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真相?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明永沐令人传来消息今日将会路过常州直往嘉州驻地,扶摇已经命人收拾好行李赶去和明永沐汇合。

    只是……

    “药公子,在下不知因何得罪于你,现下我正要离开,也不想求知这个原因了“,扶摇支走了凝酥独自一人亲自去见药酌,她能感受到第一次见面时药酌对她的杀意,但几天下来,这种感觉已经很淡了。

    药酌不答,只是看着扶摇,等着扶摇的下一句话,这张脸还是一样的不讨喜,他不信这个女人是因为亲自跑来他面前说一遍。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

    扶摇似乎在考虑措辞,最后有些神伤道,“在下有个不情之请,望公子答应”。

    “既是不情之请,那就不要说了,药某可没有那种闲心去为别人的事担忧”,药酌的神情略显不耐,语气尽是要赶人之意。

    扶摇并没有感觉到马屁拍错了地方,还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请求,“花柏栀的手也被那孩子咬伤了,在下请求公子能够她看诊一二,有劳公子了”。

    药酌听完扶摇的话,眼中多了些玩味之意,“你倒是深情,不过花兄也就把你当成一只苍蝇”。

    扶摇一怔,随即释然了,这个人昨晚不也在附近吗?也不辩驳,?这次走了扶摇想再也不会相见了吧,只是曾经喜欢过,就没办法看着她变成像元博麟这样。

    再见,再也不见。

    许下的承诺依旧会在,只是想来这辈子都无需她来实现了。

    扶摇的离开,没有给花柏栀带来任何的影响,甚至没有引起她一丝情绪的波动起伏,像是在证明自己昨晚的话,不是照顾元恩薰就是照顾元博麟,要么就是跟着药酌研究药理。

    倒是药酌,这个男人一天不见花柏栀难受就不行。他把扶摇来辞行时和她的对话完完整整的复述下来说给了花柏栀听,不知道昨晚的到底有几分真心,这一番话似乎对花柏栀完全没有影响,往日药酌只要稍微说几句话,花柏栀的脸色就会变得让他兴奋,现在像是变了一个人,无论他说什么,她的表情都不曾有丝毫变化。

    这反倒让他兴致缺缺,再也提不起兴致了。

    药酌说元恩薰很快就可以醒过来,只是时间过了一天了,她似乎还是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花柏栀的紧张让药酌无比无奈,他的诊断绝对不可能有误,元恩薰是自己不愿意醒过来,她在逃避现实。

    无论什么都好,花柏栀都是尽量通过现代的方法在唤醒她,让小七在她耳旁说着过往的回忆,小七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眼含泪水说完的,这让花柏栀想骂娘,只是现在就算对小七说也没用,她正处于伤心之际,泪水和感情是无法止住的。

    元博麟也没有醒,到了夜晚的时候听从了药酌的话,一入夜就用绳子将他的身子绑在床上,不让他伤害别人也不让他伤害自己。

    花柏栀能感受到元博麟入夜之后虽然在发狂但是那种暴戾的气息在减弱,应该说是生命的气息在减弱,元博麟的脉搏都开始变得迟缓了,这让花柏栀非常心疼。

    本以为自己薄情,原来只是自己活在了过往,看见他会动就以为他和原来一样,睡上一晚第二天还是像往常一样来揶揄自己,但是当自己的手摸在那跳的缓慢的心脏的时候,她才真的意识到要分离了,原来自己不是薄情,只是一直心存侥幸,总要到最后一刻才体会到那种心疼和窒息的感觉。

    元恩薰那里有小七,花柏栀就留在了元博麟这里了,如果是元恩薰醒着的话,她肯定也是日夜守着他的,不知道元恩薰再醒来时是何光景,他还在不在?

    花柏栀叹了口气,发现她不仅不了解元恩薰,甚至连这个她带了大半年的学生也是一知半解。

    “老师,老师”

    迷迷糊糊中花柏栀听到一个声音,似乎在梦中,声音太孱弱了,没有半点力气。花柏栀皱了皱眉睁开了眼睛,睡眼朦胧中似乎没有看见眼前被缚着的元博麟,第一反应是一个晚上又过去了,黎明的到来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紧接而来的声音,让花柏栀瞬间惊醒,抬起了脑袋看着眼前的景象,非常喜悦,元博麟发白的嘴唇也勾起了一个非常勉强的笑容。花柏栀这才跳了起来个元博麟解开绳子。

    “怎么样?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要不要喝水?”

    “还是先吃点东西吧?”

    “……”

    “老师”,元博麟有些困难的打断了花柏栀的话。

    花柏栀扶起元博麟靠在了枕头上,“对不起啊,老师太高兴了”。

    “老师,这是你第一次以我老师身份自居”

    花柏栀微微怔了怔,好像确实是这样的,她一直觉得他们两个更像朋友,她从来没想过要给谁做老师,从来也不想用这些身份去命令任何人,“是吗?算了,不管这个了,老师去叫药前辈过来”。

    太高兴,她差点忘了,应该先通知药酌过来检查才对的。

    花柏栀自说自话,兴奋的准备起身去找药酌。

    才刚站起来,那宽大的袖子就被元博麟拽住了一角,“怎么了?”,花柏栀关切的握住了他的手,有些冰冷。

    “我有些事想和老师单独说”

    “等你好了我们再说好吗?现在老师先让药前辈过来给你看看好吗?”

