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零八
    成为了神器,原上野和肥仔就在毘沙门天这里定居下来。然后一路高歌凯奏,就好像开了金手指一样突飞猛进,各种爆表在一个月之间,从只有一腔热血,什么也不会的新人,一下子到了拥有足够实力,可以伴在毘沙门天每天巡逻时左右的利器为主人开天辟地,战无不胜,被其他神器刮目相看,令人惊讶万万没想到的一名了不起的新秀

    当然,后半部分的新人到新秀极大转变,这段精彩概括只属于肥仔,恩,神器大麻。跟同时成为神器,同样是新人的原上野一毛钱关系也没。

    很多神器感叹啊,刚开始一看到这俩个新人,还以为到时候瘦的比胖的会优秀不少,现在却是反了过来,胖的经常跟着主人去外面斩杀妖怪,被主人夸奖,深受瞩目,瘦的那个还在每天跟指导者练境界线,那可是神器的最基技能啊

    这红果果的对比哟,连原上野都有点不平衡起来,她想起了第一次遇见肥仔的糟糕情形,和这些天跟随在神明身后的一派热血高扬甚至带点儿羞涩的人,不看样子就根完全想不到是同一个人嘛虽然那种模样是在他喜欢的人面前出现,但转换也太快太大了吧原上野想到现如今走路带风的肥仔,只能默默在心里歌颂爱情的伟大和奇妙。

    肥仔最近除了跟自家主人出去巡逻展现自我之外,他还喜欢在原上野面前炫耀,嘚瑟中又会趁机嘲讽原上野怎么这么没用,叫你以貌取人,现在知道错了吧

    肥仔不仅喜欢嘲讽原上野,更喜欢在原上野练境界线的时候,以高高在上,用强者的口气对她左右挑剔,抓住机会就拼命打击,把讨人厌推到了个新的高度,他讥笑“这点事花了一个月的时候还是不能顺利使用,你果然是个笨蛋呢”

    “”

    原上野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淡定面对了,左耳进右耳出嘛。承蒙肥仔不像其他神器称呼她叫耀麻,反而整天用“你这家伙”“笨蛋”等等来代替,肥仔骂人用词十分贫乏,骂人永远只有笨蛋、傻瓜、混蛋这三个交替循环使用,听多了实在没有起到什么伤人作用,不痛不痒。

    原上野没什么反应,她的指导老师却表示极其不爽,换做是谁都对时常妨碍自己指导后辈的家伙没啥好感,又同是被自己指教过的家伙现在毕业了,比自己牛逼了,特意过来大放阙词,指手画脚,仗着实力恶意嘲笑他人的家伙更是看不顺眼。

    叫做询麻的姑娘脸一黑,叉腰朝肥仔不满发飙“成天笨蛋笨蛋的,烦死了大麻,别以为你比耀麻学东西快一点,就能够欺负她耀麻到现在还不能划出一线肯定有你总是来烦她的原因啦嘴巴不停絮絮叨叨的,像个老婆婆一样烦死人了”

    肥仔“”

    这天,晴空万里,微风徐徐,天气甚好。陆上草地翠翠的绿,清新夺人,原上野和另一个比她晚来这里几天当上神器的仁兄一同蹲在草丛里,无言地抬头望着开始互喷的两人,低头,喂兔子。

    浅褐色的,毛茸茸的,门牙极大的,垂耳兔。

    仁兄将从厨房顺来的新鲜多汁的大黄瓜凑到这只兔子嘴里,却被兔子一门牙咬到手指,他急忙缩回手,捧着被啃的手,样子很受伤。见此情形,原上野毅然用菜叶去逗,结果在手腕上啃了一大口,不仅啃了,还咬着不放了,原上野痛的倒吸气,她将食指和中指一并,对着兔子从上到下就是那么一划然后,然后就什么也没发生了

    询麻和肥仔互喷了三百回合,此时体力脑力消耗了一半,她回头一看,见在她指导下进步缓慢的两人犯蠢的模样不禁让人要吐血三尺,她大怒“你们是笨蛋吗到底在干什么啊现在可不是玩耍的时候,耀麻你看大麻这么瞧不起你,你必须得要争口气给他看啊”

    仁兄“是啊,询麻的很对啊”

    原上野“啊啊,我会的不过现在帮我下忙,先让这兔子松口吧”

    姑娘看着眼前这只陷入狂暴状态,散发着逮谁咬谁的强大气势的兔子,她看了半响,了句“就让它磨磨牙,打下牙祭吧,看上去几天没吃肉饿得挺可怜的”

    兆麻和原上野“”

