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零六
    原上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神社的,反正等她回过神以后就在神社的鸟居下,脚背传来的隐隐作痛在不断提醒原上野,她已经完整无缺的安全回到了神社。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百合上次不是想杀了我吗为什么这次她就这样放过我

    原上野慢慢走上石阶,她边爬边想,却怎么想也想不通。如果百合真像夜斗所堕落成妖怪,连以前的记忆也没有,那作为妖怪看见原上野这枚死灵就如同见了日常所需的食物,不眼睛一亮飞快凑上去嗷呜一口吞了,反而幽幽盯着人看了一会就跟什么也没看见似的走了,这个怎么也不过去啊,这还算妖怪

    这个问题如同黏稠的蜘蛛丝般萦绕在心头,久久未能散去,原上野脸色有点发绿,想起了如此百合变成妖怪的酷炫造型,觉得好好的娇弱美女搞成这种样子,造孽啊,蛛身人面,身上左右还带有两排密密麻麻的眼睛,里面的眼珠子转动起来好像还能渗出鲜血出来,看着就瘆得慌,回想起更加。

    原上野心想,瞧这块头,这牛逼样,大概百合在妖怪中也算boss级别吧,应该没人敢欺负她了吧

    趔趄忍痛着爬上神社,原上野第一次深觉神社建得尤为装逼,台阶太多好么在平时,原上野还觉得虽然盖到这么高,登到神社正殿有点吃劲,但在她顶端俯视下面着的一切的那一瞬间中,之前的累被另一种超然的奇妙感觉所覆盖,累不再是累,愉悦由心焕发。

    可现在原上野蹲着地上喘气,抬头遥遥望着夜幕高挂像脸盆似的月亮,不禁热泪盈眶,妈妈,原来死了当死灵还是要用两条腿走路,为毛不能用飘着的啊,之前还以为做死灵什么很神秘呢现在自我体验,实在是太艰苦了嘤嘤嘤。

    原上野灰头土脸到了水池边用水治脚,结果这水对肿起的脚一点疗效也没,貌似神社中的水只能对妖怪留下的伤有用,包治百病什么的是她想太多了知道真相的原上野抱着痛脚失落不已。

    突然。

    “吱嘎”

    有人踩到树枝的声音。

    原上野愣了下,迅速转头向发出声的方向看去。迷人朦胧的月色从天洒下,原上野看着推了她一把趁机跑路的肥仔双手哆哆嗦嗦正举着一块厚重的石板正向自己方向心挪动,他看上去紧张极了,尤其是被原上野发现后,像只炸毛的巨大肥猫,虽然现在可是夜晚降临,可原上野还是能看出肥仔脸上的肉不停在无频率的抖动,鲜活得像块白嫩嫩的五花肉。唔,原上野做死灵后几天没吃什么不饿,现在有点馋了。

    肥肉占分略多的“五花肉”高举石板,瞪着原上野不由吞了一大口唾沫,语气僵硬“你你没被妖怪吃掉”

    原上野心道废话,虽这么想,但她没有开口话,只是直身子,把手腕上在这世界就停止转动的手表慢吞吞取下,兜进口袋。

    不顾脚上的疼痛,将装腔作势的肥仔扑到在地然后,原上野压在肥仔身上,对着白花花的脸痛揍一拳

    “呜”

    肥仔发出的惨叫与石板沉重落地声刹那间划破夜空,前后呼应

    原上野是个典型的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整天光想不练假把式,碰见什么让她气愤的事只在心里使劲咆哮,面上却很少给出行动,这个好听点叫控制力强,差点,根就是个胆鬼。

    此刻,原上野觉得她向未来幻想中的自己迈上了一个新的阶梯,前进了一大步,揍人的感觉,啧,真酸爽。

    仿佛听见有人在身旁咳嗽一声,原上野反应了过来,她起身,消气后重回老好人盒子里去,向肥仔伸出手“刚刚那一下是你踩我脚的,这下我们就两清了。”

