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思念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药酌的医术比传闻中的还要让花柏栀佩服,不消几日,方子就出来了,疫情有了很好的控制,效果大也有可能是因为百姓的治疗环境换了。

    “我曾闻,病情与周遭的环境是息息相关的,此地脏乱不堪,疫情自是难以好转,为了避免‘有心人’伤害他们,我建议应该让他们换一个地方”,那日,花柏栀就那么‘小小’的建议了一下,然后大家就重视起来,无奈县官如何不肯,也不能在面子上表现出来,最后扶摇一个拍板,身为本县的父母官的他有责任负起百姓生活,于是乎,感染瘟疫的百姓都住进了县衙的后院。

    或者说,县官再怕被传染也要讨好扶摇,贪,贿赂,这些罪名可以是大的,也可以是小的,不被捅出来那就是小事,但要是有心要说出去那就是大事了。

    药酌说教花柏栀医术,那就是真教了,一刻也没让她轻松。除了洗澡睡觉,花柏栀觉得自己就像保镖一样随时要在药酌身边待命,所幸,这些都是有效果的,事实证明,一对一的教学带来的效果确实要比一对多来的好太多。

    可是医学对花柏栀来说无异于一个全新领域,她所知道的医学药理连皮毛都说不上,只不过原来很喜欢看书,尤其是历史方面的,在人物传记上也看了不少,少不了李时珍、华佗等人,自然也顺带了解了一下他们整理的医学典籍,所以随口显摆两句还行,真来她就必须怂了。

    比如现在,没有理论基础根本跟不上药酌的课,跟着药酌的时候,很多时候都是懵的,只能先记下来有时间再去查书,好在药酌也不是那种只顾着自己讲的人,倒是很实在的没有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偷藏,还把自己的手札给了自己。

    没日没夜的学习所带来的后果是,花柏栀几乎以完美的时间错过了元恩薰在一起的时间。夜里回来的时候,刚走到她的门口时,还是亮着光的,当她走进的时候,烛火就灭了。所谓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鸡早就是这样,她早上起来根本遇不到元恩薰,起床就被拉走,更别提想给她留个早餐了。

    如果不是她们没有把交往的事情公布出来或者说根本没有时间秀恩爱的话,花柏栀很难不怀疑,她师傅药酌这只单身狗是在嫉妒她有女朋友了。

    这天晚上,花柏栀站在元恩薰的门口,明明前一秒烛火还是亮着的,后一秒就熄灭了,她都还没来的及抬手敲门,她驻足了片刻才微微叹了一口气。

    她有些后悔说要从朋友做起了。自从互了心意之后,她们见面的几乎见面的时间比朋友还要少了,难道元恩薰心里就不想自己吗?

    明明只有一门之隔,她现在却格外的想她。

    废寝忘食,该是什么样子,花柏栀不知道,废寝可以,忘食这种事怎么做的到呢?昏黄的烛火下,花柏栀将散乱的铺面桌面的书全部做了记号收了起来,打开窗看了眼天空,不曾想自己也会有熬夜学习的一天,如果不是肚子叫了,她可能还会继续。

    喝了半碗凉水之后,花柏栀瞬间又觉得精神了,秋天的夜里喝着凉水无异于是给自己的身体打了鸡血,她觉得自己一扫刚才疲惫,她还能继续挑灯夜读医书的,不过她没有,只是关了窗,搓了搓手臂就倒在床上睡觉了。

    连夜来的熬夜,让花柏栀很快就酝酿出了睡意。只是早上醒的比平时更早了,离冬天越来越近了,起床也变得更加困难了,可是莫名的从昨夜开始就特别想元恩薰,连短短的两三个小时中都是她,并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梦。

    她想她真的是太累了,睡的太少了,连梦都是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倒不如起床。

    当她从厨房里端暖呼呼的早餐时,她想她更适合做个厨子吧,只有在做这些的时候她才能静下心来。花柏栀毫不犹豫的敲响了小七的门,惊的里面的人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了,只不过几十秒的时间就穿好衣服来开门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在看到小七瞪大眼睛,衣衫不整,头发散落的样子,花柏栀瞬间觉得自己要是说不出什么大事来,自己会被小七揍的生活不能自理,所以她选择了以最快的方式,“这是给你家小姐的早点,再见”,花柏栀直接将手上的东西趁着小七还懵着的样子直接塞到她手上了,还没容她反应过来,花柏栀就轻手轻脚的跑了,因为要经过元恩薰的房间。

