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十五
    原上野一听这声早在心里回味无数次的嗓音直接就愣了。和在这个世界与对方初次对话一样,她下意识朝着声音的发源地抬头望去。一身纯黑色和服的神明随着视线转移,嵌入眼帘,他蹲在树枝上,嘴里叼着一根草根,稍微偏着脸,双手搭在膝盖,压低眼睑,神情极为冷静看着这一幕。

    少年如画。

    “夜斗”原上野愣了后,终于从喉咙里把这个默念很多次的两字挤了出来,在这天第一次叫出对方的名字,她马上又觉得底气不足,亡羊补牢似的补充“先生”

    神明嘴中的草根稍微一斜,视线与她的碰到一块。

    夜斗的眼睛仿佛精雕细琢的蓝宝石,每一面都能有着不同光景,漂亮得令人无法形容。在没有阳光的照耀下,眼中的色彩不仅不显黯淡,反而更加明亮,彷如在无边黑暗中静默唯一滞留的一束光。

    通常按言情套路来,男神在主角危难之际千钧一发出现,那肯定是奔着为了来刷主角好感度出现的虽然已经很高了下一个画面就是从挡在主角面前,二话不的一拔刀,然后干脆利落一刀解决敌人救下女主。紧接着顶着一张被树林完全笼罩的绿叶成荫中洗练得越发清晰的轮廓,对狼狈不堪的主角伸出白净微凉又附有薄茧的手,又酷又炫来一句

    “喂,没事吧”

    这种酸爽,瞬间戳爆少女心让对方对自己更加的着迷倾心,被读者们狂点赞高呼好帅好帅好一个在少女漫画经常出现经典的英雄救美要不然怎么对得起男神这个庄严又神圣的称号呢

    可总觉得缺少了什么啊。来在气氛紧张对持的一人一妖闻到动静就不约而同把注意聚焦到忽然出现的神明身上,妖怪化的肥仔显然记得眼前这个斩杀他们同伴的神明,他一认清对方,顿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尖吼,带着浓浓恶意和杀气的目光死死盯着夜斗,像是具现化的炸毛般的,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散发着深深怨毒仇恨的气息。

    下一秒,还来不及阻止,原上野目睹着肥仔朝树上的人迅速猛扑上去神明毫不慌张地侧身躲过的时候,原上野终于看出哪里不对了,夜斗的神器那个笑得让人感觉十分不妙的可爱姑娘不在这里,没有跟随在主人身边。

    那个姑娘又先去找夜斗口中的“父亲大人”吗原上野心想,这么,心上人是一个人来的现在他没法用神器斩杀妖怪了

    情况似乎有些不妙。

    肥仔扑空后,再次发出暴虐的咆哮,成为妖怪的身躯非常敏捷,他在半空中打了旋重新调整方向,狰狞的身影像是架着火箭一样直径俯冲向夜斗,速度快得咋舌。

    原上野心,马丹,死肥仔你要对我的男神作甚啊混蛋她在肥仔带着疾风尖锐无比的爪子仿佛即将要捅破夜斗的喉咙的那一刻,及时划下境界闪现的银白痕迹将肥仔硬生生逼退到了地面。

    肥仔愤怒的想要回击,可被一道道气势越发强力的“线”压制得无法进攻下手。

    原上野使用境界越来越得心应手,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花费几个月,好不容易练成的防身能力会在有一天对准自己的同伴。

    神明从树枝跃下,他在原上野的身后,拍了一下她的肩,面色不改地夸奖她“干得不错嘛,原上野。”

    被心上人夸奖真是心花怒放啊原上野斜眼看着受到心上人亲密接触的肩膀,顿时恨不得立刻剁下来泡进福尔马林珍藏这种想法一出原上野立刻被自己唬住,澎湃的心情立即低了下来,她心里怪异地别开目光,完全不知道回应怎么夜斗,只得干笑一声含糊带过。

    肥仔的眼神更加怨毒起来,而且重新关顾到原上野的身上,原上野被这种目光激得背脊一寒,这种充斥着“你和那个家伙原来是一边的狼狈为奸叛徒”的眼神是闹哪样啊话肥仔你到底是装傻还是装傻看你这样子明明很清醒啊

