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十二
    原上野活了近十五年,这近十五年的一生,让她感到最为后悔的事,有两件。一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门去学校的姿势不对,所以导致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奇怪的地方,然后死得像个笑话。其二,便是发生在七年前的那件事。

    如果七年前那个夜晚,自己没听妈妈的话一直侍候在爸爸身边,或者把那个烛火吹灭,再或者听见异动第一时间赶到爸爸的身边,而不是像个死猪一样一觉睡到天亮。或许是这样的话,爸爸就不会变得嘎嘣脆,深爱着他的妈妈也就不会要求自己整个人都要照着生前的爸爸模样兴趣爱好完全一致的活下去,不定自己会和很多女孩子交上朋友,成为她们之中的一员,像个普通女孩子那样生活下去。也不定自己不会看见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不听见那些烦得要命的蛊惑声音,完全作为一个普通人生存下去。

    要是自己多个心眼早注意到学校到教室的不对劲,立即果断的逃走,是不是就没有之后发生的事呢穿越,死去,遇见那个人,报仇,失去那个人踪迹,为了继续活下成为神器,被人嘲笑,无法到、也不能去寻找那个人,为了回报一命之恩而决定称职做好这个神明的神器,主人被刺伤原上野在想,不定没有她,毘沙门天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她还是每日翱翔在天,无所不战,最强大的武神,而不是此时此刻无力躺在家中,什么也无法办到,任由手下的神器乱成一团的病猫。如果这些事情全部都没有发生过的话,不定自己现如今还在一日复一日的过着同样的生活,上学,放学,回家,为了与那个人擦肩而过,在脑海里甜滋滋反复来计算猜测着与那个人最有可能,也是最接近他的位置。

    但是这么多的如果和不定,已经都是虚的了,已经是不可能了,人总要向前看,向前看,用自己的双眼去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去分辨,去分析,不要再有所犹豫,不要再让自己懊悔的事情重演一遍,绝对不要。

    我想要保护她。

    我不想重蹈覆辙,我不想再做出让我感到无比悔恨的事。

    我要保护询麻。

    原上野死死扣紧的双手微微松弛下来,她的眼眸静静的扫过每一张在平时看上去亲和善良,可在此时却显得无比陌生的面孔,啊,这也觉得不奇怪,毘沙门天被刺伤还在躺着呢,大家感到愤怒也是当然的了,但是啊原上野上前几步,比道司叫来的人快了几秒,她一把握住询麻的手,将浑身僵硬的姑娘拖到自己的身后。

    下一秒,大厅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集中在这位好不容易才崛起的后辈身上。来正要准备抓住姑娘的青年愣了一下,然后在一边用复杂难解的眼神看着原上野,原上野极其镇定的回视对方一眼,忽然想起自己上次在走道中的遇见肥仔一伙人,眼前的这位前辈似乎也在他们之中,是跟肥仔结交在一块的伙伴吧。

    感受到紧紧相贴的手心传来的抖颤和姑娘投来的愕然眼神,原上野瞬间觉得自己帅呆了求点赞

    道司冰冷苍老的面容飞快划过一丝恼怒,好像在生气着原上野的不识相,将极具威严的眼神重重压在她的身上“耀麻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给我让开”

    “抱歉,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为了不让毘沙门天再增加身体上的负担,原上野努力控制着心中汹涌的情绪,她吸了一口气,挺直腰板,挡在询麻面前,如同守卫公主的骑士。

    原上野试着用真挚而又陈恳的语气与道司沟通“询麻对大人一直是很尊敬仰慕的,她一直都是以成为大人的左右手为目标不断努力着,怎么可能做出伤害大人的事询麻跟大家一样都是拔禊之后没有发生任何异常的吧现在还没有什么证据来证明刺伤大人的凶手就是询麻吧既然都还没有发现询麻有什么疑点,那就请您别就这么武断的下此决定。”

    “你在质疑我的决定”

    原上野的口气虽然十分礼貌,但话里的意思可就不像表面上那么恭敬了。也对嘛,你让一个还国中没毕业的现代人能出什么话里话外都挺顺耳,实际要经过一番细细琢磨才能恍然大悟体会到“这他妈是在嘲讽我啊”的高水平、高质量、高智商的话来,这不是太为难曾经国文差点挂科要假期补课的中学生吗

    原上野把话在心里再重复了一遍,为自己点个赞,口气不冲,但气势很足,字数也会足,其实意思就是一句简单的“你没证据就瞎。”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婉转,不刺激到对方咦,这么想,她话还是挺有水准的嘛。

    “很好,很好。”

    结果道司还是被刺激到了,老妇人的脸色随着原上野的一字一句彻底黑了下来,半响,她阴沉不定盯着原上野吐出两遍“很好”,即使做出毫不退缩的抉择的原上野背后感觉阴风阵阵,原上野死扛着,握紧姑娘的手,接着对方的手也握着她紧了紧,这个动作让原上野底气倍增她毫不畏惧的直视道司,这种作死不怕死,不畏强权的精神,让其他神器心里越来越复杂,他们觉得虽然这位后辈表面上是进步了,可身手和智商却不成正比啊。

