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不喜女子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月光清冷,西院一片寂静,只有风吹的叶子交叠窸窣作响的声音。

    小七手提明黄的灯笼站在元恩薰的身后,灯笼时而随风飘摆,模糊了元恩薰的影子。

    夜里的凉风吹的小七不时打起了寒颤,她家小姐的如墨般的长发在夜风中翻飞,她端坐着,沉默的什么也没做,就那样看着前方。

    小七再一次鸡皮疙瘩泛起,看着她家小姐从坐下来开始越来越冷的神情,她不安的低声出声提醒道,“小姐,我们回去吧,那么久了,今晚她该是不会回来了。”

    她,是花柏栀。

    元恩薰在花柏栀住的院子里已经端坐了一个时辰了,一动不动的,似乎她不回来就会这样一直坐下去,半个时辰前她和元恩薰说,这么晚了,还出去,肯定是去看她花街柳巷的姑娘了。然后她家小姐的脸色马上就冷了下来,那样冷的声音,她知道她家小姐肯定是生气了,“你若是不愿意伺候就下去。”

    那之后,小七不敢再说话,她知道是因为她说花柏栀坏话了。

    她心疼她家小姐,吩咐门房要是花柏栀回来了,马上来报信。

    只是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她家小姐又不是铁打的身体,白天这么累,夜里这么凉,穿的那么单薄在这里等人,她真想跑到花柏栀面前,质问她怎么会这么没有良心。

    元恩薰没有回答,脸色依旧,只是周身的温度似乎更冷了。在这院子里,元恩薰单薄的身影此时看上去尤为清冷。小七注视她家小姐,门房却迟迟没有传来消息,心里不禁生出酸涩之感,元恩薰的喜怒不像以前那样捉摸不透,永远都是清冷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可是自从花柏栀出现之后,她的笑容是多了,可是小七却觉得她比以前更加的寂寞了,除了花柏栀,花柏栀的事,再没有人事会让她露出别样的心绪。

    小七不懂爱情,可是她希望她家小姐开心,花柏栀就能让她开心,可是现在她看到的是,除了开心还有寂寞。

    明明才答应要好好看书,说好的考状元,原来也不过是个普通男子,喜欢那些风尘的女子,小姐是不是看走眼了。

    这时一个小厮探头进来,把小七叫了出去,“先生刚回来了。”

    尽管元博麟走了,可是府里的人已经习惯管她叫先生了,便也就没有改过来。

    “小姐”

    “是她回来了吗?”元恩薰缓缓开口,清冷的脸色没有半分喜悦。

    小七点了点头,“小姐我去让人准备些茶点。”她想等了那么久应该会聊上一会儿。

    元恩薰站了起来,“不用了。”

    离开院子根本不等花柏栀回来,似乎她刚才根本没有等上一个时辰,小七不明所以的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就是这样,小七已经完全不懂了,难道不是为了见她才等上这么久的,可是为什么她一回来就要走呢?

    元恩薰又何尝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想见她的,知道她不在,所以担心她,等了一个时辰,她安好的回来了,可是她的心里闷闷的,没有半点开心。

    适才她还担心,为什么要让元庆回来,她孤身在外会不会受伤,有那么多人盯着她,她担心因为她和自己在一起后才惹来那么多人的关注。

    此刻,你毫发无损,我却……十分的难受,为什么不和我说你要出去呢?

    平日里她都会往她这跑的,如今,是不是得到了就不会再放在心尖上了。

    她是不信小七说的,可是如此她还是不开心,你又不是男子,怎么会有男子的三心二意呢?

    可是一个时辰不长,她却想了很多,她为了她想了千百个理由,可是没有一个能抵过小七的话,男子都喜欢花街柳巷,你也喜欢吗?如果不是,为什么什么也不说就出去了,你说的喜欢真的只给了我一人,还是……

    上穷碧落下黄泉,生死相随的。

    我已经把你放在心里了,你可千万不要负了我。

    你说我是寻常女子该多好,如此度量的我,早已经在喜欢上你的时候就已经是个普通的女人而已,我也会嫉妒,嫉妒别人和我分享你,我也会自私,不愿意你离我太远。

    元恩薰神色闪烁不定,不愿意再被刚才小七的话左右。

    “薰儿”

    静静的夜里,一声喑哑的惊呼惊醒了元恩薰的深思。寻着声音的来源,花柏栀站在房门口,这会正朝她走来,借着月光她看清了花柏栀今日的着装,她竟不知她放下头发的模样这般俊俏风流、淡雅如谪仙,平日里见惯了她束发的模样,只以为是个芝兰玉树般的谦谦君子,花柏栀随风飘散在身后的发丝让她心里一紧,这人似乎会随风飘散,不会永远都属于她。

