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 再遇旧人
    ””

    白羽恒听后,也郑重的点点头,随后又问:“洛洛他自己知道吗?”

    “还不知道。”苏晟说,“御神怕他小,还不懂得妖法对自己的重要性,所以,还未对他说。”

    “嗯,这样也好。感觉也不是什么能时常用到的妖法,不如等他转生之前再告诉他吧。”

    “随你。”苏晟冲白羽恒眨了一下眼,坏笑道,“反正你是他的管教,你来决定吧。”

    都怪这个朝死暮生太过震撼,白羽恒都忘记了自己即将成为半妖管教的事,此时被苏晟重新提起,不知所措的情绪立刻弥漫全身。

    “师兄……”白羽恒试探的说,“这个事……”

    “没商量了!”苏晟一点商量的可能都不留,着重强调道,“这是御神的命令!”

    “师~兄~”白羽恒如小时候那般轻轻拽了拽苏晟的袖子,讨好的说,“你能不能……”

    “不可能!你已经连妖法隐秘都知道了,再要推辞,我就只好杀你灭口了!”苏晟说着连佩剑都弹出半截。

    白羽恒看着苏晟立起的眉毛,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苏晟见状,还剑入鞘,推着白羽恒继续往前走。一座座错落有致的居舍出现在道路的尽头。

    仿若进了青丘,放眼望去,是各种样貌的半妖。因狐妖妖力为魂的原因,此时的半妖在外貌上尚有些异于常人。耳尖牙利自不必说,发色上也多为赤金色,而据《周幽训》讲,发色越接近金色,意味着承继的妖法越为纯正。他们有男有女,既有已及弱冠等待转生的青年,也有刚刚开蒙的总角孩童。仔细分辨,还能看出些许北地与南国的身型区别。不过,许是因为妖魂在身的缘故,无论男女,却都带着一丝清逸柔媚之态。

    “原来……”白羽恒大开眼界,“半妖在未转生前都是这个样子的。”

    “是因为妖魂和二魂七魄尚未能完全融合,身上多少有残存的妖气,才会有如此样貌。等到转生之时,借助皇亲血脉的力量即可完成融合,他们在外貌上就会变回来。”

    “皇室先祖与九尾狐妖的血契竟会延续至今。”白羽恒由衷的赞道,“真是死生契阔,誓言如初啊。”

    “我不这么觉得。”苏晟却凉凉道,“所谓皇亲血脉的转生之法,也许只是周氏先祖故意留下来约束半妖的手

    ””

    手段。”

    白羽恒未曾想苏晟竟然有这样惊世骇俗的想法,听到他的话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随即反应过来,先是紧张的四下张望,发现并没有别人,才稍微松了口气,嗔怪道:“师兄!你这种想法千万不要再提了!”

    “瞧把你吓的。”苏晟看着白羽恒紧张兮兮的样子,轻笑一下,说,“我跟你说笑呢。”

    “师兄!”白羽恒坚决不让苏晟混过去。

    “知道了!”苏晟无奈的正色道,“我不会再说了。”

    白羽恒不相信的看着苏晟,苏晟见状,揽过白羽恒的肩,裹挟着他一边往前走一边说:“行了行了,我带你去见你的小半妖们。”

    二人朝着千落庄深处的一座居舍走去,未及近前,就听到争吵声。

    “把我的剑还我!”一个少年怒道。

    “谁说这是你的剑?”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透着牙尖嘴利,“总教分发给各舍的份例,人人都有份,凭什么说是你的?”

    “既然是人人都有份的,你为什么不拿另外两把,偏要抢我挑中的?”听得出来,少年在强压着火气。

    “凭什么你先挑?”女孩步步紧逼。

    “各剑长短不一,我比你手长,挑长的怎么了?”

    “长的好看!”女孩不依不饶,“我就是想要!”

    “你!”少年忍无可忍,怒吼道,“白瞎子,我看你是找打!”

    紧接着就听到打斗的声音,夹杂着女孩的尖声咒骂:“死红毛鬼!你以大欺小,不要脸!”

    白羽恒听闻先一步冲进屋,却看到满屋狼藉,一红一白两个身影正扭打在一起。穿白衣的女孩终归人小体单,正被穿红衣的少年按在地上。白羽恒见状,一步跨上,一手架开少年砸下来的拳头,一手将女孩拉到自己身后。苏晟紧随其后,进屋后直接从后面钳住少年,怒道:“小澈你住手!”

