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传奇岁月 第1482章:谁是贼?
    最快更新我的传奇岁月最新章节!

    “就剩咱俩了,咱还扔啥啊?咱直接比牌行不行?”傻飞小声问道。

    “不行!!”南北笑着摇了摇头:“开牌得得二十万!!”

    “艹,至于吗?”傻飞有点无语。

    “你他吗玩的不挺有心得吗??咋滴现在也不行了啊??”刘瑞现在是一万个看不上这个傻飞,所以说话一点都不客气,要不然正常情况刘瑞跟这帮赌徒都是客客气气的,毕竟人家都是客。

    我们后宫赌场平时这帮赌徒都还算是客气,因为我们后宫的名气摆在那,一般人还真不敢动。

    除了一个人,他叫杨安!

    杨安在我们h市,不知情的可能不知道跟我们后宫没什么关系,但是一旦知道点内幕的几乎全明白杨安跟后宫到底是什么故事。

    杨安出事以后,我给他母亲出了手术费,但是杨安死之前把他偷出来的东西交给了我,这东西我一直帮着呢,虽然我从来没打算把这个东西拿出来,但是我也没想到杨安给我的东西,成为我们后宫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多少年以后,我也没想明白这个东西对我们来说究竟是好还是坏。

    傻飞被刘瑞这两句话顶的有些迷糊,再加上十万块钱扔出去了,心情也有些激动,沉默了半天后红着大脸喊道:“你们牛逼,这牌我他妈不去了行了吧!!

    喊完这句话以后,傻飞直接把扑克翻了出来。

    “刷!!”

    看见傻飞的牌以后,众人直接傻眼了,这他妈同花顺都不去了!!

    同花顺在扎金花里面算什么牌呢??

    简单的说法就是牌九里面的王爷,基本上那都是顶天的牌了!!

    除了豹子以外,根本就没有比他大的!!

    有多少人就因为这样的同花顺倾家荡产??

    因为这个牌太大了,所以人们玩的时候就刻意的觉得自己的顶天了!!

    但是同花顺往往会碰上豹子,显然傻飞就是觉得南北手里拿了一副豹子,所以他舍不滴二十万开出来。

    “……这他妈清顺都不去了,真牛逼!!”旁边参与玩牌的小伙,顿时摇头笑着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是笑话傻飞胆小还是觉得傻飞机智。

    “你这牌不去可惜了……”南北咽了吐沫,然后一边往回收钱一边冲着傻飞说道。

    “南北,你啥牌啊?”赌徒们挺好奇的问道。

    “哈哈,我他妈就一个j!!”南北大笑了一声,随后直接把扑克扔了出来。

    众人定睛一看,还他妈真是个j大的!!

    “牛逼!!”

    赌徒们纷纷冲着南北竖起了大拇指,南北这把玩的就是一个心理战术,十万块钱吓走了一个清顺!!

    扎金花有时候玩的就是心理,就是胆子,平时南北可能不会这样,因为这样有点欺负人,但是傻飞的嘴实在是太他妈贱了,南北有些接受不了,他不就是想要个胆大的吗??

    南北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到底什么才是胆大。

    “艹!”傻飞的脸色瞬间变了,站起身冲着南北骂道:“你他妈是不是有点欺负人了??”

    “刚才你不挺牛逼的吗??现在怎么不行了??”南北冷笑着回了一句。

    “那他妈也没有你这么玩的吧??开赌场的欺负来玩的是不是??”此时傻飞已经完全失去了机智,说话根本就他妈不走大脑,南北怎么玩,跟我们赌场没有任何关系,他把我们后宫扯进来可就有点不讲究了。

    “你他妈能玩玩,不能玩滚蛋,你刚才那句话我就当你输上头了……”南北反应还算冷静,说话也没什么毛病。

    “你们就是欺负我!!”傻飞此时已经有点不要脸了,给他台阶他也不知道下,扯着脖子冲南北喊道。

    “你他妈输钱跟我们赌场有什么关系,你他妈能不能有点老爷们样,不就十万块钱吗??输不起南北给你拿回去就死了,多大点事啊,你还能因为这点钱跳楼啊??”刘瑞站在一旁十分不屑的喊道。

    “刘瑞你他妈说这话啥意思??”傻飞推开凳子直接站了起来,瞪着眼珠子喊道。

    “咋地??你站起还要打我啊??”刘瑞脸上挂着笑容,眼神非常不屑的问道。

    “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这么多人你这么埋汰我你觉得合适吗??”傻飞咬着牙喊道。

    “合适不合适你自己心里清楚,南北输钱的时候你他妈不也没少拿话点他吗??”刘瑞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因为他觉得这个傻飞是真的有点不要脸了,非得让他把话说明白。

    “我他妈跟他玩扑克跟你有啥关系啊??”

