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零零
    我的妈妈是个深藏不露的奇女子,原上野常常不禁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七年前,原上野还不叫原上野,她们家的人数还不止两口,那时她没有理着男生发型,没有被人轻声恐吓着要她穿着男生着装和学男孩子的言行举动,没有人叫她娘炮,没有穿男孩子的内裤总之,那时候的原上野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

    她拥有的只不过是一个幸福的家,里面有温柔内向的妈妈和外向爱笑的爸爸,仅仅而已。

    直到那个经常对女儿爽朗大笑的男人,家庭幸福美满,事业同样一帆风顺,节节升高,男人更是意气风发,风光无限。同时他呆在家的时间与家中不断攀升的生活水平成反比例,有些事情在原上野的童年中渐渐变了。

    是什么变了呢原上野出家门后,嚼着吐司慢慢回想,恍然大悟,儿时总围着她转的妈妈忽然有天关注的不在是她,那个平时话不多却表情一直温婉柔顺的女人在洗衣机旁,手中慢慢抚摸的是她同枕人要换洗的白色衬衫。

    呵呵呵,在外偷吃回家不谨慎点,还把自家媳妇当保姆用,不作死,就不会死哦。

    无限的忍耐包容和温柔,在男人三十岁生日那天戛然而止。

    面对在外喝的不省人事的爸爸,在家尽心布置整天的烛光晚餐的妈妈毫无怨言轻声细语安抚着醉酒迷糊不清的丈夫,尔后给原上野倒了一杯水,对懵懵懂懂的她

    “家里的醒酒药用完了,妈妈去便利店买点回来,爸爸累了一天,现在在椅子上休息会,千万不可以吵醒爸爸哦。”

    原上野听话乖乖回卧室,不一会就睡着了,尽管她晚上为了等爸爸回来什么也没有吃,她还很饿。

    等原上野被饿醒后,发现自己正在妈妈的臂弯之中,女人脸色憔悴,线条却依然温柔可亲,旁边是表情怜悯而冷漠的医生护士和,烧焦的爸爸。

    我的爸爸嘎嘣脆\\1806538165381`∕

    以往没有经济来源的女人理所应当的继承了亡夫遗留下的财产,卖掉了曾经住有着幸福一家的大房子,在亲戚朋友的同情鼓励和远在长崎的公婆二老无声默许下,这个可怜可悲的家庭主妇重新安家落户,找到了工作,自强自立,坚强勇敢的带着拖油瓶开始新的开始慢慢的走出丧夫阴影,真是可喜可贺啊。

    而拖油瓶原上野却并不觉得这个新开始有多么的美好。

    随着时间流逝,一天天的长大,原上野发现那个依旧温柔内向的妈妈慢慢的,在她眼前变的奇怪起来。

    妈妈微弯的眼睛看着自己,映着她越发似父的脸颊,就像电视上播的魔女の条件,那名美丽女老师在夜晚的图书馆中静静注视着她所迷恋的学生。那样的眼神,柔情似水,像是被茧隐藏的渴望悄声无息的脱落这样一想,原上野整个人都不好了。

    妈妈带她去理发,听着妈妈跟理发师交谈的声音和让她浑身起疙瘩的内容,原上野声叫来妈妈,她对妈妈坚定表示要是顶着男生发型会被学校的伙伴鄙视嘲笑的,为了自尊,才不要理那种头发,求组织放过。

    妈妈一把握住原上野的手,短短的指甲瞬间刺入皮肉,有种不出道不来难以忍受的痛感,妈妈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妈妈的上野弄成怎样都好看呢。”

    “”

    原上野以前不叫上野,在爸爸还没嘎嘣脆之前,那是爸爸的名字。

    看样子,妈妈是一直喜欢着,爱着爸爸吧

    原上野想到,又有些不确定,既然喜欢爸爸,那为什么那天晚上,妈妈扶着喝醉的爸爸,为什么不把他放在沙发或卧室里,偏偏让爸爸休息在摆放火烛的餐桌边的椅子上呢

    虽然很想把一切都弄明白,可原上野不敢去试探这样的妈妈,她怂。

    在自家妈妈柔声细语的包围下,被迫作为男生来成长,原上野知道,自从妈妈扔光家中所有女生的内衣裤,为她买来适用男生少年第二发育期的羞羞胖次在感受到走路膀胱似乎都带风的那一刻,原上野脑中放空在心

    “我知道,我不是以一个人活着。”

    到了14岁时候,也就是现在她的年龄,新的烦恼到来。妈妈自以为为了她的生理健康,有天带着不好意思的神情把原上野叫到电脑面前,手控谷歌教她解决下身生理毛病,并羞涩又认真嘱咐原上野注意频率,多了伤身体,最好一周两次就够亲\\1806538165381`∕

    这时原上野表情还是忍不住碎了一地“妈妈我真的、真的不需要撸啊”

