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 朝死暮生
    ””

    武兴八年,界灵殿,灵师授阶。

    新晋灵师们用灵犀从御神杨煊那里获知了周幽朝最隐秘的历史,随后在殿内供奉的神明座像前立下血誓:“……解天启,巩国祚以驱危避殆;承祖制,安万灵于周皇御下……”

    仪式从清晨一直持续到立竿无影时分才正式结束,白羽恒心绪难宁的从大殿内走出来。四年过去了,白羽恒较之漠西之行时长高了许多,白皙的脸上也显出几分棱角,可一双大眼睛却仍如孩童般纯真无暇。

    “厉害啊。”苏晟正等在殿外,见到白羽恒先捶了他一拳,笑着说,“界灵殿史上最年轻的榜首。”

    “哎呀……”白羽恒羞涩中带着几分藏不住的得意,“还不是因为那年去漠西,跟着师兄学了不少东西。”

    “少给我下套,你明明是趁机让阳明御神给你开了小灶,我可不敢抢功劳。”

    “那也要多谢师兄帮我护法。”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油嘴滑舌?”苏晟狠掐了一把白羽恒的脸,随后抬脚往界灵殿后走。

    “哪有?!”白羽恒边揉脸边跟上,“我说真话。”

    “得了吧。”苏晟走上了殿后的小路,正色道,“不闹了,我有事找你。”

    “什么事?”白羽恒看着苏晟甩在身后的手问。

    “你还记得我们从漠西带回来的那三个孩子吧?”

    “记得。怎么了?”

    “之前负责管教他们的赵灵师告病还乡了。”苏晟越走越快。

    “嗯,我知道,赵灵师身有旧疾,年初病了就一直没有大好。”白羽恒紧随其后。

    “后来总教安排泽生带他们,可谁知道,泽生竟然进了紫微关。”

    “嗯,这个我也听说了。”白羽恒由衷的赞道,“泽生师兄在天启一事上的天赋无人能及。”

    “所以……”苏晟突然转过身,“御神说让你来带他们。”

    “哦。”白羽恒答应着却一头撞进苏晟怀里,仰头看向苏晟,不解的问,“师兄,你怎么停……”白羽恒话未说完突然反应过来,不禁瞪大了眼睛。

    “别惊讶,这是御神的安排。”苏晟用话堵

    ””

    堵住了白羽恒的口,“御神说以你的能力肯定能胜任,让你拿出信心;御神还说当年你和他们仨相识于漠西,又一路照应着回了帝都,脾气秉性都熟悉,更是没有问题。所以……”苏晟朝身后指了指,笑道,“千落庄欢迎你。”

    苏晟身后,是一条石板小路,路旁是不知道长了多少年的古树,树下一块半人高的石碑上清晰的刻着三个大字——“千落庄”。树上枝杈间落着一只雀鹰,正对上白羽恒的目光,却不知为何,狠狠瞪了白羽恒一眼,随后展开羽翼飞走了。和它一起离开的,还有一团看不清的影子,嗖的穿过小路,留下一地树叶。

    “师兄……”白羽恒咽了一下口水,小心翼翼的说,“其实,我没见过真正的半妖。”

    当年,御神自漠西回帝都后,就将小澈、素素和洛洛安置于界灵殿地下专供傀器们的居所中,后依《周幽训》择吉日行易元灵术取其三人三魂七魄中的命魂献祭九尾狐妖,换得狐妖妖力为魂。三人由傀器成为半妖,为人时的记忆不复存在,却借狐妖之力换得强于人类的身体及不同的妖法,随后就由专门负责管教半妖的灵师于千落庄内带领其三人生活修习。

    而白羽恒自七岁入界灵殿做见习灵师以来,一直在界灵殿生活修习,勤勤恳恳、规规矩矩。自漠西回来后更是进了三重关,日夜修习,最终授阶后成为正式的灵师。是以,白羽恒在这里活了十年,竟然从未踏足过千落庄,自漠西后更是未再见过三人。此时,突然让他成为三人的管教灵师,白羽恒竟有了三分近乡情怯之意。

    “没见过又怎样啊。”苏晟说着走进千落庄,并示意白羽恒跟上,“虽然是半妖,但也是老熟人,你怕什么?”

