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野良神]存在 第20章 十九
    夜晚,回到家。原上野盘腿托腮坐在电脑面前,打开,她想了一会,手指在键盘上迟疑打下字母,随后按下确认键,下一刻,电脑屏幕显示出大片大片的内容,原上野凑近看着一条条认真阅览,心情顿然放松下来。

    根据词毘沙门天有关的内容表示这名出自“七福神之一”的神明一直以来向来是受人敬仰,虽然信徒没有古时候的那么众多,但在神明之中算是混的比较不错了,在各个地方建立的分坛图片看上去挺繁荣的,似乎跟百年前毘沙门天住的那所土豪宅子不相上下,这对于原上野来真是个好消息。她现在暂时可以舒口气了。

    感觉到轻松一点后,原上野双手捧着水杯十分安逸喝了一口,然后她继续下去,这次的词是神器。

    想不到出的东西差点让原上野呛个半死。

    整个屏幕充斥着一种很奇怪的内容,像什么新主人是位女性,好像喜怒无常的样子,请问神明也有更年期、加精帖大家一起讨论选如何喂养一只正太萝莉神器的正确姿势、急急急求助我家神器好像跟隔壁那家勾搭到一起了大家我该什么办该祝福他们吗,看到这里,原上野忍不住回了个贴。

    鼠标箭头一路滑下,一篇记录我和我时而温柔时而冷艳的神明大人的同居生活出现在原上野的眼帘,看上去还在上挺红的,文名这么直白真的不要紧吗原上野默默想起了自己在毘沙门天家中找到的那卷古老的神器自传,还记得里面的种马内容险些亮瞎她的狗眼,原上野对着电脑屏幕失语了下,如果这些都是真的话,那这帮神明神器不仅兴趣百年不变,闲的颇为蛋疼,还、还与时并进,挺跟得上时代脚步的嘛

    原上野擦去满头黑线,自己找的并不是这个,既然神明们也这么时髦的话,那些信息大概也会有,她重新更加具体的输入词。

    鼠标一点,原上野一看欣慰了,果然有。

    点开那个标有神器就职的,霍的一声明朗起来,原上野对神明什么的印象还停留在百年前,这次回来后在络上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了次,忽然见那些头顶明晃晃贴着老古董标志的神明居然如此顺时代发展,还真是心情复杂。原上野看着上的一条条招聘内容,表情镇定捧着水杯,心里却是一起一伏的,有种乡巴佬入场的即视感,她看见有不少招聘中给出的待遇不仅包吃包住,还带薪水带休假,到了年终发额外奖金,为了犒劳职工可以去旅行,福利好到没边啊原上野眼尖,又发现一条,当即就给震住了,这尼玛还能包找对象

    原上野心里涌出一股沧桑,为嘛忽然有种活人不如死人好混的感觉啊,原上野随即脑补起来了一场持续了百年之久的神器与神明无比虐恋情深的福利战争,由于脑洞略深,原上野沉迷了一会她才想起来正事。

    轻咳一声,原上野向趴在自己床上翻漫画的萝莉招手,想引起对方的注意,“嘿,对面的萝莉啊,你看过来呀看过来你看,你自己都已经这样了,就别执着于过去的事,还不如早点超生,把以前的恩恩怨怨抛在脑后,姐姐明天带你去看下你爸你妈后就帮你物色个好工作,开始一段新生活,这才是正道嘛。”

    萝莉趴在床上双手撑着下巴,她穿着蓝条白衣的宽大病服,埋在黑白漫画中的大眼睛露出来了,她眨巴眨巴着眼,一脸天真地看向原上野“哥哥,你不是已经答应我的请求了吗,现在你想像个无耻的大人一样反悔”

    “”原上野懒得去抗议对方对自己性别上的错误认识了,她义正言辞纠正萝莉,提醒她别趁机偷换概念“我是答应你了,但只答应带你去找爸爸妈妈。”

    萝莉“切我现在不想去找他们了,我要报仇”