    待到花柏栀快要跑没影了,小七才捏在托盘,要破口大骂,可是刚张开嘴就不得不闭上,现在还很早,这客栈住的可是她家小姐还有扶摇公主,差点就变成泼妇了,这个臭男人。

    “收拾好了就端过来”,在小七还在心里较劲的时候,元恩薰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对小七说道。

    这次她才要真的要凌乱了,她刚才没有骂出来吧。

    因为她家小姐召唤,她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自己,把刚才的……,她这才真的觉得自己前几天感觉到的不是错觉。

    “有话就说?”

    元恩薰喝完了最后一口粥,拿过小七递过来的丝巾点了点嘴唇,实在是受不了这丫头大量和疑惑的眼神,要是不让她问,还不知道她会想到哪里去了?

    “那小姐,我就随便说了”,小七抱着托盘,有些不相信的询问道,见她家小姐不介意的点了点头,她犹豫的说道,“小姐你是不是喜欢上花柏栀那个色狼了?”

    元恩薰看了眼空碗,嘴角微微扬,“嗯”,然后抬起头认真的对小七说道,“以后别叫她色狼了。”

    “小姐?”小七十分惊愕,本就一直觉得她家小姐对花柏栀不一般,这还是她第一看到她家小姐那么认真的维护一个外人,就像维护小少爷一样。

    “小姐你是认真的吗?小姐你到底是看上那个色狼哪点了?没有学识,没有功名,没有家世,还喜欢做菜?长的虽然不差,但是和小姐一点都不般配?”

    “好了,不要再说了”,元恩薰身边的气压瞬间就因为小七的几句话降了下来,“以后不要再让我听到这些话了”。

    她不想炫耀花柏栀,纵使她再有才华,但是更不想听到别人说她的不好,或许喜欢一个人就是如此,很早之前就是如此了,她总是在担心,那一天就不远了,她不会年年都十八,她的婚姻从来都不是她一个人的事。

    “以后你会明白的,小七,等你有了喜欢的人之后。”

    小七的表情有些垮,她是真的不明白,她家小姐到底是看上了那个色狼哪里,虽然她确实对小姐很好,但是可以对她家小姐好的人太多了,只是她家小姐根本不接受,她之所以不认可花柏栀并不是因为她的品格不好,而是这个人踏不上状元的高台。

    “可是,可是,小姐,你应该比小七清楚,她不会是你的良配的,你也曾经说过你的夫君会是状元及第,虽然小七知道你那是缓兵之计,但是小姐……”

    “她会是状元及第。”

    小七愣了愣,却再也说不出半个字,她从来都弄不明白她家小姐的心思,就连喜欢也是与众不同的,世间才俊如此多,偏生是花柏栀,她是真的很担心她家小姐会失望伤心。

    “她比这世间任何男子都要好,她是最好的。”

    才离开客栈没一会,花柏栀就想原路返回了,她真的很想和元恩薰呆在一起,可是她觉得她的爱情必须要克制再克制,因为元恩薰那么喜静的人又怎么会喜欢那么粘人的她呢?

    “不想学就回去”

    药酌含怒气的声音,把愣着的花柏栀给吓了一跳,慢慢的才反应过来,这已经是今天早上第三次了,第三次走神了,她已经很努力去集中精神了,可是就是老想着要回去看看元恩薰。

    花柏栀低了低头,道了声对不起,强给自己心里暗示,让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没用的事,她不能一直都只是个厨子,既然在一起了,就不能让这些成为他们分开的理由,她更不能用一具无用的身体去给她许下无法实现的诺言。

    “如果不能认真学现在就走,免得日后害人害己。”

