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零九
    原上野对至今为止自己身为神器却在任何事情上都不能帮助到毘沙门天,反而在这在白吃白喝白住的行为自我检讨了一下。

    她感到有点儿惭愧,特别是发现大多数神器对自己都是摆出一副鼓励又带着惋惜的表情,让原上野越发不对劲,这种被他人暗下摇头表示同情的心情,真是难以言喻啊。时间一长,搞得原上野也开始思忖起来,自己真的很可怜吗

    先不境界线怎么练也练不好这一点,关是想想其他的也挺让人觉得沮丧,没有兆麻那样的特别的才能,没有像肥仔变成拥有强大力量的器物,原上野即使变成器物也像个花瓶一样,还是个占着位子、不具有没有观赏效果的花瓶,对主人来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唔,神器混成这样,大概也算个人才,一个百年难遇的废物。

    或许再过段时间,我就会被道司婆婆以“专管吃白饭,不干事”为由放逐出去吧咳,这个理由会不会太羞耻ay了

    终于产生出一点儿特别微妙的危机感,为了表明自己并没有那么没用,也没有对自己的没用感到失落焦急之类的坏情绪,原上野寻思了很久。

    她在院子中的空地上来回走动,走啊转啊,直到来回转得自己犯晕呼吸不顺畅,才迫不得已停下,蹲了下来,原上野抱住脑袋,她还是没想出什么对策来,无比哀伤的为自己的智商点个蜡烛。

    这种感觉,就像遭遇苦难中意外找到一棵树,攀爬上去,结果发现这棵大树连接至天。然后在天上尝到了对于现况来意想不到又美味无比的甜头,自然对之前的苦味产生抵触,下意识抗拒,不愿回到地面,不愿再体验到那种苦涩难咽的日子。

    除非地上有糖,那种一颗就让你含在嘴里,融化出来的甜就能无限游走遍浑身上下、四肢百骸的糖,那种尝过之后就再也无法接受其他任何甜味的糖,那种让你闻到甜味就感觉终生无法忘却的,让你感觉滋味无人可及的,让你感觉老子活了一辈子为了等到这一刻的,全世界最好最甜的糖。

    原上野幻想了会,不一会儿就感到自己的嘴里分泌物好像超乎寻常的过多了。

    某位的路过大叔,看见那个叫作耀麻的伙子呆呆蹲在院子里,目光放空,神情怅然若失,连在阳光中投下淡淡的影子都显得特别苦情。大叔观之,觉得这伙子没用到这个地步是应该忧郁忧郁,这年头当个神器不容易啊,他不禁流下同情的泪水,大方无私的将他准备的下酒菜的赠给原上野,鼓舞似的拍了下后辈的肩膀,携着万分感慨离去。

    原上野回过神的时候,忽然发现面前在什么时候多了几条秋刀鱼和一盘糯米丸子,她诧异一会,然后就吃撑了。

    询麻最近心情多云转晴,也不是特别好,总之就是比较先前的那些天愉快多了,整天愤怒陷入近乎暴躁心情的她终于不在愤怒,原因是她的算是半个学生的原上野终于觉醒了

    一般的觉醒都有两个含义,一个是指思想和行动与同进步升华了,另一个就是单指思想上的觉醒,至于行动上的,由于自身配件问题,想醒也没法醒,嗯,原上野自然是属于第二种的。

    耀麻这货总算变得积极一些了,有时因为会主动申请跟着主人去日常巡逻,虽然还是使用不出境界,变成器物还是当做摆设的一样,但比起之前那个呆头呆脑、让你干嘛就干嘛、安之泰然的模样,现在的让人瞧着心里欣慰多了。

    原上野经过一天的前思后想,痛定思痛,思想觉悟又升华到了新的高度,为了早日达到思想和行动上一致觉醒,原上野觉得跟着毘沙门天多去外面消灭妖怪,刷个经验什么还是很有必要的,不定自己在哪次围观的时候,忽然就领悟到了全新技能,到时候就牛逼了以一敌五,一个打十个都不在话下咳

    毘沙门天对于自家神器终于想通了,开始变得积极向上同样表示欣慰,于是神明大人每次都是很开心稍上原上野一同巡逻,还对这个变成器物后没有任何用处的神器用没有一丝阴霾,开朗的语气进行开导“嘛,像我之前所,每一个神器一定会有他存在意义。耀麻,别着急。”

    虽毘沙门天是最强的武神,但她的性格非常温柔啊。

    原上野对这种长得漂亮美丽,性格又对自己胃口的女子最没有抵抗力了,她挠挠脑袋,露出腼腆的笑容“恩,我记得,大人。”

    跟着毘沙门天巡逻的其他神器没有嫌弃原上野,除了肥仔。

    呃,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那么,原上野觉得自己肯定被肥仔戳出成千上万个血窟窿,打成肉酱喂狗了。

    自从原上野做出改变,跟着神明巡逻的次数比以往增多了,她便感觉到了肥仔看自己的目光一天比一天残暴,好像下一秒要就冲过来将她给暴打一顿似的,原上野认真分析了下,如果只是肉搏的话,到底还是她将肥仔反击得嗷嗷直哭的可能性更大。