    原上野觉得一个满脸卡哇伊的学生报仇感觉有点微妙,她上前抚摸了下萝莉的脑袋“冤冤相报何时了,而且姐姐我家世世代代都是属于良民,绝不干杀人放火的勾当,没办法帮你报仇啊。朋友你的想法就阳光一点撒,找个好工作天天晒晒太阳打打酱油也挺美好的,别老想着报仇。”

    “哼”萝莉的脸上顿时铺满刻骨的仇恨,她似乎想发表什么极为中二的宣言,可被原上野看着悚人就伸手捏了下她的脸完全打乱了“坏蛋”萝莉气急败坏拍掉原上野的手,“难怪大哥哥你看的都是一些让人牙酸的恋爱漫画整天只想着情情爱爱,一点正义感都没有听了我这么惨的遭遇居然还坐得住要是换做热血主角早就冲过去帮我报仇了”

    原上野觉得这话太地图炮了,喜欢恋爱漫画的人明明是对未来有着一颗充满希望和爱的心灵啊虽然是这么想的,但原上野没好意思,她语气委婉的指出“可是,你刚才捧着这恋爱漫画看的挺入迷的,不是吗。”

    “”像是被人戳中脊梁骨,萝莉气鼓鼓地瞪了原上野一眼,她把手中的漫画丢给对方,然后翻身,身体僵直地躺在床上。萝莉用枕头用力捂着脑袋,像个闹别扭的鬼头,如果不知道对方不是已死之人的话,原上野还真担心这萝莉会被自己闷死枕头之中,她听见从枕头里传来萝莉嫩嫩的语气沉闷,硬邦邦的“切,大人就是坏。”

    坏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要是原上野还在中二病的发病期,她一定非常应景接口道出这句话。可惜,经过几个月的锻炼,原上野觉得自己心智已经发育的很是成熟,跟孩子叫什么劲啦,她拍了拍萝莉幼僵硬的脊背“乖啦,等你长大后自然会懂,做大人其实很辛苦的。”

    萝莉移开枕头,露出一双黝黑的眼瞳,都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萝莉现如今打开的窗户,令人看不见一丝的阳光绿草、蓝天白云,有的只是一片空茫的荒地,和死寂的大海“大哥哥你,我都已经死了,还能够长大”

    “啊”原上野一愣,她紧紧盯着对方的眼睛,因为刚才的失言自打嘴巴一下,她还真怕这萝莉被戳中g点突然就黑化掉。原上野轻拍着萝莉瘦的背,回答得深沉“能啊,萝莉呀,真正的长大并不指的是你的身高和外表哟,恩,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沉默一会,萝莉伸手去捏原上野的脸“你明明什么都不懂,大人都是这样,自以为很懂,总是摆出一副教训人的模样,还故装神秘,讨厌死了。”

    原上野见萝莉没有黑化吁了口气,“等你长大以后成为那个教训人的大人就不会再讨厌了。还有,你别掐我了行么。”

    萝莉在这个地方却意外的听话,她乖乖收回手,眼睛眨巴,神情又开始变得很萌的看着原上野,向她好奇问道“话回来,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原上野“你猜猜看。”

    萝莉“恩阴阳师通灵人这些不是的话,莫非是死神”

    原上野“萝莉你ju漫画看多了吧。”

    萝莉扭头“哼那到底是什么啦”

    原上野给她顺毛,道“我啊,一具活死人咯。”

    这一句话大概是原上野自个一生中过的最装逼也是最发自内心的话了。她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原上野觉得自己现在活着的状态和死了之后没啥大的区别,最初曾有过心心念念祈祷着马上就能回家的念头,曾多次期盼自己没有死去,可到头来,当这愿望实现之后,原上野忽然发现能活着回来的感觉也就是那么回事呗。

