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血煞弑仙阵
    “你不是人还能施展法术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红袍厉鬼无比震惊的咆哮,从古至今,它还从来没见过法师不是人的。

    当即,它不敢迟疑,赶紧使出全力挣脱林成的双手。

    紧接着,双腿一跃,直接朝天上飞去,看样子红袍厉鬼是准备跑路了。

    毕竟林成给它的震撼太大了,不是人还能施展法术,最关键一(身shen)**坚硬的就好像僵尸一般。

    它根本就拿林成没有任何办法,在不跑到时候就完蛋了。

    “师弟,快,它要跑了”

    旁边的周馨满脸急切的说道。

    她本来想追的,可是红袍厉鬼速度太快了,她根本就追不上。

    “我也知道它要跑了,它速度这么快,怎么追刚才要是你布置好阵法,它就跑不掉了。”

    林成满脸郁闷的说道,由始至终,周馨都在看(热re)闹,没有帮一点忙。

    “好啦,师弟,你真厉害,红袍厉鬼被你打跑了,我们走吧。”

    周馨一听,脸色立马变得谄媚起来,看着林成双眼不断放电。

    “我先把五雷诀撤回,后面还有四道劫雷。”

    说着,林成双手结印,嘴中念动咒语,而后低喝一声“敕”

    紧接着就看到漂浮在林成头顶的乌云瞬间消失,刚才红袍厉鬼逃走,林成施展的还不成熟的五雷决,自然是劈他。

    五雷决,一共五道劫雷,一道比一道厉害,这也是红袍厉鬼逃走的原因之一。

    它也没想到,一个小法师居然会这么厉害的法术,如果没猜错,绝对是茅山的嫡传弟子。

    一般嫡传弟子会的法术都十分厉害,红袍厉鬼当鬼很久了,自然知道这些。

    撤回五雷决后,没有红袍厉鬼的阻拦,林成和周馨很快就来到山下的一座小村庄里面。

    整个村庄,都被一股浓郁的鬼气包围,此刻,全村的村民知道周馨来到后,都聚集在唯一的一处广场上。

    广场还是泥巴地面,下雨的话根不了人。

    “小姑娘,凌道长怎么没来”

    一名(身shen)体佝偻,年过半百的老人看着周馨问道。

    他就是村子的村长,凌云子带周馨来村子经常买一些(日ri)常用品。

    村长自然认识这个漂亮的小姑娘。

    只是以前周馨都跟着凌云子一起,这次居然没有凌云子,而是另外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这让村长十分着急,眼看着就快到七月十五了。

    “师父在山上,他让我和师弟来替你们解决麻烦,我师弟深的师父真传,十分厉害,你们大可以放心。”

    “既然如此,还请两位小师父救救我们村子。”

    说着,村长直接给林成和周馨跪下了。

    本来他认为是凌云子亲自前来的,可来的居然是他的两个徒弟,到现在这个时候,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希望这两个年轻人名师出高徒,实力强吧。

    而下跪,是村子的礼仪,代表这崇高的敬意。

    林成和周馨赶紧把村长扶起来。

    而后林成开口道“村长,你先和我说说村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好,事(情qing)是这样的,一个月前的晚上,我们村子里面的牲畜一夜之间全部死了。

    没有留下一只,所有牲畜就好像被猛兽咬死的一样,并且吸干了鲜血,伤口也十分骇人。

    当时我们也没在意,认为是猛兽做的,毕竟大山里猛兽多,但后来的时间村子接二连三有人发疯。

    先是老李一家五口,然后又是老刘一家,他们发疯的征兆都一样,第一天晚上坐在家里唱一晚的歌,第二天晚上就自杀了

    最怪异的就是他们唱歌都唱的同一首”

    村长满脸惊恐的说道。

    “都在唱同一首歌是什么歌”林成满脸疑惑的问道。

    刚开始听村长说牲畜被吸干鲜血,林成认为是僵尸做的,可越听越不对劲,那些发疯的村民,明显就是中邪了。

    “他们都在唱,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拎起来,割完动脉割静脉,一动不动真可(爱ai)。”

    村长说完,满脸恐惧,他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些村民全部都是割完动脉割静脉。

    “好血腥的歌曲,你们怎么不早点上山告诉我们”

    周馨满脸凝重的说道。

    “我们是准备上山找凌道长的,可后来又没人发疯了,一切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我们生活在大山也见惯了这些怪事。

    见事(情qing)结束,就难得找凌道长了,可谁知道在三天前的夜晚,又有人开始发疯了。

    并且歌曲换成小牛蛙,肚皮白,进针毁脑挂起来,肚皮上面贴盐酸,(骚sao)(骚sao)爬爬真可(爱ai)。

    他们的死相和歌曲中的牛蛙一样,比之前变得更加恐怖了。

    马上就是七月十五,(阴yin)气最重的一天,我想这东西肯定会现(身shen)了,到时候我们村子就完蛋了”

    “村长你先别急,今晚还有人发疯吗”

    林成看着村长问道。

    “有有,就是他”

    村长指着坐在一旁,和众人格格不入的少年。

    这少年只有十七八岁,神色木讷,就好像行尸走(肉rou)一般。

    “就他一个人”林成问道。

    “嗯,他是村民从外面捡回来的,吃百家饭长大,只有他一个人。”村长开口道。

    这也怪不的之前死的都是一家人,现在却只有一个,感(情qing)这个少年本(身shen)就是一个孤儿。

    等等林成好像想起了什么,瞳孔一缩,神色中满是震惊。

    孤儿,吃百家饭长大的,起先是死一户口簿,现在是死孤儿,然后死状越来越恐怖。

    在加上全村牲畜的鲜血,他清楚的记得,这是前天晚上凌云子告诉他的血煞弑仙阵。

    之前林成还没有想起来,听完后把这些事连接起来,简直如出一撤。

    而血煞弑仙阵,是一个著名的邪修修炼阵法。

    修炼方法和前面村长说的一样,最后就是杀死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

    如果林成没有猜错,这个孤儿是极(阴yin)之体,(阴yin)年(阴yin)月(阴yin)时出生。

    他们捡到这名少年也绝非偶然,而是邪修故意让他们捡回来喂养的。

    甚至有可能邪修就在这些村民当中,因为每天晚上子时,邪修都需要给孤儿喂食女人的经血。

    女人的经血本就是污秽之物,和吃污秽之物长大的极(阴yin)之体相互结合,这样才能加大血煞弑仙阵的成功率。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