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理想天堂 守株待兔
    太阳慢慢的从东方升起,付村今天显得很特别。

    每天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起床,开始忙碌一天的生活了,青年们广场上修炼,中年人忙着准备狩猎用的工具,小孩子们都在广场满村的跑着玩。

    今天付村这个时候传来一片片的哭声。

    一群中年人带着一群老弱妇孺,在广场上挖坑,把一个个裹好的尸体埋了…………

    子龙和小乐正在密室里面磨刀。

    小乐说:“子龙刀都快被你磨断了,你还磨,陪我玩一会,在这里好无聊”

    子龙说:“在等十分钟就可以把全部的刀磨完了,等下给我一起给族长送去,小乐快去找个框还有布等下给族长送去”

    子龙和小乐抬着一个箩筐,箩筐里面是磨好的刀。

    他们东张西望,显得无精打采,突然他们一转身钻到一个洞里,子龙立刻堵上洞口。

    子龙对小乐点了点头。小乐拿出火碾点亮。他们在黑黑的洞里走了两分钟左右转了一个弯看到族长正在指挥着大家有序的布置陷阱。

    子龙说:“族长刀来了。

    族长看了看子龙点点头说:“后面有没有尾巴”

    子龙说:“没有”

    族长说我:“大家快点布置,敌人随时都有可能到来”

    子龙看着全村一千多壮汉挖了一天一夜的陷阱有点毛骨悚然。

    只看一根根柱子上绑着火药,地面上摆满了削尖了的木桩,旁边还有一条条的小路,而且他们还不停的在挖。

    子龙说:“族长这条通道什么时候开始建造的,为什么我们一点都不知道”

    族长说:“这条密道是建村时修炼,用于躲避逃跑用的,这次也是很无奈才出此下策”

    这时小乐似懂非懂的问:“族长这些削尖的木桩是干嘛的?还有为什么还要留一条小道出来”

    族长神秘的一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4到5天敌人一直都没有出现。

    在这期间族长安排每天都在广场埋伪装好的尸体,而且村里的人都撤队到密道里面,再让一群老弱妇孺没日没夜的低声哭泣…………

    子龙和族人们在密道里面吃着干粮。

    小乐说:“他们怎么还不来,这馒头硬的像铁块怎么吃”

    子龙说:“小乐安静点,耐心等待,别忘了猎人的耐心”

    这时一个黑影从洞口一闪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黑影说:“族长钱村的人快要来了,不是今天下午就是晚上”

    族长说:“辛苦执法者了,我发布族长令现在撤回村外岗稍,进入密道,这里所有的人不准出去,村里的老弱妇孺见到敌人到来迅速像密室撤退,子龙负责把他们前锋人员干掉,引诱他们全部的人进入村里”

    村里的众人都点点头。认可族长的话。

    族长走到子龙身边说:“子龙你要小心,村里小孩就你身手最好,这个任务非你莫属,你遇事一定要果断,千万不要手下留情,千万记住一定要平安归来。

    这时小乐走过来说:“族长我要与子龙一起前往,说完拿出一把匕首割下一缕头发”

    族长说:“小乐别胡闹,快点收起你的头发”

    小乐说:“我愿和子龙立下同生共死令有如违背天地共弃”

    族长无奈的点了,点头说“你们要小心”

    晚上天刚黑,就有四个鬼头鬼脑的四个人溜进付村。这四个人刚进村就被子龙发现了。

    子龙连忙报告给了族长,族长说:“子龙你去,一个不留,下手要狠,狠中要带着愤怒”

    子龙点了点头,就飞一般的跑出了。

    在外面接连传来了四声惨叫。族长对旁边的小乐说:“让几个年轻人带着老弱病残出去,配合子龙演好这出戏”

    子龙像发疯了一样,不停的击打四具尸体,知道尸体被打的没有人形,然后跪倒在地上不停的大喊:“为什么,为什么,到底是谁”

    二狗慢慢的走到子龙的背后,一掌打在子龙的后脑上,子龙应声倒在了二狗怀里,二狗轻生的说:“子龙别伤心,别难过一起都会好的”

    远处一个黑影嘿嘿一笑轻生说道:“付村已经完了,明日大军杀到…………”

    天刚蒙蒙亮,一声牛角的号响声打破了付村的宁静,几百号人堵在付村村口,为首的一人拿着一个大旗,旗上赫然写道:“付村卑鄙无耻,用下流的手段暗害我村村民,独霸灵药,现我村正义之师讨伐,限付村一柱香的时间交出灵药,和匪首付子龙,如若不然我村大军杀到,寸草不留”

    付村的所有男子全部已经在密道集合了,族长看了一眼子龙和小乐。

    子龙和小乐对族长点了点头。就走出密道。

    子龙大喊道:“钱守成欺我村中无人吗?敢和我一战吗?”

    钱守成哈哈大笑说:就你还陪与我打,你陪吗?

    子龙微微一笑说:“钱守成你个老杂毛,别套小爷的话,我还不知道你老小子那点心机,钱守成你这老乌龟,怕打不过我丢人吧?别说没给你机会给你找个女娃娃打,只要你能打赢,我任你处置,怎么钱老狗你敢应战吗?”

    这时小乐拿着一个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喇叭,从一旁跑出来笑嘻嘻的大声说:“小钱别说我以小欺大,我让你一只脚趾,等下把你打死了,用我的脚趾给你掏鼻空,小钱你别这么不乐意,看刚说你几句你怎么还鼻孔冒烟,我小乐可是天女下凡,你能用我的脚趾掏鼻孔,这简直就是你的荣幸,对了你叫小神马来着的,好像叫小钱来着的,不不应该叫小王吧…………不不应该是马户,不好意思啊!小钱把你名字忘了真是罪过??”

    子龙还在旁边附和的说:“钱2狗你是不是怕了”

    对面的阵营早就炸开了锅说什么的都有。但是不管说什么都被小乐的声音压下去了,谁让人家有大喇叭呢!

    钱守成坐在马上双手颤抖,满脸通红,七窍生烟。他是谁?他可是钱村的村长,村里的人那个不是对他毕恭毕敬,挤眉献媚,就是到了别处别人也都对他客客气气,他神马时候受过如此屈辱。突然钱守成一口老血喷溅而出,大喊一声:“付村的小狗老夫与你拼了”

    正当钱守成要飞穿跳出的时候,旁边骑马的青年一只手按在钱守成肩膀上说:“别傻,肯定有高手在附近,你一冲进去肯定命丧当场,我能感觉到那个人,等一下你用语言来迷惑他们,剩下的交给我了”。

    钱守成这时面如白纸,脸上黄豆大汗珠往下落颤颤巍巍的说:“是主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