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太祖皇帝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如果关心则乱的话,那么就来个将计就计,给他们演上一场戏。

    元恩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老爷子,他称了声好,马上让明叔吩咐下人去请大夫,越急越好,这样才有机会让那个下毒的人有机可乘。

    “大夫,爷爷怎么样了?”元恩薰在一旁急切的问道,就差伸手去啦大夫的衣领了。

    那大夫四十几岁,留着一把黑色的胡子,看起来很稳重,“小姐不用太担心,老爷子只是气急攻心,只要好生修养便可,我再给老爷子开两副安神的药方,煎着喝酒好了。”

    听了大夫的话,元恩薰松了口气,让刚从外头回来的小七去领了药方送送那大夫。

    送走大夫后,元恩薰的脸色马上就沉了下来,“爷爷,你怎么看?”

    老爷子挣开眼睛,声音有些索然,“爷爷不想冤枉一个好人,但是绝不容许有人在府里如此放肆。”

    “爷爷,你怀疑谁?”能让爷爷伤心,还能这样无所顾忌的下毒的人,爷爷肯定是有怀疑的对象了,而且程度很深。

    “薰儿,你和你父亲一样,聪慧过人,只是你父亲没你如今的稳重,你性格内敛,更像你母亲,她豁达却也还是为情所困”,老爷子没有回答元恩薰的问题,却说起了她们一家子的性格,她便知道老爷子是有话要和他说,也不打断他的话,在一些事情上点点头表示知道和理解。

    “你是爷爷一手带大的,爷爷知你深明大义,若为男儿,定是如先祖一般的人,过五关,斩六将,平天下。”

    元恩薰皱了皱眉,不知道老爷子的话是何意,她从未想过从戎,她只想百姓可以安居乐业,可以过上太平的日子,不再饱受战乱疾苦,不用沦落成乞丐在街上乞食,不再有达官贵族欺负他们,有一个真正爱护百姓的好皇帝。

    老爷子看见元恩薰皱眉了,也能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只能说他们不愧是父女,“你父亲性格虽然和你不一样,但是他和你一样希望天下百姓安居乐业……”

    “那为何父亲要去参军从戎,就是因为一直有战争才会有那么多流血牺牲,百姓流离失所,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我不明白……冤冤相报何时了,战争只会滋生仇恨,死去的将士大多都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不想看到任何人因为皇帝的**像父亲一样死去了。”

    老爷子摇了摇头,元恩薰从小就有主见,从他父亲去世的那时候开始想必她就开始陷入这个执念当中,她需要一个人告诉她,战争的流血牺牲只是另一种守护百姓的方法,“薰儿,可知先祖原先是个书生,为何后来投笔从戎了?”

    “乱世英雄,先祖知乱世中,读书是无法一展抱负,书生也难以在乱世的夹缝生存,唯有投笔从戎,建立赫赫战功才能比肩天下。”

    街头巷口,连孩子们口耳相传,也许夸张,但是大部分都是事实,元恩薰也是信以为真的。

    “先祖文武双全,随处乱世,却心如明镜,文能治国,武能卫国,先祖心地善良、淡泊名利,想守护一方百姓不受战争屠戮,可是仅凭一己之力根本就是力不从心,源源不断的百姓死于战争,先祖才深深的明白,先有国才有家,流血牺牲是必须的,你父亲也是因此投身战场的。”

    元恩薰听了之后一惊,原以为每个男子都有着建功立业的想法,可是听老爷子这么一说,先祖身为开国大将由来,只是因为想守家卫国,护一方百姓安居乐业。那为什么……

    “薰儿是想问爷爷为何放弃世袭的爵位而做这最低等的商人吗?”老爷子像是元恩薰肚子的蛔虫,从她的表情就能够看出她在想些什么,并且回答她。

    渠抚没有世袭的爵位和官位,唯有开国大将军元家拥有这一荣耀,太祖皇帝曾想封元家先祖为一字并肩王,后来不知因何没有封,而是赐了一道圣旨即元家的大将军之爵世袭,只要元家还有一个血脉都能承袭爵位,无论男女是否年幼,太祖皇帝仁慈,不愿元家人都奔赴战场,子嗣全无,说只要元家的人若不愿世袭也可以放弃爵位。

    所以当真到了老爷子这年,果然子嗣凋零,唯剩他一个庶出的孩子,他自知无力承袭将军爵位,也就遵了圣旨,弃了爵位,保全元家香火。

    元恩薰一直都以为这是老爷子放弃爵位的原因,难道还有其他隐情是她不知道的。

    她思索了半天,难道那市井流言并非空穴来风,“是因为开国宝藏?”