    清醒得依然讨厌着,憎恨着,想要杀死自己。

    经过上次被道司训斥情绪化过大的事后,原上野吸取教训,心控制着自己的负面情绪,不让正在休养的毘沙门天有所察觉。她不知道毘沙门天还能不能感受到肥仔的存在,也许是众多变成妖怪的神器被消除干净给了毘沙门天喘息的时间,盖过了肥仔造成的影响力,但这是暂时的,不久以后妖化的肥仔必定会给毘沙门天带来再一次的严重伤害,不定还会害死她。

    所以,在这些必将到来的事情还没有发生,毘沙门天发觉到之前,肥仔必须死

    虽然这么想,做不做到就是另一件事了,原上野痛苦发现自己很难下得了手啊,不,准确的是,下不了口

    这种跟野兽没啥区别,简单粗暴的能力简直挑战原上野一向健康向上的稳固三观,她久别重逢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先生。”

    “嗯”

    “跟着你身边的那个漂亮妹子呢”原上野厚着脸皮,问得很含蓄“作为神器,她应该就在你所在的附近吧”

    从这方面上看,神明的机智天赋点满,竟然瞬秒懂了原上野糊里糊涂话里的意思,夜斗轻描淡写,言简意赅“走散了。”

    原上野“”

    走、散、了

    原上野觉得自家心上人的画风有问题啊,一贯帅气的形象忽然有些变得额,蠢萌

    这样一想,原上野觉得这个设定还算可以接受,然后就真的接受了“既然心上人现如今是个战斗力不足五的渣,那么这次换做我来保护他好了。”

    想想还有些激动呢。

    面对不远处的肥仔恶意重重的注视,原上野深觉自己一有所松懈,肥仔必定抓住机会扑上来咬断自己的脖子。可现在只用“线”来防守,一味去防守肥仔的进攻,没有任何进展,这样拖下去很不利,必须要从守转攻。

    原上野想了来想去,后来她想起了毘沙门天不知什么时候再次发作的病情,便有了决定。原上野面上保持镇定对着伺机待发的肥仔,一边向身后的人“抱歉,能转过身去一会吗”

    神明挑起眉毛,目光落在原上野笔直垂下的右手,对方的手掌不自然的打开着,像是想要握紧却又没有握紧的模样,看着奇怪,夜斗注视了两三秒,然后欣然答应了这个莫名其妙,不知所谓的请求。

    “谢谢。”

    原上野觉得自己为了毘沙门天作出这么大的牺牲太令人感动了,感动到自己都要流泪了。她吐出一口气,她不再使用境界,反而走近一边,朝肥仔无声地露出笑容,冲他勾了勾手指,最后比了个中指。

    肥仔是个在某个方面头脑特别简单的家伙,即使他现在处于六亲不认,见人乱咬的状态,这种简单的挑衅手法立刻受到了肥仔的追捧。人在激动之时,总会显得胸力大无脑,看来这一点妖怪也不例外,怒火中烧的肥仔一头冲破了“线”的境界,逮着原上野就是一顿乱咬,好几次都险些一口啃掉原上野的头颅。

    人形神器与妖怪的肉搏胜负很明显,原上野想起以前自己在神器能力虽然不敌肥仔,可来面对面的,每次肥仔被她弄得哭得稀里哗啦。现在的局势正好相反了,身体受到的伤真想大声哭喊发泄出来,原上野忍住疼痛一声也不吭,她还在琢磨着到底是从哪个部分开始出手,实话,无论是哪个方面原上野都不想出“手”。

    肥仔一口咬住她的左肩,撕裂的疼痛占满大脑神经,原上野一直催眠自己这种感觉就当做打针好了,保持淡定。她屈起手臂狠狠给了肥仔一肘,肥仔被迫松口,沾满血液的血盆大口又凑近原上野的喉咙,原上野不给他机会,用尽所有力气将肥仔踹到地,双手掐住肥仔的脖子,做好准备发动能力之时,肥仔充满怨毒的眼睛死死盯着她,令人心里发渗。

