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十三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整个大脑像是突然当机似的,刷的一下,脑海中疯魔乱舞。刹那间陷入一片漆黑与惨白混乱的交杂在一起,在被快速搅成灰蒙蒙的颜色后,耳畔间传来嗡鸣声,如同汹涌降临的龙卷风,将所有的东西卷入其中,下一秒像是爆炸似的瞬间又毁灭了一切。这种感觉原上野实在是无法言喻,多么长,或者多么华美的语言都不能将它描述出半分。脑内变成了一段空白,再也塞不进其他东西,身后变成妖怪的伙伴发生阴暗沉闷的任何声响被自动隐蔽耳外,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清,唯独屹立眼前的这个人格外清晰起来。

    从上到下,从里往内,他全部的全部。

    原上野望着面前的人,呆呆看了半响,把对方的眉毛,眼眸,整张脸,整个人,甚至散落在鬓角紫到发黑的几根发丝都盯着看了个遍。如同失而复得的奇珍异宝,她看着看着,盯着盯着,倏然就想了起来今天发生所有的事,原上野只觉得忽然间眼帘像是装上什么一样,变得异常沉重,连着视线也模糊起来了,在很快的时间内,视线模糊到面前这张让人日思夜想的脸都看不清了。

    心中不知何时被播下一粒种子,这一粒种子以光速在发芽,长大,扎根,抽枝,最后长成参天大树,大树每个的枝桠都在尽情摇摆,郁郁葱葱的,每一片树叶精神抖擞舒展着全身,好似在大声呐喊“终于终于”

    像是一个被人叮嘱“在这里不要乱走,等我回来哦”的孩子,心心念念的等待着对方能够早早的接回自己,可是那个自己在心底每分每秒都在想念的人却一直没有出现,等啊等,等到了自己已经没有信心再等下去,觉得自己被抛弃的时候,那个人凭空又出现了,那是什么心情恨不得当场将自己的思念和恐惧完完全全的宣泄出来

    终于,他再次出现了,在我的眼前。是真的,不是虚构。

    我不是在做梦我等到了。

    原上野曾无数遍的幻想过自己和夜斗的再次见面,她当时在严肃考虑是跟心上人挥挥手,笑容自若的句“好久不见”,还是挥挥手,然后笑容腼腆的句“兄弟挺面熟的,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啊”原上野脑补过很多很多的画面,但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怂到这个地步居然情不自禁的哭了妈蛋,这样是不是太没出息了

    飞快的垂下头,原上野低骂了一声,她将眼中热气腾腾的液体痛苦的硬生生憋了回去,当视线清楚起来后,原上野这次注意到自己面前的神明低垂眼睑无声注视着她,那种明净又深邃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有了让人热泪盈眶的冲动。原上野的眼眶果真又热了起来,她忽然觉得很憋屈,张了张嘴,想要什么,但嗓子忽然干涩至极,发不出任何的声响,在对方的注视下,原上野又觉得尴尬,尴尬到脸热,她卡了好半天才发出一句

    “我、询询麻呢”

    这一句话,在很多年以后被旧事重提算账的“那个时候你还真是一脸你把我家妹子怎么样了的奇怪表情,搞得我像个坏蛋一样”,极其不符合当下言情的情节接下来发展的话一出口,让双方两人同时一怔。

    原上野仿佛生锈的思维忽然上了润滑油,重新开始正常运转起来,她终于想起来之前的事情,又有点混乱,理不清头脑,原上野记得自己被变成妖怪的道司吃到肚子去了,但现在怎么又出来了怎么回事话询麻不会也变成妖怪了吧那自己之前所做的不是就没意义了吗

    夜斗低头,用淡淡的眼神看着她“看情况,你没有被跟着他们一同变成妖怪啊,原”神明的话就此打住,因为他看见原上野突然一把用手揪住眼前的刀刃,锋利无比的刀刃让手掌立刻皮肉翻滚,鲜血很快爬满了整个手掌,又沿着手腕,到了手臂,整条衣袖被染红了,地面上也有几大滴鲜血。夜斗不下去了,他还想夸奖这个跟他曾有过缔结缘分的死灵,现在有了正式工作,当起别人家神器的原上野自保能力不错,临危不乱啥的,结果完全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原上野痛啊,不仅手痛,心也痛,痛得她整个人意识再次混乱起来,她回头看着满天的妖怪们,自家的前辈们好像一个活口没留都变成妖怪,原上野自然也以为自己的朋友也成这样了,她四处环望,毘沙门天不知道在哪了,不会也是被妖怪一口吞了吧那除了她之外,大家都完蛋了不会这么惨吧

