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来历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不知道过了多久,元恩薰睁开了双眼,常年的习性让她一下子就开始戒备四周的地方,花柏栀抱着双腿睡着了,柴火也已经灭了,只剩下缕缕飘烟。

    是花柏栀救了她。

    元恩薰手撑在草垛上,想借力起身。

    “恩”,元恩薰原本毫无血色的脸更加苍白了,眉头皱的老高,她忘了自己被刀砍伤了右肩,刚才借力的时候牵动了伤口。

    元恩薰把昨晚的事情过了一遍,闭上眼睛感受自己身体的变化。

    血已经止住了,还上了药。

    是花柏栀吗?

    上穷碧落下黄泉,生死相随。

    她一下子就想起花柏栀背着她说的话,结合身上的包扎好的伤口,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心跳的很快。

    这种感觉很陌生,害羞之中还有丝丝的开心。

    花柏栀被自己做的梦惊醒,脑门上全是汗。

    她梦到,给元恩薰敷的药根本没有办法止血,而且还具有毒性,两人相继步入黄泉。

    她用袖子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汗,白天真的很短,还没有看到太阳升起,夜幕已经降临。山洞里很黑,幸好为了方便她将火折子放在了身上,借着微弱的光火点燃了柴堆。

    花柏栀伸手摸了摸元恩薰的额头,所幸没有发烧。

    因为喜欢所以才纠结。花柏栀红着脸解开了元恩薰衣服上的结,正要扶她起来的时候,手腕被人握住了。

    元恩薰脸色微红,”我自己来就好,你转过身去“。

    尽管知道身上的伤是花柏栀给包扎好的,但是在醒来的情况下,她可没能做到淡定的让一个男人看自己的肌肤。

    花柏栀脸色爆红,迅速转过身去,”对不起,薰儿,我情急之下才褪下了你的衣裳给你包扎伤口的“。

    ”能扶我到那里坐吗?“

    “好“,花柏栀低着头牵着她的左手把她带到了火堆旁。

    “你就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花柏栀错愕的看着元恩薰,她的态度一下子就变得冷冽,让人招架不住。

    她生气了?气什么?因为自己看了她的肌肤吗?

    古代的女子把贞操看的比性命还重要,男子与女子共处一室本就令人遐想了,更何况她花柏栀还碰过她的肌肤呢?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其实到头来,只要自己不说,她不说,根本没人知道,可惜元恩薰过不了心里那一关,古代的教条早已把她深深的锁了起来。

    ”我是女的“,花柏栀垂下眼眸,她是可以说对她负责的,可是以后呢?一个谎言终究是要上千万个谎言去掩饰的。

    元恩薰侧着脸去看花柏栀,一时说不出话来,花柏栀抬起头和她对视,在这件事上她不想逃避,她是认真的在和她说,以后怕是没有这种勇气了。

    花柏栀抓起她的左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能感受到吗?“。

    元恩薰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看着花柏栀的胸口,她的胸脯很小,但是她小胸脯上裹着的布条是那么真实,”你……“。

    “我“,花柏栀握着她的手,等着她的下一句,在看到她的表情的时候,花柏栀已经知道结果了,她的心很受伤。

    居然是不可置信,黑白分明,大概最后那么一丝好感也随着她的欺骗全都没有了吧。

    ”你骗我”,元恩薰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明明已经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伤口也在急剧消耗她身体的能量,可是她虚弱的身体硬是拿出了力气拽住了花柏栀的领口,瞪着她,眼里的情绪,不停的翻滚着,不停的交错着。

    “对不起”,千万句想要说的话在元恩薰的‘你骗我’下全部哽咽了,

    元恩薰在这种莫名的情绪中,用力抬起右手,“恩”,元恩薰闷哼了一声放开了花柏栀转而捂着伤口。

    “怎么了?薰儿,是不是伤口又疼了?”,花柏栀一下子就将刚才的那些落寞情绪抛到脑后,扶着她的双肩问。

    元恩薰甩开了花柏栀的手,她怎么会是个女子呢?看着花柏栀毫无掩饰的担忧眸子,元恩薰不着痕迹的撇开了目光,是她自己会错了意,她对任何人都是这样子的吧?是友情吗?

    上穷碧落下黄泉,生死相随呢?这个又作何解释呢?