    这个勾搭成奸,互结党派的年代,很多神器都以为这位后辈因为跟肥仔关系很差,所以是和跟着道司混的,这个“很多”包括了肥仔那伙人,也包括了道司那一群,唯独当事人就没这个自觉。现在这名后辈居然因为一个反驳道司的女孩而跟老大闹翻了,这下不禁让人猜想,他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让这后辈一切不顾的维护呢啧啧啧,一目了然,美色误人啊诶,等等,那个询麻完全就是个还没有长开的孩子嘛,嗯自家后辈原来是个萝莉控

    不得不,平时神器们除了跟着毘沙门天去清扫灾害之外,其他的娱乐活动贫乏得可怜,脑洞略深这也挺正常。

    道司很愤怒,她的愤怒跟前章肥仔的愤怒出乎一样,她认为原上野背叛了她。道司眼神冰冷看着原上野“耀麻,你还记得我对你过的那一句话吗。”

    原上野愣了一下,立即想起来那天老妇人领着她走到一个角落,那处寂静无人,只有道司对自己所的带着淡淡严苛的话语

    “你想刺伤赋予你新生命的神明”

    真是犀利的问题,姜还是老的辣。要是换做过去的原上野肯定会灰溜溜的闭嘴了,然后立即失去底气的放开姑娘,眼睁睁又无能为力的看着她被道司任由处置,但这一次不同了,原上野愣了下后就马上恢复正常了,她摇了摇头“不,我不想。”

    “那就让开”老妇人威严的声音渐渐变得尖锐起来,震得原上野的耳蜗嗡嗡的响“把询麻交给我,为了主人的安危和以后的打算,必须将询麻扔进风穴处置掉这样做的话就没事了,主人也不会再次被刺伤,一切都会恢复往日的样子,耀麻,你还在犹豫什么”

    “风穴”听见风穴两个字,原上野整个人都僵硬了,僵硬不只是她,还有她身后的姑娘,手心不停得冒着冷汗。原她以为所谓的处置单单指的是将询麻放逐,原来还有比这个狠万倍,原上野怔怔看着对方“你要杀死询麻”

    她听见道司冷静过分,不带任何感情的回答“为了主人能够彻底痊愈,不得不这么做。”

    原上野的手在抖颤“那如果,询麻不是犯人,那她”

    道司不耐烦的打断她“没有什么如果。”

    “那样的话询麻怎么办她被冤枉,不就白白死去了吗”

    “够了”老妇人彻底失去耐性,她突然拔高声音像一只暴怒的狮子冲原上野吼道“看来你是顽冥不灵耀麻,我对你很失望”随即,道司表情冷冽一挥袖招出其他的神器将原上野询麻两人团团围住,原上野双拳难敌四手,很快被两个大汉一人一只手的制服住了,看情况不妙前来支援的兆麻同样也被拿住,两人拼命挣扎抬头眼睁睁看着姑娘被绑了手脚,封了口,被人扛起,立马就要前往风穴的所在地。

    青年的脸色布满冷汗,他着急朝老妇人喊道“请您住手道司大人,你现在究竟还是清醒的吗冷静下来再做判断吧”

    “兆麻,注意你的言辞。我身为道司,是不会出错的。”这话的同时,老妇人正从两人的身边慢慢走过,她冷冷掀起眼皮的瞥了青年一眼,尔后又看着原上野,露出了其它神色的表情,好像再着“死孩子居然辜负为师对你的教导愚蠢不可教也”,道司也确实是这么开口了“耀麻,我原以为你很聪明,以后会成为出色的神器,看来是事实不是这样的。”

    “”

    道司的话中难掩失望,可当她看见原上野根不在乎她在什么,视线只跟着被扛起来的询麻移动的时候,这股遗憾立即化作涛涛怒火,老妇人的表情顿时冷森起来,她在原上野面前冷笑着了句“只不过是个无用的锅盖罢了。”

    “”

    只、不、过、是、个、锅、盖、罢、了。

    如同惊雷在耳边炸响,使原上野整个身体一颤,然后她立刻抬头死死盯着道司转身即将远去的背影,面无表情,死一般的寂静。两个将她抓紧她胳膊的神器被这个后辈陡然变化的神情吓了一跳,一个问她“喂,伙子你没事吧露出一副报复社会的表情干嘛咯,这是没办法的事啊,为了主人的安危只能牺牲你的女朋友哎。听大哥的,天涯何处无芳草”

    “谢谢,请闭嘴。”原上野看了那人一眼,那位大叔瞅了瞅她脸上的表情,立刻把嘴巴闭紧得像是被人缝了数百针似的。

    这,就是答案吗

    不管冤枉不冤枉,询麻就是顶锅盖。被冤枉也无所谓,死了就死了,反正并不是十分重要,她只是一个锅盖而已,一个主人巡逻杀妖时都被遗忘,永远呆在府中送出一个又一个超越自己的后辈,不被人所需要的锅盖。