    傻飞大喊了一声然后伸手推了刘瑞一把。

    “哎呀,输钱了还要打人……”

    刘瑞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咧嘴笑了笑,下一秒直接一个加速,一脚踹在了傻飞的肚子上。

    “咣当!!”

    傻飞被刘瑞这一脚直接踹飞,人在地上滑行了半米以后停了下来。

    “我草你妈的!!”

    傻飞躺在地上咬着牙骂了一句,然后就要站起身往刘瑞身上冲。

    “呼啦!!”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说话的杨松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把猎枪,枪口直接对准了傻飞的脑袋。

    “你……你啥意思??”傻飞看见猎枪以后直接懵b了,结结巴巴的冲着杨松问道。

    “是不是给你脸了??输钱了是不是也应该有个老爷们样??你他妈在这磨磨唧唧没完没了的有意思吗??我们后宫就是靠着这玩意起家的,你觉得比战斗力我们后宫不如你呗??”

    杨松蹲下身,眯着眼睛看着傻飞问道。

    “……”傻飞看着杨松直接不敢说话了,毕竟他脑顶上面的不是玩具枪,而是上了膛的短管猎枪!!

    “还墨迹不??”杨松接着问道。

    “……”傻飞身体微微颤抖,但是眼神依旧倔强。

    “咋地,我他妈问你还墨迹不你听不见啊??”杨松有些不耐烦了。

    “我他妈就不信你敢开……”

    “亢!!”

    傻飞那个枪字还没说出来,杨松直接对着墙面来了一枪,直接把墙上的油画打了下来。

    “现在你猜我敢不敢给你一枪??”杨松看着傻飞喊道。

    “我不墨迹了……”傻飞最后还是害怕了,哆哆嗦嗦的看着杨松说到。

    “声音小!!”杨松悠哉的收回了猎枪。

    “我不墨迹了!!”傻飞一声怒吼。

    “早这样不就行了吗……”杨松咧嘴笑了笑,然后挥了挥手说道:“滚犊子吧……”

    听到这句话,傻飞连忙站起身然后跟着自己同伴一路小跑离开了赌场。

    傻飞跑出赌场以后,回头冲着后宫的大门吐了口吐沫,然后咬牙切齿的骂道:“操他妈的,早晚有一天我得弄死这帮傻逼,太他妈能装逼了!!”

    “行了,别上火了,你点子不好,这事不能赖人家!!!”傻飞的同伴好心的劝了一句。

    “……”傻飞看了看自己的朋友没有说话,然后伸手拦了有辆出租车。

    傻飞输给南北十万块钱以后,这个人直接在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了,那天以后就再也没有来过我们的赌场。

    我回来听说这件事以后,并没有批评南北,因为我知道我们这帮人都什么样,别说我们了就算是普通人他也得有点脾气,所以我觉得当时傻飞那么说话完全就是欠整。

    从朋友的角度我觉得南北的做法没有任何毛病,但是从后宫老板的角度,我只能告诉南北下次别这样了,傻飞有时候他不仅仅代表他自己,他还代表着其他的赌徒,人家过来玩了,就是图个乐呵,你说要是南北今天收拾一个傻飞,明天收拾一个傻张的,那我们这个赌场就不用开了,两月这帮人都得让南北收拾走了。

    但是南北我可以不说他,杨松我必须跟他私聊一下,现在这个傻逼脾气有点太他妈冲,我不知道是因为我太敏感还是杨松真的变了。

    我老感觉自从钱柔死了以后,杨松变得非常的暴躁,心里根本就压不住事,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拿猎枪处理问题了。

    我们是靠着猎枪起的家,但是我不希望我们后宫以后一直靠着这玩意,啥时候我们说话就能解决问题,那才是我想看到的。

    我跟杨松的谈话时间不长,几分钟而已,我旁敲侧击的点了他几句,杨松本来就是个聪明人,所以我说啥他也能明白我的意思,答应了我一句以后尽量控制,我也就没继续跟他谈论这件事以后应该怎么办。

    有些时候话不用说太多,别人能听懂就行。

    h市某街道上。

    一个身材瘦弱,长相还算帅气的十七八岁青年,左手拎着一个老款的旅行包,右手拿着一张纸条,一边走路一边向四周观望,似乎寻找着什么……

    这个青年我原来提过,就是那个h市混子界最边缘的组合,王老二还有老扁组合,这个青年虽然名字叫老扁,但是人家年龄还真的不大。

    杜现阳曾经找过这俩人绑架郭思维,但是由于事先准备不充分,所以任务失败。

    任务失败以后,王老二跟老扁俩人产生了非常大的分歧,老扁觉得他们两个应该老老实实的回家种地娶媳妇,而王老二则还想再整一把,然后回家盖房子养猪。

    老扁受不了这样的生活,无奈只好离开了王老二投奔自己的亲大伯。

    “操,这他妈到底在哪呢啊??”