    所以啊,人就是矫情╮╰╭

    原上野缩在被窝中和另个被窝里的萝莉有一搭没一搭着话,萝莉从被窝中伸出白白细细的手臂晃着她问各种有关于“什么是神器”、“神明真的存在吗”、还有“医院那些东西”之类的问题,原上野一开始耐心解答,渐渐的到了后来,到了午夜时分她已经困得发不出声音来。

    萝莉是死灵,困意和饥饿她都感觉不到,这个原上野自己深有体会,她觉得一直作为普通的已死之人的话,如果连简单的困意饥饿都没能感觉得出,而那从这两样补充完成而感到简单却充实的满足感就更难得到了吧。

    在世界上能有什么比一点轻微的满足都无法得到的人还要可怜吗

    原上野没有关灯,虽然她在那个“没有电器”、“宅穿必死”的世界已经把“睡觉必须开灯”的老毛病给硬生生克服过来了,但现在自己的身旁有一个可爱的萝莉,她离不开光的照明。

    打了个呵欠,原上野想叮嘱萝莉别离开这个房间半步,她还没开口,萝莉便主动很乖巧体贴地“放心啦,我会在这个房间等你醒来的。”

    好、好乖好萌的萝莉原上野几乎是眼含热泪睡过去了。

    随即,她做了一个梦。

    白色冰冷的医院,拨开在梦境中显得格外夸张戏剧化的充斥着浓重的消毒药水气雾,一重又一叠,原上野看见了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女孩。女孩脸色苍白,带一点儿的青,她的胸口微微起伏,好像尽管带上了吸氧面罩还是难以呼吸的样子。

    原上野还想在前进一步看得更清楚,可上帝视角的镜头拉到最近也只是这个距离了,原上野忽然感到莫名的烦躁不安,这时有人走了进来。

    有两个人进来了,一个年轻医生和一个像是病患家属的男子。

    接着,门被关紧,两人在女孩病床附近,开始交谈起来。

    医生一手放在白大褂的兜里,一手接近了女孩正在静脉输液的注射器,他手上握着注射器调节滴速的装置,朝另一个那个像是家属的男子自然笑道“就这么好了。等你的女儿送进殓房后,我会把钱付给你的。”

    这女孩送进殓房付钱原上野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话题。

    男子面色难堪,他有力无气地攥紧双拳,支支吾吾声音低迷应了一声。

    医生“看开点吧。得了这种顽症,你女儿早晚都要死,只不过是先死和隔些天再死的差别而已。而现在有个机会可以你的女儿实现她人生最后的价值,为科学医疗做出贡献,或许牺牲她这几天的生命将来就能挽救无数人的生命,这是多么大的壮举成为英雄的她应该感到很开心才是啊,英雄她爹。”医生在口袋中的手伸出拍了下男子颓废的肩膀。

    “可、可是”男子看着床上双眼紧闭的女孩露出痛苦不忍的神色,他的手在微微发着抖,男子突然抬头用卑微祈求的目光看着医生,他干裂的嘴唇也在发抖“就不能再等几天吗就几天的时间让右衣自己离开人世,拜托,求你了我、我真的无法亲眼看见女儿被杀害”

    “嘘,声点。”医生语气亲和地纠正男子,微笑“用杀害这两字未免太严重了吧,准确的,这就叫提前离世。”

    男子面容因为悲痛而微微扭曲“就不能再等几天吗”

    “安藤先生,”医生“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通融一下,但令媛现在这副被顽疾所折磨的身体是研究的最好时机,就算再等一天,恐怕我们已经谈好的价钱就要降低一半了。”

    “不”男子顿时面无全色,他死死咬紧牙根,眼睛好像充血瞪着躺在病床之上的女儿,额头上的青筋暴出,一副脑海中与天人决战无比绝望的神情。

    医生哥俩好似的再次拍了拍对方的肩,露出善解人意的笑容“请您再好好想想,只用一个快死之人残余的几天时间,换来的就是一张高额的支票。它可以让您不仅还清赌债,还能让您重新过上新的生活,重新拥有一个活泼可爱,完全身体健康的女儿。”

