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 束发成礼
    ””

    今年冬日的雪比往年要多,只正月里,就下了四五场。被白雪抹去一切色彩的神见之森越发迷幻,交错纵横的小路暗藏着难察的玄机,稍不留神,可能就是死门。

    好在白羽恒已经在此生活了六个年头,闭着眼也能摸回千落庄。他一手挡在额前,遮住飞落的雪花,一手费力的端着一个雕花描凤的食盒,脚步匆匆的低头赶路,直到小澈站到他身前拦住了路才停下。

    “咦?”白羽恒惊奇道,“你这轻功越发好了,我竟一点没有察觉。”

    小澈一声不吭的塞给白羽恒一把伞,又拿过白羽恒手里的食盒,问:“这是什么?”

    “界灵殿在准备大皇子的束发礼,皇后念及众人辛苦,赏赐下来的宫食。”白羽恒笑着说,“我想着洛洛爱吃,就找御神讨了一盒。”

    “他又吃不出来好坏,这么冷的天,你还巴巴的跑过去替他讨食。”小澈冷哼一声,随即瞟了白羽恒一眼,漫不经心的又补了一句,“穿这么少,也不怕冻病了。”

    “哪里就这么娇贵了?”白羽恒嘴上虽如此说,心内却是暖的。当初那个天不在乎地不怕的小狼崽子,竟也学会了疼人,大冷的雪天还知道出来给他送伞。嗯,甚喜甚喜。

    “你傻笑什么?”小澈看着白羽恒痴傻的笑容,鄙夷的丢下一句“有病”,随后展开身形,先一步跑回了千落庄。

    等到白羽恒回到自己的居舍后发现,苏晟不知何时已经来了,正拿着一块儿梅花糕引逗洛洛,旁边的案上放着七七八八好几个盒子。

    “这是什么?”白羽恒打开一个盒子,入眼竟是一套华丽的礼服,月白为底,领边缀银,腰封上更是满绣睚眦,怒目而视。

    “宫里赏赐的新衣服。”苏晟看向一旁的小澈,“大皇子束发礼上用的。”

    白羽恒明白了。按制,皇子年满十五行束发礼,得半妖常随。束发礼前,半妖要完成转生,订血契言灵,束发礼时,半妖作为一等常随要一同见礼受训。

    “这是御神的意思?”白羽恒问。

    “嫡长子的半妖常随岂能马虎?御魂和御殿商议许久,觉得小澈的文修武技在半妖中均为上等,样貌更是没得

    ””

    得说。自上次夜闯宫禁后脾气也沉稳了许多,怎么看都是最合适的人选啊。”苏晟搭着白羽恒的肩,调侃道,“怎样?自家孩子如此有出息,为父是不是很欣慰啊?!”

    白羽恒还未答话,小澈先丢给苏晟一个眼刀,随后走了出去。

    “师兄你真爱说笑。”白羽恒将打开的盒子盖好,又将另外几个盒子一一码放整齐,问,“什么时候转生?”

    “二月初十是大皇子的束发礼,前夜要往转生湖行转生灵术,到时候大皇子、御神、我还有你同在。”

    “我也要去?”

    “管教灵师要为转生半妖更衣、束发、佩剑。”苏晟不解的说,“这些《周幽训》里都有写啊?”

    “额……我一时忘记了。”

    “羽恒。”苏晟觉出白羽恒的异状,轻声劝道,“小澈可是武兴帝登基后转生的第一个半妖,又是嫡长子的常随,莫说强过成为七杀军,就算同是半妖常随,也是身份尊贵的,你怎么不太高兴?”

    “没有,只是……”白羽恒嗫嚅道,“有点儿舍不得吧。”

    “哎……”苏晟彻底无语,“你可真是矫情。”

    往后一个月,白羽恒倒是不再伤春悲秋了,他直接变了性,转生的日子越近他就越婆妈,每天翻来覆去的就是和小澈各种确认,好几次已经烦得小澈要暴走打人了。

    “仪式的内容你都记住了吧?”白羽恒问,“先做什么后做什么都清楚了吧?奕王站在哪里你站在哪里都知道了吧?什么时候跪什么时候起可不要弄错了。还有头发一定要束好,不能再这样散着了,你要是不会,我再教你一遍……”

    “我会!”小澈实在忍不了了,“我梳头发的技术很好,仪式上该怎么做我都清楚了!我保证!我跟你发誓,我一定不会出错!你就不要再唠叨了!”