    肥仔在暗地里恐吓她“不准对她有什么想法否则谁都保不了你”

    原上野无比真诚回视对方的细眼“我绝对不会对毘沙门天有任何奇怪的想法,放心吧,兄弟。”

    肥仔不信“真的你眼睛是不是瞎了”

    原上野“”

    这年头,有种人特别奇怪。你跟他喜欢上的人走的比较近,他会嫉妒得死去活来,但你要是表示对他喜欢上的人没有其他感觉,他就会质疑你的审美观,觉得这么美好的人你居然不动心他愤慨问你是不是瞎了,是不是基佬,是不是雄不起来

    恩,很明显,肥仔就是这种人。

    原上野心想,她要是喜欢上了毘沙门天,那才真的不正常吧。

    “我告诉你这家伙,别想癞蛤蟆吃天鹅肉”肥仔牙齿咬着嘎嘎响,横眉竖目,眯着细眼残暴地瞪着她,气势咄咄逼人,像只炸毛的大肥猫,“像你这种笨蛋,什么事情都不能为她做,傻得要死,有什么资格在她的身边笨蛋就是笨蛋,不要白费功夫了,什么也改变不了的你只要老老实实呆在这里就够了什么都不必妄想你就慢慢看到最后,我一定会作为唯一的、不可缺失的存在和她永远在一起到时候,你这家伙什么也不是”

    “哦。”原上野觉得如果是另一个同样喜欢着夜斗的女孩子出这话,她大概会很有代入感,但面对肥仔就:3ゝ  ,话为什么肥仔的假想情敌会是自己啊原上野不知道她做过什么让人产生遐想误会的事,按道理来,情敌也应该是看见毘沙门天就紧张,眼神不由就变得亮晶晶的兆麻吧

    作为老乡,原上野抱着善意特别想提醒肥仔几句,不要弄错对象了,真正的情敌可是早已得到毘沙门天的赞赏,潜伏得很深哟,像肥仔你一样经常跟着毘沙门天一起去巡逻的哟,要心哦,不要给他可乘之机哦可作为那名情敌忠诚的挚友,无论如何什么也绝对不能出卖朋友

    原上野面临两难抉择,纠结来纠结去,最终声告诉肥仔一个她藏了很久的秘密“咳咳,兄弟啊,我还是告诉你吧其实在遇见毘沙门天之前,我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为了增加可信度,原上野在最后补充强调“其实啊,我这人非常长情专一的,真的,我最喜欢他了。”

    把最后一字慢慢完,原上野的心里稍稍难得的激动了下。

    我喜欢夜斗。最喜欢了。

    两年之间,从来没在其他人面前表达关于喜欢之情,现在能以认真又轻松的语气出口,原上野如释重负,由衷想到,能亮堂堂出这些话的感觉真好,能交到谈论这些私人话题的朋友真好,呜在第一章出现的同校女生聚在一起的群体可让人真羡慕死了。qaq

    当然,这只是原上野个人感想。

    肥仔的眼睛再次眯了又眯,像是判断对方话里面的真假。

    “哼,她之前的还是后来的”

    原上野眨了下眼,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回答“啊,我在国一时期就喜欢上了。”

    肥仔“哦,那就是之前的,现在你再也见不到她了”到结尾变得幸灾乐祸起来。

    原上野郑重其事纠正“不,他是无所不在的。”

    肥仔“”

    “混蛋你在耍我其实你就是喜欢着她的吧居然跟我玩心眼骗子不要脸”肥仔勃然大怒,像个突然爆炸的易燃物爆发了,他愤怒认为原上野这家伙把自己当成白痴耍了什么已经有喜欢的人,鬼话肯定是想让他降低警惕,然后暗自向毘沙门天献殷勤我去年买了表太阴险了真是个卑鄙无耻的家伙

    “啊”原上野震惊于肥仔变脸速度太快“我什么也没做啊,兄弟你淡定”

    肥仔“闭嘴你这混蛋只要我在,谁都不可能动她一下识相的就乖乖回房间玩蛋去吧”

    原上野“”

    肥仔还想放话威胁原上野几句,可瞥见有其他人从远处过来了才悻悻罢休,他临走前狠狠的哼了一声,牙齿痒痒最后补刀“像你这种除了脸长得凑合,就没有其他优点的家伙,谁都不会看上你的白脸”

    原上野“”

    谁都不会看上你的原上野的胸口突然像是被利器给重重的戳了一下,身体不由得虚晃了一下,她缓缓伸出手捂住胸口,在原地,遥望肥仔雄赳赳气昂昂、如同赢得胜利而去的背影,心情犹如狂风刮卷残叶,结果卷成龙卷风,卷啊卷,妈呀,要卷出人命来了

    不得不,肥仔最后的补刀真是绝妙,充分掌握了三字妙诀,快准狠。

    姑娘和青年走进了过来,他们看着原上野佝偻着背,满脸惆怅的模样很不解,当抬眼望见某个远去的身影顿时了悟了。黑发马尾的姑娘愤愤对着肥仔的方向做了个鬼脸,“肯定又被大麻这家伙欺负了,真讨厌他对其他的神器态度还算正常啊,真不懂为什么老是针对你。”

