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 何处生机
    ””

    已经跑出神见之森的小澈既没有如白羽恒想象的那般,刚出神见之森就因妖力反噬而横死路边,也没有一踏入宫墙就被七杀军斩立决。他有惊无险的躲过固定的岗卫和巡逻的游卫,然后,就在皇家花园里……迷了路。

    小澈蹲在一棵银杏的枝桠间,用妖法跟旁边的麻雀问了路,随后跃到树下的假山上,刚一站稳又立刻矮身躲在灌木丛后。与此同时,不远处响起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等到周围再没有了动静,小澈才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坐在了地上。

    “麻雀的脑子太小了,问了半天也说不清楚。”小澈抱怨道,“要是能找到只猫就好了。”

    小澈竖起耳朵仔细聆听着周围的动静,努力捕捉各种生物活动的痕迹,一阵细微的悉悉索索声从不远处的假山后传来,小澈听到,从灌木丛后面蹑手蹑脚的钻出来,四下看了一眼,确定无人后踮着脚尖溜了过去。

    谁知转到假山后面,看到的不是野猫,却是两个人影正纠缠在一起。小澈一瞬间惊得汗毛直竖,下意识的往后退,但余光还是与对方的视线对上了。结果还未及站稳脚跟,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高叫:“有……有刺客!”

    “坏了!”小澈的脑子里顿时炸开一个惊天闷雷,再顾不得隐匿行踪,撒腿就跑。

    嘈杂的脚步声自四面八方而起,迅速向他靠拢。

    “抓刺客!”

    “抓刺客!”

    各种各样的呼喊声此起彼伏,小澈在偌大的皇宫里慌不择路,眼瞅着宿卫越聚越多,小澈心里终于有了恐慌。正当绝望开始蔓延的时候,一声清亮悠长的唿哨突然在西北角响起,随后就是簌簌叶响。

    “是万叶落!”小澈未及细想苏晟为什么会在,但他知道万叶落的厉害,本能的矮身就往回廊顶上蹿,刚把自己挂在梁上,就觉出一阵劲风自身边掠过,无数片叶子像锋利的飞刀狠狠地插进回廊柱子上。正在追赶的宿卫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住,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小澈瞅准时机,翻身上了回廊。

    一声唿哨又起,方位与刚才有了些许不同。小澈明白,这是苏晟在给他引路,立刻发足

    ””

    足向唿哨来源处狂奔。

    “弓箭手!”宿卫中一声令下,十几张强弩一起瞄准了小澈的背影,“放!”

    小澈耳听破空之声到了身后,忙扭转身子往侧面跃开,落脚处瓦片松动,身体稍歪了几分,就被一支利箭擦过大腿,顿时撕开一个口子。未顾得上呼疼,又有一大波利箭飞来,小澈本能的想往旁跃,谁知伤腿使力不足失了准头,没能一下跃出落点,电光火石间瞥到了漫天的箭矢如流星陨落般向着自己而来,小澈的绝望彻底决堤。

    金石相交的声音在小澈身后响起,间或夹杂着锐器入肉的声音,未及转身又听到一句不容置疑的命令——“快走!”

    白羽恒手举配剑挡在小澈和宿卫之间,血正顺着他的衣摆一滴滴的滴落在琉璃瓦上。小澈从来不知道,月色中的鲜红竟会是那样的刺目。

    “快走!”白羽恒见小澈未动,回身揪着他的衣襟就想往旁边的屋顶纵跃。谁知,灵师中轻功上佳的白羽恒竟然没能跃起,拖着小澈一起跌下回廊。

    “喂!”小澈看着白羽恒已被血浸湿的衣摆和苍白的脸不知所措,耳边却再一次传来万叶落的簌簌之声。伴随着声音而至的是利箭的折断,还有一个白色的人影翩然而过,飘飘然的落在了回廊顶。

    素素立于瓦上,正用她的芊芊素手拢起垂落脸侧的银色发丝,若水波荡漾,润进人心;剪瞳里装的是天上银河,璀璨华光,目及所致,情传人思。在她身后,一大簇烟花毫无征兆的暮然开在夜空,仿若七彩流光泄于白宣,在她的白裙上描绘出一幅波涛绮丽。所有的宿卫奇迹般的停住追赶的脚步,怔怔的看着如仙女下凡般突然出现的素素。

    虽未及金钗之年,却依然魅惑众生。

    “趁现在!”白羽恒知道素素正在使用妖法拖延时间,猛地伸手推开小澈,急喊道,“快走!”见到小澈不动,白羽恒又向着素素大叫道,“你快带他走!”

