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零三
    我喜欢夜斗。

    这句肯定,在此时此刻,在原上野的心间越发清晰明亮。

    看着眼前人的笑,全身的血液很快涌到头部,脸烧的连人都感觉到热气腾腾。

    心脏有力跳动着,有股无形的东西顺着血液流入身体的四肢百骸,使人心旷神怡。原上野似乎听见“咚”的一声,像是铁锤敲打冰面,被击裂了冰面上有水源源不断的涌上来,滋养了干枯的草地,新芽嫩叶,焕发新生。

    好耀眼的笑容呢宛如夜幕中的漫天星尘。

    原上野少女心空前爆发她难以自制地半捂着脸,啧啧啧,果然啊能遇见夜斗并且喜欢上他,是自己这辈子最开心最美好的事了。

    默默陶醉几秒后,感觉自己现在像个男生的模样对着心上人脸红不太对劲啊,原上野放下捂住脸的手,不舍又尴尬看了夜斗一眼,觉得对方并没有在意她刚才奇怪的动作舒了一口气。

    她咳了一声,转身低头离开屋子,红彤彤的脸恰巧被逗留在外头的绯音看个正着,姑娘兴致勃勃打量着原上野,陶瓷般的脸露出笑容“呀原上野,你的脸怎么变红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不好意思还是害羞了吗。”

    “额这两个有区别吗  ”

    原上野觉得孩子八卦这些情感问题太早了,这样不好,她用手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试图散热,一面对姑娘态度坚定严肃称“来到遇害现场,一时把持不住,难免触景生情,你看脸都被**呸是给气红了”

    姑娘笑了下,歪头盯着她看。

    原上野被这种眼神注视得莫名其妙就毛骨悚然起来,她忽然心虚起来,终于体悟到书上的“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含义了妈妈这是你的前世吗这个萝莉妹妹有点奇怪,一点都不软啊看起来明明很强势好伐我被漫画里面的软妹子给欺骗了现实从来都是残酷的qaq

    幸亏夜斗没有停留在屋中太长时间,姑娘见他出来便移开了视线,原上野绷着的全身立刻放松下来,刻意放慢速度跟在他们身后。

    “先生那,现在我们去哪”原上野真不知道要怎么称呼心上人,觉得直呼名字有点不尊重太随便了

    少年的语气恢复到早上见面对话那种一成不变的轻松冷静,“就在附近寻找,一个人带着尸体走不远的。”

    姑娘有疑问了“yato,你确定那个人不会丢下尸体,方便自己逃跑。”

    “如果是这样,那个人不会多此一举带着尸体走,应该是杀了人后混入人群里就逃了。”

    “这么,尸体对那个人来很重要否则不会等到清早趁街上没人才离开。”原上野觉得先前自己推测的“情杀”好像很准确,那个该死的变态不仅杀了“她”事后还一脸深情的女干尸现在又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带着走到底有多不舍得啊等等原上野突然大惊失色,莫非他想把尸体带回家来回享用靠

    姑娘注意到原上野变化的脸色,笑脸迎上“作为被杀死的人,原上野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原因吧”

    原上野被自己刚刚的猜测震得半懵,这时又被姑娘可爱的笑唬了下,她下意识退后半步,支支吾吾的应了一声,脑子陷入混乱却强作镇定道“啊大概是因为“爱”吧。”

    她完,一片气氛奇怪的沉默,姑娘目不转睛地盯着原上野半响,古怪一笑,笑得她莫名其妙。这时走在最前头的神明也回头看着原上野,扫过的视线从上到下,结尾停到个令人尴尬的位置,真是不言而喻,意义非凡啊

    这时原上野终于后知后觉,彻底大悟,然后愤慨难解。

    可恶你们宁愿相信男男搞基也不愿相信我是女生吗

    以前经常被认错性别也没什么,但被自己暗恋喜欢的人误会什么有点烦恼啊原上野忧郁,要不要跟他们解释下,其实她是从未来穿越过来附身到别人姑娘家有胸有臀的身体上才死的但这种法似乎不会当做白痴对待吧

    夜斗倏然向着她问道“杀死你的人体型有什么特征”

    原上野愣了下“那个家伙左脸那有块椭圆形胎记吧,幽蓝色的很明显。”

    他颔首表示知道,在原上野面前拍了拍她的头“你在这等着吧,等我找到人后就来通知你,很快就能找到的,自己别乱走啊原上野。”

    “哦哦,我知道了。”原上野善解人意想到了心上人带着她可能不好行动寻人,夜斗欣慰地摸了摸她的头,可能因为手感不错而又摸了下,原上野自我感觉心上人忽然把她当作某种大型犬类来看待了。唉,这感受,心里真是一半忧伤一半明媚。