    “滚蛋”肥仔捂着脸用极为仇恨的目光狠狠瞪了她一眼,紧接着撒开嗓子满地打滚哭嚎了起来,泪水和鼻涕糊了一脸。

    原上野“”

    哭、哭了

    啊呀呀,男孩子在地上打滚大哭这样真的可以么,有种发现新品种的微妙感觉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对方的嗷嗷大哭还没消停下来,原上野对男生这种生物有了新的看法,惊讶于对方的泪腺如此发达,她捡起地面的树枝戳了戳肥仔泪涕交横的腮帮,“喂,就是打你一下,又没掉块肉,你看,我的脚还被你踩肿了,你的脸还没肿啊啊,别哭了,只不过是被打了下而已呀,你还是男人吗要像个男子汉一笑了之啊”

    原上野完,她自己先愣了一会,觉得后头她的这话违和感甚重,对了,昨天夜斗也用过这样漫不经心的语气对她了类似的话。地上的哭势依然不,使她忽然有点头疼,原上野挠了挠后脑勺,“起来,还有一笔账,我还没和你算呢。”

    “”

    肥仔立刻闭上了嘴,又打个嗝。

    他停止滚动,并努力缩起身体,像一个圆滚滚的肉球,不忿地瞪着原上野“我做的没有错”

    “哦你让我来引起妖怪的注意,自己就乘机逃走,你没错”

    肥仔躺在地上,胸口一起一伏,他气势汹汹大哼了一声,坚定宣称“我没错”

    原上野用鼓励的目光注视着他,让他继续下去。原上野觉得只要肥仔别再继续祭出那种杀猪似的嚎叫,一切都好,现在,她听见这些,没怎么愤怒了。

    肥仔勇敢无畏,大声道“我能有什么错一切为了生存要是再来一次,我还是这样做”

    原上野欣赏他的勇敢,并提出疑问“额,你这么,就不怕我再打你了一顿”

    肥仔愤怒的瞪着她,哧吭哧吭的喘着气,像只浑身软绵绵发怒中的公牛,不一会儿,他打了滚,趴在地上,嗓子一清,一边哭嚎一边捶地。

    “”

    原上野仰头望天,沉默望着夜空中璀璨的星光和皎洁的圆月,无语了一阵,所幸对方第二次发功,持续时间比上次短了不少,大约过了三四分钟,原上野暗自松了口气,从裤兜里掏出纸巾递给终于消音,换做不停打嗝的肥仔“好了,我开玩笑的啊,是个男人就别哭了这样多难看”

    肥仔此时看着原上野的眼神增加了些复杂,他边打嗝边抹鼻涕边“我还没成年。”

    “”

    原上野偏向理想主义者,觉得闹别扭后还是能够一起愉快玩耍,正所谓一笑泯恩仇嘛,于是她态度和气的再次向肥仔提出组队邀请嘿,伙计过去那些打闹的事就别太计较了嘛,同是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的受害者,我们应该团结起来,不放弃不气馁,共同努力积极寻找回家的路

    可对方不这么认为,肥仔擦完鼻涕坐起身从喉咙中溢出一声冷笑,立即朝原上野大开嘲讽,持续不断打嗝中把话个囫囵,大概意思为八嘎爷在这鬼地方都呆了这么久,要找到回去的路早就找到了,还能在这碰见你这家伙吗笨蛋

    “这个嘛”原上野想轻易不要放弃啊伙计,可对方提高声音打断了她。

    “劝你别折腾了,老老实实在这等死吧。”肥仔冷笑完这句就走了。由于很嫌弃跟原上野呆在一处,就起身跑到神社屋中去了。

    老老实实这里等死我们不是已经死了吗难道还能再死一次

    原上野托腮盘腿坐上善款箱,想不通了,而这个想不通的事情让她觉得有些烦躁,便不去自寻烦恼,抬头望着高悬在夜空中又亮又圆的漂亮月亮发呆,天朝有篇诗叫“静夜思”特符合原上野此时的心境。她有点惆怅,觉得好不容易遇见个跟自己一样倒霉的家伙,没想到搭讪失败,对方和自己根不是一条道路上的伙伴孤独cry。

