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八章 咯嘣(求订阅)
    房间已经崩塌的不成样子。

    他们为了避免被人发现,迅速换了一处地方落脚。

    张元已经再次取来绳索,将黑色乌鸦重重捆绑了起来,尤其是嘴巴牢牢缠起,不让其发出丝毫声音。

    被这乌鸦连续诅咒两次,即便是他,也有些心中发毛。

    虽然不能危及生命,但是也不想平白无故被继续诅咒。

    尤其是他的身上已经存在过了一个诅咒,此刻再也不想接触其他诅咒。

    此刻,宁不才、郭昆仑一人手中一个羽毛,皆是惊疑不定。

    这东西太诡异了。

    本以为是什么灵兽,现在他们更加怀疑,这是一个不祥之物。

    不然的话,身上怎么可能这么重的阴气。

    而且还精通诅咒之力!

    “张少侠,还是小心一些,尽快将它送到龙门,让首领看看比较好。”

    郭昆仑开口道。

    “不错,这东西绝不简单。”

    宁不才也凝重说道。

    羽毛上沾染了如此重的阴气,每一根羽毛都可以诅咒一次,这怎么看都显得妖异。

    张元也是心中升起了浓浓警惕。

    这东西诅咒自己的时候,幸好都是小诅咒。

    若是诅咒自己被雷劈死,不知道会不会实现。

    万一真的出现了雷电,那自己不死也要重伤。

    他此刻已经不敢再让这黑色乌鸦继续说话。

    扑棱棱。

    他将黑色乌鸦再次背在了身后,不去管它。

    “两位前辈,你们都已经身受重伤,不如我留下来,你们先离开怎么样?”

    张元忽然说道。

    他现在迫切想要单独行动。

    只有单独行动,他才能去刷更多的怪。

    总和这两人在一起,行动一定会大受限制。

    而且降龙十八掌他也不敢尽情发挥。

    先前发出了一招亢龙有悔,多半已经引起宁不才的注意了。

    不过亢龙有悔,自己可以编造理由来搪塞。

    但若继续使出其他的招数,那就很难塘塞了。

    宁不才、郭昆仑皆是沉默下去。

    张元的实力,他们都见过,确实远远胜过他们。

    “张少侠,你可要想清楚了,此地极为危险,若是只有你一个人,一旦出现问题,没有人策应的话,将会极为麻烦。”

    宁不才说道。

    “前辈放心,我有八成把握可以全身而退。”

    张元说道。

    他身上还有雪饮的存在,若是这样都无法全身而退,那这二人就算留下来也没用。

    宁不才、郭昆仑对视一眼,皆是眉头微皱。

    “张少侠,不如这样,我们在外界策应你,一旦有事,我们可以立刻赶来支援,这样你也不至于孤军奋斗。”

    宁不才提议道。

    “也好,那我送两位前辈离开。”

    张元说道。

    只要这两人不在自己的身边就行,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刷怪场地,自然要好好利用。

    三人立刻起身,出了此地,向着远处离了过去。

    一路速度飞快。

    半个时辰后,张元已经将这二人送到了南城门。

    二人没有让张元继续去送,而是选择独自远去。

    只要出了城门,剩下的区域,对他们来说,根本不会有任何危机。

    直到两人已经走远,张元才回过头来,重新看向了这片迷雾笼罩的古城,眼神中光芒闪动。

    这里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一处天然的刷怪场。

    好不容易来一次,哪能这么容易就走?

    呼。

    身躯瞬间掠了出去,消失不见。

    ```

    寂静的街道。

    阴风呼啸,满地落叶飞舞。

    滚滚浓雾弥漫,这里像是一个被遗弃了的世界。

    黑暗的房间内。

    一股刺鼻的血腥气息弥漫不散,房间内布满了牛耳尖刀,除此之外,还有一块块发白的猪肉高高吊起,挂在铁钩上。

    硕大的猪头,不知道被砍下了多少天,随意的置在木案上,散发着一阵阵刺鼻的腥臭气息。

    这里是一个猪肉铺。

    位于并州城最为混乱的一条街道深处,寻日里三教九流汇聚,宰猪卖肉,行人往来,热闹非凡。

    但此刻的街道早已一片死寂。

    猪肉铺内,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来过人了。

    吱呀。

    轻微的木板声音传来,黑暗的房间角落,一块木制地板被缓缓的推开,这居然是一个地下暗室。

    木板推开之后,一双眼睛率先露出了出来,谨慎的向着四周看了看,随后缓缓的从暗室内跳了出来。

    方久,作为猪肉铺的掌柜,年轻时也是一位志向远大的游侠,闯荡江湖,为了意气之争没少得罪过人。

    不过一直蹉跎了四十岁,一无所成之后,才渐渐熄了闯荡江湖的心思。

    但年轻之时得罪的豪强太多,即便归隐,也担心被仇家找上门来,故而在一开始建立猪肉铺的时候,便特意让人修建了这处地下暗室。

    如今他已迈五十,连续十年都没用到过这处地下暗室,本以为将会再也用不到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数日前,并州城遭逢大变。

    鬼魅丛生,夺人性命。

    他当时第一时间就带领全家老少躲入到了这处兴建已久的地下暗室中。

    连续多日憋在其内,里面所准备的应急干粮早就吃完了。

    不久前,他曾细细倾听过外面的动静,觉察到没有任何危机之后,他终于按捺不住了,从暗室内跳了出来。

    咯嘣。

    刚一跳出,耳边传来一声怪异声音,像是什么在咀嚼碎骨发出的声音。

    方久脸色一变,手中瞬间出现了两口牛耳尖刀,闪烁寒光,缓缓地回过身来,向着房间内看去。

    黑漆漆的房间,腥气弥漫,一块块猪肉高高吊起,像是一条条黑黑的影子,说不出的诡异。

    咯嘣。

    声音再次响起。

    在漆黑的房间内极为空旷、突兀。

    方久死死攥住牛耳尖刀,眼神凝重,向着声音的来源一步步走了过去。

    他的实力不弱,即便已经淡出江湖,但手头上的功夫也没落下多少,有一阶左右的实力。

    两口牛耳尖刀上皆是浮现出了一层淡淡青芒,吞吐不定。

    他的脚步一步步向着前方的‘猪肉林’行去。

    已经可以断定,怪异的声音正是从前方的猪肉林传出来的。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步,两步,三步```

    缓缓接近。

    黑黑的桌案之后,一个硕大的事物浮现了出来。

    内力运入双目,可以模糊的看到```

    这似乎是一颗巨大的猪头。

    背对着他,不时地颤动一下。

    咯嘣、咯嘣。

    碎骨声音不断传来。

    方久缓缓瞪大了眼睛。

    硕大的猪头似乎觉察到了有人在接近,陡然间回过头来,露出一张狰狞的面孔,

    方久面色大骇,吓得差点瘫软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