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十七
    原上野走进毘沙门天宅子的那一刹那,场景蓦然发生变化,她不适应地眨了眨眼,出现在眼前的场景不是毘沙门天家中的面积宽阔的日式房屋,取而代之的是一条人群熙攘,热闹非凡,异常和平的街道。原上野在过往的人流之中,看着周围一个个从自己身边经过,脸上恨不得写着“我是良民好人”的村民,无言了良久。

    又到了一个新的幻境。

    这一次幻觉构成的幻境,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普通村庄的一部分。

    又是要找路想办法走出去吗

    恐怕毘沙门天还没出什么事,原上野怀疑自己就得被玩去半条命,太被动了任人强行牵着鼻子走实在真心不爽啊这种勇者和他的伙伴要经过各种艰难奇怪的关卡,费劲千辛万苦才能抵达魔王老窝的强烈即视感闹哪样嘛原上野郁悴啊,原上野愤怒啊,原上野算了,有这个时间郁闷倒不如多走走多看看寻找出去的路。

    她沿着前方直线一路向前走,现在就只有一条路了,除了走下去还能干什么。数不清的表情淳朴的村民、聚在一起玩耍追闹的孩子不断从原上野的身边擦身而过,做神器时间一长,一下子置身于活人堆中,感觉多少有点古怪,当出现这种不适应感的瞬间,原上野心中一凝,难道这次想要顺利过关的话,该不会又要走内心路线

    原上野由衷表示心累:3ゝ

    就这样,原上野怀着累爱的心情走了一会,她很快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两处的不对劲

    一是这条街果然有问题,似乎跟在树林那无论怎么走,都只能回到原点的有差不多的尿性,这条街不仅会让人走着莫名其妙的回到原点,还自带循环功能。原上野在十分钟内,两次目睹了同一个老头子向他周围围着的孩子感慨吹嘘着“想当年爷是如何如何的高大威猛,住在花街那里的妹子胸部是如何如何的又大又软”,紧接着被一个老婆婆揪着耳朵回去而她看着的这两次的场景完全一模一样,像是视频再次循环重放。

    二是夜斗不见了。

    前一分钟还在身旁,与自己并肩行走的少年,现在人影消失得无影无踪,无声无息。

    诶人呢

    原上野发了一下呆,自家男神到底是走散了迷路了下线了还是被人绑架了瞬间有无数个猜测涌进脑海的下一秒,她又看见神明从不远处的店门走了出来。夜斗对上原上野的目光,冲她挥挥手,另一只手则端着一碟糯米丸子。

    原上野松了口气,接着对神明手中的软绵绵的丸子表达了极度无言“先生你饿了”

    “兄弟,把目光放长远一些啊”神明难得正正经经的批评她一次,原上野惭愧了,她抓了抓头发,心想自己明明是跟着男神一向简单明了的思维方式啊,这一次居然还深远起来了

    原上野恳求组织再给自己一次机会,“额我想是,这丸子里面一定有什么玄机吧”她拿起一串丸子,装模作样凑近去看,恩,原上野除了得出“这丸子看上去好有食欲”的结论,其他就一无所获。这时,胸腔中的“供血机器”忽然不安分地蹦了两下,跳得原上野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恩这个情况,怎么跟上次和兆麻一块看“天降肉块”有些相似

    难道这碟丸子就是妖怪的化身,所以自己才有这种反应可是妖怪是糯米丸子的设定有点萌啊,反派这么萌真的可以吗原上野心想,但是夜斗又是怎么发现的不愧是男神

    事实证明,原上野她真的想多了。夜斗听了她的话后,毫不吝啬给对方点个赞,然后面不改色解释道“啊,虽然我的意只是把这个当做后备粮,闲着无聊就啃几口呗”面对原上野一脸不可接受现实“你的长远就这鸟意思”的震惊,神明显得淡定十足,他表扬了原上野深邃的脑洞,又对毘沙门天家的曾经数量多,质量又高的神器发表意见“难怪把持不住,后宫失火啊。自己控制不了还纳这么多干嘛,真是个笨蛋。”

    原上野“喂”

    出自“笨蛋”家的原上野不服,她正想为自家美丽大方又温油的神明辩护几句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在扯她的衣角,便下意识低头去看。

    一个男孩正用期盼的目光眼巴巴盯着原上野手中的丸子,口水泛滥。

    原上野

    没过十秒,原上野的身边聚集了几个孩子。他们同样是两眼发光的看着她手中的食物,一脸渴望。

    原上野

    原上野立即转头对神明“虽然这里都是幻觉,但随便一个活人看见我们,未免也太无视原著设定了吧”话到一半的时候,一个女孩突然上前跳着够到了原上野的糯米串,硬是一把将它抢到了手。

