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夜访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满地凋零的落叶在地上缱绻是秋天的主旋律,秋风扫叶,逆风飘起,随即又落在了地上,落在了另一个角落,难免让人有几分伤过。

    花柏栀关上了窗户,不想看外面凋败的落叶,往常该有的诗情画意在此时只剩下浓浓的忧愁,怎么化都无法化开。

    这边花柏栀无不关心的看着元恩薰优雅的吃下药丸,就怕这药酌又使出什么幺蛾子。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看着这张纠结的脸,元恩薰笑了起来,迷迷糊糊的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她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几天,伤口已经不那么疼了,只是有些痒,“这又不是仙丹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见效”。

    花柏栀一下子又被元恩薰的笑容晃了神,看着她,眼睛一眨不眨的,元恩薰突然想起了山洞里发生的事,笑容一下子就僵在了那里,气氛一下子尴尬了起来,花柏栀一下就知道元恩薰在想些什么,自己担心的太过了,她尴尬的假咳了两声,“是啊,又不是仙丹怎么可能好的那么快”。

    “这药是不是仙丹,薰儿姑娘你不会不知道吧?”,一道爽朗带着磁性的声音随着开门进入两人的耳朵,两人皆抬眼望去。

    “药公子?”,元恩薰半躺着看到进来的人,以为自己眼花了。

    “正是在下”

    “那这里是……”

    花柏栀一脸警惕的打断了元恩薰的话,语气不善,“济世馆”,看来这家伙没有说实话,什么公子,都年过半百了,有这么老的公子哥吗?

    元恩薰疑惑的看着花柏栀,药酌则是戏谑的看了眼花柏栀。

    “多谢公子搭救之恩”

    元恩薰没有下床,只是在床上行了个虚礼。

    “客气”,药酌自顾自的在圆桌坐了下来,“相逢即是有缘”。

    花柏栀撇了撇嘴,这个老男人真的是,脸皮真的有够厚的,不知道搓衣板能不能搓下一层来,看一下是什么做的。

    “打搅公子多日,我二人也该离去了”

    “此言差矣”,药酌眼眸闪过一丝了然,“柏栀兄已经将你们的情况与我说了一通,朋友之间不是应该互相帮助么?你留于此,我还能为你打点一二,元府在京,远水救不了近火”。

    元恩薰表情未变,双目凝视着他的双眼,不知对方的话是真是假,然后瞥了一眼站在一旁一言不发似乎在想些什么的人。

    “那就有劳药公子了”,元恩薰点头答应了,她现在有伤在身,根本无力解救元博麟他们,出了济世馆很可能就会遇上那些杀手,在这里反而安全些。

    “不必如此客气”,药酌说的合情合理,任谁都不会怀疑他的用意。

    花柏栀眉头深皱,药酌是真的给元恩薰解药了,还是又给她下了其他毒,为何她觉得不安,为何要留下她,是真的要帮助她,还是想用元恩薰来拴住她呢?

    “如果我所言不差的话,令弟的毒已然难以控制了”

    看着那张似真似假的表情,元恩薰没有必要瞒他,这些年他有可能已经寻到解药了,只是,她看了眼还在处于自己世界的花柏栀。

    似乎是看懂了元恩薰的疑惑,药酌接着说道,“柏栀兄也非常担心令弟的病情,才会将所有事情告知于我”。

    “……”,泥煤,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元恩薰神色染上了哀伤,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药酌的话,“从十五开始我就一直用内力压制住他的毒性”。

    “药公子,可有找到解药?”,元恩薰不信眼前的人会放弃寻找元博麟身上的毒的解药,上次他问自己可否将元博麟留下来的时候,她就看出了他眼中的执着,还有那种医痴对追求高超医术的狂热。

    难道两年前自己做错了,当初若是把元博麟留下了或许已经找到了解药,只是她太害怕失去麟儿了,她不敢赌上他的命,他还那么小,还有那么长远的路要走。

    “我还是当初那句话,可能已经找到了,可能没有找到”,药酌语气淡淡,但是花柏栀和元恩薰都看他对试药的执着和疯狂,而且此时的元博麟的毒已经没有办法控制了,他猜元恩薰会赌上一回。

    元恩薰脸色一冷,“我也还是当初那句话,我拒绝,我不会拿麟儿的命去赌。如果公子没有十分的把握,我是不会把麟儿交给你的”。

    药酌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花柏栀,并没有因为元恩薰的话而觉得被泼了一盆冷水,嘴角依旧是勾起的。

    正当三人都安静下来,一时无话可说的时候,毛鸡进来了,小声的在药酌的耳朵旁讲了几句,只见药酌皱了皱眉,嘴巴轻启,“不见”。

    另一边……

    “如何?”明永沐的脸是铁青的,这路程还行不到三分之二,却出现这么多伤亡。

    “死了三十五个士兵,十九人受重伤,还有不少人受了轻伤”

    “粮草呢?”