    老扁找了半天,最后无语的骂了一句,然后手机,随即拨通了自己大伯的电话。

    “喂,大舅我到了,但是我找不到你们家的小区啊!!”

    老扁被冻的有些着急,所以说话的速度非常的快。

    “哎呀,你都到了啊??你看,我这还没下班呢……要不这样,你打个车,然后我让你舅妈接待你一下……”

    老扁的舅舅想了一下以后说道。

    “那行,舅我打车过去……”

    老扁点了点头,然后把自己的手机揣回了兜里。

    “滴滴滴!!”

    老扁刚把手机放下,路对面就出来一辆出租车,老扁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伸手拦住了出租车。

    “小兄弟,去哪啊??”司机摇下车窗笑呵呵的问道。

    “师傅,去长顺小区多少钱啊??”

    老扁冲着司机憨厚一笑,非常客气的问道。

    “长顺啊??”司机撇了撇嘴然后摇着头说道:“咋地也得三十块钱……”

    三十!!

    老扁愣了一下,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裤兜,发现里面也就一百多块钱,老扁想了一下,然后挺不好意思的冲着司机说道:“对不起啦师傅,我没带那么多钱!!”

    “……出来找亲戚啊??”司机看着老扁手上的旅行包想了想问道。

    “啊!!”老扁点了点头答应了一句。

    “上来吧,出来一趟不容易,我家正好在那边,顺利把你送过去吧!!”

    司机摆了摆手,大大咧咧的冲着老扁喊道。

    “这样不好吧……”老扁让司机整的有些感动。

    “别墨迹了,大冷天的你要是走过去最少得俩小时……”

    “那先谢谢师傅了啊!!”

    老扁跺了跺脚上的雪水,然后拉开出租车的车门上了车。

    上车以后老扁原本被冻的通红的脸蛋子,瞬间暖和了不少,整个人也都精神了。

    半个小时后,老扁被司机送到了长顺小区的门口,下车前老扁想给司机拿点钱的,但是人家司机根本就不要,老扁只好跟司机说了两声谢谢,然后红着脸下了车。

    下车以后老扁没有第一时间走进小区,而是在小区的周围找了一家超市,进了超市以后,老扁在礼品区看了看发现东西实在是太贵了。

    老扁放在裤兜里面的右手越攥越近,本来他还想给他舅舅买点东西,但是找来找去,发现这里的礼品他根本就买不起。

    “送礼啊??”这个时候超市的老板笑呵呵的问道。

    “啊,但是手里钱不怎么够……”老扁挺实在的回了一句。

    “要不你买条烟吧,经济实惠,还都能用!!”老板一看老扁就沒钱,所以推荐了一下便宜的东西。

    “那你给我拿一条黄鹤楼吧……”

    老扁红着脸抿嘴指了指烟柜上面的黄鹤楼。

    “呵呵行!!”

    老板点了点头伸手拿出了一条黄鹤楼,然后看看老扁,笑着说道:“都不容易,我就收你个进货价,一百二吧!!”

    “那谢谢了啊!!”

    听到这句话,老扁连忙拿出了自己兜里面的现金放在了柜台上。

    ……

    两分钟以后,老扁拎着一条黄鹤楼走进了长顺小区。

    按照纸条上面的地址,老扁很快就找到了他舅舅家。

    他站在防盗门前,搓了搓手然后按动了门铃。

    “叮咚!!叮咚!!”

    “谁啊??”

    防盗门里面传来了一个女性的声音。

    “舅妈是我!!”

    老扁跺了跺脚,哈着白雾喊道。

    “嘎吱……”

    防盗门拉开一条缝隙,一个躺着卷发的妇女伸出了脑袋。

    “嘉庆??”

    妇女试探的问了一句。

    “舅妈好!!”

    老扁连忙点了点头,笑呵呵的冲着妇女打了声招呼。

    “咋还这个时间过来了啊??你舅还没下班呢……”

    妇女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然后缓缓打开了大门。

    “我刚才给我舅打电话了!!”

    老扁挠了挠脑袋,有些尴尬的回了一句。

    “那先进来吧……”

    舅妈摆了摆手,然后给老扁让出了一个位置,老扁连忙迈步走进了屋子。

    “你先把鞋换上啊!!”

    舅妈看见老扁穿着鞋进了屋,连忙尖着嗓子喊道。

    “啊,我给忘了……”

    老扁笑了笑,然后往后退了两步,把自己的行李包放在了自己的脚步,表情有些尴尬的等着舅妈给他找鞋。

    “那个啥,你没有脚气吧??”