    少年和姑娘的身影瞬间消失于眼前,街上再次陷入无人的寂静当中,她看着两人消失的地方半响,脸上带着令人放心的笑如潮水般很快退却,嘴角的弧度拉下,抿的又直又紧。原上野像昨晚般迫不得已留在花街过夜般,独自蹲在街上一处,时不时抬头望着从院墙内攀出来的翠叶发呆。

    现在,又只剩我一个人啦。

    她这样想到,静静将脸庞埋入手掌之中,万分感慨。

    人类是群居性动物,一天前的原上野虽然没有什么朋友,唯一的家人妈妈她也不敢去亲近,肚子里有很多很多的话没法向人倾诉,一日又一日过着同样的生活,有时她会感到深深的无力和乏味。即便如此,但原上野还是清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可是现在就,要靠神明来提醒自己虽还存在于世间上但已经死去的事实吗原上野心想真是令人悲伤的事实啊。

    咦

    怎么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拽着自己的裤脚

    原上野疑惑低头看去,发现有一个有手有脚,长的跟溜溜球似的东西正在自己鞋子扎好的鞋带上,两只短短细细的手扯着她一边的裤子脚,过了几秒,那个东西猛地一跳,手脚并用抱住她的腿,原上野顿时一惊,她下意识从地上蹦了起来想把它甩出去,而那个球状物体就像个牛皮糖黏在她的腿,稳稳未动。

    原上野无语望天叹息,她对这类体型不大也不会趴在自己头上念叨要她快去自尽的东西算不上讨厌,一般情况下无视就好,只是这只外表和鼻涕同一个颜色,黏在深色的校裤上,看上去像被人吐了一口浓痰,简直不能忍。原上野将它从腿部那扒拉下来费了不少力气,没想到这家伙看着弱弱的,力气可不,一副殊死抵抗的英勇模样。

    原上野拎着家伙,看它有手有脚有些好奇,遂凑近了点,结果鼻尖被猛地啃了口。

    好痛原来还有嘴

    原上野一手捂住鼻子,又怒又痛瞪着还在不停挣扎的家伙,耳边倏然传来女子柔和婉转的低低笑声。

    她啧了一声往那处一瞥,视线然后就再也收不回了。

    手指稍微一松,妖怪就趁机溜得一下挣脱下来消失的无影无踪,但原上野现在没时间去在意那些事情了,她眼神直直盯着不远处掩嘴轻笑的人,咽了咽唾沫,犹豫不确定间将对方的名字脱口而出“百合”。

    是了,当时原上野穿越附身到那具身体中,不是穿越到死人身上,身体原的主人意识魂魄并没有消失,可能是被迫将身体使用权交给原上野来控制。后来,待男人掐死那个身体,原上野变成死后魂魄,另一个的人自然也是如此。

    妥妥的一尸两命啊

    女子轻轻点头笑意依然,似乎对原上野知道自己名字不觉奇怪,这让原上野又有新的想法,难道在那个凶手喊着女子名字那会百合她也在现场

    既然是同时死去,醒来成灵魂的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之前醒来没有见到她,是因为百合先醒了后躲在什么地方还是她先出去了,然后又跟喝酒完的凶手一同再次进来的但我自己从始到终都没发现她呀,这藏的也太有水准了吧但是她为什么要躲起来直到现在才出现呢原上野撑住额头,神态表现得有些慌,因为她关于昨天的记忆突然混乱起来,记忆的片段隐隐卓卓,似乎在哪里出了纰漏。

    百合看着明显不知所措的原上野,对她安抚微微一笑,纤纤动人风姿是原上野所羡慕渴望的,她柔声对原上野道“很抱歉。”

    正忙纠结昨晚记忆的原上野“”

    百合娇好的眉眼间充满歉意,她向原上野行了个大礼“我和他的私事,牵连到别人的性命,我感到很抱歉,请您接受我的道歉。”

    “不不不别这样啊”原上野摆手赶忙向女子鞠躬“是我应该向你道歉才是,都怪我那时想没用东西去了,没注意到周围的状况被人杀了突然占用你的身体不是我的意啦,真的很对不起,要是当时我反应过来,你也不可能莫名其妙的就死了。虽然现在什么也没用了,但我还是想跟你道歉,ごめんなさい”

    “请不要为此愧疚。”百合摇摇头,她嘴角轻抿上翘勾出柔美笑意,脸颊抹上蒙蒙的红晕,眼神柔和如水,一不心就溢出丝丝甜蜜“能死在他的怀中,我甘之如饴。”

    甘之如饴

    “什、什么”原上野愕然睁大眼,身体不堪重负地晃了一下,怎么也想不到原来是你情我愿,一个愿杀一个愿挨那自己在正数第二章像个骑士样深情款款去亲了下她尸体的脸现在被读者想起来岂不是傻逼透顶呜还我初吻

    百合似乎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注意到原上野如同被雷劈的表情,她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笑眼朦胧幽幽注视着原上野,像是透过了她去看另一个人,在她心目中的那个人。