    于是三人在“兔子是否属于食草动物”发生了很大分歧。

    兆麻是继原上野和肥仔之后被毘沙门天收于门下的神器,年纪不过二十左右的青年身着麻色的和服,有着棕红色的头发和碧绿色的眼睛,他的眼神中,带着少年年纪般的胆怯和对自己的不肯定,整个人看起来有几分可爱。

    原上野和青年一天相处下来各自都觉得很融洽,惺惺相惜,于是很快便结为挚友。原上野摸摸自己的头发,很羡慕对方头发比自个长一些,居然还能在脑后面扎起一撮,头发是增强女子力的绝对好帮手啊

    肥仔一开始不喜欢兆麻,因为这位跟他一样是新人的青年望着毘沙门天的眼神让肥仔感到十分不妙,他在震怒中发现自己多了个情敌。肥仔开始有了紧迫感,这让原上野每天一大早出了自己的房间就能看见肥仔伫立在空地中不断练习境界线的身影。他有了目标,曾私底下对原上野嚣张放出豪言“我一定会在她的身边谁也不可能阻挡”

    原上野觉得不可能嘛,那位像个管家一样的老婆婆道司,就可以挡的住你,因为是主人最为亲近的人,半个神嘛。她诚实的把想法告诉了肥仔,好心指出他话里的病句。

    肥仔咬牙,牙齿磨着嚓嚓的响,他瞪了原上野一眼,做出修改“哼走着瞧我一定会取代她,成为新的道司”

    原上野“”

    啊,我好像助纣为虐了

    肥仔野心很大,行动力也很强,没过几天他就和原上野拜拜,幸福的跟随毘沙门天四处巡逻,消灭妖怪,这从侧面证明了人一旦拥有激发他潜能的存在并能一手翻云覆雨,摘星劈月,这股力量是多么的强大恋爱万岁

    咳,虽然是单恋,单相思

    可能是肥仔的心思没怎么刻意去隐藏,他还太嫩了,道司隐隐中察觉到了端倪,这名老妇人不动声色的找着理由进行敲打,打的肥仔脸色一天比一天差,也影响到了神器与主人之间的联系,有时候,大人和学生之间的差距真是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啊。不动声色的慢慢拖垮你,不动声色的让其他人根感受不到,不动声色的温柔弄死你。

    这就是大人,你太年轻,什么也不懂。

    原上野看着脸色差劲的肥仔,于心不忍,成天对着一张阴沉沉的大肥脸,吃饭啃水果都不香不甜了,为了自己的食欲,她跑去专门开导肥仔“大麻啊,你再这么下去,影响到了主人的身体,恐怕我们就要拜拜了”

    肥仔拿着阴郁的眼神斜视着她,不话。

    原上野再接再厉“咳咳,你看啊,你和我拜拜,就等于跟毘沙门天拜拜啊,你想要被开除吗”

    肥仔有了反应,他闷闷不乐地抱住头,道“你这笨蛋,根什么也不懂。”

    原上野心想,我懂,喜欢了那人的两年,她怎么可能不懂,有什么不懂。原上野从兜里掏出帕子递给肥仔,示意对方别掩饰了,话都带着哭腔了,原来肥仔除了嗷嗷大哭,文艺式的哭泣也很在行啊。原上野看肥仔死要面子依然不动,便把帕子塞进他紧握的手中,拍拍他的手背,“什么嘛,只是遇见一点的挫折,你看啊,勇者救公主还需要打倒魔王呢,你就被老婆婆有事没事训斥几下,罚下打扫院子,擦下桌子,最多就是罚你抄点东西,这跟我们那的上学老师罚学生一个样子呀,用得了这么悲伤了吗。”

    肥仔猛地抬头看她,浑身颤抖,脸上布满泪痕,悲伤到了极点“怎么用不着用得着那个老太婆今天在她的面前罚我洗马桶嘤嘤嘤,好丢脸”

    原上野“”

    她在心底同情了下肥仔,继续劝道“嘛,那你对老婆婆态度好点嘛,她就不会再惩罚你了,先得低个头,认个错。没办法啊,现在她比你厉害,所以你必须得服气,等你比她厉害就不用看老婆婆她脸色了。”

    肥仔边哭边瞅着她,也不话,他打了个嗝,冥冥之中,似乎悟到了什么。

    肥仔到底悟到了什么呢过了几天,原上野发现了肥仔不在消沉了,他开始向一些神器示好走在一块,慢慢的有了密切往来,渐渐的有了自己的团队,并且团队中的神器性格平时都是偏向于热血的,不甘保持现状的,迫切变得更强大的这个节奏让原上野恍然大悟了,这,这就是勾搭成奸,结党私营