    这也太主动了吧喂

    原上野目瞪口呆看着几个孩疯狂地抢着只有两三个的糯米丸子,抢到手的就马上塞进嘴里,大力的咀嚼,咽下。然后露出满足、格外灿烂的笑容,粘在雪白的门牙上的糯米渣在白日青天透着虫卵般的晶莹光泽

    原上野保持拿串串动作的手陡然一哆嗦,咦虫卵

    分掉丸子的孩子们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不约而同的把亮闪闪的目光投向了原上野身后的黑衣少年。

    神明不动声色,毫不退缩地回视过去,一秒,两秒,三秒夜斗突然把装有所谓的糯米丸的碟子扔到几米开外的地方,孩子们的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一个个像只饿犬一样扑向了丸子被扔到的地方。

    孩子们惊喜的笑声和牙齿与丸子碰撞发出夸张声响搅混在一起,莫名的刺耳,让原上野觉得毛骨悚然。

    身着纯黑和服的神明冷眼旁观,然后转头对原上野了一句“做好准备。”

    做好什么准备

    原上野看着不远处的人口窜动,孩子们争先恐后兴奋的模样,她费了不少力气组织好语言,向神明问道“我看那个东西根不是糯米做的吧,像是虫子的卵吧”

    夜斗点头。

    “先生,你开始不知道吗,也是等这群鬼过来抢的时候才清楚的”

    夜斗再点头。

    “吃了那个东西,对身体没好处吧”

    夜斗来想继续点头,结果沉思了一会“也不一定,有些虫卵还是含有丰富的蛋白质,氨基酸,可以提高人的脑蛋白和血红素”

    “靠逗比”原上野头一次在心上人面前怒了“喂,醒醒穿越了你啊”

    神明闭嘴,湛蓝的眼睛沉静又包含无辜看向对方。

    那一群不点吃完丸子露出了极为心满意足的神情,,可过了不到两三秒的时间,他们一个个红润健康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煞白到铁青,突然捂着肚子倒在地上蜷缩成虾米状,和平的街道上刹那时回响着一阵阵凄厉不绝的尖叫。

    原上野听得骨头发麻,她向前迈了半步,想去看看情况,可目睹到下一幕让原上野顿时僵住了步伐。

    街道上的人来来往往,没有任何人停下脚步或跑来查看,所有人都视若无睹,就好像没人发现这一幕。

    坐在家门口发色花白的老头子不知道是第多少次滔滔不绝的吹嘘着,他所的内容还是一字不差,脸色得意洋洋的表情分毫未变,唯一改变的就是,来围绕在老头身边听他讲故事的一群鬼现如今统统倒在原上野的面前。老人却毫无察觉,他自己对着空气大声得有滋有味。

    倒在地上的人在老头苍老的声音中倏地停止了尖叫。他们把身体越缩越紧,像一个蜗牛壳,然后“啪”的一声,瞬间血肉横飞,突然爆炸的每个身体中都出现了一只,体型有五六岁孩大的黑色昆虫张牙舞爪,浑身漆黑,是蜘蛛。

    这个过程不足十秒便完成。

    “”

    原上野已经被刚才的那一幕震得不出话来了,她伸手擦掉溅在脸上的血迹,看着地上的血肉模糊,深吸了一口气。

    现在终于清楚夜斗所的“做好准备”是怎么一回事了

    原来这次幻觉的最后对决在这里等着他们。

    脑洞达人的原上野真心给那个幕后的妖怪献上膝盖,能制造出这么戏剧化的幻觉的妖怪一定不普通,它的脑洞是有多么的深刻啊一定是个神经病

    为首的黑色蜘蛛猛的朝原上野扑去,口器中突然喷出白色的丝状物,直直对准了她的头部,势必要穿破原上野的头颅幸亏原上野反应过来,她想也不想侧身迅速躲过,将敌人一脚踹飞再补了一道境界,让对面的几只暂时无法攻击过来。

    原上野想让现在没有神器在身的夜斗闪远一点,以免波及到他,却不料,黑衣的神明冷静的,一脸平静的从怀中掏出一把菜刀。

    “”原上野差点滑到,顿时忍不住用打量奇葩的目光向男神行注目礼,这他、他是什么时候把菜刀兜在身上的

    “是在拿丸子的时候,就把这个也顺走了,物尽其用嘛。”对方似乎洞悉原上野的想法,夜斗淡定瞥了她一眼,回答道“这次,总不能也让你一个人面对吧。”