    小澈对苏晟似乎有天生的忌惮,听闻果然住了手,但却硬着脖子一言不发。

    女孩见到有人撑腰,立刻变了脸,向着苏晟伸出扭打中擦伤的手背,哭哭啼啼的开始告状:“苏灵师,你看……”

    “闭嘴!”苏晟却不吃这一套,喝止了女孩的哭声。

    一时间,屋里安静下来,白羽恒也终于腾出功夫打量起两个半妖。

    同样经过

    ””

    过了四年的时间,白羽恒惊奇的发现,当初那个偎在自己身侧的异族小男孩竟然长得比他还高半个头,身型也宽厚了不少,在狐妖妖力的加持下,当年的俊秀已经变成了惊人的英俊。棕红色的头发变成了现在的赤红色,于阳光下恍惚着流光溢彩。当年的如水碧眸中添进去了未名的春色,冲淡了几分桀骜。虽然白羽恒知道,那只是看上去的柔软,骨子里还是那个又倔又硬、会咬人的小狼崽。

    而更让白羽恒惊讶的却是躲在自己身后的半妖,竟然是……

    女孩十来岁的样子,一头银发在扭打中已经变得散乱,脸上有些脏污,却掩不住肌肤若雪,吹弹可破。圆圆的鸭蛋脸上翦瞳含情,如星河璀璨。

    “是十分少见的白狐。”苏晟悠悠的开口,“据《周幽训》上记载,仅出现过七人,而且都是……”

    苏晟没有继续说下去,只看向白羽恒,白羽恒微点下头,表示他懂了。

    仅出现过七人,而且妖法都是百媚幻生。换句话说,白狐都是天生的幻术高手和……感情骗子!

    白羽恒打量着女孩脸上的银色眼眸,确如内含星河,璀璨华光,但是猛一看又真像个瞎子。再看女孩一脸的兴奋,毫不认生的上下打量着自己,尤其在自己华丽的授阶佩剑上停留许久,白羽恒突然福至心灵的问道:“你是素素吧?”

    “是呀。”素素毫无惧色,反问道,“你是谁?”

    “我叫白羽恒,以后就是你们的管教灵师了。”

    “什么?”先做出回应的是小澈,看着比自己瘦小的白羽恒,小澈嗤笑一声,问苏晟,“就他?”

    “不得无礼!”苏晟一脸刚正,“白灵师七岁由阳明御神亲自拣选入界灵殿见习并亲自教导,是阳明御神的首徒也是最得意的护法,跟随阳明御神南征北战。前几日更是勘破三重关,成为界灵殿史上最年轻的榜首,灵术武技在界灵殿上下都是一等,连我也破不了他的……”

    “好了,师兄,可以了。”白羽恒实在听不下去苏晟的胡吹乱捧,忙转移话题道,“你不是说一共三个吗?还有一个呢?”

    “大概,在厨房吧。”苏晟维持着一脸刚正,毫无心虚和愧疚之态,领着白羽恒向后厨走,边走边说,“他依然十分贪吃,所以反倒是三个里最好管的,只要答应给糖吃,他就乖乖听话。喏,在那了。”

    白羽恒顺着苏晟的目光看过去,在灶台边发现了一团金色。

    “洛洛?”白羽恒试探的喊道。

    金色毛团听闻转过头,嘴里正啃着一个鸡腿,两颗小犬齿深深的扎在鸡肉里,满脸油光。

    “还真是……”白羽恒看着洛洛暗金色的头发和琥珀色的眸子,感慨道,“纯正啊。”

    “所以呢……”苏晟接上说,“灵缘妙不可言。”

    白羽恒听闻,无语的看向这个没有任何执念却意外的承继了最纯正妖法的半妖,心内却是五味陈杂。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羽恒啊。”苏晟似乎察觉到了白羽恒的担忧,轻声宽慰道,“你不要想太多了,只是管教而已,尽你平生所学,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好,至于他们能领会多少,全看各人悟性吧。”

    “师兄,我是担心……”

    “我懂。”苏晟没有让白羽恒说下去,“你是怕他们太过夺目,盛宠易衰。可你别忘了,无论是皇亲的半妖常随还是皇帝亲御的七杀军,都要受血契言灵的限制,他们的生死荣辱都和自己的主人分不开。不管主人踩着他们是拓土还是登极,他们都是那逃不掉的白骨台阶。”

    苏晟一番话说得白羽恒更加颓丧,他不禁开始怀疑。

    “如果当年……”白羽恒喃喃道。

    “没有如果!”苏晟严厉的打断了他,“你自己清楚,当年不带他们回来,他们更加逃不过一个死。各有天机,非你我之力可违,除非……”

    苏晟没有继续说下去,白羽恒不解的看向他。苏晟却在白羽恒的双眸中看到了困苦,笑道:“你怎么回事?今日才刚成为灵师,这么快就没原则了?你脑子里都是这种想法,是怎么当上榜首的?日后你又该如何是好啊。”

    一语点醒了白羽恒,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深陷执念,差点走了歪路,忙调息几次,轻轻吐出八个字:

    “尽我所力,顺其天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