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1章:跟还是不跟?
    后宫还有赌场这边运营正常,随着离过年越来越近,后宫的生意也越来越好了。

    赵家村那边虽然是年末,但是魏义文依旧没有让工厂停产,因为他知道我需要钱,所以他带着张风雨,大个,青山三个人玩了命的干,再加上白宛梦那边的帮助,魏义文等人几乎天天往外面跑。

    而韩超则一直在饭店负责监督工人装修。

    我们几个忙活了一年,终于在快过年的时候迎来了一份稳定。

    我们后宫这边的生意稳定下来以后每天挣的钱也越来越多了,而且他们几个也都知道自己该负责什么,所以我变的非常的省心。

    而且经过我一番思想斗争以后,我痛苦的决定给他们发工资,我不仅发工资,还给我们后宫所有人涨了工资。

    就像孟亮,刘瑞,杨松,元元,老车,段辉,武媚这几个人,属于高层管理干部,所以我一个月给他们开了五万。

    韩超还有惜惜这样的我一个月也给开了一万五,至于赵家村那边都是魏义文自己负责,他们开不开工资我就不管了。

    我说的这些工资都是基础工资,够他们每个月的生活消费的就行了,要不就像刘瑞那样的一个月最少能他妈找我要十万,就连武媚买卫生巾都他妈得找我要钱,我实在是有点受不了这个傻逼。

    其实刚开始我一直不愿意把发工资这件事提到议程上,因为我老觉得发完工资以后,我就成了真的老板,但是后来考虑到老车段辉他们两个,他们两个跟刘瑞他们不一样,毕竟认识的时间没那么长。

    而且人家跟了我一年多,我要是一直不给人家开工资他们对家里也没有交代。

    我永远都忘不了当初我们整酒吧的时候,老车卖了房子,而段辉也把自己娶媳妇的钱拿了出来,这些钱他们从来没有跟我提过,他们可以不提,但是我不能忘

    平时的工资开出来以后,我还准备在年末的时候给这几个人包一个大红包,数目咋地也不会低于二十万,因为我觉得都玩命一年了,快过年的时候希望他们能扬眉吐气的回家。

    就比如说段辉,他家里条件不是很好,如果他拿二十万回家,最起码他爸问他这一年都干啥了的时候,他不至于说不出话,他爸也能在朋友面前炫耀一下。

    现在这个社会他不就是这样吗

    看一个人行不行,不是看你的能力,也不是看你长相,而是看你从事什么工作,每个月可以挣到钱。

    家庭聚会的时候,永远都是挣钱多的说话多,挣钱少的连句话他都不敢说,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发言权。

    我现在过的比你好,我比你有钱,所以我说你几句你就得给我听着,不服也得给我眯着,因为我成功了,而是却失败了。

    原来经常会听到这样的问题,钱到底是不是万能的

    多年前这句话并不成立,说这句话的人也会被人耻笑,但是到了今天,你会发现很少有人问这个问题了,为什么

    因为如今这个社会,钱早已近乎万能

    我这么说有人会问我,钱能买来爱情吗钱能买来健康吗钱能买来友情吗钱能买来知识吗

    但是请你们记住,多少病人因为支付不起昂贵的手术费而失去了健康甚至是生命

    多少情侣明明可以白头倒立但是却因为钱而选择分道扬镳

    又有多少兄弟朋友因为钱而反目成仇

    钱不能买来知识,但是请记住山区的孩子因为钱而失去了学习的权利

    钱在现在这个社会究竟扮演着什么角色,我说不清楚,所以咱们也就不扯了,每个人的心中都应该有一杆秤。

    晚上八点,后宫赌场。

    我跟刘瑞杨松还有南北四个人坐在前台,一边欣赏着妹子一边看着场子。

    前面我说过我们东北的赌局,无非就那么几个玩法,其中扎金花,推牌九,打麻将是最普遍的。

    但是这里面玩的最大的还是扎金花,因为这个玩法简单暴力来钱还快,所以我们赌场里面扎金花的人还是挺多的,有的点子不好的,一晚上三四十万都跟玩似的

    就在我们四个扯犊子的时候,突然有个赌客冲着前台喊道“老扎金花没意思,叶总这都快过年了,不整个开个牌九的局让我们往回楼楼啊”

    “哈哈,想玩牌九你们自己整呗,我当庄有啥意思”我咧嘴笑了笑回了一句。

    “我们自己玩赢得还是我们的钱,我今天就想赢你的钱”赌客回了我一句。

    “是啊,叶老板一年挣这么多钱,是时候给我们整点福利了”

