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零二
    原上野作为一名女生,自认为她是有正确的第六感。

    虽然面前的人模样稍稍有点变化,头发长了些,扎起来个马尾。一身简单的黑色服饰衬托下,肤色显得更白了,除了背脊挺得如青竹般笔直,身高体型大致没有什么变化。就是所露出的神情和注视人的目光,变得不太一样,感觉不那么好接近。

    嘛,这都不算什么,他的眼睛还是一个样,我还记得。

    原上野对于认定的事表现的无比自信。

    “忘了自我介绍了,夜斗,这是我的名字,为你肃清仇人性命的神明。”名为夜斗的少年,看原上野一副难以消化的表情也不过多解释,他仰起头,紧致白净的喉部一览无余,朝树上喊道“就这样,出发吧,绯。”

    “咦,你接受了,yato”有个嫩嫩的女孩童声凭空出现。

    yato,看吧,果然没错。

    “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可做。”黑服少年低下头淡淡对答,自顾自地从原上野身边走过,向着入口来的石阶下去。

    原上野顺着他刚刚的视线向上看去,一个身着碎花和服的娃娃头姑娘坐在夜斗刚刚蹲过的树枝位置,纤细的腿荡在半空中,微微的一摇一晃,不禁让人紧张到心跳加速,生怕这个像日娃娃般巧柔软的姑娘会一不心就从树枝上面摔下去。

    原上野从到大都很喜欢玩具娃娃,这种喜好被延伸到她对人的身上,凡是长的可爱精致或漂亮的女孩,原上野成放射条件一样,对其对方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敬意。

    自己身没有的东西,平常在外看见都会情不自禁的、心翼翼的,带着羡慕之心去珍惜看守吧。

    于是,这会原上野看见姑娘的危险行径,脑袋轰的一声,想都不想的扬起头朝上大声喊道“好好的路不着,爬到这么高的地方学着自家哥哥耍酷干嘛,实话实,这个一点都不酷得很孩子这那很危险的乖,坐在那别乱动”

    话音刚落,夜斗和姑娘同时转头去看她“”

    在如此焦急之时,原上野根顾不上其他的,她在大树下,把衣袖卷到手肘处,精神奕奕的准备爬树去营救可爱的萝莉,哈在七年前她可是伙伴人中爬树掏鸟窝最快最稳最高效率的呢

    “千万别随便乱动哦等我”

    姑娘忽然打断原上野的话,朝她释放看上去很善意的笑容“真是有趣的人类呀。”

    “诶”姑娘可爱的笑脸让原上野呆了呆,她心想,果然很像精致的日版洋娃娃啊。

    姑娘完,在原上野震住的目光下,她从树上轻盈落地,跑着来到黑服少年的身边,扯住他的衣袖轻笑着了什么,反头又对原上野灿烂一笑,如漫山的春野花开。

    原上野耳根子涨的通红,几欲蹲下身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哇呜刚刚自己的蠢样实在是羞耻度爆表啊好丢人啊可恶

    不过,这下她相信了夜斗的神明辞,连身边可爱的妹妹也不是一般人。

    原上野强作镇定,半捂着脸跟上两人的步伐“刚才真是很抱歉,夜斗先生,我的名字叫原上野请问我们目的地是”

    “去找杀了你的人。”

    “哈难道等等,你真的可以这样帮我吗神明真的可以替人报仇”

    姑娘发出嗤嗤的笑声,原上野想到昨晚那具的脑袋破洞冒血的尸体,觉得自己问了个非常愚蠢的问题。

    夜斗停下来,手指间夹着的铜钱在原上野眼前晃了晃,“我们已经承诺好了,神明是不会骗人的,原上野。”他把这名字念的严肃正经,使其人也不由挺直身板认真对待。

    “好吧。”这时,原上野不由回忆起邻座同学的一声感叹“日神明就跟地里的菜萝卜一样普遍多样啊,有红萝卜白萝卜紫萝卜”

    原上野在读国中二年级时,曾经大开脑洞推测过那个人莫非是国内某个秘密基地培养出来的拥有特异功能且不老不死的人形兵器别看平时总是在外面荡漾着一副很不靠谱的模样,其事实是个不为常人所知内心深邃可以能让放心依靠的人,平日消失一段时间的原因是为了完成基地交给他超s国家级秘密任务,等结束后就可继续他普通人的宝贵生活现如今回想起来,原上野不忍直视,比起她的,少年给出的“神明”作为回答,立马就“高大上”起来了

    原上野跟在夜斗身后,声朝他“抱歉我还想问一句,真的可以这样做”

