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瑾成毓秀 第二七八章、同悲
    “……这是谁干的?竟如此残忍!”夏侯衍呆愣之后忍不住大叫。

    这一声响,把夏侯衡夫妇惊住。

    夏侯衡神色依然淡漠,只是低头喝茶。

    冷氏越发觉得好笑,难不成二弟要借着这个女婿的人脉傍上庆国公?可惜国公爷现在又看不到,在这儿这么卖力演出能做什么。

    赫成瑾看向夏侯衍,沉声道“二爷,那几个少年是先将段二公子骗出了门,再实施围殴,手段凶残且老练。他们都蒙面,但我应当能确定其中一人。”

    “谁?”

    赫成瑾站定脚步,挺直脊背,缓缓吐出了三个字“兰绮逸。”

    其中其实有两个帮手,是刚刚入选羽林卫的勋贵子弟,赫成瑾虽认出他们,但他们出身不算太高,更和庆国公府无论如何搭不上关系。

    那几个少年显然只是帮手,其中的主谋自然格外明显,必定是平原侯世孙兰绮逸!

    “……虽然死者为大,但也不能信口雌黄。”冷氏凉凉地说道。

    莫老夫人猛地转头看向冷氏,“老大媳妇,你这话什么意思?”

    因为夏侯进被“贬”去杳平,冷氏一气之下最近也少出去交际接洽,但她过去与勋贵圈的夫人娘子们关系还算亲近,也知道其中的暗涌。

    冷氏微微抬起下巴,傲然道“庆国公夫人是陛下的姑母,平原侯长女又是齐王和长公主之母,这两家沾亲带故的,小辈之间即便有摩擦,怎么可能到闹出人命的地步?”

    这话听着似乎有道理,众人也想了想,不知究竟是否可信。

    “无论如何,老身会亲往国公府一趟。”莫老夫人一开口,却吓了众人一跳。

    夏侯衡即便再怎么事不关己,这时也觉得不妥当,起身要阻拦,被莫老夫人凌厉的目光一扫,只得转而扶住她的胳膊,“娘,若真要去探问,由孩儿去就好了。”

    言下之意,却是不必真去。

    莫老夫人自然听得懂长子这话背后的深意,心中蓦地有些凉,转头深深地凝视他。

    无论是长子还是长孙,她为什么会养育出这样两个薄情的孩子呢?

    莫老夫人轻轻道“孩子,娘今日与国公爷才说定,打算将颜娘许配给福通那孩子……日头才落下去,娘的话却已经无法实现了,难道娘还不能去看看吗?”

    夏侯衡怔住。

    莫老夫人甩开了他的手,夏侯衡猝不及防往后倒退几步,一下跌坐在椅子上,幸亏冷氏从旁扶住才没往后仰倒。

    “这就走罢。”莫老夫人道。

    赫成瑾向夏侯衍夫妇歉意一笑,转身跟上去,忽然瞧见一道娇小的人影冲近跟前,“祖母,让梦桐姐姐一并去罢,万一还有救呢?”

    冲出来的自然是西陵毓。

    莫老夫人点点头,“说得不错,让梦桐过来罢。”

    西陵毓立即派人去叫来商梦桐,得知又是死人,商梦桐心中有些不安,带了药箱匆匆赶来。

    而到了马车边,西陵毓也当仁不让地一并上了车,莫老夫人也无心阻止,只握着她的手,半晌不语。

    西陵毓看着莫老夫人黯淡的脸庞,有些明白她的感受。

    并非要失去血亲,才能有这般痛苦。

    在战场上,她送走了许许多多的同袍,她并非与他们全都是熟识相知的挚友,但这些并肩作战过的鲜活生命逝去,世事无常之感让人无比唏嘘。

    更何况,段恭泰原本是莫老夫人看中的外孙女婿呢?

    西陵毓也觉得不可思议,白日里才见过的那个有些“笨拙”的少年,怎么就突然死了?

    到了国公府,门口已经挂上了白花,隐隐有哭声传来。

    商梦桐一见,轻轻叹息,走到西陵毓身边,“三姑娘,如今只怕用不到我了吧。”

    没想到西陵毓坚定地道“不,我就是为了这个让你跟来的。”

    商梦桐意外地看着她,就连赫成瑾和莫老夫人都看了过来。

    西陵毓凝视国公府门口的牌匾,“其实,听怀玉的描述,我已知道段二不治。但若想为段二讨回公道,就要明白他之死因,也好向兰家追责。”

    “阿……你早已有了打算?”赫成瑾又惊又喜,险些在莫老夫人面前说漏嘴称呼,只得赶紧打住。

    随后他又想起一事,更加高兴,“你也信我所说?”

    西陵毓向他一笑,“不错,你这样的分析的确没有问题,就是兰绮逸所为。而且,最先相信你的……”

    她向国公府的大门一努嘴,“难道不是国公爷吗?”

    赫成瑾痴痴地看着她,连点头也忘了。

    商梦桐还有些迷茫,莫老夫人却一下明白过来,轻轻笑了笑,“既然是怀玉把人抱回去的,若不是因为相信怀玉,只怕早就把怀玉当成了凶犯扭送官府,哪里还有机会让怀玉来向我们报信呢?”

    商梦桐恍然大悟,又见西陵毓和赫成瑾之间含情脉脉的对视,心中好不羡慕。

    原来,三姑娘和这位赫指挥使当真已经心意相通了。

    门房通报过后,竟然是段启维亲自迎了出来,将莫老夫人接了进去。

    走在路上,段启维向莫老夫人叹气摇头,“父亲这时已经昏厥,这消息实在太突然……可怀玉所说,又实在令人费解,我实在想象不到为何宵行那孩子要对福通下如此狠手——”

    “那请世子先带我们去看看福通罢。”莫老夫人直接打断了他的絮叨。

    段启维面有难色,有些犹豫,“那孩子……还未净身,如今身上还满是血污……”

    他看了一眼西陵毓和商梦桐,又向莫老夫人示意一眼,意思是这儿还有两个小娘子,不好带她们过去。

    不料莫老夫人却好像什么都没看懂,开口道“梦桐,你的东西可都带齐全了?”

    “正是。”商梦桐扬声道,配合地举起手中药箱。

    而西陵毓则装作不经意地一撩衣摆,露出腰间“雪切”的刀柄。

    段启维被商梦桐的医者身份惊了一阵,又忽地想起,夏侯家这个丫头可就是因为杀过人才被封县主的……

    这么一想,段启维也有些气,罢了,他为这两个小娘子的声誉着想,却被莫老夫人觉得是小看了她们,他又何必再操心呢!

    “那么,您这边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