    一边看热闹的赌徒也跟着叫唤了起来,我无奈的笑了笑,然后示意南北出去跟他们玩一会。

    “艹,叶总不会玩,我跟你整两把,我看我不收拾收拾你们,你们真不知道自己是啥家庭”南北扯下外套大大咧咧的走了出来。

    “不行,天天跟你玩没意思,你让叶总过来”这个时候最开始起哄的那个赌徒伸手看了南北一下。

    “咋地你这意思我对付你有点不够用呗”南北歪着脖子嬉皮笑脸的问道。

    “平时够用,但是今天我就想跟叶总整一下”赌徒知道自己说话有点臭了,所以连忙往回拽了一句。

    “艹,一天一天就你b事多”南北不耐烦的骂了一句,然后扭头看了我一眼。

    “既然都想玩,我就跟大家乐呵乐呵”

    说着话我从柜台里面走了出来,南北连忙让服务员拿出一副牌九。

    “今天我看看你们谁能拿走我的钱”我坐在椅子上,随后把南北刚给我取出来的二十万现金扔在了桌子上。

    “我艹,今天叶总准备整点大的呗”看见我拿出来的现金以后,这帮赌徒都他妈红了眼,原本打麻将的扎金花的也都围了过来看起了热闹。

    “都是小钱,就当快过年了给各位兄弟包红包了”我笑着回了一句。

    “哈哈,叶总就是敞亮”

    “可不咋地,今天我必须得狠狠捞一笔,把他妈这半年输的都给他整回来”

    “随便赢,钱有的是”

    我大喊了一嗓子,然后直接简单的洗了洗牌,随后直接开出了四门。

    牌九玩法就是发四门牌,庄家一副,天门一副,地门一副,旁门一副,然后桌子上面留四个人看牌玩,其他的赌徒把钱压在除了庄家以外的其他三门。

    “来吧,下注吧”发完牌以后我大大咧咧的喊道。

    “赶紧下注”发完牌以后,我大大咧咧的喊道。

    “天门,我先来一万试试水”

    “我也跟五千的”

    “我跟五百”

    “草,五百块钱你他妈扯啥犊子”

    “哈哈哈”赌客们善意一笑,那个下五百的老脸一红收回了自己的五百块钱。

    “地门,我来五千”

    “旁门,一万”

    “我跟旁门,一千”

    赌徒们疯狂的往桌子上扔钱,不一会桌子上面最少堆了能有二十多万块钱,我看着桌子上面的现金直接蒙了,这他妈要是庄家最小,我这一把就得扔进去二十多万。

    “还有没有有的赶紧扔啊”我先起身喊了两声,然后看见没有人加钱,然后他们开始紧张的配牌。

    牌九这玩意有时候也有意思,同一副牌你不同的出法就会影响到你这把能不能赢。

    我拿起我手上的牌简单的看了一眼,06点,还算凑合。

    除了我以外,那三个货,看完牌脸色都他妈不错,,磨磨唧唧的配完牌以后盯着我看了一会。

    “开牌吧”我把牌扣上,然后笑呵呵的喊到。

    “45点”

    “67点,这牌不小了吧”

    “哈哈八点王爷”

    “草真他妈想啥来啥,说输钱还真就输钱了”我在心里无奈的骂了一句,然后把自己的亮了出来。

    “哈哈哈”

    看见我的牌以后,赌徒们开始大笑了起来,这他妈第一把庄家就被三家吃了,这还有的玩吗

    “别着急,咱们先赢是纸”我淡定的喊了一嗓子,然后扭头看着南北说道“给他们发钱”

    “叶总,我感觉你今天可能要扔在这”一个赌徒看着我笑了笑,然后赌桌上扔了两万,但是其它赌徒已经有人准备看几把了,毕竟这牌路有点不对劲,庄家上来就全输了的局可不是啥好事我跟你们说。

    但是也有不怕输得,觉得我今天就是个善财童子,所以桌子上面很快就堆满了现金。

    我再次发牌老牌,七八点,操他妈的,这牌又得拉到了。

    果然,对面两门比我大,一家比我小,这把输得还算我能力接受范围之内。

    就这样,我跟这帮赌徒玩了能有半个多小时,我不仅没赢着还他妈输了三十多万,要不是苏酥一个电话拯救了我,我还真容易扔在这。

    “南北,你给我整两把,我接个电话”