    “不熟吧?”白羽恒硬着头皮跟上,“他们已经不记得我了,我也不能透露他们的身世。师兄……”白羽恒欲哭无泪,“我可刚立完血誓啊。”

    “我也没让你们相认啊。”苏晟完全无视白羽恒的心情,自顾自的说,“我是说他们三个人的性格都没有变,小澈还是又倔又硬,素素还是喜欢好看的衣服,洛洛……”苏晟突然停住了话。

    “他怎么了?”白羽恒回想了一下那个被素素拐来的弟弟,“我记得他小时候很贪吃。”

    “是。”

    ””

    “难道说?”白羽恒胡乱猜测,“他长成了一个胖子?”

    “那倒没有。”苏晟看着白羽恒,组织了一下语言,又说,“你知道的,并不是随随便便的小孩子就能成为傀器。”

    “是,要选一纪(十二)年之内魂魄不稳的小孩子才能行易元灵术。而且小孩子自己还要有强烈的执念,不然容易失了本心,被狐妖妖力反噬。”

    “当年小澈的执念是求生和复仇,素素的是向往和渴求,洛洛他是稀里糊涂被自家阿姊拐来的,能有什么执念?御神在行易元灵术的时候十分担心他会被妖力反噬,谁知道不但平安无事,还承继了狐妖最强的生命力。”

    “最强的生命力?什么意思?半妖们的生命力不是本来就要远强于普通人类吗?洛洛有何特别之处?”

    “洛洛的妖法是……”苏晟凑近白羽恒,压低声音一字一顿的说,“朝死暮生。”

    白羽恒惊住了。

    《周幽训》讲人有三魂七魄,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天魂主运,顺天而为,不可逆天;地魂主源,宗源根基,自有来处;命魂主心,思维行动,皆从本心。命魂借天冲、灵慧二魄主智。借气、力二魄和中枢魄主行。借精、英二魄主身体强健。中枢一魄,乃为七魄中心,为血契言灵力量之所在。傀器经易元灵术献命魂换得狐妖妖力为魂后,失为人本心,忘记自我,换得体力、速度、力量及复原能力远强于凡人。同时还会承继狐妖的一项妖法,且每人不同。

    “朝死暮生?”白羽恒战战兢兢的问道,“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苏晟咬牙切齿的说。

    “什么样的?”

    “我哪知道!”苏晟怒道,“要不我们早上掐死他试试,看看晚上会不会复活?”

    “不!”白羽恒断然拒绝,想

    想了一下又问苏晟,“这个事还有谁知道?”

    “你,我,还有御神,除此外没有第四个。”

    “不对,还有!”

    “谁?”苏晟十分震惊,“怎么可能?”

    易元灵术是只有御神才可施为的高阶灵术,施术之时,除了苏晟作为杨煊的护法需要在场掠阵外,其余旁人都要回避。易元成功后会在半妖神阙穴短暂出现承继的妖法名称,自周幽开朝以来,凡已出现的妖法皆有记载,而洛洛的这个却是首次出现。杨煊和苏晟虽私下探讨多次,但碍于不敢轻易尝试,一直也没能解开真正含义。半妖的妖法一直都是隐秘,若不是杨煊想让作为洛洛管教的白羽恒寻机会查清这个妖法的真实意义,也不会授意苏晟将这个隐秘告知白羽恒。此时白羽恒突然说还有第四个人知道,苏晟不能不震惊。

    白羽恒看着苏晟满脸“不可能”的神色,轻声说道:“他未来的主人,会知道。”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想到此节,苏晟不禁放下心来,长出一口气,嗔道:“吓死我了,还以为我不留神泄露了秘密,那岂不是要被御神灭口啊。”

    “师兄。”白羽恒不解的看着苏晟的如释重负,“被他的主人知道不是更可怕吗?”

    “为什么?”

    “灵师有血誓为戒,不可为的事情很多,其中就有不能无故伤害傀器半妖。可是……”白羽恒略有迟疑,停了一下,才又说,“皇亲却没有血誓。”

    苏晟突然就明白了白羽恒所指。

    本章节内容由  手打更新

    朝死暮生,这听着就像是个大写的长生不老。如果他的主人鬼迷心窍,如果他的主人好奇心重,如果他的妖法并不是如字面意思,又或者他的主人贪生怕死且喜欢独辟蹊径,或者他的主人管不住嘴四处炫耀恰好被别有用心的人听到,那么他……苏晟越想越觉得,他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个不可逆的悲剧。

    “羽恒啊。”苏晟伸手按在白羽恒的肩头,仿佛立了千斤重誓般说道,“我们一定要为他选一个明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