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五章 怪异规矩(求订阅)
    北门止樱刚一进入家门,守在外面负责迎接贵宾的管家便发现了他,立刻恭敬走了过来,道:“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福伯,到底怎么回事?家中发生了什么?”

    北门止樱赶忙问道。

    福伯苦涩道:“二爷```被人谋害了。”

    “二叔?怎么会这样?”

    北门止樱失声道。

    “昨天夜里,是七公子先发现的,七公子似乎受到了很大刺激,现在还有些神志不清,小姐,你先去拜见一下二爷吧。”

    福伯说道。

    “好,我这就进去,这是我的两位朋友,你给他们安排一下住所。”

    北门止樱俏脸变幻,又回头看了一下苏天地和张元,道:“苏大哥,张少侠,你们先在我家中休息一下,请恕止樱无法亲自招待。”

    “无妨,止樱姑娘先去忙自己的事吧。”

    苏天地说道。

    “止樱姑娘,请节哀顺变。”

    张元说道。

    北门止樱点点头,迈起莲步,向着院子中走了过去。

    “两位少侠,请跟我来吧。”

    福伯躬身道。。

    他将二人一路带入府中。

    期间,张元暗暗观想起了慈航慧眼,向着整个北门世家扫去。

    眼前的世界迅速变得扭曲,化为黑白。

    黑白之中,丝丝缕缕的紫色气息弥漫不定,和他当初在北门止樱之上看到的几乎如出一辙。

    张元眸子一眯。

    果然有古怪!

    不过这些紫色妖气,比北门止樱身上的要弱小多了。

    他静静观察片刻,发现这些紫色妖气的来历,缥缈不定,很难说清是从哪里飘来的。

    张元眼神闪动,收了慈航慧眼。

    北门家族传承渊源,老祖早已踏入天榜多年,族长也是地榜上有名的宗师,连自己能发现他们家族的紫色妖气,那位天榜老祖和地榜宗师也一定能看出来。

    但他们为何没动手?

    张元心中玩味起来。

    很快,他们便被带入了一个僻静的院落内。

    “两位少侠,就此将就一下,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福伯躬身道。

    “管家客气了。”

    苏天地说道。

    “若是没有其他事情,老朽便退下了。”

    福伯说道。

    “老先生,我适才听你说起,贵府内的七公子受到了刺激,变得神志不清,你可知是什么样的刺激?”

    张元一边拔毛,一边好奇问道。

    “少侠见谅,老朽真不知晓。”

    福伯说道。

    “那七公子的住所在什么地方?嗯,在下其实是一名大夫,对于疑难杂症,颇有一些心得。”

    张元说道。

    福伯脸色一怔,犹豫片刻:“七公子住在秋兰苑,离此不远,一直往东走就是,但是七公子的住所现在被人把守住了,少侠想要为七公子看病,需要征得家主的同意才可,要不要老朽去汇报一下家主?”

    “呃,不用,我过两日亲自去拜见,这样才显得礼貌。”

    张元认真道。

    “那好。”

    福伯点头,道:“若无其他事情,老朽退下了。”

    他躬身离开这里。

    “秋兰苑。”

    张元心中闪烁,准备等夜里去查看一下。

    说了这么多,其实他只是想问出那位七公子的住所罢了。

    这北门世家,处处透着不正常。

    他不敢冒昧的去见他们的家主。

    天知道他们的家主,体内是不是也有妖气?

    这个突然神志不清的七公子,或许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一侧的苏天地,忽然皱了皱眉头。

    “张少侠,你有没有感觉到一丝怪异?”

    “嗯?”

    张元眉头一挑,看向苏天地,笑道:“怎么讲?”

    “我说不清,但就是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一进入府邸,这种感觉便出现了。”

    苏天地开口道。

    张元心中惊异。

    苏天地不会也是有灵根的人吧?

    自己要不是借助慈航慧眼,根本不会发现这北门世家的古怪。

    可苏天地怎么发现的?

    除了有灵根,他实在猜测不到其他的。

    “嗯,我也有一丝感觉,不过应该是我们的错觉吧。”

    张元笑道。

    “希望如此。”

    苏天地点点头。

    ```

    黄昏降临。

    管家福伯亲自为他们送来了饭菜,叮嘱道:“两位少侠,最近府内新定了一些规矩,过了二更时分,任何人不得出门,不得点灯,请两位少侠见谅,还请遵守规矩。”

    张元露出异色。

    还有这种规矩?

    “那若是想如厕该怎么办?”

    “房间之内,老朽提前安排好了。”

    福伯说道。

    张元心中闪烁。

    更加断定这北门世家有古怪。

    “老先生,为何要定下这样的规矩?”

    张元问道。

    苏天地也是狐疑的看向了对方。

    福伯轻轻摇头,道:“老朽只是一个下人,家主和长老的命令,老朽也不敢多问。”

    “好,多谢老先生。”

    张元还是称谢。

    管家将饭菜放下之后,便躬身退下了。

    张元观想慈航慧眼,向他身上扫去。

    黑白一片,看不出丝毫异常。

    他露出思索,看向苏天地,笑道:“苏兄,快吃饭吧。”

    手掌加速,将黑色乌鸦身上刚生的羽毛再次扒光,他开始闷头吃饭。

    ```

    最后一抹夕阳很快消失在了遥远天际。

    整个北门家族立刻变得漆黑一片。

    说是过了二更不准点灯,实际上天色一黑,便没人敢点灯了。

    张元站在窗户口,一边拔毛,一边向着窗外看去。

    他双目、双耳都发挥到极致。

    天色一黑,整个北门家族不仅没人点灯,连脚步声也变得减少许多,偶尔传来一些,也是极其微弱。

    张元没有贸然行动,而是继续等待了下去。

    他想等三更时分,再去看看。

    那个时候,或许更安静。

    噗!

    黑色乌鸦忽然扑腾起来,想要挣扎。

    但张元攥住它的脖子,直接甩几下,黑色乌鸦顿时消停了下来。

    “难道你也觉察到了怪异?”

    张元露出异色,将黑色乌鸦拎到眼前,笑道:“兄弟,要不咱们和好怎么样,想和好的话,蹬蹬腿,不然的话,我天天给你拔毛。”

    黑色乌鸦乌溜溜的眼睛忽然看着张元,透露出十分人性化的鄙夷之光,不为所动。

    尼玛。

    张元心中恼怒。

    被一只乌鸦鄙视了?

    好,那就看谁能耗过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