    三天两夜没合过眼的原上野忽然仰躺着箱子上,按道理来,成为死灵后,不需要睡眠也能精神百倍,可原上野却感到身心疲惫,她敛下眼,脑袋靠在散发着腐朽气味的木头上,很快就睡着了。

    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于是原上野就梦见了她的妈妈。等等剧不对啊喂

    梦中的妈妈看上去年轻不少,她正从柜子里拿出一个贴有维他命标志的塑料瓶,将里面颗颗的药粒取了一部分,倒进一个倒满水的杯子中,这时妈妈年轻的面孔蓦然一动,突然静静笑出声来等原上野后知后觉发现梦中的场景发生在爸爸还在世的洋房中时,画面搅在一团,变得模糊扭曲起来,等再次清晰时候,梦境发生改变,妈妈看上去没有刚才的那么年轻了,她正拎着一条男式三角性感胖次,温情如水表示要亲力亲为帮原上野换上,还有蜡烛皮鞭

    “”

    原上野被理所当然被吓醒了。她扑通一声从木箱中麻利滚下来,因为箱子还是有所高度的,所以原上野摔得鼻青脸肿。

    天已经亮了,肥仔从屋中出来看见这一幕颇有幸灾乐祸“真是个笨蛋”

    原上野呆呆捂着脸看着肥仔硕大的身躯,似乎一时间缓不过神,她的目光从上到下,最终停滞在对方的腿之间,用不可思议语气问道“这是到底为什么”

    青天白日,肥仔的下半身在光的照明下看起来有些透明是怎么回事

    肥仔懒洋洋伸了个懒腰,整个人像块舒展中的纯肥鲜肉,让人情不自禁偷咽口水,“鲜肉”以高高在上,有点轻蔑,有点不屑,还带着一丝怜悯和嘲讽,总之是很想让人按住痛打一顿的口吻“慌什么,你这个笨蛋迟早也会切身体会到的,那个时候你就知道了。”

    原上野呆了半响,“这就是你的等死是吗。”

    肥仔看原上野似乎吓得不轻,他爽了,觉得大仇已报哈哈哈,当肥仔意犹未尽还想些什么继续刺激原上野的时候,却被人抢先一步。

    那个声音咳了咳,像是在清嗓,笑着“身体变得透明并不是再次死亡,只是换一种形态活着而已,当然,变成那种形态就不能像现在这样话,也会忘记一切,忘记的不止是记忆还有知觉,没办法按照自己的意愿行动了,可能甚至连自己被妖怪吃掉也没法感觉出来,是有点不方便啊。”

    是超级不方便吧

    肥仔转头,原上野也转头,两人看见了一个不知何时在大树下的老年人。

    老年人的一身服饰像是古代日皇族般的端重大方,他头戴高冠,蓄着花白的长须,正用手慢慢顺毛,不对,一道一道捋着,整个人看起来道骨仙风,一身正气凌然。老年人笑呵呵摸着长须,对两人立即投过来的关注显得很是受用。

    原上野打量了对方半分钟,手不知不觉顺进口袋,手指触碰到那片树叶,她愣了下,很快便有了想法“啊,你是这座神社供奉的神明”

    肥仔震得肚子上软肉一颤一颤的“哈”

    老年人抚须不语,满脸的高深莫测,装逼十分。

    “我有个办法,能让你们永远保持现状。”

    就是“成为神器。”

    隔日。

    “呀,那个死灵不在这里了呢,都过两天了,应该差不多要被妖怪发现吃掉了吧。”女孩清澈的童音打破了沉溺在宁静中的神社。

    少年翘起二郎腿坐在善款箱上,听见女孩这样,便扫了眼了无人声的四周,他的嘴里叼着细细的草梗,含糊不清回了一句“哦,可能是吧。”关注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