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招魂入体求推荐票,求打赏
    夜微凉,散发无尽光辉的月亮被一团乌云遮挡。

    今晚天空中的群星仿佛知道有大事发生,全部躲避起来。

    “呼”

    晚风刮过,轻拂脸颊。

    林成拿出准备好的碗,让周馨放了半碗水,然后拿出一把刀,直接把大红公鸡的鸡冠割开一条口子。

    看着乌黑的鸡冠,流出来的却是鲜红的血液,这血,比人的鲜血还深厚一些,十分妖异。

    “咕咕呜”

    疼痛,让大红公鸡长叫一声,在林成手中不断挣扎。

    “啪”

    红绳被崩断,双爪在空中不断踢着,想挣脱林成的束缚。

    林成没有理会,赶紧把鸡冠血放进带有清水的碗中,很快,清水被鲜血染红。

    见放不出血,林成看着周馨道“这家伙力气好大,用绳子把它翅膀和爪子绑住,等下还有大用。”

    “好”

    周馨接过公鸡,用一条麻绳绑住公鸡,这下公鸡力气在大也不可能挣脱。

    “把这两张符纸放在他们(身shen)体上,别搞反了,这一张放在苏哲毅(身shen)上。”

    林成提醒道,两张符纸都一样,可里面的魂魄可不一样,如果弄反,他们进入的(身shen)体就不是自己的(身shen)体。

    “放心吧,在怎么说我也是你师姐,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周馨白了林成一眼,然后把符纸放在博蓝和苏哲毅(身shen)体上。

    而后,周馨没有回到林成(身shen)边,而是背对着林成坐在最前面。

    她手持桃木剑,脸色异常严肃。

    林成知道,周馨是在给他护法,等下如果出什么意外,她能抵挡一会儿。

    “师姐,符纸给你,准备好了吗”

    林成扔了十多张符纸给周馨。

    “准备好了,开始吧”

    周馨接过符纸后郑重的点头。

    当即,林成双手结印,脚踏七星步,在原地晃动,最后右手成剑指,往糯米碗中一插,紧接着一抖。

    剑指上就是剩下两颗糯米,左手对着两旁的长蜡烛一点。

    “嗡”

    蜡烛瞬间点燃,而后,林成把简直放在其中一只蜡烛上灼烧。

    奇怪的是,林成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天清地明,(阴yin)浊阳清。五六(阴yin)尊,出幽入冥”

    话音刚落,两颗糯米瞬间燃烧,“去”。

    林成剑指一甩,两颗糯米从插在地上的蜡烛掠过,速度很快。

    同一时间,两个蜡烛摆放的蜡烛圈,瞬间燃了起来。

    而后,林成拿出两张符纸,手一挥,符纸无火自燃。

    紧接着放进鸡血碗中,符纸火焰熄灭,只燃烧到一半。

    “半碗鸡血照乾坤,一张灵符命鬼神”

    一边念动咒语,林成一边飞快结印,同时,脚踏七星步,“脚踏七星八卦步,焚纸一拜,七魄聚灵,敕”

    猛然间,林成一个手印盖在鸡血碗中。

    随即端起碗来到苏哲毅(身shen)边,喂了一点在他嘴中,然后又给博喂一点。

    和招魂不同,这次的是招魂入体,既然要入体,自然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碗鸡血符水,对魂魄有强烈的吸引效果,等下把他们魂魄放出来,就会自己钻进(身shen)体。

    把碗放在供桌上,林成双手再次结印,最后低喝一声“敕”

    只见放在苏哲毅和博蓝(身shen)体上的符纸瞬间冒出一股烟雾。

    烟雾消散,出现两具透明的虚影,正是苏哲毅和博蓝。

    两人神色木讷,呆若木鸡,看起来就好像傻子。

    下一秒

    它们仿佛嗅到了什么,猛的扑向他们的(身shen)体。

    与此同时。

    “咔擦”

    天空出现一道闪电,划破夜空,漆黑的夜,亮了05秒。

    “哗啦啦”

    骤然间,一道狂风袭来。

    吹的庄园窗帘哗哗作响。

    “砰”

    “哗啦”

    一个花盆从庄园第二层掉落下来,方向正是刚才周馨放桌子的地方。

    如果不是刚才林成换了下位置,绝对被砸中,虽然他不会受伤,但这不仅仅代表这受伤,还代表着运气霉。

    “师姐,那些东西来了,动静好大”

    林成(阴yin)沉着脸,手持桃木剑,双眼紧紧盯着前方黑暗处。

    “咕咕咕咕”

    旁边的大红公鸡好像感应到什么,开始不安的轻声叫唤。

    “我知道,他们还要多长时间入体”

    周馨有些急切的问题,看现在的场面,来的鬼怪似乎很多,都影响到天气了。

    当(阴yin)气浓郁到一定程度,就会影响到天气,继而刮风下雨打雷闪电。

    这不是鬼怪的手段,而是(阴yin)气和空间其它气体摩擦,发生的自然现象。

    除了法力,鬼气,妖气,尸气等等,游离在空间中的气体还有很多。

    这和平时自然现象不同,比如下雨,平时的雨是因为陆地和海洋表面的水蒸发变成水蒸气,有经验和相关知识的人都能猜测出大概的下雨时间。

    可(阴yin)气和空间摩擦导致的自然现象,毫无征兆,突然就来。

    “呜呜”

    “嘻嘻”

    “桀桀桀”

    接二连三的怪音响起。

    躲在庄园里面偷看的博文,在听到声音后脸色狂变。

    即使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他,此刻内心都在颤抖,一颗几十年的老心脏扑嗵乱跳,仿佛跳出嗓子眼。

    他迈动脚步悄悄的回到(床chuang)上,然后盖上被子闭眼睡觉,可周围一阵接一阵的怪声,让他脊背发毛,冷汗直冒。

    他总觉得窗户外面有一双眼睛盯着他,让他头皮发麻,想看,又不敢看。

    此时他后悔极了,早知道就该听林成的,直接睡觉多好,何必好奇偷看。

    实际上不仅仅是他,庄园里面的保镖,佣人,管家,全部在窗户口偷看,个个都如博文一样,吓得躺在(床chuang)上呼吸粗重。

    有好几个甚至躲在衣柜中瑟瑟发抖,脸色苍白。

    “妈妈看好我的我的红嫁衣不要让我太早太早死去。啊啊啊,夜深你飘落的发,夜深你闭上了眼。”

    这时,一阵刺耳的歌声响起,声音穿透力极强,仿佛要从双耳穿透进五脏六腑。

    听到歌声的人在这一刻,齐齐颤抖,豆大的汉珠不断滑落。

    歌声悠扬,传的很远,带起阵阵回音,愈发觉得恐怖。

    有好几个胆子小的佣人,躲在被窝里大气不敢出,空气逐渐变少,呼吸困难都不敢出来透口气。

    冷汗,已经渗透他们的贴(身shen)衣物。

    ps先更新一张解解渴,后面还有四张陆续更新,求打赏,求推荐票,感谢各种兄弟大力支持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