    药酌背对着花柏栀说道,然后走到不远处的患者旁边,蹲下来观察他们的病情。花柏栀没有马上跟上去,药酌的这句话似乎不仅仅是在给她提醒,更像是在悔恨,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书上说的不一定是真的,她也只能从药酌的话中去揣测,可是看药酌那么痛恨皇家,那皇帝下令杀他全家的事一定是真的,可是为什么会杀,这点就值得揣测了,而且现在药酌的这句话……

    好奇害死猫,既然都不想说,那么我就去等,只要药酌在这里,总有一天真相就会自己浮出水面。

    她也不敢再走神了,就像药酌说的,就算学医的初衷不是为了救治别人而是要保护自己的份上也要再认真些才行。

    不过也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你是和元家那丫头在一起了吧?”,吃饭休息时,药酌问道,就像是确定了一样根本不是要问她,继续道,“红颜果然祸水,也难怪你三番五次失神。”

    药酌果然还是记得那件事,似乎已经消气了,语气十分平静,倒是让花柏栀稍稍红了脸颊,“嗯,在一起了,但走神不是因为她,我的身体状况你也知道的,一个没休息好就这样了。”

    花柏栀下意识的就对红颜祸水说了谎。

    这下药酌把花柏栀脸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你是在嘲笑我的医术,你的紧张全都在脸上,大概那丫头也是因为这一点才和你在一起,你倒是捡了个便宜。”

    “……”,说出来干什么。

    “你们这样在一起不怕得罪扶摇?”,药酌话题换的很快,但是花柏栀在这件事上没有半点含糊,很认真的说道,“她不是这样的人。”

    虽然相处时间很少,但是了解一个人并非时间能决定的,如果一个人对另一个人闭塞心扉,奈她给的时间再多又如何,这样是根本无法了解一个人的。可是相反,如果一个人敞开心扉想让对方来了解的话,短短的相处时间就错过她了解扶摇了。但是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总是对扶摇感到抱歉,人生没有如果,她从不设想那种不存在的结果,所以她们只能止步于友情,再多的,不会有。

    “你似乎很了解她,她这么漂亮,你就没有动过心?”

    “没有”,花柏栀回答的异常坚定,让药酌有些错愕,元恩薰是漂亮,家世也显赫,但是和扶摇比起来,还是差上许多的,更何况,千金之躯完全不顾自己从京城追着她到这偏远的地方来,甚至在被花柏栀骂的如此不堪的情况下还只身犯险,原因只是因为花柏栀只是困在这城内。

    “这是报应,这是报应,哈哈,原来真的是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只是很可惜这报应落在她女儿的身上了,哈哈,哈哈”

    药酌笑着笑着就走了,那些心心念念的仇恨似乎得到了一丝发泄,却又有种难以忍受的窒息,是那个过往的自己,只能看着别人恩恩爱爱的在一起的自己让他觉得窒息了。

    在那些元恩薰一直拒绝她的时候,她也曾想过要和扶摇在一起试一下,如果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那么就和喜欢自己的人在一起,但是在那些徘徊的时日才让她更加明白,心一旦跟着某个人走了,除非前程往事全部忘记,否则是无法再拽回来的。

    感情或许可以培养,但是爱情不行。连同试试这个想法都会让自己生拉硬扯着让自己的心离元恩薰远一点都让那颗心疼的不行。

    扶摇很好,比元恩薰对她好很多,可是人就是这样,喜欢上谁不喜欢谁已经注定了那就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可是她却又是真的心疼扶摇,在她的身上总是若隐若现着她以前的身影,那种孤独的感觉,她比任何人都更加深刻,她是这个世上为数不多真心对她好的人,所以她对喜欢自己的扶摇一直都没有办法说出口,只是拿她当妹妹,如果这么说该是多么的讽刺。

    所以如果有人问她一个最讨厌的选择题,如果薰儿和扶摇同时掉进湖里,她会先救谁?花柏栀的答案是毫不犹豫的把薰儿救起来,但是从此以后大概都会活在这个悔恨当中,所以这道选择题几乎成为许多人最讨的题目,一个是挚爱一个是至亲,对于她来说,孰轻孰重大概就是扶摇若是没了,她会一生都活在悔恨当中,若是薰儿没了,她大概再也站不起来了,如同行尸走肉漫无目的的走完人生。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