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零五
    夜斗走了。

    原上野一人独自坐在神社屋前的石阶上,从昨天的晌午到今天的清晨,她就这么一直在这儿坐着。彷如与身下的石块连成一体,化作毫无生气的石像一般。寂静无声。

    其实她是蹲坐久了,一下子就起不来了。

    暗淡的天空渐渐明亮,泛起了鱼肚白,黎明揭晓而来。早晨的初阳升起,并不耀眼却让人感到希望之所在的晨光照得冷森森的神社多了份暖意,阳光没有阻碍穿过鸟居,神社被淡金的光芒笼罩,伴随着悦耳的鸟呤,顿时显得神圣又带着几分梦幻色彩。一旁的参天大树沉默屹立,如同保卫疆土驻守此地的士兵。被阳光镶嵌金边的绿叶在暖意的空气中舒展身体,倏然从树上飘下。

    正巧一阵凉风刮过,树叶悠悠打了个旋儿,落在了原上野的头顶。

    原上野把叶子拿在手中去瞧,感到大为奇怪,这片叶子绿得新鲜丰润,横竖怎么看也不像是生命走到后头该掉落化为泥土的残叶,除非有人有意把它扯下来,不然现在掉叶子也轮不到它吧。

    这么想着,原上野欣喜感觉自己的智商又回来了。

    她听见了不大不的推门声,打破了早晨的宁静。

    接下来是嗒嗒嗒的脚步声,这所神社的主人手里拿着扫帚从出来了,是一个年迈的老人家,虽华发霜鬓,腰板却挺得直直的。他把扫帚放在一旁,在水池净手,尔后朝神社拜殿双手合十,满脸虔诚的祈祷。

    原上野坐在拜殿前方,老人朝拜的方向正对着自己,她自觉挪了挪位置,抬头望向脸纹深刻的老人。原上野忽然想起了七年未见的祖父和祖母,两人的模样早已模糊不清,这很正常,爸爸去世后原上野就再也没见过他们了。

    妈妈爷爷奶奶知道爸爸的事情很伤心,甚至想到这个孙女也会流眼泪,开始原上野虽然想念爷爷奶奶,可不得不断了和他们联系的念头,待她懂得某些事情之后,原上野在某次想念当中,她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忘了和他们联系的电话号码。

    从什么时候自己的亲人只剩一个了,什么时候不再想念与自个有亲密血液关系的两人,从此天涯各一方。这些,原上野统统忘得一干二净。

    人的心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它很,下意识的执着与自己更在意的事,必定忘却其他在心中渐渐失去分量的事儿。忘记,有时候只是弹指一挥间。

    老人祈祷完,和原上野想得不一样,他并没有拿起扫帚开始打扫,反而上前走到善款箱面前,一脸肃穆。

    原上野

    她看见老人郑重的再向神社双手合十再拜了拜,然后搓了搓手,向善款箱缓缓伸出手

    接下来是“哈哈哈哈这回收获不这下又能去隔壁街喝上几杯了”

    原上野“”

    隔壁这附近不是只有那条花街吗

    fauk原上野最后残留的伤感被这欢快蹦跶起来的老头一扫帚,清得干干净净。她忍不住的朝老头比了个中指,后者依然乐滋滋的抱着扫帚,边扫地边哼着调。

    原上野膝盖颤颤巍巍地了起来,像昨天的少年那样,她改坐在箱子上,双手撑在木箱上,翘着腿,舒服得直叹气。原上野觉得自己实在二百五,蹲了整整一天的石阶,弄的自个浑身都疼,身心俱损,回头想为嘛自虐。

    内心深处滋生出某种东西,那个东西笑着,讽着“吶,原上野你不觉得自己很可怜吗你所在意的一切都离你远去,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干脆一了百了得了,真是条可怜虫呢。”

    夜斗走了,离开了,不在自个身边,那有如何

    原上野还是得活下去。

    不觉得难过是假的,不想大哭一顿也是假的,但难过完,哭完,终究也得面对现实不是吗

    不如干脆省去这些麻烦,直接面对现实好了。

    原上野其人,想多了会极其难过,因为她想的都很悲观,废话百遍,伤心伤肺。但其实只要她决定面对现实之后,一切就好起来,她会发现其实只是自个虚惊一场,现实其实并不可怕,是自己想多才变得奇怪起来。

