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热吗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我得了瘟疫?”,听着元恩薰有些艰难的吐出两个字,是以自己听错了,花柏栀反问道。

    看着花柏栀那张震惊的脸,视线紧随着她脸,随即她就点了点头,这犹如当头棒喝,花柏栀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什么心情来面对这个事实。

    别看花柏栀被瘟疫两个字雷得里焦外嫩的呆滞脸,其实她的内心世界是千变万化的,不是因为自己得了在古代这种好像治不好的病,而是因为她到古代之后就感觉这具身体命途多舛啊,不是中毒就是受伤,不是受伤就是染上瘟疫,这个世界和她的身体生辰八字不合啊。

    元恩薰看着花柏栀呆滞的脸,毫无生气,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开口安慰道,“柏栀放心,以药公子的医术,瘟疫定然也能治好。”

    花柏栀不答,元恩薰继续道,“睡了那么久,肯定饿了,先喝点粥好吗?”

    花柏栀这才慢吞吞的抬眼去看元恩薰,“嗯”,她点点头,并不知道元恩薰看着她这张脸在想些什么,要是花柏栀知道元恩薰以为她是畏惧瘟疫怕死的话,她肯定要跳起来告诉她小小的瘟疫怎么奈何得了她。

    其实是她相信药酌的医术,她知晓渠抚二十几年前也有过一次瘟疫,是药酌带着人治好的,她只是有些不明白,如果是药酌治好的,皇帝又砍人家脑袋,按理说这种事应该是被三缄其口才对的,可是书上却明明确确的记载了这件事,皇帝都不看在功臣的份上饶他一命,在杀了人家全家之后也毫不掩盖这段历史,就算是把药酌有功江山社稷这段历史删掉也好啊。

    看着元恩薰伸手要来扶自己的身子的时候,花柏栀本能的向后边缩了一下,元恩薰愣了一下,也不恼,还是继续动作,花柏栀不得已开口打断她,“我自己可以的。

    元恩薰皱了皱眉,显然是把花柏栀的话放在了心里,面上也不发作,只是花柏栀挣扎了好久也没从床上坐起来,这一系列的无力艰难的动作还有还有脸上那股执着皱得很深的眉落在元恩薰的眼里,不是不知道花柏栀在想些什么。

    她很开心花柏栀能够这么为她着想,可是你为什么就不想一下我不怕被传染呢?

    若是要被传染昨晚就已经够了。

    元恩薰不顾花柏栀的挣扎把她扶了起来,还细心的在她背上垫下了枕头。

    都这样了花柏栀还能说什么,况且这样隔着衣服接触一下应该不会传染的吧,还有元恩薰的武功不弱,身体素质肯定比她好,肯定不会像她这个破身体一样这里痛那里病的,花柏栀现在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看了眼还跪在地上的小七,然后将目光在元恩薰和小七身上来回切换,相信元恩薰不会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她不想元恩薰罚小七,因为小七是她为数不多真正的关心元恩薰的人,就冲这一点,小七无论做了什么都是以为关心元恩薰所致,就像现在,不过是担心主子染上瘟疫罢了。

    瞧着花柏栀的眼神,元恩薰自是知道什么意思,心里无奈,她当然知道小七是关心自己,可是……元恩薰盯着花柏栀这张出去眼神还算有神的脸,她的心情就无法平静下来。

    “起来吧,以后别再如此莽撞了。”

    “是。”小七委屈的站了起来,也不敢再有其他的动作,但是视线却始终没有离开元恩薰和花柏栀两人间的距离。

    “我自己来”,花柏栀再次拒绝了元恩薰的好意,就算元恩薰这么温柔的还对那粥吹了吹,但是花柏栀可承受不起这样的好意,身为一个现代人,感冒病毒都是能够通过空气传染的,就算是艾滋这种通过血液体液来传染的传染病都得避上一避。

    看着花柏栀艰难的抬起手来拿碗,连小七都不由的担心了,尽管她已经很克制了,可是那双使不上劲的手臂颤抖的厉害,最后真的是连逞强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手就掉下来了。

    花柏栀有些无奈,这双手真的很不配合不是吗?刚才那句话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她看了一眼元恩薰,见她没有半分表情,苍白的脸颊居然染上了绯色,忙低下眼睑不敢再看她。

    太丢人了。

    此时元恩薰真该配上呵呵两个字好好打一下花柏栀那张自以为是的脸,但是幸好古代人就是古代人怎么会知道现代最伤人的呵呵呢?

