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天气热的不像话,花柏栀感觉太阳似乎就悬挂在她的脑袋上了,老旧的街道一直往后倒退,也不知道跑了多少条街了,听着沉重的喘息声,带着个跑不快的小鬼根本甩不掉后面的人,简直了,早知道就不多管闲事了。

    花柏栀停了下来,弯着腰,将手放在膝盖上,好让气息平稳下来。听着站在她后面的小鬼一直喘气,等到他喘的差不多的时候,后面的人也跟了上来,花柏栀摆出痞痞的样子靠在一边的墙上,吩咐道,“躲进里面去,不要出来,要是不听话看我打断你的腿”。

    这当然是假的,但是按照一般剧情发展,这小鬼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会成为累赘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样做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这个胡同刚好,虽然是个死胡同,但是就方便花柏栀站在外面挡住别人进去了。

    “可是……”,小叫花子紧张的看着花柏栀,知道花柏栀要干什么,两只手紧紧地揪着衣服,可是也知道自己什么帮不上。

    “你以为这是谁的错”,花柏栀瞄了一眼小叫花子,拿起长衫下摆塞进腰带里,“我都没打算承认是我放的蟑螂,你居然帮我承认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看着一脸悲伤加紧张的人,眼泪都掉下来了,花柏栀还能说什么呢,本来就只是吓唬他的,本来这事就算花柏栀打死不认账也没用,一看就是我干的。

    “躲好了”,花柏栀正经道。

    “你……跑啊,再跑啊”,那些追上来的大汉喘着大气,话也没有说的很清楚。

    “大哥,你说什么?小弟听不懂”,花柏栀挖了挖耳朵,一脸痞样,就怕别人不上来给她脸上来一拳,“还是等喘完大气再说吧”。

    “臭小子,你说什么?”,大汉一脸狰狞,黑黝黝的皮肤沾上汗液,在太阳底下显得格外显眼,“就你那细皮嫩肉,等下你可别哭着喊娘啊”,看了一眼同伙嘲笑的看着花柏栀。跟着其他人都笑了起来。

    “大哥”,一个比较谨慎的汉子在旁边提醒道,“别跟他废话了,等会要是出点什么意外的,我们可承担不起”,汉子不时拿眼看着花柏栀,就怕他耍花招。

    “啪”,那个被喊做大哥的人一挥手就给刚才出言提醒的人一巴掌,“要你说,老子不知道啊”,本来就很讨厌这个王冲,总是在当家的面前拍马屁,就是想取代我的位置。

    王冲被打的一脸莫名其妙,脸上的委屈也不言而喻了,但还是什么也没说,眼睛毒辣的看着邱平。

    “呵”,花柏栀轻笑道,狗咬狗。

    “给我上”,邱平摆出一副老大的样子,“当家的说了,抓到人有赏”。

    听到有赏,这些个人都兴奋的往前冲,好似花柏栀就是金灿灿的金子,都想上去摸一摸。

    “呵”,我看起来有那么弱不禁风吗?

    第一个上来的总是会比较倒霉的吧,花柏栀一把拉过那个人打上来的胳膊,狠狠的往后一推,那人就摔在了地上,这样子花柏栀心里也比较有底了,就在刚才他的手心都还是湿濡的汗。

    花柏栀用左手接住来人的拳头,侧过身很快的用右圈打向他的胳肢窝,力道多少她也不知道,反正那个人直接打趴在地上捂着那里呻吟了。

    可能是太轻敌了,花柏栀没注意到身后的来人,被人一把勒住了脖子,花柏栀余光往后撇去,双手抓住那个勒住自己脖子的手臂,就怕那把自己勒死了。

    花柏栀心里也开始慌了,被勒的脸红脖子粗的,前面又汉子往前冲过来了,瞥了一眼胡同里正打算冲出来‘英雄救美’的小叫花子,嘶哑道,“不准出来”。

    小叫花子一吓也不敢动了,就那么看着花柏栀,眼泪完全停不下来。

    花柏栀也顾不上她了,见到来人,用力的拽住后面的人的手臂,双脚蹬底,用小腿夹住前面的人的脖子,用力将那人翻了过去,然后使劲用力用手肘打后面的人的肋骨,逼得那人不得不放开花柏栀的脖子。