    “”

    突然原上野轻声了点什么,青年一边挣扎一边死命盯着道司渐渐消失在眼前的身影,没有注意到身旁的好友,倒是那四个汉子不由竖起耳朵,仔细想听清楚这个即将失去人生伴侣的后辈到底在嘟囔着什么,到底是悲伤发狂疯了呢还是疯了呢

    下一个瞬间,过于分心的汉子们悲伤的亲身体会了一个人生道理,太过于八卦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咦”兆麻震惊的看见好友突然一下子挣脱掉束缚,一个扫堂腿轻松干掉四个八尺大汉耀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牛逼了

    原上野用了这辈子她所跑的最快的速度,憋着一股气猛地冲到了道司一行人的前面,她张开双臂,挡住他们的去处,原上野微微喘着气面对着神情变为吃惊到了发怒的老妇人,面无表情指了指在肥仔那边的青年肩上扛着的询麻,看着姑娘怔怔看着自己的黑色眼睛不停歇的冒出源源不断的泪花,原上野抢先于对方道“先把询麻放下,这样的姿势她肯定感觉不舒服才哭的。”

    扛着询麻的青年很无语的在原地“”

    “耀麻”道司对于这个后辈近似死缠烂打的行为表示无比的痛恨她甚至想要连同原上野丢进风洞里去再也保持不了冷静的苍老面容现在一片扭曲,像一张揉成一团再展开满是褶皱的纸面,“你想和询麻一起扔到风洞里去吗不想的话就给我滚到一边去”

    原上野充耳不闻,她对满脸怒火的道司声音平平的问道“为什么是询麻是因为她顶撞了您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您要杀了她”

    “”老妇人一愣,她看着原上野的眼神第一次暗了下来,如同扭曲的浓墨,看不见原来所映出的倒影,里面的东西都是一片漆黑,道司缓缓开了口,声调尤其尖利“你在胡什么啊当然是因为询麻刺伤了主人”

    “那又有什么证据呢”

    “因为我是道司不可能会错”

    原上野“哈”的一声“这算哪门子答案啊除了会用这句话来敷衍,您还能给出像点样的答复么嘛,除非,您根找不到任何证据吧您只是当即想要杀死询麻,是不是犯人无所谓是吧反正询麻就是个锅盖,反正不是询麻就接着杀害其他的神器,反正找不到就继续杀,反正那个犯人永远都轮不到您,是吧”原上野不理会其他人的神情会是怎么样的,她只想一口气把话全部倒干净“因为您是道司啊,凌驾于其他神器的人,把别人的性命草率践踏得干干净净,根不当成一回事。”

    原上野絮絮叨叨了一大堆的话,听得一众神器的表情越来越奇怪,最终,她对老妇人扯着嘴角,微微一笑“其实了这么多啊,我想所要表达的意思只有六个字,那就是”

    “你不配当道司。”

    “闭嘴”

    道司可怕的眼睛死死盯着她,好似要把原上野吞噬掉一样,一直在守在毘沙门天身边的野生肥仔突然蹦了出来,一脸恶毒阴森的表情为原上野鼓掌表示讲得不错并向道司阴沉道“作为道司,连主人也守护不好,你这老家伙还是乖乖退位吧,道司的这位置是属于我的”

    气得道司满目狰狞,然后,他们就吵起来了,打起来了,使用境界线互相攻击起来了,再然后,她就真的把原上野一口吞进肚子去了

    诶诶诶

    什么情况

    原上野没有当即死掉,她在道司,不,那个妖怪的肚子里,手脚并用的拼命挣扎着,挣扎了大概五六分钟,原上野才想到用境界线,但是没有任何作用。直到感觉呆了有十多分钟或者时间更长,原上野慢慢冷静了下来,并思考得出妖怪的消化力略弱,会不会是道司年纪太大肠胃消化系统是不是衰弱啊

    啊,起来,她好像亲眼目睹了一场“我家威武雄壮的神器伙伴们一个接着一个都变成妖怪的人间惨剧”。原上野心事重重,不会是因为自己冲道司了那些过分的话这才引起祸端的吧可是现在放着毘沙门天的死活不管不顾,自顾自的打成一堆这样真的好么

    但,很快,原上野就彻底思考不出什么了,因为她发现这个妖怪的似乎很美味

    似乎过了很长的时间,当原上野终于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坐在地上,正双手捧着一些非常奇怪的东西,来这是最让人感到愣不过神的事了,可还有更让原上野反应不过来的是,自己的喉咙前正立着一柄剑,剑刃微微刺破薄薄的皮肉,猩红的血珠顺着刀尖滚落在淡色的衣襟,绽放出一朵绮丽的花。

    “是你啊,”持剑的人道“还以为你早被妖怪吃了呢。”

    这是第一句。

    “看你胖了不少嘛,原上野。”

    这是夜斗对她的第二句。添加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