    但是这也是古代冷美人的厉害之处,无需横眉冷对就能让对方束手就擒,比如在元恩薰面前的花柏栀丢脸的红了脸皮。

    再好的脾气也耐不住花柏栀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元恩薰脸上不动声色,可是周遭的温度却是掉了下来,元恩薰赌气般的摘下了脸上的面纱,将那张好看的不像人的脸完全暴露在花柏栀的眼前,不,应该说是病毒之下。

    这动作吓坏了花柏栀,“你干嘛?快戴好面纱”,一急,声音也变得嘶哑甚至因着喉咙有些干燥让声音有些粗粝,很难听,之后还咳了起来,习惯性的扭过头咳了许久。

    元恩薰放下粥想要去给花柏栀顺气,但是她好似后脑勺长了一双眼睛,一边咳嗽一边用手挡开了元恩薰的关心,嘶哑粗粝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仍旧是用冷漠的后脑勺对着她,“薰儿,我想喝水”,这嘶哑粗粝的声音让花柏栀一阵恍惚,这是自己的声音吗?太难听了。直到水到眼前,花柏栀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不是用以拒绝她的关心,她是真的觉得喉咙有火在烧。

    花柏栀有要求,元恩薰一下子就忘记了刚才花柏栀的疏离,马上就弄来了一杯水,只是这水刚端到她的嘴唇旁,元恩薰的脸忽的就红了起来,她想起了昨晚给花柏栀喂水的事,现在依旧能够绝的她昨晚微弱的气息打在脸上感觉。

    见没有办法拒绝元恩薰,她顺从的喝了几口水,抬头这才发现元恩薰的视线有些不对劲,感觉是盯着自己的脸,可是又觉得好像是脸上的某个地方,元恩薰那微红的脸庞,让她疑惑起来,“你怎么了?脸怎么红了?”

    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

    不等元恩薰回答,花柏栀就用着她恢复了一些的力气对小七道,“快去叫药酌过来给你家小姐看一下。”

    闻言,主仆二人皆是一愣,小七反应过来看到她家小姐的微红的脸,也不由担心起来,正当她打算撒腿跑去找药酌的时候,元恩薰用话粗暴的打断了小七的跑起来的动作,“不用担心,只是这屋子有些闷,我有些透不过气来。”

    花柏栀微微皱眉,很是担心自己传染了元恩薰,比自己得了瘟疫还担心。

    她曾经在一本上看到过,很多人在面对自己在乎的人的时候都会比关心自己更关心对方,比如说她出个门,必须得嘱咐她千万要小心,要不自己帮她买,但是却不会想到其实自己和她一样出门遇上危险的概率是样大的。

    你可是这个世界上我最在乎的人呢。

    “可是小姐……,我还是去叫药公子过来看看,刚好也能给花柏栀瞧瞧”,因着两次被她家小姐冷眼相对,小七这丫头学聪明了,没有直接反驳她家小姐,而是把话题引到了花柏栀身上,果不其然,她家小姐的态度就变了。

    元恩薰点点头就给小七放行了。

    小七走了之后,花柏栀的眉头还是没有舒展开来,担忧的问道,“薰儿……”

    “嗯?”,元恩薰看着花柏栀那张欲言又止的脸,问道,“怎么了?”,像是知道花柏栀在想什么,下一秒接着道,“真的不用担心,这房间有些小,我感觉很闷。”

    这房间还小?却是不如你家的房子大,这些都是花柏栀在心里下意识的就冒出来的话。

    “会觉得热吗?”

    “嗯?”,对于花柏栀冷不丁说出来的话,元恩薰用着无辜的脸表示自己理解无能。

    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应该说是花柏栀单方面的尴尬了,她身为一个老司机,就一个热字,她就歪了,歪到哪里去了,大家都知道的,毕竟花柏栀算是一个还不错的网络写手,小黄文自是看的不少,当然如果需要,这种小黄文简直是信手捏来。

    其实本来她的意思是,你的脸红了,会不会是发烧之类的,不过幸好这个时候元恩薰和她不在同一个段里,否则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过说来也是,古代闺房的小姐一生只会有一个男人,一个黄花大闺女又怎么懂闺房之乐,心思百转千回,花柏栀给自己的想法闹了个大红脸,还好脸色苍白,元恩薰看不出来。

    花柏栀小心的问道,“你摸一下额头,会不会比平常要热?”

    元恩薰听罢就知道花柏栀是什么意思,她是在担心自己有没有生病,她很听话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不出来”,何况本身只是因为自己动了歪念才会脸红的,自己的身体怎么样根本无需这样去感觉。

    “薰儿,你靠我近一点”,花柏栀微微抬手,元恩薰就知道她要干什么,她顺从的配合了,低下脑袋,但是手停在近在咫尺的距离停了下来,就在花柏栀分神的瞬间,元恩薰将脑袋往前抵了抵,微冷的手碰触在了微热的脑袋上,那样绝佳的触感,让两人都失神了。

    接着,花柏栀触电般的移开了手,结巴的说道,“有有有一点烫。”

    “是吗?”,因着花柏栀动作,元恩薰是不开心的,但是花柏栀结巴的话语却让她的阴霾一扫而空,恶作剧般的将脸靠近了花柏栀带着惊愕的脸庞,在不到五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这样可以更清楚的感觉到我热不热”。

    两人额头相抵,皆是没有了动作和话语。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