    原上野揉了把脸“可能是我太没用了吧。”

    兆麻愣了下,他从来没听过对方过什么泄气的话,这是第一次,一时间就觉得很不对劲“耀麻你”

    “”姑娘停滞了一秒,脸上气愤的表情变得更为明显,然后开始以指导者的身份大声痛斥她,神情可怕到让原上野以为对方下一秒就要蹦起来揪着自己的耳朵,“耀麻你再出这种话,我就要你好看不行,我现在就给你好看兆麻你放手别拉着我”

    给挚友及时阻止危机发生的行为的大力点个赞,原上野马上跟张牙舞爪的询麻保持距离,并承认错误,进行深刻反省“咳,刚刚我什么也没”

    青年也为识时务反应极快的好友点赞,恩,这种行为叫互相点赞呜询麻怎么突然又转移目标挠起他来了

    原上野发现攻击目标不是自己了,松了口气“诶挚友你撑住我来帮你”

    于是残暴的姑娘以一敌二,把两人狠狠的收拾了一顿。

    操心操力的指导者继续斥责原上野“有时间自怨自艾,倒不如早点把境界学会别听大麻胡八道,你和他都是跟我教出来的,哪有什么不一样他能做到的事,耀麻你也会做得到,还能比他做得好”

    萝莉治愈啊,家有萝莉就是好\\1806538165381`∕

    话虽这么的,可一个月时间一过,原上野照样还是一副老样子。

    这一次,原上野又跟着毘沙门天,和她一同前往的肥仔笑了一声,和以往一样的趾高气扬,不屑怜悯像是在“放弃吧没用虫”

    变成器物的原上野是一枚铜钱,静静泛着古老的光泽,她挂在神明的锁骨之间,以一条红线作为连接,红线将毘沙门天的肌肤衬托着更为雪白光洁。处在这个十分微妙的位置,原上野甚至可以感觉到神明的皮肤是有多么的滑,是有多么的嫩,和敞开的淡淡体香咳,她现在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肥仔越来越针对自己了。

    毘沙门天的手指摩挲着铜钱,笑言道“不定,耀麻是一块保佑平安的铜钱呢。”

    原上野很自觉的认为这话意是安慰,最强的武神从不需要保佑平安,因为她的实力和众多的神器伴随在身边,已成最好的保护,最完美的盔甲。

    神器变成器物,为神明所用之后,每个人的意识就会自动聚在一起。毘沙门天每次所带的神器一般都会分为俩个群体,一个为首的严厉到不行、不容许他人反驳的道司,另一个的就是励志打败“魔王”并在赋予行动、慢慢有了对抗之力的肥仔。原上野和兆麻是肥仔最嫌弃的两人了,于是他们自觉滚到另一边道司那块呆着,虽然那名道司曾直言不讳过“兆器刺主,真是不吉”

    但面对什么事都做不到的原上野,道司则显得宽容一些,对此询麻做出分析“老婆婆对长得一看就觉得老实巴交的人是有点偏心啦典型的长相偏见”

    原上野自被妈妈夸奖“跟爸爸一样英俊潇洒,翩翩少年,帅成一朵花”,忽然见其他人这么评价自己,不禁有所动摇“老实巴交不是吧”

    人生导师询麻鼓励她“你要对自己的脸要自信一点。”

    “”

    这导致原上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一看见那位道司就想摸摸自己的脸,一摸还停不下来,有次脸都被自己折腾到一碰就疼,隔了好几天才恢复于是现在变成铜钱化作意识和大家呆在一起的原上野为了防止悲剧再次重现,她把头撇到一边,毘沙门天平时出门的交通工具是神器化成的一只巨鹰,翱翔于天空,俯视万物,原上野低头,目光顺着移动速度飞快扫过陆地上的草木万生。

    直到

    原上野觉得自己在这么高的距离大概是看错了,所以她睁大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某处,认真仔细辨视着。

    这时,毘沙门天和煦的眉间一动,感应到了什么,她低声轻问“耀器,怎么了”

    所有人顿时齐刷刷的看向原上野,目光深远,意味深长。兆麻以为好友终于苦尽甘来,拨开云雾见青天,忽然就终于领悟了属于自己的看家技能,不由开心起来。原上野低下的头迟迟没有抬起,她的视线凝结在陆地上的某个地方,随着那个地方跟自己越来越远,再过了几秒,就过了,看不到了。

    成为神器的这些天,原上野什么都没有学会,此时却把某样东西给无师自通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用衣袖抹了抹眼睛,又拍了拍胸口,吐出一口气“刚刚突然耳鸣了下,吓我一跳。”

    “”

    众神器鄙视之。

    原上野并没有撒谎,她发现那个身影的那一瞬间,耳畔间好像有什么东西猛地炸响,吓得心脏犹如安上加速马达频率加快的一蹦一跳。

    久违的心如擂鼓。给力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