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围城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难道是……

    真若如此,这些年,四哥还有妍儿所做的一切都是父皇授意的,如此这般,父皇到底是为了什么,试探他还是其他的王爷以及那些有不臣之心的人看,或者说这不过是给四哥放权,不过是给四哥立威。

    如果不是,他不敢去想,父皇这些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着自己的眼皮底下的臣子还有儿子们阳奉阴违、互相倾轧和手足相残到底存着怎样的心思。

    现如今,单独留他一人是试探还是真的父子情深,如此这般想着,心下马上生出了惧意还有担忧,他当真是离开皇城太久,对他父皇了解的太少太少了,这般光景恐怕要做些什么都是在他的监督之下了。

    明正皓似是故意露出这么一面,并不去计较他暗自打量的目光,他的身子已经容不得他去拖沓了,是时候收网了,是时候将一切都安排好了,“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若是失了民意,恐怕这朝廷的命数也该是走到了尽头了。”

    “如此说,皇儿可懂?”

    从御书房出来后,明泳沐便径直去了她母妃那里,“多亏”了他的父皇最后一句话,“有时间多去陪陪你母妃”,否则他真不知道该要去哪里。

    明正皓今日说的每一句,明泳沐都不得不细细深思,似乎每一句都隐藏着深意。若当真如他猜想的那般,父皇只是在试探他们的话,父皇这盘棋也部署的太久了,现如今这样透露出来,想来是要收网了,他现在的每一步都必须走的很小心才能帮到扶摇。

    明泳沐的母妃早些年生下了他,便被尊为皇贵妃,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他的母妃并不是因为育有皇子才被赐此尊位的,毕竟这皇宫内会生儿子的女人太多了,可是这皇贵妃却是只有她一个,享有此殊荣若是没有元家这外戚怕是母妃等到此时都未能等到父皇的赐封。

    他少时能过的如此顺风顺水也是这外戚的功劳,他不敢居功,若是没有元家,任凭他再有本事,此时也只会是个闲散王爷罢了。

    饭后,两人行至御花园,元舒静突然落下刚才的话题,若无其事道,“你父皇可是对你说了些什么?”

    明泳沐微征,随即道,“母妃何以有此问?”,话落,才恍然道,“母妃聪慧,是儿臣愚钝了。”

    似乎所有出自元家的小姐都是温婉贤淑、聪慧过人,明泳沐的母妃打一入宫便封为慧妃,现在更是这后宫尊贵无比的慧皇贵妃,他自是无法瞒过他母妃的慧眼。

    慧妃摇了摇头,“虽然你打小就比别的孩子要成熟,喜怒哀乐从不现于脸上,可是我是你的母妃啊,就算你不说,不表现出来,我也是知道的。若不是你父皇对你说了什么,你不至于从踏入我殿内开始便是恍恍惚惚的。”

    “是儿臣错了,扰了母妃的心绪”

    慧妃轻抚起明泳沐抱拳的手,“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母妃这些年不争不抢,若不是有你外公他们,恐怕我们在宫里的日子都不好过,你可有怪过母妃?”

    隔墙有耳,他自是知道母妃说的不争不抢的是什么,可是就算为他挣为他抢又有何用,他要的根本不是那至高无上的皇权,“儿臣从未怪过母妃,母妃生我养我,儿臣已是感激不尽,又何来怪一说,儿臣这些年不在宫内,不能侍奉母妃,您都未曾怪儿臣不孝呢?”

    “如此便好,你好好的,就是对母妃最好的孝道了”,慧妃宠溺一笑,每一次明泳沐上战场她非常忧心,好在每一次都能凯旋而归,她犹记得他第一次从战场上回来的时候,脱下衣裳,那满是伤疤的后背,以至于只要他出京,她都要抄上许多佛经祈求儿子平安归来。

    “儿臣明白,不会伤了母妃的心,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东西,儿臣并不稀罕”,或许在这皇宫大院之内,他的母妃是最没有野心的女人了,而他大概也是这高高城墙筑起的牢笼里唯一一个不想要皇位的皇子了。然而他也是最最大逆不道的人了。

    我要的不是这天下最尊贵的身份,而是一颗心,这天下最为漂亮最为珍贵的女人的心。

    沐着阳光,他母妃头上的金饰闪着耀眼的光芒,会不会有一天因为自己而变得暗淡:母妃,对不起。

    “也莫要如此说,只能说,是我们的那就始终会是我们的,不是我们的,怎么抢也不会落在我们手上的”,明泳沐能看的开是最好的,莫要为了那些东西挣的头破血流、兄弟残杀,“但是,沐儿,此番,你父皇让你回府面壁思过,想来也不会再派你出京,过去几年你回京没多久你父皇又派你出任务,想来也没有时间好好陪陪你那些妃子,这次说什么也要给母妃留下几个孩子,母妃甚是想念你小时候那小小的样子。”

