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零十
    会不会是他那个人会不会是夜斗究竟是不是他

    原上野顿时有了一瞬间的强烈冲动,她想什么都不想什么也不顾的,从这凛凛的高空中一跃而下,立刻马上跑到那个地方看个明白究竟

    这个冲动持续了很久,长时间的、一直在原上野的心底冲动着,直到跟着毘沙门天巡逻回来后,原上野蹲在走道边上,自个心里还在一股脑默默冲动着恩,这充分明,单纯的冲动和冲动中并付出行动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大脑似乎失去控制了,像是突然失灵的电脑主机,开始在脑海中不停洗脑播放着关于那个身影的短短片段,来回循环,硬让人难以忘却。原上野一只手抵住额头,在心里重复比对了一下,比对来比对去,结果自己惊鸿一瞥看到的与记忆深处中那个人的身影完全重合到一起。那个人是夜斗,绝对没错。

    原上野心想,也对,她怎么可能会认错人呢

    日日夜夜不断积累下来的思念,先如今彷如洪水暴发,将缭乱的思维瞬间被覆盖,席卷,淹没。

    原上野表示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觉得自己该冷静冷静,不关是自己认为,其他的人也同样这么觉得,然后原上野就被铁面无情的道司谴责道职业素养不过关,情绪波动很容易影响到主人,就将原上野呵斥到回房间里让她好好冷静

    这招太有用了,一般人内心纠结忧郁装逼的时候,身边总要有人看着才越来越起劲,如果没有观众的话,呵呵,还是洗洗睡吧原上野被这种粗暴简单的方法悲伤的征服了,她在屋里呆坐了几分钟,从壁橱找到被褥,在被窝中滚来滚去一会儿,就真睡着了。

    接着做了一个古怪的梦。

    缓缓睁开眼睛,原上野立即松了一口气,终于第一眼看见的不是妈妈的那张脸了,真是让人感到欣慰。她坐了起来,发现四周都是茂密匆匆的树林,有一个人正背对着自己,坐在离她三四米远的地方,看身型大应该是个七八岁左右的孩子,他身着白色的衣服,略显眼。

    对方那儿静静的传来奇怪的声响,在偌大的森林中显得有点渗人,原上野挪过去一看,哦,原来那个孩子在削木头,态度还挺专注的,头也不抬,似乎没发现周围有另一个人在。

    原上野看了一会,就起身往森林逛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当她再次回到原来地方的时候,那个孩子还在原地,他手中的木头逐渐成型,像把型木刀或匕首。原上野往对方面前盘腿一坐,白赖无聊的目睹了一把木刀的完工,大功告成。

    那个孩子终于停下了来,他将新做的木刀在手中把玩一会,然后抬起来了刚刚一直低着、被头发遮住的脸,露出一张不带任何表情的脸,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

    “恩”原上野与男孩的眼眸不经意对上,她微微一愣,脑海顿时像是爆炸一样“轰”的一声,下个瞬间,对方的木头刀尖在手指尖打了个旋,猛地抵住她的喉咙

    诶诶这是什么神展开啊っ  °Д  °っ

    原上野从屋里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刻,残阳如血,她一推开屋门,就看见在门口泡脚的青年和用树枝在地上写画的姑娘,询麻听到推门声便抬头,看见原上野就跳了起来,然后跑过去一把扑在原上野身上,将对方的头发全部挠乱“啊啊啊耀麻,你在搞什么嘛跟主人一起去外面居然敢魂不守舍,想些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知不知道如果老婆婆要是一生气起来你很有可能会被放逐的啊你个大笨蛋太让我失望了”

    “我错了。”原上野迅速乖乖承认错误,她没有想到突然发现心上人的行踪,自己跟个饿了几天、忽然发现骨头的某犬类动物一样,简直太失态了这种事件竟然上升到如此高度也让人始料未及,原上野抱歉又尴尬地转头注视其他地方,可四周没什么好看的,找了一大圈,最后低头,用发现旷世珍宝的眼神盯着木盆中挚友泡红的脚。