    从花柏栀开始喊了她名字的那一刻开始,元恩薰就再也没有向前走一步,远远的打量着她,面色无常,眼里却透着冰冷的寒意,让走进的花柏栀心里一颤,不觉停住了脚步。

    连那声‘我想你了’也淹没在喉头,那样冷漠的眼神,陌生的让她呼吸一滞,僵着的表情无不显示了她的紧张还有害怕。

    两人伫立而望,花柏栀不敢相信那样冷漠的眼神是在看她,她不知道她才出府了一趟发生了什么,可是那眼神却让她心里绞痛的无法呼吸,她想上前抱住她问,发生了什么事?你是不是后悔和我在一起了?可是腿脚却不听使唤的一动不动,嘴巴怎么都不愿张开。

    如果她的答案是后悔了,她该如何自处?

    死寂般的沉默对小七来说,无疑是个酷刑,看着花柏栀表情一点一点的垮下去,失了那奕奕的神采,面如死灰,她头一次觉得自己和她家小姐都太过分了,她不该和小姐说那样的话,小姐不该信她不信花柏栀的。

    “小姐”,小七忍受不了这沉默的氛围,低低的喊了声,然后又对花柏栀吼道,“你大晚上的不睡觉,在这里吓人呢?”

    任谁都看得出气氛不对,小七这一吼是在调节气氛,可是两人间的氛围却没有什么变化,仍旧是冰冷的。

    “小姐,我去准备吃食,你们先聊着。”

    小七觉得自己的存在妨碍了两人的交流,懂事的找了个借口把空间留给了两人,走的时候还对花柏栀使了眼色,只是花柏栀似乎没有看见,全身心都在元恩薰的身上。

    小七有些慌乱的声音让元恩薰醒了过来,无措的看着花柏栀,“我……”

    在花柏栀苍白萧索的面容,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她刚才的冷漠,只是因为她自顾自的猜测、自顾自的疑心,她说不出口。

    “太晚了,我先回去了”,花柏栀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声音有些颤抖,她怕元恩薰说的话会把她打入十八层地狱。

    花柏栀心痛,元恩薰的心也在痛,她一把拉住了花柏栀的手,却没有和她面对面,静默了好一会,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薰儿,我们都冷静一下,好吗?”

    等你冷静了,我们再谈,骗我也好,利用我也好,等你冷静了你会发现其实我还是有利用价值的,不要再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了。

    花柏栀拉了一下自己的手,元恩薰却没打算放,“我只是太害怕了,你突然出现在我眼前,会不会有一天突然就消失了,就像风一样。”

    身子微微一颤,眼眸猛地一睁,胸口那股窒息的感觉慢慢消散,眼眸渐渐红了。

    以前她追着元恩薰,总觉得自己爱她太多,就算元恩薰答应了,她还是患得患失,原来她们都一样,只是元恩薰不像她那般表现的大方坦白。

    原来我还不够了解你,原来我可以更爱你的。

    “对不起”,花柏栀转身抱过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低低的在她耳畔不断重复着她的愧疚,她太自以为是了,元恩薰又非草木,她早就撼动了元恩薰的心,她又怎么会是元博麟的替代品呢?

    “该我说对不起的,是我不够自信,总以为你会像男子一般朝三暮四”

    元恩薰坦然道,原来错的是她,花柏栀也会说对不起,她不该总是藏着心思,她怕感情经不起怀疑。

    “我不会,我是个女人,但是我不喜欢女人,我只喜欢你,一生一世一双人。”

    花柏栀抚着元恩薰的脸,眸子清澈的直视着她的双眼,“而且这世上不会再有比你漂亮的女子,那些人都是些没眼光的,我拥有的事全世界最美好的女子,你若是不自信,这世上的女子该如何自处。”

    两人间的距离不消一尺,因为花柏栀的话,元恩薰的心里像抹了蜜一样,跟着淡淡的笑了起来,她不知道这对花柏栀意味着什么,那温热的气息氤氲在脸庞,花柏栀的心跳如擂鼓。

    四目相对,目光交汇相融,两人似乎都期待这发生些什么都没有不合时宜的移开目光。往日里元恩薰总是会害羞的移开目光,这次没有,这是暗示吗?还是情不自禁?