    舅妈一边在鞋柜里找鞋一边有些嫌弃的问道。

    “……没有!!”

    老扁抿着嘴唇回了一句。

    “那行,我们这也没什么人过来,你就凑合穿你舅舅夏天的吧……”

    说着话舅妈扔出了一双有些发黑的人字拖。

    老扁拿起人字拖简单的嗑了嗑,然后换上了自己脚上的棉鞋。

    这事冬天,虽然屋子里面有暖气,但是老扁舅舅家的小区是个老小区,供暖什么的根本就跟不上,屋子里面的温度能有五六度就他妈不错了。

    老扁穿上人字拖不一会就感觉有些冻脚,原本已经发红的大脚,穿上这双人字拖以后格外刺眼。

    “咋样合适不??是不是有点小??”舅妈看着老扁脚上的拖鞋明知故问道。

    “没事挺好的……”老扁笑着回了一句,然后迈步就往屋子里面走。

    “挺好的就行……”舅妈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老扁走进了屋子,进来以后舅妈指着卧室说道:“家里比较小,就一个卧室,今天你就在沙发上凑合一下吧!!”

    “行,我睡哪都行!!”

    老扁点了点头,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老式的沙发,老扁一屁股坐上去直冒灰。

    舅妈看见老扁坐下以后,转身走进了卧室,然后几分钟以后抱着一双潮湿的夏凉被走了出来。

    老扁看见夏凉被以后直接愣住了,脑海中骂道:“这他妈大冬天整个夏凉被,再加上人字拖,是想冻死我还是咋地??”

    “家里没有别的被了,要不你拿这个凑合凑合,反正你也住不了几天是不是……”舅妈把被扔到了沙发上,笑呵呵的看着老扁说道。

    老扁看着沙发上面的夏凉被无奈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咋地,这被不行啊??”舅妈看见老扁没吱声,撇着大嘴有些不乐意的喊道。

    “没有,我就是睡觉,啥被都一样!!”老扁连忙解释了一句。

    “那就行,我怕你不乐意,你要是不乐意我带你出去找个旅馆……”

    “没有……”老扁摇了摇头。

    “对了,我刚才吃完了,你老舅也在外面吃了,今天你自己对付一口吧……”

    “啊,我也吃过了!!”老扁摸了摸自己一天没吃饭有些发瘪的肚子,硬笑着回了一句。

    老扁一边说话一边打开了自己的行李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绿色的军大衣准备当被子使,小舅妈看见军大衣以后撇了撇嘴,然后扔下一句我睡觉了,直接转身走进了卧室。

    老扁原本想把烟送给老舅妈,但是显然沒什么机会,咣当一声,老舅妈直接把卧室的门关上了,关门以后还伴随着咔嚓一声的上锁声。

    听见这个声音老扁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站起身走进卫生间洗了洗脚,洗完脚以后老扁盖着军大衣躺在破旧的沙发上昏昏欲睡。

    本来这个屋子暖气就不怎么好,再加上老扁睡的沙发距离阳台比较近,所以刺骨的寒风直接吹在了老扁的脸上,老扁没办法直接把脑袋也就藏在了军大衣里面,可是军大衣的长度根本就不够,老扁不露脑袋就露脚丫子,不露脚丫子就露脑袋,就这样老扁折腾到半夜十点多也没睡着。

    晚上十点半,老扁的舅舅终于回来了,看见躺在沙发上面的老扁,舅舅以为他睡着了所以也就没有打扰他直接穿着衣服走进了卧室。

    “你有病啊?你让他过来干啥啊??”舅舅前脚走进卧室,舅妈的喊叫声就跟着响了起来。

    “他没地方去了,城里就咱们一个亲人,他不找我找谁??”舅舅一边换衣服一边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那也不能让他来咱们家啊!你给他点钱让他找个宾馆不行吗??”

    “废话,那他妈是我亲外甥,人家过来找我,我他妈告诉人家在外面住宾馆啊??”舅舅听到这话以后直接火了,瞪着眼珠子喊道。

    你最好别跟我说他是你亲外甥……你看看他,那么大个人了,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你知道他干什么吗??天天就知道偷东西抢劫啥的!!你外甥要是个正经人我也就不说啥了,他就是个小偷,早晚都得被抓进去的玩意,你他妈让他住咱们家,咱们都得有罪我跟你说!!”舅妈扯着嗓门喊道。

    “你说话小声声!!他就是个孩子,啥玩意就犯罪啊,现在人家知道学好了,准备跟我学点手艺……”舅舅皱眉解释了一句。

    他都多大了还是个孩子,我告诉你不管咋地,明天赶紧给他弄走,要不然我在家里放点东西我都不放心,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这日子过的已经都挺紧得了,还有心情往家里招贼!!”

    “你他妈怎么说话呢??谁是贼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