    “早已不洁的我有什么勇气与他共结连理呢。”

    原上野傻。

    “我已经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了。”

    原上野继续傻了吧唧。

    “心爱的人亲手结束性命,我并不觉得痛苦,反而很幸福。”百合的双手捧在胸间,此时嘴角的笑意满足而落寞“但眼睁睁看着他一个人,我想我是不是很自私,让他一个人”

    原上野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她清清嗓子“其实嘛,我觉得”

    下一刻,她的手腕被人拽住。

    “先生”原上野看见来人,心情反而更沉重了“速度真不赖啊,这么快就找到了话可不可以取消唔干、干嘛啊喂”

    面上一阵刺痛传来,对方的手指伸过来就这么轻轻触碰了下她的鼻子,就刺激得原上野头皮发麻,干枯了几年的泪腺差点齐齐迸发。

    夜斗脸色平常地收回手,“刚才你被妖怪袭击了”

    原上野觉得有点丢人“啊,只是被东西咬了一口罢了。”感受到少年投过来的眼神仿佛在“东西还不是被伤到了”,她挺挺胸,脸上大无畏表明着“这点伤算得了什么”

    夜斗拍了下她的脑袋“这伤口会逐步扩散到全身,到时候痛不死你。”

    原上野一哆嗦,底气不足强撑着回视眼前的神明“”

    神明的语气微微上扬,慢吞吞把下半句话补完“不过用神社的净水洗洗就能消除病变。”

    啊嘞,似乎被耍了下

    女子这时出声,她看着原上野,红唇轻启“你要杀了他”

    原上野沉默几秒,无比实诚点头应道“是的,我想报仇,一命抵一命,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百合对她温和笑了笑“不妨碍的话,能带我去吗”

    “哈”原上野又傻了吧唧,她大大猜错对方的反应,打死也想不到百合听到她的回答后,居然表现的如此淡定,对着将要杀死自个爱人的人还露出那么温柔的笑容,做圣母也不是这个做法,这妥妥的不科学莫非是剧拿错了

    百合此时的眼神格外缱绻,轻声细语“丢下他一人是我太自私了,等他死后我们又能在一起了,我会寸步不离待在他的身边,弥补我的过错。”

    原上野虎躯一震,心想妈妈大人之间的恋情实在是太可怕了

    夜斗的目光扫了女子一眼,又看着憔悴望天没有反对的原上野,耸肩道“好吧,我无所谓。”

    百合的眼眸弯了弯“万分感谢,神明大人。”

    原上野瞬间察觉到夜斗的情绪有所变化,他看起来显得略开心

    周围的场景在一瞬间翻天覆地,万分寂静的树林中回荡着乌鸦嘶哑的叫声,冰冷阴森,原上野不适宜地搓了搓胳膊,奇怪问道“那个人跑到这种了无人烟的地方干嘛”

    夜斗拨开草丛,语气淡定回她“为了自杀。”

    原上野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女子和男人,女子披着男人的外衣硬邦邦的躺在草丛中,原白嫩肌肤呈微微的青紫颜色,僵冷美丽的面容在僻静无人的树林当中充斥着几分诡异。男人大半个尸体倒在女子身上,尸体的腹部被深深捅破,漏出鲜血淋漓的一节一节肠子等器官,腹部切口那的鲜血还在微微往外流,看起来死去的时间很短。

    原上野感觉自己的胃在抽搐,她从心底里排斥这幅场景,可就是移不开视线。

    百合看见这幕脸色未变,蹲下身抚摸死去男人的脸,轻轻问道“那他呢”

    “他的死灵被妖附身,已经不在了。”

    女子的脸色顿时苍白下去,她的嘴唇在抖颤“什么”

    面对质问,神明笑了笑,口齿清晰回答道“我追到这里时候,这个人受到妖怪的影响已经切腹自尽了,他死后变成妖怪,我自然要砍杀掉他。”

    话先生你为嘛要带百合来这里亲眼目睹自个心爱的人永远消失的事实,总觉得恶意满满啊。

    原上野看着女子沉默凝滞的背影于心不忍,轻轻扯了扯对方的衣袖,走到百合面前想些安慰的话“喂,百合你”

    女子不话,过了几秒,她缓缓抬起头,大半个白皙的脸变化成附有鳞片状的诡异黑色。

    “”

    原上野愣愣看着突然浑身被漆黑诡异气体包围的女子,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个情况是百合她黑化了这么酷炫

    这时,夜斗拽过她的手,“走了,回神社。”

    “诶诶诶”原上野叫住神明,难以置信的问“先生你不管管她么”

    神明冷静道“如果下次还能碰面的话,我会杀了她。”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啊”

    在离开的前一刻,原上野忍不住回头看着孤零零伫立原地的女子和她周围张牙舞爪的肆掠黑影,把今天接收到的信息量想了又想,心里只叹

    “我死得真他妈儿戏。”美女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