    “烧了一大半”

    这才被人突袭,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这是他这个主将的责任,“如实向父皇上报,其余的本王回去再向父皇请罪”。

    “王爷,不可”,近侍汪洋抱拳跪在了地上,他深知五王爷的秉性,但是这次万万不能现在向皇上上奏这次的损失。

    “汪洋,你跟了本王多少年?”,明永沐将汪洋扶了起来。

    “卑职跟在王爷身边七年了”,汪洋第一次看见王爷在战场斩杀敌寇的样子,自此之后就无法忘记那抹身影,心里一直默默的告诉自己,总有一天他也要向王爷一样,以一敌三,以一敌百。

    “你为什么会跟着本王这么多年?”

    “王爷勇武绝伦,战无不胜,作战有勇有谋,从来都是身先士卒还有……”,说到后面汪洋说不下去了,直直的跪在地上。

    “还有什么?”,明永沐站着看着低着头颅的汪洋,再没有扶起他。

    地位和权利总是会让人迷失本性,忘记初衷。

    “你可还记得当初参军的目的?”,明永沐眼神凌厉,让汪洋不敢抬起头来,那种威亚让他心甘情愿的匍匐在地,“你不说,本王来告诉你,本王身边这么多人,为何独独只有你在本王身边能够呆那么多年?”。

    汪洋一愣,这才恍然大悟,王爷身边比自己更有战绩的人多了去了,可是总是因为各种调令离开王爷身边,唯独他不管官职是升还是降都依然在他身边听后差遣。

    “林武”

    “卑职在”,林武是新近被明永沐提升起来的,年纪也小,这张稚嫩的脸庞像极了当初的汪洋。

    “天色已晚,就地安营扎寨,将死去的将士好好安葬,将他们的名字记下来,若是他们还有家属,就每家发放五十两”

    林武有些为难,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还从来没有办过这些事,“银子全都由五王府出”。

    这么多年了,明明他无心权势,只是想要保一方平安,可是总有人要把他往那个孤独的位置上推。

    明明参军是想要保家卫国,就算死那也该死在战场上,这样子死了算什么?明永沐有些恹恹,为什么同室操戈的事不断的从演,却从未停止过。

    突然间就想起了扶摇,不知她现在是否到了常州?

    明永沐走后,汪洋一直没有起身,也没有人敢上前去让他起来。

    “阁下是谁,为何夜闯我济世馆?”,毛鸡身着白衣,剑指两位黑衣人。

    两个黑衣人背靠背,看着将他们包围起来的白衣人,这里果然不是一个普通的医馆,连布局都大有奥妙。

    两人不答,一会从腰间拔出了剑,软剑伸直的声音让气氛变得更加紧张起来。

    一下子,黑衣人就和黑衣人打了起来,难解难分,踢腿扫剑,每一下都扬起了落叶,两个黑衣人不断的在白衣人中穿梭,很快大部分白衣人都被点中了穴位停了下来,最后就是要制住这个白衣头领。不同于和刚才那些白衣人打,此时黑衣人处处下重手,最后一把软剑架在了毛鸡的脖颈上。

    “啪啪啪”

    几声拍手的声音很快吸引了两个黑衣人的注意,马上抓着毛鸡换了个方向。

    药酌外着一身中衣,很显然刚刚是在睡觉,“不知阁下深夜来访有何指教”。

    “指教?”,黑衣人并未掩饰自己的声音,“不敢当,不过是来寻人”。

    “阁下可是白天来访之人”,药酌眼睛微眯,闪过淡淡的杀意,“阁下不妨摘下面巾,我们里面谈”,药酌做了请的姿势。

    两个黑衣人对视了一眼,身材较高的黑衣人应当是给了她一个眼神,放下架在毛鸡脖颈上的剑,狠狠的把他推到了一边,然后两人同时摘掉了面巾。

    “连倾城”,药酌瞳孔微缩,不可思议的念出了一个他最厌恶的名字,不对,她早就死了,是他亲眼看着他断气的,她的样子化成灰她都认识,眼前这个女子不是她,可是太像了。

    药酌第一次见连倾城的时候,她也是一身黑衣,摘下面纱时露出的眸子和这个人一样,都是勾人的狐媚子

    “你到底是谁?”

    药酌收起了手,语气不善,戾气暴起,狐媚子都该死。

    两个黑衣人就是扶摇和凝酥。两人都察觉到空气中骤浓的杀气,不觉握紧了手中的剑。两人都没有听到刚刚他念出的名字,只是有些莫名,不知道短短的几秒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以让人态度变化如此之快,快到让人有些招架不住,前一秒还对她们俩客气的很,下一秒就想要她们的命。

    扶摇张张嘴刚要回答,对面的人似乎有些等不及了,怒吼了一声,声音震天响,“你到底是谁?”。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