    只见老爷子缓缓的点了点头,“开国之初过去的太久了,就算是当年见证那些事的人也亡故太久,他们的官位并非世袭,所以这些事才成了传闻,但是却有其事。”

    “不过,与其说那是开国宝藏,不如说是我元家祖祖辈辈留下了的心血和战争时候从敌国和山贼手中夺得的财富,太祖出身草莽,十分重义气,对先祖十分信任,尤其是先祖愿意拿出钱财供他招兵买马,后来平定四方建立渠抚之后,太祖皇帝得了帝位并没有打压有功之臣,反而有让先祖当一字并肩王的意思,只是先祖说‘王朝初立,动荡不安,若我与你并肩,我就不能为你上阵杀敌,守卫疆土了’。

    或许当时太祖皇帝只是在试探先祖罢了,这一番话之后,太祖皇帝便赐了这道圣旨,世袭的将军爵位,无限荣宠。”

    老爷子叙述着先代的事,这是元家的传承,“也许正是因为太祖皇帝的信任,那守护开国宝藏的重任才落到我们元家,为了让太祖皇帝放心,先祖曾立下毒誓,凡元家子嗣必誓死守护开国宝藏,不得起任何贪念,若违此誓,天地不容。”

    细细的听着,认真的思索着,“宝藏是不是本就不在皇宫内?”

    外界以讹传讹,就算真有宝藏那也该是在皇宫内,他们元家作为拥有世袭爵位的将军,定是要守卫皇族的开国宝藏,可是若是如此根本不用太祖皇帝向先祖下这一条命令,若是没有猜错这笔宝藏根本不在皇宫内。

    老爷子点点头,有些欣慰她的孙女的聪慧,“太祖和先祖起事前并不在京都,建国后迁至,太祖皇帝有意把宝藏运回京都,可是当时刚建国,朝廷内外都太过散乱,宝藏的目标又太过招摇,太祖皇帝和当时的重臣商量之后,决定把宝藏的重任交给他们最信的过的将军。”

    以太祖皇帝的性格会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先祖确实合情合理,只是不明白太祖还在位的那时候,除去建国初期,有太多的机会可以把宝藏秘密送回京都,而现在他们所知道的也不过是有这么一件事罢了。

    渠抚起事的地方是先祖和太祖皇帝的出生地是大洞城,若是宝藏还在大洞城,那为何元家多年来根本没有回过去,反而世世代代都在京都,元恩薰能想到的只有两点,一个是还在大洞城,之所以还在京都是为了混淆视听,让知情的人都以为宝藏是在京都,另一个是宝藏已经被悄悄的转移了,要不然就是根本不存在宝藏,不过是为了欺骗其他国家的传言。

    “爷爷,宝藏已经在这里了?”元恩薰大胆的猜测道,她虽没有说这里,但是老爷子却是知道这里便是元府宅邸。

    老爷子笑了笑,元府几代以来为了守护开国宝藏可谓是鞠躬尽瘁了,虽然说是守护,但是许多子孙都是死的不明不白,只因这秘密只传给元家当家的主人,元恩薰是他认定的下代家主,自然有资格知道这些,也幸好她足够聪慧,否则这些只会要了她的命。

    “扶……咳咳……我起来”,老爷子咳了一下,脸色比起刚才更加的苍白,尽是如此,他的表情还是很欣慰的,元家后继有人,这让他十分的开心。

    元恩薰把老爷子扶了起来,一直拍着他的背想让他好受些。

    “无碍”,老爷子给了他一个安心的表情,然后指挥他去到挂衣服的地方,听话的拉下一根杆,竟没想到拉下之后竟有机关,一声缓缓的石门开启的声音从一副山水图后传来。

    在元恩薰镇静之时,老爷子让她过去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打开来看看”

    元恩薰小心的打开卷轴,她一眼就认出了画轴里画的是什么,“这是我们元府宅邸的图纸?”