    “原上野,”神明垂眸看着对方的手被自己的刀刮得都快见着白骨了,忍不住叫她,“喂,你放手。”

    原上野回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夜斗,她握住刀刃的手陡然又握紧了紧,鲜血淋漓,痛得原上野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白,痛得她自己也不知道为嘛要握住这把刀,痛成这样为什么不将它松开,痛得原上野什么都弄不清了,她只是想把眼前的东西牢牢死死的握住手里,无论那个东西是好是坏,是灿烂美好的鲜花,还是送人性命的带血凶器。

    “”

    原离喉咙很近的刀尖,在肌肤上再次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夜斗觉得只要再近一寸的话,他就真的可以和原上野拜拜了。

    作为一位与众不同,不走寻常路的神明,无论是杀人杀妖杀神器,夜斗向来来者不拒,所谓的人民爸爸需要他捅谁他就干谁,伟大的雷锋帮助精神但是这次他恐怕要被迫杀人什么的,嗯,这种感觉还真是挺微妙。

    刀剑上倏然传出女孩的轻轻笑声,“嗯是崩溃了吗,真可惜啊,这么有趣的一个人。干脆杀掉算了吧,别耽误时间了。”

    “”神明面无表情定定看着面前的人半响,对方一副“大家都死翘翘了,只有我活着,这种剧情作者我要和你谈人生”  悲中带着绝望,绝望中带着悲伤,梨花带雨的样子是挺带感的啦,可夜斗想起对方的性别和自己相同就总觉得怪怪的,让人忍不住叹息。

    原上野的眼神重新聚焦起来,她抬头有些惊愣的望了过去,似乎怎么也想不到心上人居然会叹气然后,原上野听见夜斗“你怎么又要哭了啊,原上野,要像个男人一样坚强点,哭成这样子实在太娘们了。”

    “别哭啊原上野,爷们点”

    这句话尤为耳熟,对了,上次和夜斗一同在神社中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过她的。

    见原上野满脸报复社会的表情有所松动,神明欣慰,继续跟她“别哭了,你的主人还没死。”对方呆滞的神情渐渐鲜活了起来,神明再次感到欣慰,霎事补充了一句“可要是你再这样,毘沙门天恐怕真要完了。”

    “”原上野终于回神了,同时痛神经反射弧也回来了,她马上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自虐蠢事,于是立马松开自己紧握刀刃的爪子,如果心上人不在现场原上野肯定痛得在地上打几个滚。神器的恢复能力很强,仅仅半个钟不到,被刀刮得连一块都没有完整的肉的手掌渐渐愈合起来,但还是很疼,原上野心里满面内牛捧着自己的烂手不停在抽气,夜斗从她的身边经过,顺手揉了一把她的脑袋。

    忽然间,这种疼痛随着对方的手指触碰到头顶的举动,轻而易举的就被揉没了。

    原上野望着神明持刀走向有妖怪盘旋的深处的纯黑背影,默默捡起自己一遇见心上人就情不自禁碎了一地的智商,看来心上人要把她家前辈们所变成的妖怪全部杀掉,他毘沙门天还没有死,那她应该也在那里面了。原上野慢慢的跟了上过去,她边走边想,抬头望了望旋转上空的巨大妖怪,原上野忽然想起了道司对她的那句

    “为了主人能够彻底痊愈,不得不这么做。”

    真没想到,会是这样。

    为了毘沙门天能够活下去,就请成为妖怪,不断伤害她,如同顽症的大家,彻底消失吧。

    真正含义上的不作死就不会死啊,原上野万分感概的伸手捂了捂再次烫起来的眼睛,她开始考虑,事后该怎么办,毘沙门天不死,也只剩下自己一个神器了,她必须得振作起来但总觉得过程会变得好艰难,好迷茫啊

    “耀麻”深度迷茫的原上野突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她愣了一下,迅速放下手,随即睁大眼睛瞪圆看着面前的青年和他怀里的女孩,巨大而意想不到的惊喜爆发出来

    “你们没死啊”原上野喜滋滋伸出抖抖的手碰了碰女孩的脸颊,“我还以为兆麻你们跟他们一样变成妖怪的呢,话询麻怎么睡着了现在这个时候午睡,是不是有点不是时候吧”

