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十四
    神明依然显得如湖水般丝毫不起波澜的脸,在血肉横飞之中格外引人注目。

    原上野是第一次用这么长的时间去凝视自己喜欢的人。

    比起以往在现世中不让对方感觉出端倪,心翼翼近似于窥视的偷看,这种完全不需要任何掩饰的注视,简直就是要爽到家了这一天对于原上野是个永远无法忘记的噩梦,可也是个能够回忆一辈子的美梦,她开始止不住心想,如果时间定格这一刻,这一秒,那该有多好啊。如果自己就可以用这种目光一辈子看着夜斗,那该有多好啊。

    一种叫幸福的情感在心中缓缓滋生,随着那人的每一个动作结出花苞,开出可爱无比的花朵。

    然后,毘沙门天激烈的哀鸣声把原上野拉回现实,这时,夜斗落下了最后一刀,他静静在妖怪的残骸之中,脸色平静得像个与事无关的路人。神明一手持刀,另一只抹掉脸上还带有温度的液体,他同时扫视了遍四周的了无人息的尸堆,见再没活口,完工,便随意斜视了一眼全身恙化差不多消退下去的女子,转身离开。

    毘沙门天眼神毫无焦距的愣愣面对着无数残缺尸体,泪水蓦然无声的从眼眶滑下。

    让她危机性命,差点害死到她的妖怪,她视如家人般看待的神器,随着丝毫不留情的一次又一次手起刀落,都全部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这位一向从不知悲伤的最强武神突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看见那位身着黑色和服的神明出来,怀着焦急不安的兆麻倏然脸色一松,他万分感激的向对方深深鞠了一躬,连声感谢后,就抱着仍在昏迷的询麻急匆匆的赶去了毘沙门天那里。原上野瞧着青年的背影,觉得挚友一时间与等候在妇产科走廊间时刻挂念着妻子安危,终于等到了媳妇平安生了个大胖孩子的丈夫有异曲同工之妙。

    原上野没有第一时间跟上去,踟蹰不前,心里挣扎得很,一个叫情感的家伙在温柔的诱惑她“就想这么快和夜斗分开吗不想吧。要是跟着兆麻走了,下一次见到他恐怕又得等到天天念着,时时想着,又不能离开主人那种撕心裂肺,饥渴到一梦见心上人唾液就立马悲伤逆流成河的地步吧,反正毘沙门天现在没事了,也不急这一会嘛。”

    这种劝导太有服力了。原上野差点丢甲弃盔把持不住,她决定听听另一个伙伴意见。

    她的理智冷冷一笑,操着一口高大上的语气“的太对了,点赞支持。”

    _ _

    好了,既然两票通过,众望所归,再矫情就被要唾弃了。原上野不好矜持下去,便干咳一声,装作很自然,其实心情老激动地回了头。

    结果回头一看,心脏猛地一蹦三高,以一分三百下起跳,因为原上野发现心上人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湛蓝眼眸如同大海,美不胜收。

    原上野的第一感觉就是,果然被自己心上人用这双漂亮眼睛单单看着,就会莫名产生满满的幸福感啊

    我真是太幸福了。

    但是这种炯炯有神的盯着别人的脸使劲去看的行为是不是太奇怪了,会不会给人留下糟糕的“这家伙居然是痴汉”的形象啊考虑到这些,原上野坚定的撇开目光,改盯着对方手中的这柄刀虚心去瞧。

    像是感受到了原上野的目光,神明手中的刀刀面寒光一闪,陡然闪花了原上野的眼睛,这不是夸张,是真的闪到她的眼睛了

    被闪到的后果是临来三两秒的失明,原上野赶紧退后一步,用力去揉自己的眼睛,待她恢复视线后,原上野突然发现一个俏生生的女孩在夜斗身边。姑娘顶着娃娃头,穿着碎花和服,长相如同精致的陶瓷娃娃,正背着手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你还是跟上次一样的好玩呢原上野”听着对方出自己的名字,带着这种微妙到极致的语气,让原上野的手抖了三抖。