    “你伤口裂开了”

    花柏栀抓住元恩薰的左手,她摊开的手心上沾着新鲜的血液。

    元恩薰左手甩动着,挣扎着想从花柏栀的手中把自己的手解脱出来,奈何花柏栀力气大的异于常人,很快她就不在挣扎了,冷声道,“放手”。

    花柏栀听话的放下元恩薰的手,心绪万千,哀伤的看着她最喜欢的人,“我帮你包扎伤口”,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你我皆是你女子,我不会诋毁你的清誉的”。

    花柏栀语气中有哀求,元恩薰有些不忍。

    元恩薰不说话,花柏栀只当她默认了,身体向她倾去,解开了她的衣裳,解开她身上包扎的布条,用清水拭去了血液,她这次没再用嘴巴咀嚼树皮,而是生生用双手用力将它们碾成渣敷在那道有些狰狞刀口上。

    整个过程,花柏栀不曾看元恩薰的脸一眼,不曾多出一份不该有的心思,只是专注于伤口。

    元恩薰却为此红了脸庞,原因无它,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花柏栀的身份,就算在此时,她还是觉得这个人是个男子。

    花柏栀将元恩薰的衣服整理好,道,“我知道你难以置信,我可以解释的,等你的伤好了,你想问什么,我都告诉你好吗?你现在需要休息”。

    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对于花柏栀来说,在这个穿越来的世界里,她最害怕的就是元恩薰知道她是女扮男装的,现在知道了,其他的一切都已经并不重要了。

    “你去哪?”

    见花柏栀往洞口去,元恩薰心里咯噔一下,以为她要离开自己,脱口就是这么一句话。

    “我出去看看情况,顺便看一下能不能弄点吃的”,现在我们都需要给对方独立的空间,最好都冷静一下,你需要我吗?一个男的我,还是一个女的我,或者说其实都没有关系呢?

    洞里洞外距离不过一个门,花柏栀站在洞口外许久没有动作。直到脚有些麻了才开始走了出去。

    世界和我只差了一个你。我和你之间只差了一个性别。

    仅仅一个只字,她就算跨过千山万水都没有办法抹去。

    她不后悔承认自己的身份,如果要在一起,她们总有一天会坦诚相对的,那时候又该是何光景呢?喜欢到不能自持还是恨入骨髓要杀了她?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定是不会比现在更好的。

    男人和女人之间不会有单纯的友谊,只要稍稍靠近气氛就会变的不一样,同性之间如果不道明那么永远都可能止步于友谊。这些她当然知道,可是只要想到以后她就根本无法面对,这样挑明了来说,可能越走越远,也可能是成功的机会不是?

    元恩薰的心情是复杂的,她因为一个女人感动,因为一个女人脸红,嘴里有些苦涩,在明知道对方是个女人的情况下,她还是抑制不住的脸红了,她不懂,明明一个男子怎么会突然变成了一个女人,那么昨晚她为什么要这么说?

    母亲说过,如果一个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那个女人会从心底觉得喜悦,会因为这个男人的言语动作脸红害羞,可是花柏栀是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

    元恩薰接过花柏栀递过来的红中带绿的果子,显然是还没有熟透。

    “这果子我吃过没有毒的,只是有点酸”

    元恩薰诧异的看着花柏栀,这荒山野岭,这野果子她竟然不用商量就自己先吃了。

    “什么时候吃的?现在有没有感觉不对劲的地方?”

    元恩薰不知道花柏栀什么时候吃下这果子的,如果是刚才,就算真有毒,也有可能没那么快毒发?

    “昨晚夜间,我饿了就找来吃了”

    她昨晚确实是饿了,只是她一直想着元恩薰的事,根本无暇顾忌这些事,果子只吃了一颗,就是为了试探有没有毒性,如果有那么一天一夜也该够了。

    元恩薰狐疑的看着花柏栀,咬下了一口果子,酸,唾液很快就分泌出来了,望梅生津大概就是这个理了。

    元恩薰吃了几个果子之后发现就没有胃口了,果子很生涩,她抬眼看着被火光照的发光的花柏栀,她的胃真的被某人给养叼了。

    花柏栀似乎是感受到元恩薰的眼神,抬眼与她对视,“怎么了?”。

    原来她们之间没了性别差异之后可以相处的那么平静。

    “明天,我们就离开这里”

    “好”,花柏栀因为此刻的气氛,语气多了几分柔软。

    元恩薰想要开口却不知道怎么说,如果花柏栀是男子自己大概也会为她着迷吧?

    “我叫花柏栀,是个女人,今年二十三岁”

    “嗯?”,元恩薰皱眉看着花柏栀,不知道她想说些什么,这些她都知道,她不用时刻提醒她她自己是个女人吧。她有点浮躁,“我已经知道了”。

    “你不知道”,花柏栀很快就回了元恩薰,“你不知道我是谁?你甚至一直查我的来历不是吗?”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