    立于回廊之顶的素素听到白羽恒的命令,向着众宿卫嫣然一笑,飘然落到小澈身边,拖起他就往皇宫外飞去。

    直到素素的白裙在夜色中消失不见,众宿卫才回过神,一窝蜂的冲上来将已受重伤的白羽恒擒住。

    ——

    ””

    武兴八年,重阳夜,后诞七子偈。偈初落,发有金光,瞬乃散,始啼。帝大喜,曰吉兆,赦天下。

    ——

    “没想到,这无解的死局竟然真的让我遇到了生机。”白羽恒头枕在苏晟的腿上,有气无力的说,“以后我修行的心还得再虔诚一点。”

    “少说两句,省点力气吧。”苏晟看着白羽恒毫无血色的脸,说,“要不是御神借着杨家的人情上下关照,又请了家里的医官为你治伤,就算皇帝赦了你的罪,你也活不到出狱。”

    “阳明御神的恩情我无以为报。”

    话音未落,马车一阵摇晃,白羽恒微皱了一下眉。苏晟忙吩咐车夫稳一些,又伸手轻拢着白羽恒的手臂,白羽恒趁机拽住苏晟的袖子。

    “多谢师兄来救我。”白羽恒仰头看着苏晟的眼睛,轻声说,“师兄你的恩情,我也无以为报。”

    “知道报不了还说什么谢。”苏晟移开对视的目光,却见白羽恒并未松开手,就明白了。和小时候一样,这个样子就是有事要求自己,于是无奈的说,“说吧,还有什么?”

    “师兄……”白羽恒知道自己的心思被苏晟识破,未开口先红了脸,好一会儿后才几不可闻的说道,“你,借我点钱。”

    苏晟早想到了白羽恒要说什么。虽说死罪免了,但是活罪不可免。降二阶,罚俸一年,这样的惩罚对于白羽恒这个寒门士家出身,刚当上灵师不足一年的人来说,可比死罪还要命啊。

    “好。”苏晟没有多问,用另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塞进白羽恒拉着他袖子的手里,笑着说,“先拿去花,不够了我再给你。”

    白羽恒看着手里的金子,想起了当年在漠西,苏晟随便一出手就是一锭金子,不禁笑着说:“师兄,你这是要买了我吗?”

    “别提这事!”苏晟变了脸,恨道,“我现在真是后悔,当年买了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提起小澈,白羽恒开始担心起他的伤势,忙问:“小澈的伤怎么样了?”

    “他一个半妖能有什么伤?睡一觉就好了。”

    “那对他的惩罚是什么?”

    “闭门思过三个月。也好

    ,让他好好伺候你,直到伤愈。”苏晟咬牙切齿的说,“但凡他要是敢造次,我直接打折他的腿!”

    芷兰殿,泽生吩咐跟从而来的见习灵师们将贺礼放下,并向着梁昭仪躬身行礼,说道:“界灵殿御神贺大公主周礼,愿大公主安康永昌。”

    “嗯。”梁昭仪阴阳怪气的应道,“谢过御神。”

    泽生见状,挥手示意左右退下,待人都走净,凑上来笑着说:“蕙儿妹妹这是怎么了?大公主周礼,公卿世家都来献贺,妹妹还不高兴吗?”

    梁昭仪冷哼一声开口说:“寿昌殿刚刚添了一位嫡子,皇帝为此大赦了天下,那才是值得高兴的事。”

    “妹妹这就是自寻烦恼了,皇子的意义自然不同,皇帝偏爱一些也属常理。你瞧当年三皇子出生的时候,皇帝的赏赐也比大公主的多。”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凑巧赶到了重阳节,皇帝一时兴起而已。”泽生柔声哄道,“蕙儿妹妹自小蕙质兰心,聪敏过人,又兼倾城倾国之貌,膝下有三皇子大公主,朝中又有官居司徒的父亲,难道还怕皇帝不宠你吗?倒跟别人计较起这种小事。”

    “四哥哥,你这张嘴啊。”梁昭仪挖苦道,“做灵师真是可惜了。”

    泽生笑笑没有回答,在梁昭仪对侧坐下,捡了盏里的一颗果子放进嘴。梁昭仪把玩着手里白玉雕的小兔子,悠悠说道:“以色事君,能有几年的光景?早晚会有年轻貌美的女子充斥后宫,就是现在,皇帝也不是独宠我一个人。”

    泽生知道她在指什么,多少有些无奈的说:“人家是发妻,两位兄长一位是封疆大公手握重兵,一位是界灵殿御神。更何况……”泽生往上指了指,压低声音说,“当年与先彰王争位子,杨家可出了不少力。于情于理,也不可能冷落了她,这才过了几年,总不能就寒了忠臣的心吧?”

    “道理我都懂,可就是不甘心。杨氏贵为公家名门,又兼为皇戚,暂且不说。石章之只因斩杀了先彰王的半妖常随,现如今都成了御殿。四哥哥啊,你也在界灵殿,你就不着急吗?”

    本章节内容由  手打更新

    “我着什么急?”泽生不以为意,“鸟尽弓藏、盛极必衰,且让他们折腾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