话,你现在都要被打成一颗猪头了。你知道吗?”

    ——“哦,对了,方俊才,你知

    道自己被打成猪头是什么样的相貌吗?”罗文捏了捏自己的拳头。

    “你!你!”

    方俊才并不是没有被罗文给打成猪头过,只要一想起那种画面,他的脸庞就会隐隐有一种生痛的感觉。

    他看了看自己这群面对罗文,露出畏惧的保镖,怒骂了一声‘废物’之后,他不得不扭头转身离开“罗文,算你狠。咱们之后再一定高低。”

    罗文摇了摇头,低头看了看地上昏厥过去的魏畅,朝那些保安说道“现在没有谁再来废话了,把他丢出去吧。就像如诗说的那样,只要我罗某人活在世界上一天,这小子若是敢出现在我的视线中,见一次打残一次!”

    是是是,一群保安连忙应承着,把魏畅给扛出去。但也不敢直接丢,毕竟人家也是一位少爷嘛。但是,当他们把魏畅放在门口没多久的时候,一个不留神,发现魏畅不见了。

    处理完这个小事情,罗文牵起方如诗的手,说道“怎么样,你男人我刚才是不是非常霸气威武呀。”

    “还行。”方如诗笑了笑,说道。然后又说道“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咱们还是先去就坐吧。相信咱们的礼物,爷爷会喜欢的。”

    罗文说道“那一定的。价值几十个亿的东西,我罗某人说送就送,要是老爷子还是不喜欢的,估摸计不是老糊涂了,就是纯心找事情。”

    “罗文,你怎么说我爷爷的呢?”

    一路上,方如诗牵着罗文的手,把看到的人都给震惊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方家的这位小姐,性格淡漠,拒人于千里之外,怎么会这么亲昵的牵着一个男人的手呢?

    “俊哥,那个小子是谁?”一个长相阴柔的男人,语气阴沉沉的说道。他正坐在一张席位上,看向罗文那边。

    俊哥?自然是在说方家四公子方俊平。这位外表看起来谦谦如玉的公子爷,内心一片阴暗的家伙。这是一条毒蛇。

    方俊平听到身旁人的问话,迅速的将自己眼底深处的那抹阴霾给隐藏了下去。他端起高脚杯,轻轻的抿了一口,一副人畜无害的微微笑道“他?哦,那位先生呀,那可是咱们方家未来的女婿,如诗的未婚夫。这人看起来也没有贤弟你长得俊美,看他的穿着,也不像是一个有钱人呐。不知道如诗喜欢他那一点。”

    “就是!这个小子,一看起来就是一副穷酸的模样!如诗小姐,怎么会喜欢他呢?”那个长相阴柔的公子哥,眼眸中闪过一丝嫉妒的说道。

    方俊平见这家伙上钩了,不由微微一笑,语气中有些无奈的说道“谁知道呢?不过,那人可是我父亲亲自给如诗定下来的未婚夫,说不定是我父亲年轻时候的至交好友的孙子也说不定。”

    “原来是这样呀。”阴柔公子哥狠狠的喝下一杯酒,长吁了一口气。只要不是背景深厚,那么一切都好办了。

    “当然,我父亲是一个爱面子的人,答应了朋友的事情,那一定会答应的。只是如诗这孩子,哎,贤弟呀,来咱们喝酒,不说那事情。”方俊平笑着说道。

    阴柔脸公子哥摆了摆手,冷笑了一声,朝罗文那边看过去,说道“俊哥,老弟

    可是答应你,等把深知市的宋家搞定之后,老弟手下的产业,你占股三成。有个忙,你帮不帮?”

    “哎,这样说的话就太客气了。你是我贤弟,我当然会帮你的。”方俊平眼眸中闪过一道亮光。宋家?哼哼哼,宋老爷子和我家老爷子可是知交呀,你可没有那个本事对付,不如借这个机会,让你把你孙家送给我吧。

    ……

    罗文感受到一排又一排的目光朝自己的身上挪过来,还是稍稍有些紧张的。不过,身边有方如诗帮村着,倒也没有什么要紧的。

    坐在席位上,没多久方老爷子上台,灯光全部给他。在他一同感慨之后,进入了献礼的环节。这个环节,其实无非是体现一下他老爷子的号召力和面子。同时,也是为了威慑一下其他别有用心的人。让他们瞧瞧你看看,咱方家人脉丰富,财富也充足着呢!你们这群王八鳖孙,谁敢动,老子就用钱砸死你!

    “方老爷子,我是宋家宋静雅,前来送礼。祝您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宋静雅上前献礼。

    方老爷子点了点头,欣慰的说了一些话。之后,献礼继续。

    “小女是……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

    虽说献礼看起来有些做作,但是有这种机会的人可不多。只有十个家族或者企业的代表人物才有机会,这些势力算是和方家利益最为休戚相关的。

    就在最后,一个一脸阴柔的公子哥走了出来,别人都是将礼物名字写在一张红纸递上去,他倒是有意思,直接让几个保镖扛着一个大盒子送上来。

    这让方老爷子微微一愣,这种事情,往常都只有方家嫡系才会干的呀。这是不成文的规矩。

    这个时候,方俊平笑着说道“老爷子,这位是深知市的孙家那位年轻有为的当家人,孙立。收藏了一个宝物,担心下人们笨手笨脚的弄坏了,这才亲自送上来。也是给这场寿宴贴点彩头。”是给我的彩头呀。

    “哦。”方老爷子只是淡淡的点头。

    孙立朝方俊平点了点头,让人将盒子打开,说道“老爷子,这是丢失很久的传世珍宝级别的珍宝,福禄寿玉石像。拍卖价足足有十三亿!”

    “哇!好东西呀!珍宝!”

    “传世级别的珍宝!我的天!果然是晶莹剔透的好作品。这块玉石不简单吧!”

    一时间,在场的人纷纷倒吸了一口气。价值十三个亿的东西,说送就送,好魄力呀。

    “你费心了。”方老爷子点了点头。

    先前就被方俊平私下里说的心花怒放,现在又得到了方老爷子的嘉许。孙立感觉自己的春天马上就会到来。

    于是,他开口说道“方老爷子,我有一个请求。请您把如诗小姐嫁给……啊!”

    嚯,好胆子呀!

    忽然,一只高脚杯砸在了他的脑袋上,化为了碎片。杯中的香槟也流了出来,模糊了孙立的整张脸。同时,一个有些戏虐的声音响起来,传入大家的耳朵里边。

    ——“哎呀,一不小心,我的手又滑了。抱歉抱歉,实在是对不住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