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此曲只应天上有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夜晚,飘过湖面的风,清清凉凉的,扫过两髻,花柏栀觉得元恩薰的琴音也随风而来略过两颊,悠远脱俗,超越一般的音乐,沉闷还在,只是觉得疲于跳动的心脏安分了下来,流泻而出的轻柔旋律如同弹奏者本人,安静温柔,不含一丝杂质。

    花柏栀对古琴没有半点研究,所以元恩薰弹的什么,她压根不知道,只是觉得很好听,无疑让这闷热的夏日夜晚显得格外畅快。

    四人同游此时倒不显得尴尬了,三人静坐享受着音乐,心思各异。

    一曲毕,仿佛音符还在耳边跳动,扶摇抿了一口酒,“听着薰儿的琴声,本公子好像看到展翅跃飞的蝴蝶,扑闪着灵动的翅膀,清清亮亮的流淌着,好像从遥远的天际飘来的,沉淀着清澈的光,引人入胜,师父好像这么说过吧,哈哈哈”。

    似是醉了一般,夸赞着元恩薰,眼里露出点点忧伤,随即将眼神落在琴上,不再言语。

    “薰儿的琴音余音缭绕,三日不绝,高山流水,悠然动听,薰儿完全沉浸在里面了”,杨帆哈哈笑道,“好像一切尘嚣都已经远去,就像天籁之音”。

    听着扶摇和杨帆的夸赞,元恩薰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连眼神都没有多余的,“谬赞了”。

    见扶摇和元恩薰都没有开口要继续的样子,杨帆又不敢惊扰眼前的大佛,只能悄悄的走到花柏栀身边,推了推她,怕气氛一直僵下去。

    派出去探查的人,只说这人是个烧饭的,这下看到这个人只盯着元恩薰的脸看,就知道这个人,动机不纯,眼底露出一丝不屑,“柏栀兄觉得如何?”

    “什么如何?”,花柏栀回头看了一眼杨帆,眼里尽是不耐,情敌你可不可以理我远点,别人在听音乐,你这个王八蛋居然一直盯着元恩薰的脸看。

    “自然是薰儿的弹的琴?”,杨帆故作惊讶,“难道柏栀兄都没有在听?”

    “……”,这个人渣,亏我还以为你比你大哥好,装嘛装。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花柏栀转头对着元恩薰的方向,在脑海里回味了一遍刚才的琴声。

    元恩薰微微诧异,只是脸上还是那样,不露声色,这个人的才情和修养绝对不是普通人家能够养出来的,但是更多的是对花柏栀对自己赞赏的诧异,这种意味不明的情绪,摸不着,看不清。

    扶摇将脑袋转了过来,略有深意的看了眼花柏栀,把她的诗重复了几遍道,“我朝不乏有才情的人,既然柏栀先来了一句,我们也不能屈居于后”,看了眼在场的人,又把视线放在了元恩薰的身上,“江上调玉琴,一弦清一心。泠泠七弦遍,万木澄幽阴。能使江月白,又令江水深。始知梧桐枝,可以徽黄金。”。

    扶摇用手撑着脑袋,用余光看到了花柏栀诧异的眼神,仿佛好像料到花柏栀会这样似的,不甚在意,这也并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好诗,公子果然才情一绝”,杨帆满脸笑容的夸赞着扶摇。

    确实是首好诗,只是用得着这么拍马屁吗?而且人家好像还不领情的样子。花柏栀装作不在意的撇了两眼扶摇。

    “哦~,是吗?”,扶摇点点头,“本公子其实也是这样觉得”,嘴角一扬,看向花柏栀,似是在向花柏栀要赞赏,让花柏栀浑身一颤,看到自己想要的效果,扶摇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

    在这里的人都对扶摇的自恋没什么意见,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还跟平常一样。

    “杨大人是否要为薰儿献上一首呢?”,扶摇双手交叠搁在下巴下,给脑袋做支撑,一脸陶醉的看着扶摇,只是到底有没有看进去就很难说了。

    花柏栀扶额,满头黑线,这个公主真是男女通吃,荤素不忌啊,无时无刻不在撩人呐。果然,到哪都是看脸的世界。倒是没有看出元恩薰对谁露出过特别的神情,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微臣不才,愿为薰儿献上一曲作为陪衬”,杨帆恭敬的对着扶摇抱拳,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擦着花柏栀的肩膀,走了几步站定在古琴前,“鸟栖鱼不动,夜月照江深。身外都无事,舟中只有琴。七弦为益友,两耳是知音。心静声即淡,其间无古今。”

    就算背对着她,花柏栀也能猜到杨帆的脸上表情,肯定一脸深情和温柔。古代的女子好像都喜欢这样才华横溢的男子,杨帆到底是上届状元果然有两把刷子,自己要不要装装逼呢?