    原上野心肥仔啊,对不住了,回去后一定给你烧香。她不与对方对视,撇开视线,便看见一双蓝色眼眸泛着凉水般的光泽,静静的注视着自己。

    好的转过去呢

    大脑思维有了一瞬间的当机。

    原上野从质来,到底还是个女生,一般的女孩子都会想让自己在喜欢的人面前展现出最美好的样子吧,原上野也不例外,她不想让夜斗亲眼看见她这副模样。

    归根结底,嗯,这一切都是肥仔的错。

    属于妖怪的激烈的咆哮声在一瞬间顿时转变成仿佛带着痛处一阵阵的嘶嚎声,原上野呆滞的回过神,她的手还在掐着肥仔的脖子,并且好像掐的越来越紧,原刚才两只手一起都握不住妖化后肥仔的脖子,现如今可以轻易掌握了,原上野愣了一下,她发现不是自己力气突然变大掐着紧,而是对方的脖子竟缩了一圈,不仅是颈部,还有肥仔的大脸,甚至身体。

    原上野的手指和手掌的肌肤纹理不知在什么时候泛起了淡淡银白色的光芒,这种光芒顺着对方被掐住的脖子传遍全身,被触及的身躯渐渐化作一片片粉末尘埃,转眼间消散在空气里,失去踪迹。

    肥仔现在似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他锋利的“手”焦躁地挥向原上野的脸上,但触碰到她的肌肤的前一秒,完全变成粉末状的东西,没有其余的攻击力。

    原上野的眼睛进了灰尘,连续不断的粉末让她的眼圈变得发红,即使这样,原上野感到极为不舒服的眼睛仍然看着眼前来了有着硕大身躯的,前一天还是同在一屋檐的同伴。

    妖怪化的肥仔在这一刻突然吐出人言“为什么你这种人也会得到毘沙门天的青睐,为什么最后在毘沙门天是你,而不是眼里只有她的我,为什么”他充斥着绝望憎恨的眼睛仿佛在充血,身体随着每一个急躁的动作碾成尘埃,激动不断嘶吼着,尖叫着疯狂质问原上野“为什么是你”

    等到肥仔的身影在视线里完全消失,原上野依然像个雕像般僵在原地,没动。

    有人跟以往一样拍了下她的肩膀,平静的口吻就在耳畔边轻轻蹭过“我,原上野,你这人怎么老是哭啊男孩子要坚强一些才讨人喜欢嘛。”

    “我没有。”原上野着,用衣袖飞快擦了下眼睛,结果擦完顿时控制不住流下两行晶莹的泪水。在地上滚了个遍脏兮兮的衣服果然催泪效果一流。

    完的后一秒被自己亲手啪啪啪地打脸的原上野心里直苦逼地抓紧自己的袖子,夜斗看见她满脸狼狈,一副“死了亲爹,亲娘又改嫁”倒霉催的傻样顿时觉得这孩有些不容易,于是以表安慰地揉了揉对方的头,奇迹般将原上野原呆毛乱翘的头发揉得平整一些,摸头技能点满t

    这时,神明揉完她的头后,不关世事的样子瞬间变得亲切不少,给原上野一种自家老爹从坟墓里爬起来笑呵呵宽慰自己的异样感觉,待她生锈的脑筋还没有转过弯来,夜斗将坐在地上的原上野拉了起来,又摸了一把她的狗头,语气蓦然活泼起来跟她“原上野啊,你这次干得真的不错,给你点个赞,不用谢,下次继续努力”

    原上野表情迟钝地看着他。

    啊这又是什么奇怪画风我家狂酷炫霸拽的心上人今个的画风好像不太稳定啊

    夜斗靠在一棵树干,漂亮的眼睛亮亮的,忽然像是好不容易打开尘封已久的话匣子,他开始对原上野絮叨起来。

    絮叨什么呢

    神明一脸专注认真絮叨着这地方附近的花街好像不咋营业开张了,大众人民少了重要的娱乐活动,只好去别的地方找乐子,到处显得怪冷清的,弄得人家好不习惯啦原上野听后,呆。夜斗然后又隔壁山的神社那的打理神社的人类最近好像病怏怏,以前好像喜欢去外面耍,现在却总呆在神社忧郁着脸在神社里叹气,很容易影响到来这处落脚休息的人啦原上野听后,再呆。