    原上野看着对方用衣角擦亮刀面,心想,还是让她自己一个人来吧,男神提菜刀上阵,总觉得好幻灭,仅存的少女心要碎了

    战斗结束得很快。

    这些蜘蛛虽然长得体型唬人,看上去像那么一回事,但实际上,比起跟肥仔的搏斗而言,对付它们原上野感觉轻松一些。她有些生疏使用着新的能力,避开蜘蛛如同长枪一般锋利的吐丝,把它们死死按到在地,乘机将一个又一个化为灰烬。不过双拳难敌四手,原上野在对付一个的时候,差点被另一个袭击了,夜斗眼疾手快,及时一把扔出那把刀来,将试图袭击原上野的蜘蛛斩下前肢

    最后,原上野除了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挨了几下,其他就没什么大碍。

    在解决掉最后一个敌人的下一秒,原上野忽然像是感觉到什么,她抬起头,双眼看着某一处的地方怔了一下。

    这个街道上的人还是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该做什么就做啥,重复循环。

    原上野看着那一处着的女子,柔美的脸,娇弱的气质,跟自己记忆中的一个人完全吻合相似。当然,在她没有堕落成妖怪的之前。

    她是,

    百合。

    眼前的景象开始颠倒,再一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次是在一个景象废弃,没有人看守的神社中,天色昏暗,是黄昏与黑夜的交界处。

    这下,凭着刚刚的一瞥,原上野觉得自己要是再猜不出这个幕后黑手是谁的话,她都想给自己一拳头来悼念死去的智商了。

    那个完全相似的女子,还有几个月前,她看见变成妖怪的百合一副boss无比炫酷的蜘蛛造型,立即让人联想到那些从人身体里爆炸冒出来的蜘蛛弟,明摆着是她嘛。

    原上野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看来百合真的混的顺风顺水,前途一片美好,能力牛逼哄哄的,还会吸功在认定那个不断折腾他们的妖怪是百合后,原上野觉得百合大概还记得自己和夜斗两个让她失去爱人的家伙,要不然怎么会无比耐心的用这么折磨人的方式来招呼他们啊

    原上野在得出这个结论后,就跟身旁的神明分享,结果对方侧着脸斜视自己,表情不像是在看玩笑地问

    “百合是谁”

    原上野不禁扶额。

    敢情都忘了啊

    原上野揉了一下脸,差不多整整一天时间她都在幻觉里面折腾着,不累是假的,现在快要落下去的夕阳一照,让人有些昏昏欲睡,眼睛视线也似乎被蒙上了一层雾气,看东西不太清楚了。原上野整个人有些犯困,她不经意扫见神明衣袖中的手,反应迟钝地看了几秒,忽然意识清明起来,她一把抓住夜斗的右手。

    少年的手背上正覆着一层模样狰狞的秽物。

    那是“恙”。

    大概是在与蜘蛛对决的时候,感染上的。

    神明马上抽回了手“别动手动脚啊原上野,会传染。”

    原上野的眼睛执着地盯着对方藏在衣袖中的右手“话,这里不是神社吗正好”

    她的话还没完,就被夜斗打断“我去看过了,水池是干枯的。”

    原上野抬眼,夜斗以前总带着冷静的表情现在出现了裂痕,似乎因为手上的热痛变得烦躁起来。

    原来,他也不是在任何时候都能平静对待的啊。

    话不多,原上野硬是将神明的右手拽了过来,她倏然咬破自己的一根手指,挤出一些鲜红血液,将血抹在对方的手背上。

    三秒钟的时间,恙化消失。

    心里一直为爱奉献的精神愉悦的油然而生,原上野看见自己成功了很是高兴,妖怪化的肥仔啃了她这么多口就没事,那么原上野认为原因很简单,自己身,自己的身体便是渠道。她主动拍了拍夜斗的手背“看,没事了吧先生,你还是摆出一脸“老子啥都不在乎”的模样酷一点”

    夜斗抬手看着自己恢复的手,“谢谢。”

    原上野挠了下脸,万分谦虚道“谢什么啊,大家都是朋友嘛。”

    “朋友”

    夜斗记得这是原上野第二次道这个词了。像是往毫无波动的湖面投下石块泛点波澜,蓝眸的黑衣神明脸上的神情瞬间游移了一下,他看着原上野,蓦然露出洁白牙齿,对她笑了一下,眼里净是柔软的云朵和璀璨的阳光。

    百年前的夜斗,只有是在笑的时候,才依稀可看见数百年后他灿烂的模样。

    原上野看到对方的笑容,忽然很想把手贴在他的轮廓上。

    求之不得。不可求,不能求,求不到。

    你就是我的白月光。

    作者有话要知道这章我写了多久吗18个时呜呜呜对不起只写了一章美女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