    说完以后,我拿着手机就开始往外走,因为我已经扔进不少钱了,所以这个时候撤出去别人也都不能说我们。

    “喂,媳妇咋滴春心又荡漾了啊”我接了电话,心情非常不错滴的问道。

    “滚犊子,你一天能不能有点正经的”苏酥笑着骂了我一句,然后接着说道“晚上有事吗”

    “没事,咋了”

    “你过来接我,明天咱俩去一趟b市,我有个姐妹结婚了”

    “明白了媳妇”

    说完我兴高采烈的挂断了电话,明天结婚今天让我过去,那他妈不就是给我配对的机会吗

    挂了电话以后,我飞快的跑到了南北的身边,趴在他的耳朵边小声说道“你跟他们玩一会,我出去一趟”

    “知道了,南北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牌,笑着喊道

    “收钱,哈哈,通杀这点子

    “草,我他妈刚下去你就通杀,这他妈什么点子啊”我无语的骂了一句,然后拿着钱包转身走出了赌场。

    我走了以后,南北刘瑞三人接着跟这帮赌徒刷牌九,但是玩了一会以后,大家发现南北这个点子实在是太他妈骚了,动不动就通杀你真受不了啊

    我走的时候我输了三十多个,但是我走了以后南北赢了能他妈有五十多个

    赌徒们直接全部熄火

    “操他妈的,今天这个破牌太他妈臭了,不玩了,咱们炸金花吧”

    就在这个时候最开始张罗推牌九的那个赌徒输了能有十多万,有点坐不住了,抻脖子冲着南北喊道。

    “刚开始不是你张罗玩牌九吗”南北这个时候赢得正开心,所以有点不太乐意换玩法。

    “牌九不行了,还是扎金花吧”这个时候其他赌徒也跟着起哄。

    “对啊,扎金花吧老推牌九多没意思”

    “”

    “草,你们事真多”南北无语的骂了一句,然后扭头冲着服务员喊道“给我来副扑克”

    不一会,漂亮的服务员步伐优雅的送上来三副扑克。

    “拿着”南北大大咧咧的抽出了七八百块钱塞到了服务员的手里。

    “谢谢经理”服务员瞬间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红着小脸冲着南北鞠了一躬,丰满诱人的直接让所以赌徒瞪大了眼睛。

    “南北有样啊”服务员走了以后,赌徒们纷纷冲着南北竖起了大拇指。

    “草,这都是小事”南北大大咧咧的摆了摆手,然后打开扑克,开始洗牌。

    南北最先当庄,我们这边扎金花低钱就是五百起,上钱也都是五百一千的上,说小肯定是不小,但是说它大还真就没有牌九大,因为牌九扔钱那都是一万一万的扔,但是扎金花你就可以自己选择了。

    头十来把牌,南北就他妈就阳痿了似的,除了一把对三以外就没拿过大牌,所以他一般都是看了就扔进去,有时候为了炸底跟两手,但是跟了两手以后也都是扔回去,就他妈跟没玩一样。

    但是张罗玩扎金花的那个赌徒的牌明显比南北好不好,人家牌大牌小那都是小事,最主要的是人家玩的好,他每把牌都往里扔钱,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拿的是什么玩意,所以赌桌上面的赌徒根本就看不出他到底拿了什么牌,而且每次看完牌都笑呵呵的,脸上一点表情都他妈没有,你就说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可怕。

    玩了一会,这个赌客就赢了能有十多万块钱,这个人虽然赢钱了,但是嘴非常的碎,一直磨磨唧唧的说个没完,你说你赢了就赢了呗,赢完钱还跟人家嘚瑟两句,有人觉得可能是他故意这样的,但是我感觉就是他妈的没牌品,显然南北还有看热闹的刘瑞杨松都有点膈应这个赌徒。

    这个赌徒是谁呢

    我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因为他经常来我们这里玩,所以我对他还有一定的了解。

    这个赌徒叫傻飞,具体姓啥我也不知道,在我们的传统的思维里面,这个赌徒属于农村出来的农民工,但是在他的眼里,他觉得自己属于官二代那一流派。

    为啥一个农民工觉得自己是官二代呢

    他这么想其实也没啥错,因为他爸确实是个官,是h市周边农村的村主任。

    别看人家爹就是个小小的村长,他这个村长可是相当的牛逼。

    傻飞他爸没当村长之前,就是个盲流子,天天偷鸡摸狗,不务正业,经常有事没事,调戏个寡妇什么的,可谓是非常传统的地痞流氓。

    但是他爹当上村主任以后,整个人就他妈不一样了,正好赶上国家修公路,修路占地,建工厂也得占地,修村上的公路,自己没事在划块地,闲着没事租出去,这他妈都是钱,就这样,傻飞他爹直接变成了拆二代,一年搂个一两百万就跟玩似的。