    闻言,明泳沐有些无奈,但是又无可奈何,怕她失望还是恭敬的回了声,“是”。

    我这一生都不会有自己的亲生子。

    每一次回到自己的府邸,明泳沐都找不到归属感,反而觉得很累,比起回家,他更喜欢征战四方的军旅生活,条件是很差,但是在这里是心累。

    在拥有与生俱来的尊贵身份的同时,他失去了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自由。

    府邸很大,也很多人,很多女人,一群她不喜欢的女人,占着他认为最重要的位置。正妃是大学士之女,侧妃是太尉之女,其他零零散散的都是大小官员的女儿,还有父皇的打赏。他的婚姻从来无关风月,只有政治。

    “王爷,您终于回来了”,每一次还未走到门口,就能看见与自己成亲九年的正妃带府里的一众人来迎接他,扶起了年依依,挥挥手让所有的人都起了,牵着她的手一如她大婚之日,他们是世人眼中最恩爱的夫妻,哪怕聚少离多,时间洪荒中穿插着多少男人女人,她们恩爱如初。

    正因为这么多年独宠一人,他的府邸哪些争宠的女人也就渐渐的熄了火,安安分分的待在自己院子里不敢生事。

    只是在那么嫉羡的言语中,不过都是演戏,他们不过是逢场作戏的有名无实的夫妻罢了。

    大学士之女,自是大家闺秀之流,温婉贤淑,当然性格太好免不得被欺负。他仍旧记得大婚第三日,还没有带着她归门就带着军队离开了京城,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年的光景。早些年父皇给她的女人又怎么会是善男信女,就算是,那也是曾经。离开的太急,许多事都未曾安排,竟有人传出许多难听的话,大婚不到两日便离开了府邸,可想而知,哪些长舌妇是如何说的?

    这些消息不胫而走,很大责任在他,本就很多人看不好的政治联姻,因为自己的离开更加坐实。

    本是无心管这些事,可是回来后看到年依依竟默默忍受了这些,完全不会向自己告状,曾经问过她,她只是很简洁的说了句,这不曾是事实?

    他无话可说,生于官宦之家,和他又有什么不一样?皇宫困住了明泳沐,他的府邸困住了年依依,都是困兽,又如何能在知道之后继续残忍的不管不问呢?

    回来之后,他杀了许多人,有男有女,用铁血的手腕告诉世人,欺负他明泳沐明媒正娶的女人,是要用生命付出代价的。

    此事传遍了整个渠抚,震惊了整个朝野,当时最开心的莫过于四王党的人,奏折一本一本往上递,都参五皇子在战场杀红了眼,现在在这渠抚里乱杀无辜。

    好在,皇帝也不是那么好哄的,这私底下的事大家心知肚明,你们女儿死了只能怨自己不守本分,所以最后明泳沐功过相抵,留在京中收收戾气。

    大抵天下有许多像年依依这样看似逆来顺受的女人,以至于天下百姓无不道渠抚五王爷不仅文武双全,还是个爱妻如命的情种。

    情种倒是真的,只是这么些年,明泳沐情忠于谁却是不能为外人道的。

    他不得不承认,年依依是个很好的女人,是他误了她的终生。

    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他有想过要与她和离,放她自自由,可是依那大学士的迂腐的性子不打死她,也该是会赶出家门的。

    是夜,明泳沐从书房回到了年依依的房间,看着已经把地铺铺好坐在床上的等他回房间的女人,这似乎是两人的习惯,不同铺而眠,却是同时而睡。

    从少年夫妻到如今,九个年头,年依依也早已褪去青涩的模样,他还记得刚开始几次回房的时候,她还是带着惊恐羞涩的却又故作镇定的模样,现如今除了同榻而卧,他们已经是老夫老妻了。

    “你想要自由吗?”,在年依依习惯性的为他褪去外裳的时候,明泳沐的声音在微弱的烛光下突兀的想起。

    年依依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褪下外衣许久之后,久到明泳沐熄灭烛光躺进被窝,以为不会有答案的时候,年依依轻咛了声,“我不想……”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感情的付出却是一个人的事,没有谁能够决定谁的去留。

    离去的是身体,留下的思念还有不得。

    只是深陷各自的围城,谁又懂谁的情?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