    是她啊。原上野立即想起了上次见面被自己误认作心上人妹妹的那个女孩子,这会看样子,原来她是夜斗的神器啊。

    来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正是原上野莫名生出好感的那一类型,可这姑娘给原上野留下的印象太深了,深到只要看见这姑娘的笑容,原上野就整个人都不好了,心底发憷啊,来好好的女孩子笑得这么奇怪是怎么回事有种自家妈妈的即视感啊

    “嗨,”原上野心里遗憾至极,在她看来凡是感觉有妈妈影子的女孩子还是避开为妙,一个妈妈就够折腾了,可是现在面对面的,也不好对别人太没礼貌,原上野抓了下头,干巴巴问候姑娘日安啊,过得怎么样啊,吃了没啊

    姑娘黑黝黝的眼睛看了眼原上野,笑了“啊,看来你在讨厌我”

    原上野“不是啊我怎么可能讨厌长得可爱的女孩子”

    这番话得让姑娘捂嘴轻笑,原上野全身上下的疙瘩都被对方笑得抖了一地,还以为还要痛苦的被戏弄一阵子,没想到对方笑过之后,就拉了拉身边神明的衣袖

    “走吧。”

    诶诶诶诶

    原上野万分悲痛的眼见夜斗移开视线,然后跟着姑娘一块转身离去。

    “”

    这世上最悲伤的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人跟着其他姑娘手牵手消失在自己面前,而是明明互相认识了,那个人把你当作可有可无的人,上一秒还眼睛也都不眨的删除深情删除看着你,下一秒忽然就一声招呼也不打的转身离去这跟什么事嘛让人打死都猜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啊

    原上野伸手抹了一把脸,心想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变得外向一些呢,一开始回头就应该跟夜斗主动搭话啊还费时间装什么羞涩现在懂的什么叫一寸光阴一寸金了吧原上野沉痛觉得大概还能再抢救一下,她顿时大着胆子朝神明的背影撒开嗓子大吼几句,其中意思大概为谢谢谢谢了咳,为了表达谢意,我先生你就不准备在这里再坐一坐再走吗顺便还可以欣赏个夕阳啥的

    “”

    那个挺拔的纯黑色背影显然听到这话,他顿足了片刻,就在原上野认为对方被自己服的时候,神明忽然头也不回的向自己摆了摆手,就,真走了

    原上野挽回策略简直弱爆了根没找对方向嘛用百年后夜斗的话来“恩你当时要是告诉我毘沙门天家的金库在哪个位置,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嘛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奉陪到底啦啦啦”

    原上野很是悲伤的回去了,她来准备去看看毘沙门天恢复的怎么样,却在女子的屋门口听见了青年坚定有力的“无论如何,我都会在您的身边,一直一直守护着您。”

    额看来兆麻现在应该不希望被人打扰吧

    曾有一位名人前辈过,不想和自家神明大人进一步发展关系的神器不是好神器

    恩,惭愧,这指的正是原上野这种人。

    她毅然而然放下准备推开门的手,去看看询麻怎么样了,结果作为人生导师的姑娘还在昏迷当中,没有醒过来,原上野想了一会神器有没有可能会被砸出脑震荡,她又不好提高声音试着吵醒询麻,如果来昏得正香甜的姑娘突然被吵醒,再如果来昏得正香甜,正巧患有起床气的姑娘突然被吵醒,大怒一爪子挠到自己身上那就真不好了。

    原上野托着下巴看了姑娘比平时少了些倔强的脸半响,体贴为她掂了掂被子,带着一窝无人可的忧愁慢吞吞走出了屋间。

    霍然,有一道黑影从原上野眼前一瞬而逝

    原上野怔了半秒,提步追了上去。

    她一直追,直到追出毘沙门天的大宅之外,在一处草木茂盛甚是隐蔽之处,那个黑影陡然停了下来,原上野也停了下来,她在离那个黑影几米远的位置,一手的手指一并,做出矛的姿势,持于胸口,一边警惕的看着面前的黑影。