    嘛,这种情况,我们科学的把它叫作脑补过多。

    原上野纠结了一会,经过自我排解,终是悟了。其实是她赚到了,当初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自己的心情糟糕极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夜斗出现给她喘息的机会时间,原上野也怎么想不到,居然在这能碰见自个一直在暗恋的人,不仅见了面,搭了话,跟对方单独呆了一会,心上人还冲自己笑了几次

    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一天之内达成了,幸运度爆表了好吗还有什么不满足虽然最后是被郁闷得要死嘛,收获的快乐总体来比难过要多,原上野抱着乐观心态这事当成一场艳遇来看待,南柯一梦,梦醒人醒,这么一想,于是原上野自然就想通了。

    那么,接下来要老老实实一直呆在神社吗不定夜斗还会出现在这,这里很安全,什么奇怪的东西都没法靠近这里,要躲在这处落脚吗原上野揉着膝盖考虑中,她在阴影中抬头看了看外头近在咫尺的温暖阳光,不一会儿便想起原来那个世界的生活,学校、同学、家还有她的妈妈,原上野的心里很快有了抉择。

    就算是为了再次见到心上人,原上野觉得自己在此之前也得活得人模人样,胆怕事成天窝在神社算得了什么她自己也会看不起自己好吗以后在夜斗面前怎么直得起腰

    原上野决定目标之后,顿时神清气爽,腰不酸腿也不疼了她在神社中乱转了一圈,再回到正门之后,原上野的手里还攥着那片树叶,叶片翠得赏心悦目,在原上野眼中从未有的顺眼。她想了想,弯腰朝神社的拜殿鞠了一躬,诚意满满。

    “”

    耳边倏然传来一声陌生的爽快笑声。原上野愣了下,环顾四周,只见老头在不远处哼着歌还在打扫,神社中并没有他人。

    原上野半响才反应过来,她把手中的叶片塞进口袋,觉得这里的神明都很亲切呢。

    原上野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放弃,不能老老实实认命,像个傻瓜一样等上百年,就算等到了那个她熟悉的世界又能怎样呢,过上一百年又怎么样,原上野已经死了,在这里,她已经是个死了的人,这是不可逆转的事。

    认为比起做个没有任何无忧无虑、闲到想要自我了断的死灵,原上野更想碰碰运气,找到滚回家的方法,要是预定好了的新发行的少女漫画快递到家,自己又不在,被妈妈看见可不好了

    来到这个世界三天,第三次重回这条花街巷,原上野心中真是感慨万千啊。

    和她一同来到的老头子一派道貌岸然,背着双手,脚步轻飘,轻车熟路一头钻进某个院子,原上野停下一瞧,哟,巧了,她找到的也正是这里。

    她从老头的身边无声经过,腹诽了句喝个酒需要来这种地方吗

    原上野很快就知道了答案。她找到了百合生前所呆的屋子,屋中有个姑娘照镜抹粉,原上野猜测这里的人应该发现了百合的消失,既然找不到百合,屋子自然是易主了。原上野在屋里来回走动,左翻翻右翻翻,试图触发fg屋中的姑娘忽然婷婷起身,有人敲门要进来了。

    门一推,原上野嘴角一抽,她望着那张沟壑纵横的老脸,顿时真想一拳印在对方脸上。

    这老头该不会是

    门再一推,关闭。

    老头干咳了一声,朝人家姑娘嘿嘿一笑,涎着脸,手往对方身上招呼

    原上野震了震,三观再次被刷新喂多大岁数了一把年纪还学人嫖妹子你可是镇守神社的人啊可恶这样真的好么

    眼见姑娘上半身的衣物被扒的差不多了,原上野不忍再围观下去,她颓然闭了闭眼,推门,一关,黯然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原上野在这个院子进行了地毯式的,能进去的地方都去了,不能去的她也去了原上野面色略带憔悴,开始后悔再次来个这条花街,她在院子里溜达了半天,除了瞎了好几次狗眼之外,仍然一无所获不对