    “不行”,元博麟忽的一下抓住了花柏栀要抽走的手,然后左手捂着胸口猛地咳了起来。

    “好好好,你别激动,我不走”花柏栀不敢走,那手上的尽头,她只能回握过去,不能刺激他了,希望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力量。

    似是感觉到了花柏栀情绪的变化,元博麟渐渐的冷静了下来,但是依旧是握着花柏栀的手没有松开,“老师,你博古通今,你觉得人死能不能复生?”。

    “嗯?”,难道他已经知道了自己……,花柏栀有些震惊的看着元博麟。

    死亡是人类面对未知的恐惧,可是元博麟只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是心智不长,不明白生死的意义,如果不是,那么未免太过淡泊了些。

    人在意识到自己快要死的时候,时而彻夜难眠,时而惊恐万分,时而泪流满面,时而郁郁寡欢,这和油尽灯枯不同,对于这么稚嫩的他或者说换做是花柏栀自己,难道不会觉得难以接受吗?明明自己还这么年轻,什么都还来不及做,所有的理想还来不及成型就要陷入无尽的黑暗中,这难道不可怕?

    古今中外,人们都对长生不老孜孜不倦,不仅体现在神话和宗教故事里,现实中不也是这样吗?皇帝练长生不老药,道教追求长生不老羽化登仙,佛教则是生死轮回,不都是对现世的留恋吗?亦或者说是怕死。

    “小麟,我不知道人死能不能复生,但是既然我们存于世,我们就该积极的活下去不是吗?就算只有一丝希望我们都不能放弃,答应我,不要想这些,你一定会好的,药酌会治好你的,你要坚持住,就算是为了你姐姐好不好,好不好,嗯?”

    “老师,已经够了”,元博麟摇了摇头,“我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来的好”。

    他还记得他吸干了小二的鲜血,他还记得他咬着她姐姐的手腕不放,她甚至还能闻到自己身上那股属于他姐姐的鲜血的味道,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六亲不认,生不如死,死了才算是真正的解脱,况且现在的他,已经算是赚到了。

    “不够的,不够的,你还这么小一点,怎么会呢……”,花柏栀在安慰元博麟,其实更多的是在告诉自己,在安慰自己。

    “老师,我不想自欺欺人,这是我第二次面临死亡了,我不害怕,这一生我遇到了老师,是我赚了,你知道吗?”

    “我……”

    “老师别讲话,让我说完好吗?”,元博麟打断了花柏栀的话,声音有些缥缈,眼睛深陷,脸颊上的肉几乎没有,颚骨特别明显,如同一个老者,“也许老师会觉得我说的话是在胡说八道,但是请你听完”。

    “这些话我只能告诉老师,我需要老师答应我一些事,如果真的有来生,我一定会回报老师的”

    花柏栀只能点了点头。

    “我来自死去的我,这具十岁的身子住着的是我十五岁的灵魂”

    元博麟淡定的说着,但是花柏栀却是震惊的站了起来,然后又坐了下去。

    “老师,我十五岁也是死于这个毒,只是这次我好像熬不到十五了,我虽然有着十五岁的灵魂,可是我却没有能力改变这一切,直到你出现了,这一切的轨迹才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你是我元家,是我姐姐的福星,你一定能够救姐姐,我想用我这本该剩下的生命换姐姐一世平安”。

    元博麟看到花柏栀深深皱起的眉头,一下子就直到她他在想些什么,“老师,这不是你的错,你的到来是命运的安排,我喜欢这个安排,我的死不是老师的错,老师无需愧疚,这多余的生命我不过也是苟延残喘,拖累姐姐罢了,姐姐原来该是死在我面前的,你知道吗?老师”。

    元博麟讲到这里突然笑了,“我发过誓的,只一次我一定要走在姐姐前面的”,然后他又哭了,“你知道当时我躺在床上看着姐姐为我而死的时候,我当时是什么感受吗?我恨不得替她去死,我恨自己胆小,要是我不怕死的话,应该自刎才对的”。

    花柏栀咽下了口水,有些不敢相信这一切,“这不是你的错……”。

    “是我的错,老师你是好人,你喜欢我姐姐,你一定会帮我照顾姐姐的,一定不要让姐姐嫁给……咳咳咳”,元博麟话还未说完就又开始一阵咳嗽,花柏栀不顾元博麟的阻止去倒了一杯水给他,但是他根本没有间隙去喝水,那持续的咳嗽几乎要了他整条命。

    花柏栀只能一直拍着他的背部,帮她顺气,然而不知道是谁把她大力的扯开了,杯子里的温水洒了她整只手。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