    不管有多么怨恨,真要实施报复时,原上野这会显得拖拖拉拉,她见过了自己的死和别人的,自己记得清楚明白,杀人这事可不是嘴上那么简单。在切割人类生命之时,就算是神明,心里真的没有任何波澜

    “我不是人类,是神。”夜斗这次没有回头,依然是声音轻松平稳“嘛,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你可以”

    原上野“额闭嘴”

    夜斗“带路。”

    “”

    原来,神明不具备自动导航的技能啊

    出了花街之后,原上野当初怕今晚夜里的落脚处过于阴森,那些东西又会吓的自己时刻警惕得不到放松,所以特意记好回花街的路。但找到这座神社,原沉重的心情顿时轻盈下来,供奉着神明的神社对于现在最好的落脚处,更加没有分闹,于是理所应当的,花街所在的位置在哪,也变得无所谓了。

    原上野老实虚心坦白自己死于附近的花街之中,可具体位置忘了,给组织查行动带来麻烦,增添工作力度,真是不好意思

    夜斗“附近的花街我和绯音去过,还记得怎么走,杀死你的女人是那里的妓女吧,一般不可能离开那处,所处位置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这样算是好找的了。”

    原上野不知道夜斗怎么会一开始就断定自己是被那边的女人杀害“杀死我的是个男的,头发上面都剃光,后面再系一个髻那种发型,大概是个武士吧。长的跟头猪一样壮实,却没猪那么的老实憨憨,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就很阴险,一看就是坏人、心理不正常那种,怎么有女孩子会喜欢他嘛”原上野一想起那个杀人犯就阴郁,同时回想起对方的所做作为,心里要将人杀死的负罪感立马消失,这种混蛋不应该留在这个世界上

    姑娘看原上野一脸深恶痛绝,就问她“你们两个是不是抢女人,结果悬殊太大,你抢不过那个人,就被杀死了”

    原上野没料到长的明明乖巧可爱的姑娘也会八卦,稍稍又被震了下,尔后严正言辞对姑娘“我是女的。”

    姑娘呵呵一笑态度明显,原上野转向夜斗,少年看着对方利落碎薄接近平头的短发,还有近乎平坦消瘦的上半身夜斗想了会“先到花街找线,不定那个男人还没有走。”

    他回避了被百分百认作男人的设定突然变得好讨厌

    被心上人伤到的原上野此时心情失落,一眨眼的功夫,她和两人凭空在花街的进口处,白天的街道上只有几个打扮艳丽的女子在店门口,前来玩乐的客人少之又少,可以是空旷近乎无人,空气中恍若丝绸般的香粉气味比夜晚中的稀薄很多。

    夜斗问她“还记得院子的大概位置在哪”

    原上野沉思几秒,“我记得姑娘身上撒粉最多味道最香的院子就是了”

    少年和姑娘一同默契回头的看着她。

    原上野突感罪恶深重,“啊我只记得那个院子离这里的入口不远,或许眼睛一见了那个院子,我就会记起的。”

    神明和姑娘表示只能这样了,于是三人大摇大摆进入花街,没有任何人注意他们。幸好这个花街近乎是一条直线,规模不大,没有分支路,没有原上野想象中那么费力,只是走了一两分钟的路程,她就找到了那个地方。

    踏入院子的瞬间,原上野突然想往回走,她转头,看见了与她身高差不多的神明在静静平视自己,没有阳光的照耀下,湛蓝的眼眸犹如见不到底的海水,一片幽深平静。原上野与他对视几秒后,快速回头继续向前疾走。

    如果这件事没有彻底解决的话,将会梗在心中,不会融化,也不会被冰封,只要是还能思考,就会永远的活在那里。这些记忆不会由着时间的消逝而消退,反而会越来越清晰深刻,甚至连死前的挣扎怨恨在心底呼救都记得一清二楚吧。

    比起此刻的逃避不愿面对,这些更让人害怕。

    原上野顺着记忆找到了她穿越后呆的那间屋子,她慢慢推开门,昨晚在里面发疯般自言自语的男人和已经不会思考微笑僵硬如铁的女子早已双双消失在房间之中,连女子身上被撕烂的衣服碎料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屋里一片空寂。

    夜斗示意原上野看半开的窗子,“从这逃走的吧,夜晚人太多,人类带着尸体是不可能顺利逃走,杀你的人估计才刚走不久。”

    “很快就找到的,所以”他的眼眸熠熠发光,微微眯着眼朝着原上野一笑

    “别临阵脱逃掉了啊,原上野。”添加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