    最终,原上野在院子最末处的屋中,看见了一个人。

    心情阴转天晴,她上前叫住对方“那啥初次见面,你好啊”

    对方正背对着原上野,头也不回“一边去”

    原上野表情讪讪,她挠了挠头发,见对方依然如此,便重重咳了一声,“请问”

    对方的口气太不好“都叫你闭嘴啊没看我正在忙吗”

    “”

    被吼了一声的原上野好脾气的闭嘴了,像对方一样盘腿坐着,沉默观赏日江户时期的男女双人合作肢体运动不一会儿,原上野就承受不住了,她缓缓转过身,眼圈发红瞪着门,眼神仿佛要把纸做的门燃烧成熊熊烈火靠彻底瞎眼了

    很想直接摔门走人,但原上野觉得这样做会给对方留下的第一印象不怎么好,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同伴”,当然得投其所好哇擦虽然死了没人看见,可以随心所欲,但是正大光明围观别人实在是太无耻了纯爱信徒の原上野不由哽咽一声。

    过了一会,那人心满意足的转过身,信徒的苦难终于结束,原上野长长舒了一口气,还没等她开口话,对方看了她一眼,就了句。

    “泷泽萝拉。”

    原上野沉默半响,迟疑开口道“额苍井空”

    被脸颊上的肥肉挤成的细眼瞥了下原上野,毫不犹豫的推门离去“老土”

    “靠你嫌弃什么啊混蛋诶诶诶别走啊”原上野使劲拖住对方的手臂,“都是从一个地方来的,就留下来和我一起耍啊,互相有个照应吧”

    对方不屑一顾“我和你没有共同语言”

    原上野心想这么拽,她仍不放手,并加重力气“晚上会有很可怕的妖怪出现哟两人一起总比一个人行动好吧”

    对方从鼻孔中又重重哼了一声,不为动摇“我在这都呆了快一个月了,从来没看见过你的什么妖怪少胡八道,胆鬼伪娘人妖”

    “”原上野没想到对方毫不留情会直接对她进行人身攻击,于是牙根发痒回了句“死肥仔”

    “混蛋去死吧”

    重达200多斤的肥仔被戳到痛处,突然陷入暴怒的他愤怒地踩了原上野一脚,原上野立即瞪大眼睛,不得不松开了手,肥仔甩了甩手,冷笑着对着她竖起中指,张扬而去。

    原上野被踩的脚痛得她心情郁结,在走廊上幽幽坐了一整天,最后她看时间不早,不能再呆下去了,拖着痛脚打算回神社养脚,不知道神社那里的净水对治疗骨折骨裂有用没

    出师不利┭┮﹏┭┮

    此刻正是,黄昏与黑夜交替之时。残阳染红了天空,金红交加,有种震人心魄的美感。

    原上野一瘸一拐,忧郁移动着。

    由于速度太慢,等天色渐黑之后,原上野努力攀爬某个山坡,她的脚疼得厉害,心也伤到极点嘤嘤嘤呃,继续爬吧。

    待原上野成功登顶,她迂回一口气,转头,便一眼见着此生自己最大的两个敌人。

    肥仔和百合。

    原上野口中舒出的气,又被她瞬间吞了回去。

    “啊啊啊啊救命”

    肥仔青白着一张肥脸,他赶紧向原上野奔了过去,原上野看着这肥仔朝自己扑来,感觉有点熏熏然了,可下个瞬间,他恐惧大叫着将原上野整个人往妖怪方向推了一把

    然后,逃走了。

    原上野震惊对肥仔落跑的身影伸出尔康手“靠”

    身后的东西忽然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咯咯咯”声,像是在笑。

    原上野再次吸了一口气,握了握拳头,慢慢转身过来,看着眼前全身乌黑发紫,人面蜘蛛身体,比她高一倍多,用血红眼珠死死盯着她的百合,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干笑。

    “嘿百合,好久不见呀,看样子,你混得不错嘛”添加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