    最终,梦境中的画面定格在医生将女孩输液器调到滴数最快的那一刻。

    妈蛋,人生已经如此不美好,为甚还向我继续补刀呢

    这是原上野睡醒之后的第一感想。

    “大哥哥,你都这么大了,还会做噩梦”床下的萝莉见原上野终于醒过来便抛下玩了一个晚上建立出深厚友谊的电脑君,像只看见熟人就奔来的白兔,萝莉立即凑到原上野面前,用十分纯真好学的语气向她请教。

    “我,噩梦跟岁数无关吧。”原上野似乎还有一半的思绪沉浸在那个梦中,她坐在床铺上,伸手扒了扒稍微凌乱的短发,表情憔悴。

    “才不是呢”萝莉有力反驳“只有见到什么都怕的朋友才会做噩梦,我爸爸告诉我的。这么明的话,你也跟我差不多嘛,原上野。”

    “随便你吧。”原上野心想这转换称呼转的没有一丝犹豫,也太灵活了吧。虽然直接叫她的名字比叫什么“大哥哥”感觉上舒服多了,可是被对方改为认定成同辈后,萝莉对她话的撒娇语气好像减弱不少啊,想到这点,原上野悲伤cry。

    原上野有些惆怅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她忽然打了个喷嚏,原来是卧室中的窗户半开半掩着,在早晨显得有些温度较冷的春风徐徐游到卧室,似乎还带着泥土和樱花的气息,原上野打着哆嗦赶紧把窗户给关了,尔后情不自禁又打了个喷嚏。

    奇怪,原上野揉了揉发红的鼻子,她记得昨晚自己明明把窗户关好,然后萝莉又把窗子打开了

    原上野想到这,又是喷嚏一下。

    萝莉颇为贴心递给她纸巾,原上野大为感动,她道谢后用力擦了擦鼻尖,跟萝莉谈起今天的正事“明天我就要去学校报道了,恐怕过了今天就得要补习落后的功课,没什么空闲时间了。”原上野一边着一边从书桌内翻出两个皮筋,让对方在镜子面前,“所以,今天我就帮你料理好我对你承诺过的事情吧。”

    萝莉歪了歪头,慢半拍记起了昨天的事情,萝莉便把头一撇,结果“我才不呜哇”

    原上野松了松手,对着眼前镜中浑身紧绷的女孩“别动。”

    镜子里原满头散发的姑娘似乎因为身后人的笨拙手法而眼泪汪汪。

    原上野搞定之后,她先是满足的欣赏了一下,有种回到童年那会自己喜爱的娃娃来打扮的温馨感觉,等到过了一会原上野才注意到对方抽搭搭的模样,她心虚地干笑三声,摸着对方的头赶紧向组织认错。

    萝莉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继续抽搭搭,出实话“双马尾扎得好丑。”

    原上野嘴角抽搐一下,其实你不用这么诚实啊萝莉

    虽然看上去一边低一边高,很奇怪的样子,但萝莉还是顶着原上野的一片心意出门了,萝莉大声向原上野强调“就算你不给我报仇,我也不要去找他们”

    原上野好好好,然后带着萝莉来到了医院大门口。

    “咦原上野”萝莉忽闪着眨了眨眼睛,“你不帮我报仇的吗”

    “恩,我的确没为你报仇。”原上野用指头蹭一下脸,一脸牛逼哄哄“这次,我只是想为了正义,惩恶扬善,还世道一个公道。”

    还你一个公平。

    作者有话要屋簷上的貓扔了一颗地雷

    屋猫土豪么么哒又让你破费了

    下次真的不轻易许下承诺了,好的万章┭┮﹏┭┮抱歉,又失约了,我已经连续奋战25时。

    这次完全属于我自己作死,这三天一直在琢磨一万字怎么码,结果卡到5000就码不动了,我有卡章强迫症所以夜斗的正式出场还在下一章,其实你们意会一下他已经出来了

    糟糕,我这次太不好意思了orz呜呜呜先去睡个觉,再战下章福利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