    有了这样的经历,花柏栀也不敢大意了,之后的每一招都是又快又狠,刚才那个人简直就是要杀了她啊。

    回去报信的人,花柏栀也没打算拦着。看着地上呻吟的大汉,花柏栀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风度翩翩啥的早就去见鬼了,长衫有些地方都被弄烂了,打架果然还是短衫比较合适,穿着个裙子算什么啊,叹了口气,可惜了这件昂贵的长衫了。

    带着小叫花子离开胡同后,花柏栀声音中透着疲乏,“不要再跟着我了”,早点回去元府洗个澡,里衣上的汗都冷了,黏糊糊的,感觉特别不爽。

    花柏栀离地的脚还没有迈出去,衣服就被小叫花子给扯住了,此时的她倒是不在意小叫花子脏兮兮的手了,谁让衣服在刚才打架的时候弄脏了。

    “怎么了?不用谢我,本公子做好事不留名”,花柏栀的声音此时更是乏到极点了,她当然知道接下来是要发生什么事了,无非就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被人感恩戴德当然是好事,但是其过程的麻烦真是令人心烦。

    “求求你,救救我姐姐,你是个好人,你一定可以救我姐姐的”,小叫花子拉着花柏栀的袖摆,跪在地上,泪眼婆娑的样子,真的是令花柏栀深深的恐惧啊,哪里有我见犹怜的样子,脸上都是污垢啊。

    真想学那些纨绔子弟给这家伙一脚啊,“放手”,花柏栀扯了扯,想让袖子脱离他的虎口,“快放手啊,再不放手我就要打人了”,只能恶狠狠地威胁了。

    “我不能放,不然姐姐会很惨的,求你了,救救我姐姐,我以后给你做牛做马,洗衣做饭”,小叫花子想到刚才花柏栀打起那些人来一点都手软,心底也有点胆怯,连声音都在颤抖,但是一点放手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更紧了,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放手了就会沉入湖底再也浮不上来了。

    看着苦苦哀求的小叫花子,花柏栀不是没有恻隐之心,只是现在的她都是寄人篱下又怎么去救别人呢,之后可定又会有一系列纠纷的,“小鬼,你可不要会错意,本公子之所以会请你吃面不过是我一时兴起,你要是这样就以为我是好人,那可就要让你失望了”,要营造一个坏人的形象这样还远远不够,“我玩过以后卖进青楼的女子可是两只手都数不过来啊,就在昨天本公子还大赚了一笔,小花那妞昨天也是在青楼门口像你这样拽着我的衣服的,要是你不介意你姐姐”,花柏栀意犹未尽的嘿嘿笑了两声。

    小叫花子错愕的看着自己跪着的人,像是看到什么魔鬼一样,“你这个坏蛋”,狠狠的推了一把花柏栀,只可惜没有推倒只是退后了两步。

    看着挥舞着拳头要打过来的小鬼,花柏栀还真不想出手,万一下手重了怎么办,一拳给打死了怎么办,“不想死的话就赶快走”。

    果不其然,小叫花子对花柏栀有那么点阴影,就那么惊恐的站在了那里,不知道该转头就跑还是气愤的招呼花柏栀一拳。

    “嘶”,麻蛋,这小鬼趁着我背着他偷袭我,看着跑远的家伙花柏栀大喊一声,“给我抓到了你就死定了”,回应她的是一个跑的更快的小叫花子。

    呵,是可忍孰不可忍了,要换成其他人估计早往她脸上招呼了,哪里还会考虑彼此的力量的差距啊。

    花柏栀捂着后脑勺,感觉很疼,什么时候自己也变得这么冷漠无情了?

    走出胡同,有种重见太阳的感觉,刺眼的叫她闭上了双眼。

    “擦擦吧”

    看着眼前的手帕,愣神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闻着熟悉的兰花香味,突然害怕起来了,刚才的话她不会都听到了吧。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