    背对着她的黑影缓缓转过身,原看不出原来面孔的惊悚的脸叫原上野再怔了一下。

    趁着这个时机,黑影张牙舞爪狰狞迅猛扑向她原上野所划下的境界被对方用头撞击,两三次就碎了下个瞬间,她被重重扑倒在地

    刺痛从肩膀传开,尖牙刺入血肉之中冷冷的痛,还有那种熟悉至极的窒息感觉,原上野不禁想到还是这样被掐死也太让人感到火大了吧。

    她咬紧牙关,一腿屈起,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把对方一脚踹开对方凶恶恶意满满的恐怖眼睛盯着原上野,那种眼神令人背脊一凉,还没有等原上野喘匀气,黑影再次向她扑来这次双方厮打了在一起,黑影的目标又是她的脖子,原上野头一次这么火大,她一口死死咬住对方的爪子,狠狠一偏头,硬生生的撕了一块颜色诡异的肉

    黑影不知是愤怒还是惊恐的嚎吼一声,原上野嘴里衔着那块肉,她呸的一声把肉吐到他处,继续张嘴大口撕咬着对方,黑影吃痛,一把将原上野掀翻扔到离它十米左右的地方去

    原上野全身都是痛,这种痛她一天之内领教过两次了,承受能力喜闻乐见的上了一个新层次,原上野踉踉跄跄地了起来,朝着黑影露出白牙,笑了一下“哟,你没有被斩啊,那个时候是躲了起来吗肥仔。”

    黑影听见浑身一震,顿时发出振聋发聩的尖叫声,整个身体像个有着四肢不停哆嗦的发霉肉块。

    “我记得你不是很喜欢毘沙门天吗喜欢到早就下定决心永远守护在她的身边,早就下好决心一定要成为她的左右手,不让任何东西伤害到她,不是吗”看见黑影哆嗦频率更快了,原上野扬起带有瘀伤的脸问“难道都是不是真的吗”

    回答她的是一声声越来越刺耳的尖叫。

    “别叫了,你要把毘沙门天引来,让她亲眼目睹你现在的样子吗”原上野“我真搞不懂你们,大家好好相处很难吗,就因为所谓的权利还是证明自己比其他人要强大又或者为了主人的另眼相待”

    黑影冲原上野压低声音嘶吼着,好像用轻蔑的口气对她着“你懂什么”

    “这个事我的确不懂。”原上野平静地陈述“但另一件事,我可看得清清楚楚,”

    那就是“是你们害的毘沙门天差点没命。”

    “肥仔,你现在还好意思苟且偷生你不死,毘沙门天的病就永远不能痊愈。”

    “你不是,你喜欢着她吗”

    “你喜欢她,为什么要伤害她啊”

    咳。

    世界上有一种技能叫做嘴炮,可以熟练掌握这一门技能的人往往战无不利,靠着嘴上功夫就能破敌千万,所向披靡,如果嘴炮技能点满,甚至可以能将敌人到对方自戳菊花自愿掐死自己这是一门多么可怕的技能啊

    当然,还有一种,叫不自量力,例子就像是现在原上野这样。

    “我靠”原上野堪堪躲过对方的突然攻击,忍不住破口大骂一声,她哪知道妖怪化的肥仔现在正往六亲不认,感情失真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现在什么为了毘沙门天,为了你神圣的爱情,你就自己找个绳子吊死得了果然太理想化了

    原上野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现在要将肥仔就地正法只能使用那个恶心的能力了,不行,总感觉把肥仔那样解决掉,自己也活不下去了

    下一刻,有人帮原上野做出了选择

    “嗯原来还有漏之鱼啊。”快来看 ”xinwu”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