    兆麻被看着浑身怪怪的,缩了缩脚,他不忍看见好友的头发被折腾拔光,就向姑娘好言相劝,结果跟以往一样,自己遭殃也被一同收拾干净。

    肥仔刻意路过此地,朝着乱成一团的三人露出嘲讽的神情,他对原上野扬了扬下巴,面带冷笑“没想到除了废材,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之外,现在还学会扯后腿了来,自己,你这家伙还有什么脸留在这里”

    这种话,在以往原上野可以当作空气一样忽略掉,可现在看来,她一愣,抿了抿嘴唇,忽然有些难堪。

    询麻陡然转头瞪着肥仔,眼神被真正的怒火点燃“大麻你有什么资格这样不过只是个木棍,跟我们一样作为寻常神器而已”

    “哈”肥仔不像以前一点就爆,这会像是听见什么极好笑的事情,他慢悠悠地挖了下耳朵,又弹了下指甲,用嘲笑的口吻道“你们怎么可能跟我来相提并论啊你资格就是我比你们强就是资格”

    询麻气得浑身发抖,她卷起袖子,准备和肥仔大战互喷三百回合,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人来人

    满头苍发的老妇人出现在过道上,像一棵经历过无数风霜雨打却依旧屹立不倒的老树在原地,无声的散发着不老的威严。鹰一般的眼神从四人的脸上缓缓扫过,令所有人在一瞬间僵硬,茹毛扎。询麻瞪了肥仔一眼,勉强收敛住了怒气,规矩好,而一直视道司为竞争对手的肥仔在心里“哈”了一声,毫无敬意的做做样子。

    如果在平时,肥仔肯定面对一番斥责,这次不一样,道司冷冷看了他一眼,她将原上野提溜出来就转身离去。

    原上野不作声的低着头,浑身僵硬的跟着对方身后,脑袋陷入一片混乱,这种心情如同被监考老师抓住作弊,不,更像妈妈发现她偷换女生衣服被现场抓住一样的紧张慌乱,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完全失去头绪。原上野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天,她又有点迷茫,摸不着头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到底是为什么

    原上野跟着道司走了很久,似乎是在没有目的地的乱逛,终于,当她再次将手心冒出的冷汗抹在衣服上,在一个静悄悄的拐角处,原上野倏然听见对方淡淡这么

    “你想刺伤赋予你新生命的神明吗”

    你想刺伤她,不仅不想去守护,还想去伤害她

    在紧张的过程中,原上野做好准备,已经都在脑海把最刺最难听的斥责演习过好几次了,却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发问,她傻了半响,听见自己的声音干涩极了,拖着沉重的风声在耳边急促喊道“怎么可能”

    道司转过身,面向着原上野,极为严苛的目光停在她的脸上,那种视线像涂抹了硫酸,原上野感觉到被这种目光看过的地方忽然有种难以言表的难受,让人很想躲避,无法忍受。

    不过很快,这种难受被原上野成功破解了,是羞愧。

    “很抱歉,真的很抱歉。”原上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子这么难堪过,她攥紧拳头,样子像只可怜的落水狗。

    “我一定会保护她,一定”

    哈。

    道司布满皱纹的脸微微一动,她再用淡淡的眼神瞥了一眼原上野,什么话也没就离开了,完美诠释了什么才叫深藏功与名。

    原上野流着眼泪跑回房间,悬梁刺股,枕头捂着头羞愧心想,毘沙门天多好的人啊,多温柔的人啊,多美的人啊,不报答她还拖她后腿简直天理不容啊将自己唾弃千千万万遍,上个时还想喝点酒乘着耍酒疯下山去找夜斗的原上野此时此刻励志与重新做人不对,重新做神器

    人生导师询麻虽然不明觉厉,看原上野的思想觉悟和行动难得用了巨大的进步,很是高兴,为了庆祝好友发生了质一般的飞跃,兆麻送给原上野一篮子的又大又甜的苹果,让原上野在长时间内再也不想听见苹果二字了。

    过了几天,原上野在肥仔阴沉沉的目光中,一副叫嚣着“叛徒”的愤怒面孔,这才清楚认识到,那位以不留情面著称的道司为嘛要帮自己。

    啊,为什么大家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呢

    心里的某个声音慢慢回答道都是因为爱啊。美女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