    “她是被人扛起突然丢在地上,头先朝地,就昏了过去。”青年默默用眼神指控原上野,“耀麻,我和询麻一直都在这里啊。”

    “诶”原上野心想莫非自己刚才真的无视了其他人吗她挠了挠脸颊“咳,抱歉啊,刚刚太激动了,不心就忽略你们了”听着像是辩解,原上野越来越觉得不好意思,她决定跳开这个话题,“咳,不管怎样,你们没有变成那个模样实在是太好了,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留在大人的身边了。”

    听到“大人”这两个字,兆麻抬头看着个头越来越巨大的为首妖怪,脸色闪过一丝丝的焦急担忧,原上野朝他的视线看去“大人就在那个东西的里面”

    兆麻心事重重的点了点头,他转头看着原上野“你和夜斗神认识”

    “是啊,在还没有来到这里前,他帮过我一件事。”原上野也点了点头,忽然她顿悟了什么,反头去看挚友“兆麻,难道先生是你找来的”

    “这个时候只有祸津神可以帮助主人了吧。”青年清秀的侧脸蒙上一层阴影,他郁郁不乐的叹了一口气  “我们真是没用啊”

    话音刚落,不远处的神明两三下跃上屋檐,脚尖一用力,跃至上空,向妖怪的头颅位置猛地冲去身姿矫健轻快,他挥动着手中闪烁冷冷光芒着的太刀由上至下,一刀劈开妖怪庞大甩动的脑袋,看上去毫不费力。

    瞬间妖怪沉闷的低吼声传遍每一个角落,似乎整个天地都颤动了起来。妖怪硕大的脑袋被夜斗迅速砍成一坨坨的肉块,毫无反抗之力,神明砍得飞乱,无数的肉块从空中掉下来,原上野正抬头认真望着那个身影,由于太专注了,她正好被一个肉块砸的正着。

    原上野双手捧着那块肉块,瞧了又瞧,越瞧表情越古怪,怎么这个肉块看起来这么特别,看起来这么觉得好吃呢原上野发现身边的挚友也在瞧着自己,表情也是不出的古怪,兆麻脸色颇有复杂对她“耀麻你想吃这个”

    原上野欲言又止,最终诚实的承认了。她表示自己看着散落在周围的肉块和妖怪就心烦意乱,好想把他们统统消灭掉

    “用肚子消灭吗”挚友眉毛抽搐的吐槽她。

    兆麻告诉原上野,在他看见好友被变成妖怪的道司一口吞了,大家一个个变成妖怪,开始互相残杀,毘沙门天刺伤得都快要奄奄一息的时候,兆麻就觉得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再不想点办法他就只能和新代的毘沙门天再续前缘,养成萝莉了。兆麻不好萝莉这口,他更喜欢现在温柔又御姐的毘沙门天,于是他就去找任何忌讳都可以做到的夜斗神,当兆麻请到这位神明来到这里的时候,正巧看见原上野从妖怪的身体破腹而出

    原上野“你是我把那个妖怪身体里面吃空,就出来了”

    兆麻保持着先想那副吃掉苍蝇,还是活泼乱跳的苍蝇的表情艰难的缓缓点头。

    这就可以解释为嘛夜斗先前用刀指着她了原上野深深吸了一口气,自己努力挖掘的才能终于浮出水面了,只是这个才能还真特么恶心。

    终于找到了毘沙门天。

    可情况并没有并那么乐观。

    “住、住手不要杀害他们”平日和煦从容的女子现如今眉宇间充满恐惧,对自己神器一个个被杀死的恐惧,哀叫声传入原上野两人耳中,带着撕心裂肺的痛处,她和挚友对视一眼,看见了对方眼中的焦虑。

    “主人,救救我”“我不想死”“请您救救我们”这类的话层层围绕在毘沙门天四周,让她泪流不止,她向一直缄默砍杀妖怪的夜斗神哀求道“拜托了请放过他们他们都是我可爱的孩子啊不要杀害他们”

    祸津神没什么感情的抬眼瞥她一眼,接着毫不犹豫的再次挥刀

    “不要”

    祸津神,传中的灾祸不幸的神明。

    可原上野不这么认为。

    她觉得被称之为祸津神的夜斗,简直就是自己的福神啊。给力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