    “先祖之后,我们都没有见过这宝藏,许多人明明暗暗在府里探查过,都没有发现宝藏的行迹,因为连我们这些世代守护着的人都没有见过啊,本以为此时就此石沉大海了,我们元府也可以像普通的臣子普通的百姓过日子了,没曾想,宫里是人竟动了这宝藏的念头。”

    元恩薰对此并不是很震惊,夜探元府的人大多都来自皇宫,她原来以为是皇帝宫里的人觊觎元家的财富罢了,没曾想是觊觎开国宝藏。

    “那为什么历朝皇帝不来拿回这宝藏,还要继续交给我们保管?”

    这是她实在想不通的地方,难道不怕他们动了歪念私吞了,放在他们的手上当真有这么放心,或许没有吧,就她自己追查到的来说就根本不可能,皇帝的疑心病重的很。

    “太祖皇帝曾言明,这笔宝藏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交出了,历代皇帝虽然有心,但是也不敢明面向我们讨要,而且这些年来,国库充盈,我们元家又忠心耿耿,也就没有几个皇帝动着心思。”

    “万不得已?”

    “太祖皇帝经历过战乱之苦,看过民不聊生的景象,他心疼百姓,所以如果不是有一天国家无钱粮养活百姓养活边疆士兵的时候,决计不能动用这宝藏。”

    元恩薰面色平静,其实内心很感动,帝王向来薄情,百姓于他们不过是犬马,能为百姓着想的大约只有这太祖皇帝了,不愧是先祖相中的皇帝。

    “我以性命担保,绝对不会让这宝藏落入歹人之手。”

    “如果可以,爷爷只是希望你这一生都不会用到这画卷。”老爷子满脸倦容,有些戚戚然,这些本该是她的父亲承担,现在这重担却要落在她单薄的肩上了。

    她明白老爷子的长叹之下的各种缘由,现今的皇帝,虽然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可是野心却是在日益膨胀,来府里的探子**不离十是皇帝的人,人心都是会变的,现在的皇帝早已经不是那个初登九五之位的王爷了,他许是早已经忘记当初那个勤政爱民的自己了,皇位果然是会腐蚀人心的。

    老爷子心疼她,她又何尝不心疼老爷子呢?若是三叔和堂哥们争气一点,也就不会演变成今天这样,竟要向自己的亲生子下手才能让外人知道这元府的主子是谁。

    闺房里,元恩薰紧紧的握着手上的画卷,这身外之物当真有这么重要,竟会引得人,兄弟血亲相残。

    “如何?”

    “小姐你猜的没错,果然是大少爷。”

    元恩薰刚才让小七去送那大夫,顺便跟踪一下,果然不出她所料,这府里会向爷爷下毒的恐怕也只有他了,他的野心可不是一般大,和四王爷也走的近。

    “要和老爷子说吗?”小七担心的说道,毕竟这太伤老爷子的心了,居然半点不念亲情,简直就是畜生。元恩薰摆了摆手,“爷爷肯定已经知道是谁了。”

    她看了看手上的画卷:这是要我放他们一马的意思吗?

    “那老爷子的毒?”

    “爷爷的毒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看来下毒的人还想从爷爷身上得到些什么?”

    “那小姐,我们怎么办啊,虽然知道是谁在下毒,可是也要有人去解毒,不然这毒虽然不会立马要了人命,可是老爷子他的身体……”

    小七哭嚷着,他不想老爷子出事啊,他是这府里除了小姐和小少爷以外对自己最好的人了。

    元恩薰苦笑不得,她才是爷爷的亲孙女,这丫头竟然比她还担心,她谈了一下小七的脑袋,让她安静下来,看她一直摸着脑袋知道自己好像没有控制好力道。

    看小七快哭出了的样子,她也有一点点于心不忍,“府里不是有现成的吗?”

    “去给三爷看病的府医?”,小七捂着额头,怯怯的问道,然后又大声的嚷嚷,“他那医术看看伤寒还行,给老爷子看病那不行。”

    小七十分严肃的摆摆手,一看就是摆脱过府医看病的,没曾想这人的医术竟这么遭她嫌弃,她元府高薪青来的大夫有那么差吗?

    只见元恩薰摇了摇头,就算不差,她现在也不能用府里的人。

    “啊?那是谁?府里除了她谁还会看病,婆婆也不在府里啊?”

    元恩薰笑了笑,并不急着答她,其实是她也不是她。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