    看来肥仔在自己的安慰话里领悟了什么奇怪的东西额,莫非他把老婆婆当做魔王把毘沙门天当做公主把自己当成勇士,于是不断召集伙伴来一同推倒魔王

    天啊这不关我的事吧

    原上野觉得自己又多嘴了。

    过了段时间,连兆麻这个和原上野进度差不多的新人,也在一次和毘沙门天巡逻消灭妖怪当中大放异彩,原上野依旧还在院子中一天到晚比划练着境界线,被肥仔讥笑嘲讽,被她的指导者扑上去骂得狗血淋头,痛惜万分。

    自从接管了原上野这个学生,姑娘整天活在暴躁愤怒之中,她就不解了为毛耀麻这家伙怎么就这么没用兆麻跟她一样,虽然境界线同样也是使不好,但还是有能力的,第一次跟着主人去巡逻收益颇大,被主人肯定了,可耀麻这货,已经跟着主人好几次去一点用处都没发现,混蛋主人看你的眼神都变得很惆怅啊你这家伙知不知道啊快点牛逼起来啊

    其实原上野自己也有点儿惭愧,确实,她跟着毘沙门天出去好几次了,变成器物的她仿佛就是个装扮物一样,根起不到任何作用。虽然毘沙门天在不断的鼓励她,兆麻在安慰她,大家都在叫她不必在意,总会好起来的,多去几次肯定会有所收获的,她看起来不像是个笨蛋原上野挠挠头发,心想难道真被肥仔骂成笨蛋、傻蹦了

    兆麻递给原上野一个苹果,原上野道谢,一口咬下去,又脆又甜。

    惆怅中,很容易让人回想起往事。原上野想起来她的妈妈从来不买苹果放置家中,因为爸爸不喜欢吃苹果,以此推测,爸爸还不喜欢吃鸡肉和猪肉,对花香过敏,不爱明亮鲜艳的颜色,所以家中的布置颜色基都是由黑白灰组成的,也没有鲜花,一切都是随着他的喜爱来安排,原上野把嘴里嚼烂的果肉咽下,真是个任性的爸爸啊。

    兆麻前来慰问伙伴,他一看原上野一副魂不守舍的表情就很担忧“耀麻,你真的没事吗”

    “哈”原上野回过神,她开始大口大口嚼着苹果,脸部样子很像只大松鼠,她显得有点疑惑看向青年“我很好啊。”

    “其实你不用这样”兆麻觉得原上野现在搞怪的样子像是在隐藏悲伤,然后独自躲在角落舔舐伤口,想想就苦逼,“也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你看我跟你一样最基重要的境界也使不出来,我们可以一起慢慢努力啊,主人过时间还长”

    “哦”原上野这下搞清楚了,伙伴又过来安慰自己了,虽然很欣慰能有朋友关心自己啦,但是每天拿着那副表情面对她就让原上野不禁开始自我反省,她看上去真的很需要安慰吗

    野生的肥仔突然从拐角处蹦了出来,他一看见兆麻和原上野就开始冷笑起来,此生自己最讨厌的两个家伙出现了,哼

    对于肥仔表达出的厌恶,兆麻一直觉得无辜不解,他当然不知道在自己被主人笑着夸奖“真是和名字一致的神器呢”,肥仔就对他嫉妒起来,从此兆麻这名字便和原上野并列肥仔的最讨厌的第一名

    原上野深觉肥仔这种人是男性中的一名了不得的奇葩,但他和原上野来自同个地方,总感觉很亲切的,她朝肥仔挥挥手,肥仔冷冷嗤了一声,细眼看也不看他们,甩袖就走了。

    “额”兆麻带着安慰的视线又扫了过来,原上野尴尬而又坚定的不与挚友对视,她用无比真挚的口吻向他保证“我可以保证我真的没有在沮丧,不要用那种充满同情的眼神看着我啊”

    瞬间,对方的眼神变成了体谅。

    原上野“挚友你真的、真的想太多了”

    原上野怕了,她感觉对这个问题纠缠下去头疼的会将是自己,于是转移话题绕了长长的一大圈,然后找个以突然想起有事的借口赶紧向挚友拜拜,直到原上野走的时候,她还能感觉身后两道担忧的视线凝在她自己身上她真的看上去很可怜吗兄弟

    再然后,原上野在花园那块遇见了毘沙门天,她就真的有事了

    那位身着浅淡花色和服的金发神明微笑看着自己,还是一向的大方与爽朗,紫宝石般的眼眸在温和阳光下波浪起伏,显得更加动人,她向原上野招了招手“这次,耀麻要一起来吗”

    原上野“大人,您不是刚刚才回来的吗”

    “”毘沙门天咳了一声,摆了摆手“哈哈哈,这不是重点。”

    原上野心想,大人你真天然萌。

    毘沙门天走到原上野的面前,抚平她倏然翘起的呆毛,一番深情款款“耀麻,每个神器都有他自己存在的意义,你也是。”

    原上野哦,谢谢。添加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