    神明愉快最后总结道这种技能不错啊,比那个弄得满嘴都是的方便多了。

    “谢谢,”虽然前言不搭后语,可原上野听得很认真,心想,原来男神还具有话唠属性,啊那可真是,有点萌。

    好像更加的了解自己喜欢的人了,真好啊,挺开心的。

    什么会不会还想了解更多

    原上野对着自己的心清晰有力道不会。

    关是这些,已经足够,甚至超过我所要的了。

    用衣袖内侧擦了擦自己的脸,将脸上擦得干净清爽一些,原上野才感到舒服点,她吐出一口气来,无比郑重地对着神明鞠了一躬“谢谢,谢谢先生你的安慰。”原上野抬头,直身子,冲夜斗露出一个紧巴巴的笑容“我现在好很多了,恩,我该回去了。”

    “再见。”

    夜斗还想要些什么,可当他还没有出一个字的时候,原上野已经转身像是嗑了药似的,一下就跑到十米开外的地方。

    “”神明远目对方矫健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视线中,看来原上野他真的好很多了

    夜斗似乎叫了她一声。如果是以往,原上野觉得自己的心脏肯定在心上人叫她名字的那一霎激烈雀跃地蹦起来,然后立刻马上毫不犹豫的回头,可这次不一样了,原上野头也不回,一口气窜到很远的地方,她在登石梯的时候速度放慢下来,微微喘着气,伸手,将手掌静静覆盖偏左的胸口。

    因为刚才的剧烈奔跑,心脏“噗通噗通”跳得很快。

    可原上野却没这么感觉,她认为平静,很平静,一切都很平静。

    “为什么你这种人也会得到毘沙门天的青睐,为什么最后在毘沙门天是你,而不是眼里只有她的我,为什么”

    肥仔尖利疯狂的质问一直在原上野的耳边,心里,大脑深处来回反复回响着。

    为什么呢原上野心想,为什么她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变成妖怪呢

    扪心自问,除了没有参加道司与肥仔之间暗下互相较量的那些事,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在意毘沙门天吧。

    这个答案让人感到既羞耻又无可奈何。

    原上野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见到夜斗的机会,这种想法很危险,会令人不知不觉地日渐疯狂,不要再去想,原上野告诉自己,毘沙门天、兆麻、询麻还在等着你呢,做人不要太贪心。

    顺其自然就好了。

    然后,原上野真的,顺其自然遇到了夜斗。

    妈呀,这是怎么回事

    原上野记得自己明明是往上走,回毘沙门天住宅的方向,怎么越走越不对劲,结果回到了原地。

    蓝眸的神明盘腿坐在一块比较光滑的岩石,白赖无聊地低头看着岩石下的乱草堆,不知在看什么。他听见动静便抬头,神情自若,用晶蓝的眼眸瞅着原上野,冲她招招手,“哟嘿”

    原上野“”

    夜斗待原上野朝这边走进之时,陡然一手勒住原上野的脖子,把她拖过来,手掌“啪”的一下按在对方的头顶,粗暴揉乱“熊孩子,叫你别走这么快”

    原上野捂着头,傻了吧唧看着眼前的人。

    “你的那个同伴没有死,你现在还回不去。”

    原上野“哈”

    神明耐心平静的跟她讲解,原上野弄明白了。

    她并没有真正的杀死肥仔。肥仔被其他妖怪吞噬,融为一体。

    因为毘沙门天的病重,导致这附近一代的妖怪失控,似乎有一只妖怪艺高人胆大,留着口水过来了,趁着毘沙门天虚弱的时候,想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吃个唐僧肉打个牙祭。而原上野走不出这里,反而绕了一个圈,最后重返原地的原因大概也是这妖怪搞得鬼。

    原上野听后,默默想起了自己刚才的真挚到不行的自我解剖,和终于下定决心把事业放在第一位的痛到人流泪的伟大决定,现在回想起来,蠢到不行啊她向夜斗发表意见“先生,你为什么不早啊”

    神明平静地,理直气壮地回答她“因为你跑的太快,来不及啊。”快来看 ”hongcha8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