    可是,会不会差太多,毕竟杨帆认识元恩薰十几年,自己认识她连一年期都不到。

    花柏栀轻叹了口气,果然在爱情面前,人人都一样,就算是自己,也会不自信。

    “柏栀,你怎么看?”,扶摇面带微笑,挑眉看着花柏栀。

    “......”,元芳,你怎么看?

    “很好啊”,花柏栀不甘认输笑着回道。

    “……”,这下换扶摇楞了,不是很会说的吗?

    “吃醋了?”,扶摇趁着倒酒的空隙,低着头压低声音,让人看不见她的表情,情绪难辨,花柏栀只觉得被挑衅了。

    “呵呵”,花柏栀笑着,不甘落后,“殿下是高看了她,还是在小看我”。

    “你觉得呢?”,扶摇拿起杯盏闻了闻。

    “呵”,就你能说,就你懂。

    “柏栀”,扶摇放下杯盏,“听闻你在音律方面颇有造诣,不知今晚本公子是否有耳福能听到呢?”

    这是哪里来的听闻,她到这儿压根就没有碰过乐器,“呵,我……”,我根本不会。

    “今天是我的生辰,你答应要陪我的”,一看就知道花柏栀要拒绝,扶摇马上打中花柏栀的七寸。

    这算哪门子撒娇啊,说着撒娇的话,眼神尽是威胁。

    “我不会弹琴”,花柏栀面无表情,实话实说。

    “……”,扶摇直直的看着花柏栀,也不避讳什么,“倒是本公子的消息有误了呢?”。

    “但是我会吹箫”,我有说我不会音乐吗?看在你生日的份上,寿星最大。

    花柏栀在现代的时候,宅在家里看电视剧的时候,觉得吹箫的人都好帅,就学了点,没想到此时还真派上用场了,果然多学点东西还是有用的。

    元恩薰看着两人的互动,脸上的表情一点都没有变,放在桌上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握紧成拳头了,当意识到的时候才自然的松开了。

    “需要薰儿为你伴奏吗?还是说你要本公子呢?”,扶摇不经意的一句话,让花柏栀下意识的看向元恩薰,只是元恩薰的表情一点破绽都没有,和平常一样。

    花柏栀简直觉得扶摇是魔鬼了,明显是故意的,平时不都霸道的决定的吗?

    既然这样,花柏栀觉得装作没有听到刚才的话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从刚才种种,很显然扶摇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今天是她生辰,但是即便如此,她宁愿得罪寿星,也不愿让元恩薰误会什么。

    花柏栀坐在凳子上,思绪百转千回,幸好过去学的时候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状态,马上就想到应景的曲子了,“那个,我会的曲子不多,当然也比较粗俗,你们应该都是不知道的”。

    其实可以选择高山流水,凤求凰这些有名的,这个时代好像也有流传下来的曲子,只是好像不大应景,而且肯定会让人觉得自己吹奏这首曲子别有深意。

    元恩薰一直都知道花柏栀说自己不是渠抚国的人,会的自己可能真的不知道,倒也没有任何表示。扶摇则是一脸笑意,眼睛露出的新奇,杨帆这个人可以自然略过。

    很快萧就被凝酥拿了上来,本来还有点期待这公主的萧好歹应该是玉,没想到只是一把普通的萧,看来这公主倒是对这些不怎么上心。

    在古典乐器中,花柏栀只对萧研究过,现在拿起萧也不得不将这把萧拿起来细细的摸了一遍,才有模有样的摆出吹箫者的样子。

    花柏栀在吹奏前将几人的表情全都收入眼中,怎么说呢,都在意料之中吧,反而有点不开心,倒不是因为杨帆那张道貌岸然的脸。稍稍将吸入的气乎了出去,闭上眼就开始吹了起来。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