    我的妈妈是个果然深藏不露的奇人,经常严重妄想,还附带鬼母属性。

    即使在这种生活中活着的原上野,心理健康基正常没有被带歪,不管外表怎么男化,心中如同其他普通少女一般,喜欢毛绒玩具喜欢可爱穿扮喜欢一切漂亮景物,到了适当的年纪,心里就会出现个模糊不清的人影,并时常幻想着他的长相和与自己的相遇。

    这样情形,我们可以严肃把它称之为发春。

    嘛,这么,原上野还没丧失掉少女的能,真是可喜可贺啊 ̄ ̄

    她有喜欢的人,她正处于此生最美好又最紧张的暗恋状态中。

    暗恋是件甜蜜又同时觉得煎熬的事,一般来,把这些事悄悄给可靠的闺蜜或像朋友一样的母亲可以减轻身上莫名的包袱,可原上野猜想她妈大概会“呀上野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真好奇呢”,如果告诉妈妈自己喜欢的人性别是男,会引起她的恐慌吧

    原上野在校也没有什么特别亲密的朋友,所以妈妈知道后愉快表示“上野有妈妈一个就够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所以,此时此刻,原上野低头看了眼手表,独自伫立在一角望天等着公交,同校女生们围成一团,个个裙摆飘摇,清脆的欢声笑语像群星般飘落闪烁在四周,美好的彷如一朵朵盛开的鲜艳花朵。那群女生认识原上野,但只不过算是点头之交,还一致认为原上野是外表随母的清秀少年一枚,笑嘻嘻跟她打个招呼就转头继续女生之间的话题。

    外表其实随父的原上野心里寂寞如雪,虽然她穿着男生校服,但学校里这么穿的女生也不止她一个啊为毛大家都自动过滤没有喉结这事算了,设定问题就按下不表了吧,作者一定是看多少女漫画了混蛋qaq

    原上野耳力好,能隐隐听见女生们刻意压低声音讨论关于生理期问题,她不由慢慢弯着腰凑近点,下一秒又觉得自己像个偷听女生的变态怪蜀黍,于是又直身子虚心向前看。

    原上野内心空虚的把视野向前方放直,她前面是条宽敞崭新的马路,斑马线上的行人来去匆匆,对面道路上是今年新开业的购物大厦,高楼上面的巨大电子画面不断变化,声音响亮的播报着最近让不少家长们未知担忧的一条新闻。

    啊又有人失踪了,原上野仰头看着画面,过了一会又因为昨晚偷偷她在被窝里看少女漫画所导致了颈部酸痛,她转了转脖子活动,视线随着动作在大幅度移动,感觉到骨头似乎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原上野莫名爽了。

    在爽到的下一秒,疑似少年的少女动作倏然僵住,表情微动,似乎发现了什么令自己感到紧张又兴奋的事物,下意识双腿并拢,直挺挺像棵型白杨,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那方,又觉得太过明显,改微微驼背,偷瞄。

    呀,一脸满足悠哉的表情,是涂鸦完在街上闲逛吗还是刚刚完成了别人委托的任务收到报酬了嘛,今天出现来的有些早,待会中午的时候会找个公园补眠吧

    旁边的马路上车辆飞速行驶,发出不刺耳让人稍感不快的噪音,原上野面向马路,欣欣然用余光瞅着一个穿着运动服挂着破烂围巾的少年,用对方察觉不到的力度注意着,直到对方与自己擦肩而过,这一切发生的悄声无息。

    这就是原上野的暗恋。

    她慢吞吞直身子,发现要等的公交车也到了,进入车内,有个体积不大的绿油油球状物体忽然从哪儿出现,蹦哒到原上野的肩上。

    幽长像是催眠的声响霍然出现耳边,反复劝导。

    劝导着什么呢,不过着生活已经糟成这样,不如一了百了,找个歪脖子树上吊追随老爸好了。

    原上野不为所动,对此习以为常,她打了个呵欠,靠在坐椅上一脸昏昏欲睡。

    这样的情况第一次发生在七年前,就在发现爸爸嘎嘣脆的那天,原上野跟着妈妈去了医院,不一会儿她就被不知从哪传来的诡异人声吓到瑟瑟发抖,紧紧抱着妈妈的腿一边抽泣哽咽一边大声要求回家离开这里。

    妈妈回忆这件事时,表情回味无穷“千野时候总是喜欢抱着妈妈的腿撒娇,啊啊那时候超可爱的,不像现在和我疏远很多,妈妈会感到很寂寞呢”

    而原上野回忆起来,就是远离医院

    在外面也能听到看到一些不正常的东西,总比医院阴森森的要好一点,从此原上野放学后就立即回家,不跟伙伴出去闲逛玩耍,到了夜晚绝不出门,睡觉定开灯。嘛,最后那个习惯被妈妈误解成晚上一个人睡害怕,于是热情邀请女儿一同同眠,原上野不从

    也就在那时,原上野遇见一个人,自己总是在上学搭车那块十字路口,碰见同一个人。

    起初原上野并不觉得奇怪,也没有特意去关注这件事,但在她记忆中出现的人影越发彻底清晰之后,在两年前,原上野才后知后觉,这个人的模样在她的记忆里一直没有发生过变化。

    这人跟那些东西是一样的吗只有我看得见

    原上野顿时发现独一无二的秘密的奇妙感觉。

    她掌握秘密的同时,不由想挖掘的更多,纯属作死的好奇心在作祟。原上野开始注意这些事,她有次无意中看见少年表情哈皮在墙上涂鸦,内容类似广告,原上野在心里噢了一声,这就算是他工作吗

