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暗示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其实我们都变了,不是吗?”,元恩薰放下刚拿起的茶盏,还没有喝,神色略微暗淡。

    扶摇无奈的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抿了一口茶水,依旧是风姿绰约。

    她们的无奈只有她们自己知道,有没有变,呵,要怪只能怪她们的身份了,她何曾不想像母后在世时一样无忧无虑?虽然她和薰儿都没有生于乱世之中,但是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从来都没有停止过,过去是,现在是,以后依旧是,不会从她这里停止,她只能疲于奔命,为的到底是什么,也许不过是不想被人欺负罢了。

    “她怎么样了?”,扶摇适时的掐断了这个话题,脸上恢复了以往的慵懒魅惑,嘴角泛起的笑意配合着微弯的眉眼,,令人心神荡漾,能有几人不为之倾倒呢?

    她,自然是指花柏栀,扶摇和元恩薰都心知肚明,这些年,元府和皇家之间的微妙关系,所以这样提起也并不显得奇怪。

    元恩薰微微的惊讶了,很快就缓过神来了,“我来就是为了花柏栀的事,今日她过府里来,突然晕倒了,我让她歇在府里,想来是需要一段时间休养,我是来问问殿下的意见的”。

    “嗯,自然,这人本就是本宫像薰儿你借的,当是要归还的”,扶摇意有所指,连称号都变了。在说到归还的时候,扶摇的心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心好像被什么撞击了一下,让她脸色微僵。

    是了,自己是这渠抚国最尊贵的长公主殿下,要什么没有,一个人罢了,她却是不能留住,至少不是这样留住,因为这是她将要欠薰儿的。无论这渠抚的下一个主人是谁,这元府,必定会是垫脚石。

    元恩薰在回程的路上,想着扶摇的话,那句‘你第一次对一个人那么上心’,她并没有反驳,她也发现了她对花柏栀是真的上心了,只是覆水难收,当局者迷,她感觉对一个人上心的感觉好像在享受些什么,让她不想停下来,就是想对她好,现在就能想起花柏栀那张看着她吃饭的脸,带着期待和满足,明明发型那么奇怪,却是没有一点违和感。

    虽然怪怪的,元恩薰只能把这一切归咎于她从来没有对谁上过心,从小就是众星拱月,那些人都会围绕着她转,按她的要求去做事。

    她想不明白的是扶摇说的‘她不是你该上心的人,否则最后受伤的只会是你’,这句话是在暗示些什么。

    花柏栀,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何止是我上心了?

    回到府里,下人就来报告说,花柏栀已经回了西所,这个消息让元恩薰眉头稍皱。这个人真的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元恩薰有了这个想法,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自己就像老妈子一样。

    本来想沐浴完后过去看花柏栀的,只是没想到爷爷让她过去吃饭,只能将看花柏栀的事交给小七去做了。这样也好,自己要是过去会惹出风波的。

    “爷爷”,元恩薰落落大方的走过去,向老爷子行李。

    “快坐吧,薰儿,这饭菜等会就要凉了”,老爷子像个平常普通老百姓的爷爷一样,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完全看不出这是那个叱咤渠抚商行的当家。

    “是,爷爷”,元恩薰非常享受和爷爷在一起吃饭的时光,脸上也染上了笑意。

    看到桌子上的菜,元恩薰微微楞了一下,“爷爷,这菜……”。

    “怎么了,这菜你不爱吃?”,老爷子瞬间耷拉下脸来了,感情那小子是骗人的。

    “不是,这些菜我自然喜欢吃,只是觉得很熟悉,这菜是谁做的?”,怎么好像和花柏栀做的一样,爷爷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菜,元恩薰脸上打满了疑问号。

    “喜欢吃就好,喜欢吃就好啊,爷爷刚刚还担心那小子骗我呢?”,元老爷子摸着胡子,一脸宠溺的笑道。

    “爷爷你去找花柏栀了?”,元恩薰努力将自己不安和惊讶的情绪压下,不让自己站起来。

    “没有,只是偶遇,爷爷这不是听说你下午没有出去,就来看看你,只是你不在,刚好遇到这小子了,这小子倒是有趣的紧”,老爷子开始调笑道,这么多年她第一次看到元恩薰惊讶的样子。元威松觉得很欣慰,这么多年,这孩子终于有了不一样的情绪了。

    花柏栀在元恩薰房里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元恩薰的房间了,还闻到一股淡淡的兰花的香味,才渐渐转醒,马上就从她床上下来了,匆匆忙忙的走出元恩薰的房间。这不,很不巧的撞上了要站在房门正要进去的元老爷子,老爷子练过武,身体强壮的很,但是花柏栀就那么毫无预兆的冲上来,也让老爷子向后退了好几步,倒是她自己摔了个趔趄。“哎呦”,花柏栀摸了摸自己的头,揉了几下,抬头看了刚刚不小心撞到的人。正巧那人也在大量她,花柏栀也不在意,直接就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

    这个老伯下巴和鼻子下长着胡子,白花花的,精神也比外面的老人要好,很饱满,穿着简单的衣服,完全看不出是元府的当家。

    “老伯你有没有事,你站在小姐房门干什么,小姐出去了,赶明儿再来吧,撞死我了”,花柏栀仔细看了看老人,怕自己撞伤了她。

    “那你呢,在房里干什么?”,老爷子早就知道这人就是薰儿新请回来的厨子,今天这院内发生的事她都知道。

    “我,额,我,我……”,花柏栀有点着急,不知道怎么说,难不成说我刚刚睡在这个房间的床上吗?

    “我只是来问问小姐晚上要吃什么”,花柏栀心虚,假装镇静道,“这不,刚巧遇到小姐不在吗?”。

    “嗯”,老爷子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花柏栀已经准备好被审问了,点点头是什么意思啊。

    “小子,可会下棋?”,老爷子突然问道。

    “下棋?”,什么棋,花柏栀一时没有从现代的思维缓过来,象棋,跳棋,军棋,围棋?

    “会还是不会?”,听到花柏栀的回答,老爷子提高了声音,吓的花柏栀什么都不敢想,直接道,“会,我会”。

    花柏栀很想咬自己的舌头,会什么会,万一不会怎么办?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