    花柏栀慢慢的低下了头,看着元恩薰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她寻着元恩薰的唇慢慢的吻了上去。不同于往日那些蜻蜓点水吻在脸上和嘴角的吻,这才她把吻落在她的唇上。

    发乎情、止乎礼在有情人间似乎显得格外困难,只是理性和感性之间,花柏栀至少还是保持了几分理智,元恩薰不提那件事,不代表没有发生,认识花柏栀的人都以为她是个性子淡淡的人,不喜争抢,其实不然,否则她不会做出强吻对方的事,如果当时不是元恩薰有武功抗拒着她,也许当时就不止是强吻了,她不喜欢那样的自己,那样的自己不止对于元恩薰是陌生的,对她自己而言都是陌生的。

    再也不想给她留下任何阴影了。

    她极力克制,把吻停在蜻蜓点水上,不想让她回想起过去那一丝半点的粗暴或者说那样粗鲁的自己。

    彼此间的距离已经让他们呼吸交错,任元恩薰平日再清冷,那灼热的呼吸淡淡的喷在自己的脸上,似乎连毛孔都因此张开了,陌生的领域、陌生的世界,她慌了手脚,极力控制着开始不受控制的呼吸,饶是如此,元恩薰也在花柏栀温柔的攻势下开始了她们第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许是花柏栀太温柔了,理智慢慢的抽身而走,随着她的动作,呼吸也慢慢的变得急促了,不知道是什么在身体里悄然生长,变得无比灼热,令她的心悸动不已。

    花柏栀原本一直抚着她的脸,可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那手已经滑到了她的脑后,用着她,加深这个淡淡的吻。

    元恩薰抓着花柏栀的袖口,温热潮湿的吻带给她从未有过的感觉,她竟有错觉四肢百骸都在颤抖,像是人类最原始的本能,兴奋的在颤抖,从不知所措到享受这个吻,紧闭着双眼,沉溺在这个甜腻的吻里无法自拔,直到呼吸不过来才开始推拒花柏栀。

    花柏栀一反往日的谦和,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一手抓着她的肩膀,强势的加深了这个吻,浓烈炙热的吻生生让元恩薰憋红了脸,她忍不住轻吟了一声,花柏栀这才找回了一些理智,分开时还带出了银丝,在月光它格外显眼。

    两人在接吻上都是生手,这样的深吻花柏栀也是第一次,可能是她知道理论多,她还是个好学的好学生,把理论不知不觉的用到了实际上,而元恩薰则生涩的连呼吸都忘记了,枕在花柏栀身上,迷蒙的兀自低头喘息,如此这般的声音在花柏栀的耳朵里却变了个味,她觉得她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燥热的叫嚣着,那是**。

    待到元恩薰平缓过来,呼吸不再急促时,她才恍然自己现如今的模样,即便如此她还是抓着花柏栀的袖子,微红着脸从她的怀里抬起头来。

    花柏栀从刚才开始,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元恩薰,直到她抬起头来,她还是那样低着头注视着她,元恩薰早已不复往日的清冷,竟有些冷艳,那双眼此刻就像浅水的河流,波光粼粼,泛着盈盈的水泽,她不禁有些失神,她的媚态抓挠着她的心。

    元恩薰大概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是如何勾人,深夜里她也看不到花柏栀眼里她的样子,瞧着她发呆失神的样子,她张张口想说些什么,却被花柏栀再次倾身稳住,这次她没有多大障碍,在元恩薰毫无防备的状态下直接就亲了下来。

    大概因为花柏栀毫无预兆的吻了过来,元恩薰开始时还是推拒着的,可在这时,这些在她眼里都变成欲拒还迎,就像是情趣一般让花柏栀的吻变得更加霸道,她的意识也随着这个吻的深入渐渐涣散,她迷醉在这个吻里,手毫无意识的攀爬到花柏栀的肩上勾上了她的脖子开始生涩的回应。

    越发激烈的吻,掠夺着元恩薰口腔里稀薄的空气,她还是一如刚才忘记了换气,很快就在这吻里败下了阵,花柏栀这次似乎也忘记了换气放过了她,附在她耳畔低低的呼吸着,然后带着急促的呼吸声低哑迷蒙的轻唤着她的名字,“薰儿,薰儿”。

    温热急促的呼吸打在元恩薰的耳根、脖颈上,很痒,像是在回应她一般,她不耐的扬了扬纤细的脖子。

    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花柏栀还有没有理智,有没有在思考,她趁热打铁吧的吻在了她的耳际,然后又轻舔了一下她的耳垂,元恩薰还没从刚才的吻后的低喘中恢复过来,咬着牙关低低的浅唱了一声。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