    等少年走后,原上野上前把号码在心底背熟,一张张纸条上写好,然后悄悄塞进学校学生们的储物柜中。

    一定可以帮到那个人是吧原上野产生了种做好事不留名自我感良好的优越感。

    虽然也不是天天能碰见那个人,但每一周都会碰见两三次,就算是有段时间会突然消失,但他始终会回来的,我会等着的。原上野默默总结道,后来,她又觉得哪里不对不对,我吃饱撑了总结这个干嘛゜ロ゜」

    会很难受吧,如果没有在固定的时间上见到那个人。

    啊好像有点会吧。

    那就是喜欢啊。

    手中的少女漫画明确的告诉原上野。

    现在我知道我自己喜欢上他了,然后就这样吧。

    因为没有友人之间的对话来消磨时间,还被肩膀上的那东西语言骚扰,原上野上车后没别的事就装死。对此她也很是惆怅,就算偶尔被同学注意到拉过去话,抱着趁机结交不定还能发展成珍贵友谊的想法的原上野在不断劝她上吊作死的声音下,满脑黑线,她只能忍着抽搐的脸皮冲人干巴巴一笑,正好比蓄势待发的男主突然发现自个身下散发无限诱惑的女神居然忽视发奋运动的他,自顾自的专心挖鼻孔去了可恶破坏情调会导致被动早泄好么

    到学校的时候,原上野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她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也想不出什么地方不对劲,是昨晚通宵看漫画精神不好的缘故吧

    原上野忧郁,用手背贴着额头,试了下温度舒了口气,尔后使劲的甩了下脑袋,速度加快想回到座位上趴一会。

    走到自个教室所在的楼廊上,原上野发现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安静的有点悚人,凉风徐徐扫过,朝外的脸颊一片冰凉,她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揉着脸颊在教室门口,抬眼看见里头像菜市场闹腾的景象,原上野抬起的步伐收回。

    “喂,上野呆呆在门口干嘛进来啊”以往把原上野当男生同性又唾弃她相当娘炮的同桌朝门口大喊。

    不对劲这回真的不太对劲同桌你不是把我叫做上野妹的吗虽然知道你在羞辱我可作为女性的我真心受用啊

    不对劲

    原上野警惕的退后一步,背脊倏然窜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她立刻想到那些东西,接着什么也不管抓紧提包扭头就跑。

    “呵”

    随即四周传来人的笑声,与之相应的是原上野被一只无形的手腾空提起,朝教室里面扔去

    嘭

    鼻梁瞬间传来坚硬冰冷的疼痛,着地的感觉好像也并没有那么痛原上野睁开眼睛,眨眼,抬起头,呆呆摸着鼻尖,傻了。

    哈

    低头看向手中之物,原上野手指一抖一抖的,抖颤想到我刚刚只是撞了下镜子不对啊好的大地亲吻呢

    她立即爬起来环顾四周,彻底斯巴达了

    场地从教室莫名其妙的变成和室,围观者从一个班的同学们换成了个只在头顶梳发髻,穿着跟电视中古代武士似的男子,再看屋子里的摆设,硕大的镜子和木质的梳妆台,很明显是给女子住的原上野闻着屋内清淡的香气,迅速瞄了眼镜子中面容尤其姣好的女子,心里有一丝丝的不可思议与惊艳。

    少女漫画的忠实信徒原上野好像意识到什么了

    不过,从下一秒开始,这都不重要了。

    “唔”

    就当原上野意识到没时间回味需要应付什么之前,对方首先毫无预兆的扑过来,重重压在她身子,原上野惊愣的瞪大眼,因为那个男人粗粝的双手掐住了她的咽喉

    原上野喉咙中发出一声扎破气球样的声响,她想要屈起膝盖挣扎,可对方发现她的意图,用自己粗大的腿毫不费力的压住她的,力气悬殊。

    可恶

    原上野的大脑一片空白,能的死命挣扎,如同被老鹰捕获紧紧抓住的幼鸟,模样凄惨,毫无反抗之力,看起来可怜极了。

    任何的反抗完全无用,在原上野的视线,男人扭曲发红的五官渐渐模糊起来,如果是原来的原上野兴许可以挣脱,但此时的身体尤为娇弱,已经

    不行、不行不可能

    我怎么可能就这样死混蛋

    停止呼吸的前一瞬间,像是走马观花般,原上野已经无法聚焦的眸子,不,在她快要无法运转的脑海中,她蓦然记忆起在大街上抚摸陌生女人腹部的爸爸,发现丈夫公文包中有鉴孕报告一脸平静笑意到诡异的妈妈,还有还有

    那个离她擦肩而过,渐行渐远的少年身影。

    她很想伸出手,可是已经不行了。

    求你,别走快来看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