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 重阳宫宴
    ””

    当真正开始每日的管教工作,教授他们三人文修武技时,白羽恒才知道,为人师竟然这么难。

    正如苏晟所言,洛洛是三个人里最好带的,只要每次授课和修习之后能给他好吃的东西,他都能老老实实的听课练习,既不偷懒也不耍滑,保质保量,也从未仗着自己年纪最小而撒娇耍赖。白羽恒最开始怕他跟不上小澈和素素的进度,后来发现真是多虑了。不亏是承继了狐妖最强生命力的半妖,洛洛的精力、体力仿佛没有上限,恢复速度在半妖中也是一等一的。白羽恒隐约觉得,也许正是因为他的贪吃,他对食物的执念,所以才承继了狐妖最强的生命力。

    小澈也确如小时候一般,倔强刚硬、容易冲动,但好在小澈似乎天生就畏惧强者,只要能让他心服口服,让他刮目相看,他就能死心塌地的信你的听你的。而且,态度决定效果,小澈在三人中领悟能力最好,进步飞快。于是乎,白羽恒就始终陷在“被鄙视——打服他——被崇拜——教会他——又被鄙视”的怪圈中不能自拔,心累得无法名状。每当小澈又学会一项技能开始重新鄙视白羽恒的时候,白羽恒都要想,将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主人才能真正地驯服这头狼崽呢?

    而最让白羽恒头疼的却是素素,这个百媚幻生第八任承继者,凡是与好看不沾边的东西一概不想学,无意义的争宠、攀比更是每日的家常便饭,最过分的是,她竟然试图使用百媚幻生跟白羽恒撒娇,目的是为了逃课。好在白羽恒灵智坚韧,修为扎实不受迷惑,但因此耗费的灵力也是让白羽恒苦不堪言。

    “师兄啊……”白羽恒崩溃的和苏晟哭道,“我真的不行了,我要去求御神,撤了我的管教之职,哪怕让我接着回去做见习灵师都行啊。”

    “又来了。”苏晟习以为常的继续扒着自己的饭,还不忘给白羽恒添了一块儿肉,“管教半年,你都说了六次‘不干了’。每月一次,真准时啊。”

    “这次是真的!”白羽恒毫无食欲,伸手夺下苏晟的碗,恨道,“你知道吗?素素那个小狐狸精竟然对我使用妖法!”

    “百媚幻生?”

    ””

    ”苏晟调侃道,“怎么样?感觉如何?”

    “不如何!”白羽恒欲哭无泪,“阳明御神和九尾狐妖在我脑子里打架,一个让我不要丢了界灵殿的脸面,一个劝我不要活得那么累。”

    “那是你自幼修习的灵智对狐妖妖法的天然抵抗,所以说,你并没有让御神失望?”

    “没有。但是我灵力大泄、身心俱疲啊!”

    “噗!”苏晟抢回自己的碗,正塞进去一口饭,听到白羽恒的话,思路一拐就想歪了,一个没忍住,嘴里的饭全喷到白羽恒脸上。

    “师兄!”白羽恒一个撤步退出丈许,惊恐的看着苏晟问,“你怎么了?”

    苏晟看着白羽恒的一脸单纯,强忍住笑意,一边说着“没事没事”一边走上来给白羽恒拭脸。

    正手忙脚乱的收拾满身狼藉的时候,洛洛顶着一脑袋金色的乱发从外面跑进来,气喘吁吁的说:“不、不好了!他、他们跑了!”

    “谁跑了?跑哪去了?”白羽恒心内一沉,抓住洛洛一连串的问,“是不是小澈和素素?他们又闯什么祸了?”

    “你让他慢慢说。”苏晟推开白羽恒,蹲在洛洛身前,问,“你先说你们三个刚才干什么去了?”

    “刚才?”洛洛语速飞快,但是废话很多,“刚才我们一直在神见之森练习白灵师新教的剑法,小澈好厉害,几下就学会了,一抬手就把那么大的一根树枝砍断。素素又在偷懒,坐在树上编花环,还笑话小澈,说他再厉害也打不过苏灵师,小澈就骂她白瞎子除了跑得快什么也不会。素素就说你什么都会也是一样出不了神见之森,小澈说他能,素素不信,小澈就说他现在就去皇宫里转一圈给她看看,素素说他口说无凭,后来两个人就说定,如果小澈去皇宫里拿一件龙袍回来,素素就承认小澈真的有本事。”

    “然后,他就真去了是吧?”苏晟黑着脸问。

    洛洛点了点头。

    白羽恒听闻,只愣了一刻,突然纵身一跃,飞奔了出去。

    “羽恒别去!”苏晟大叫,但白羽恒却根本没有停下脚步。

    “哎……”苏晟看着白羽

    ””

    恒一闪不见的身影,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头对洛洛说,“你乖乖待在这不要乱跑,也不要再告诉其他人小澈的去向,待我回来,就给你糖吃,听懂了吗?”