    就这样,傻飞他爹在他们村直接干了十年的村长,中间具体拿了多少钱也没人清楚。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问我,这样的人是怎么当上村长的呢

    我可以非常明白的告诉你,一只老母鸡再加上两瓶酒,人家直接塞到了镇长办公室。

    到时得农村发展慢,村长就是一个傻逼的差事,所以根本没人愿意当,但是傻飞他爸就是为了调戏寡妇方便一点,不仅想当,还给人家镇长送了礼,镇长一看这个人这么积极,直接内定了这件事,要不然要是民主投票的话,傻飞他爹累死他他也当不上村长。

    行了,这件事咱们说到这,接着看赌场里面。

    “南北你怎么看牌就扔了啊故意给我们送钱呢啊呵呵”傻飞笑着冲南北说了一句。

    “我他妈扔不扔跟你有啥关系玩好自己的就行了”南北扫了他一眼,随后又把自己的牌扔进了牌堆。

    “我不是看你输钱心疼吗”傻飞看了看牌,然后咧嘴笑了笑“玩这玩意你就得有点胆子,输赢那都是小事,主要你不能这么怂”

    “别jb扯用不着的,你他妈输钱的时候你咋没这么多心得呢”刘瑞站在一边一边抽烟一边烦躁的喊了一嗓子。

    “呵呵”傻飞笑了笑,然后也把自己的牌扔了出去。

    傻飞跟南北接触的比较多,所以他敢跟南北墨迹,但是他知道刘瑞脾气不好,刘瑞说他几句,他根本就不敢灌还嘴,这样玩意就是不能给他脸,给他脸他就灿烂。

    “踏踏”

    就在这时,杨松上楼溜达了一圈以后又回来了,闲着没事儿走到了南北的身边笑着问道“输啦”

    “可不咋滴眼看着裤衩子输丢了”南北看了看牌有点惆怅的回了一句。

    “要不我替玩两把啊”杨松跃跃欲试的问道。

    “不用我还没玩够呢,刚进入状态”南北摆了摆手回了一句。

    “刷刷”

    再次发牌,南北这次没有第一时间拿起来,而是直接往里面扔了一千,然后笑着说道“先整一千”

    “草,就他妈一千一千的有啥意思啊,这么玩咱们玩到过年也他妈赢不了十万块钱”傻飞撇了撇嘴,然后直接拿起了一万扔在了桌子上。

    “什么家庭啊扔的这么猛装逼呢吧”旁边一个赌徒,低头也看了一眼自己的牌,随即说道“那涨涨价吧,我也跟你一万”

    就这样,众人全部跟了一圈一万,南北也跟了一圈。

    “啪啪”

    三轮以后,桌子上面就剩下傻飞还有南北还有另外一个赌徒三个人。

    “就这一把牌了,别一万一万的的扔了了”南北有些不耐烦的喊了一嗓子。

    “刷”

    众人抬头全部看向南北。

    “哗啦”

    “十万,我全扔了”南北直接从包里面拿出了十万现金扔到了桌子上。

    “牛逼啊”一个赌徒低头再次看了一眼手里的牌之后,笑着说道“我给你俩让路”

    “干啥玩的这么着急啊”傻飞看着桌子上面的十万块钱有些为难的问道。

    “你别墨迹,跟还是不跟”南北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傻飞眯着眼睛看了一下自己的牌,然后撇着嘴没有弃牌也没有跟着下钱。

    “你他妈玩不玩啊还在他吗墨迹一会过年了”南北拍着桌子喊道。

    “刷”

    傻飞抬头看了一眼南北,然后想了一会,直接拿出了自己刚赢的十万块钱在手上掂量了一下,然后磨磨唧唧的还是不敢扔出去。

    “刚才谁说的玩这玩意就得来点勇气”这个时候刘瑞笑着问道。

    “草,我他妈合计跟还是开他”傻飞咬着牙回了一句,然后直接把手里的十万块钱甩了出去。

    “我他妈跟你十万”

    “我再来十万”南北想都没想直接再次甩出了十万块钱。

    看见南北甩出十万块钱,傻飞直接蒙了,这他妈刚扔出去十万,人家回手再追了十万,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跟还是不跟了。

    “你什么牌啊豹子啊这么扔钱”傻飞咬着牙冲着南北问道。

    “我啥牌你别管,我就问你跟还是不跟”南北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