    洛洛听见有糖吃,忙不迭的点点头,随后就找了个角落蹲了下来。

    苏晟见状,走出了居舍,看着天边残存的余晖若有所思。今日是九九重阳之日,天高气爽,阳势达极。莫说千落庄里一派澄净,就连神见之森里常年的阴霭都少了几分,此时要想寻一丝莫测的邪念似乎比往日要容易得多。

    苏晟几乎没怎么费力,就找出了素素的所在,几个腾挪后从一棵树后面薅出来正要逃窜的素素。

    “小狐狸精。”苏晟拎着素素的后衣领,压低声音说,“真以为自已轻功天下无双了?见我来了还敢跑!”

    “哎呦~”素素的脸变得很快,楚楚可怜的冲着苏晟撒娇道,“苏灵师,你弄疼我了。啊啊啊啊啊!!!”

    “哎呀胆子不小啊,跟我都敢用百媚幻生?”苏晟伸手狠掐素素的脸,威胁道,“据说历任白狐都曾引起天下惑乱,我是不是应该现在就把你扔到转生湖里脱了魂,省得你日后作妖伤了国祚。”

    “苏灵师我不敢了!”素素大惊,哭着求饶道,“我再不敢了!”

    “不敢最好!现在跟我去皇宫救人!”苏晟说完,不等素素有异议,拖着她向南奔去。

    皇宫位于界灵殿往南二十里,白羽恒自千落庄奔出后,先过神见之森,再过界灵殿,随后一路向南。界灵殿在白日里刚刚举行过祭祀仪式,此时御殿、御庄等几位高阶灵师都随着御神一起往皇宫赴武兴帝的重阳之宴,阵法上的灵力加持较平日弱,即使如此,白羽恒也不敢大意,悄无声息的行灵术脱离界灵殿阵法,纵马向着皇宫方向疾驰。

    宫内,武兴帝正与宗亲重臣饮酒赏菊。杨煊虽不是权臣,但因位居比二阶,又是界灵殿国祀之人,身份尊贵,仍被安排在皇帝近前。杨煊刚刚喝完一盏酒,正和上座的梁司徒寒暄最近帝都盛行的舞乐新风,忽觉察到阵法异动,稍一敛息凝神就知道是有半妖试图闯阵。杨煊借醉酒和皇帝告了假,悄悄出殿溜到无

    无人之处,唤来自己的雀鹰,吩咐几句后一抬手,雀鹰立刻展翅,消失在了夜色中。

    雀鹰带着杨煊的命令一路飞向界灵殿,掠过正在策马疾驰的白羽恒,直接落在后面苏晟的肩膀上。苏晟并没有停马,一边向着雀鹰说着“知道了”一边扬起手中的鞭子,紧抽几下。

    “听着!”苏晟说给坐在他后面的素素听,“一会儿到了皇宫听我指挥,让你用妖法的时候给我好好的用。”

    “是。”素素乖巧的回答。

    “御神已经知道我带你来了,你要是敢坏事。”苏晟恶狠狠的说,“咱们就转生湖见。”

    “我知道了!”素素忙大声表着忠心,“我一定会听话的。”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疾驰在前的白羽恒并不知道当小澈擅破阵法溜出神见之森的时候杨煊就已经知道了,更不知道得了杨煊密令的苏晟和素素正在他的身后,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把小澈平安带回来。

    未转生半妖因妖魂不稳,需依靠安魂阵法加持才能确保不被妖力反噬。而外界更有垂涎周幽半妖之力的宵小之徒一直坚信江湖传言,认为若是能活捉到未转生的半妖,即使非皇族人也可用秘法与半妖签订血契收为己用。故而神见之森是千落庄外围的屏障,森内阵法密布、诡异莫测。一是可防半妖误出,二是可防歹人进入。

    都不需要说未转生的半妖擅出神见之森是死罪,仅擅闯皇宫这一项就可以让小澈当场死亡八百回的了。以他这种半吊子的微末道行,他很有可能一踏入宫墙就被卫戍皇宫的七杀军斩立决,即使侥幸摸进皇帝寝宫,也会被皇帝的半妖常随撕得粉碎。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被藏在黑暗里垂涎半妖之力的人活捉回去做成傀儡杀器。是的,白羽恒想到了最后一个可能,也许小澈刚刚走出神见之森,就被妖力反噬,横死路边。

    就算侥幸中的侥幸,他能把小澈活着带回来,又该如何面对御神的问责和惩罚呢?真是不管怎么想,都是一个死字,生机又在哪里?

    “死局!全是死局!”白羽恒狠狠的骂道,“你这个该死的小狼崽子,当年就不该救你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