    “你嫌我烦了?”白羽恒落寞的问。

    “没有。”小澈最受不了看见白羽恒可怜兮兮的样子,忙表着忠心,“这么多年承蒙你的护佑,若不是你,当年我就死在皇宫了,你的恩情我一直都记得。”

    “我救你回来就是为了让你对我感恩戴德?”白羽恒哭丧着脸说,“你就这么认为的?”

    “不是!”

    ””

    ”小澈的冷汗都要下来了,“我是说,你是真心为我好,我都知道。你非常好,真的非常非常好。”

    “真的?”

    “真的!”小澈揣摩着白羽恒细微的情绪变化,试探着说,“我现在,要去找总教领东西,可好?”

    “我和你一起去。”白羽恒说着就往外走。

    “不用了!我自己去!”小澈逃似的跑走,只丢下一句话,“洛洛就要回来了,你在这等他吧!”

    白羽恒失落的看着小澈快速消失的背影,在另一条路上看到了正走过来的苏晟。

    “你又把他烦跑了?”苏晟笑着问。

    “怎么这么没耐心呢?”白羽恒担忧的说,“这以后能当好常随吗?”

    “我觉得没问题。”苏晟把手里的盒子塞进白羽恒怀里,“奕王又不是你。”

    白羽恒翻翻白眼没有说话,打开盒子,发现是柄颇为华贵的佩剑,问:“这是什么?”

    “御神送了一双阴阳剑做贺礼,奕王自己留下一柄,另一柄赐给小澈。”苏晟说着拔剑出鞘,一道寒光自剑刃溢出。

    “这剑有灵?!”白羽恒诧异道,“不会灵术之人可用来辟崇驱邪,半妖来用的话……”

    “如虎添翼,有什么不好吗?”苏晟还剑入鞘,“重点是,这剑是奕王赐给小澈的。”

    周幽朝尚武,凡士家子弟,无论资质,皆兼修武道。男童开蒙后,除有避忌,佩剑不离身。贺礼恩赏,也多以名剑宝刀为佳,更有子承父剑、兄弟同剑等典故传为美。此时奕王周佶将阴阳剑中的一柄赐给小澈,其用意不言自明。

    “难得奕王如此赏识小澈。”白羽恒感慨道,“这是小澈的福气。”

    “奕王宅心仁厚,文武兼修,朝中内外多有赞誉,又深得帝后宠爱,他一定会是个好主人的。”苏晟笑弹了白羽恒额头一下,说,“别哭丧着脸了,明日就是束发礼,今夜丑时要先行转生灵术,你也准备一下吧。”

    入夜,神见之森万籁俱寂,静谧得仿佛都能听到自己灵魂的喘息。白羽恒和小澈踩着未消的积雪,一言不发的往界灵殿走。刚走出千落庄,白羽恒突然停下,回望着千落庄对小澈说:“再看一眼吧,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回来

    来了。”

    小澈听闻微微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

    二人行至界灵殿最底层,再下,一片如同玉盘铜镜的暗湖映入眼帘。止水无波、清水无鱼,转生湖仿若通往未知世界的入口,映不出来路,也看不见去路。

    周佶、杨煊和苏晟已等在湖畔,白羽恒忙引着小澈走过去见礼,趁机偷瞧着周佶。

    因明日才是主礼,周佶今夜仍未束发,也未穿礼服,只着皇子常服,外罩羔裘,一手搭在佩剑剑柄上,露出袖口上金线绣着的龙纹。

    白羽恒从未曾得见龙颜,不知周佶有几分像皇帝,只觉得站在杨煊身旁的周佶样貌竟与杨煊颇为相肖,五官端正、眉眼温和,顾盼间自有一股少年风华。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周佶点点头,退到杨煊身后。小澈见状,走到湖边,开始脱衣服。

    当小澈将一只脚踏进转生湖的一刻,虽有准备,还是被冰冷的湖水激得一顿,就听到身后白羽恒不由自主的重呼一声。

    “怎么比我还紧张?”小澈在心底轻笑,忍着刺骨的寒冷,将身体没入水中,“何为转生?会是什么感觉呢?”

    一阵缥缈的灵力自湖底而来,轻柔的裹住了小澈的脚踝,随后猛的一沉,小澈整个人就被拽进了湖里,未及惊慌就先被眼前的景色迷住。小澈一瞬间以为自己掉进了素素的眼睛里,紧接着反应过来可能是银河。无数繁星在小澈周围幻灭新生,四方二十八宿不断变换位置,仿若急着向小澈诉说暗藏的天机。而直到这时,小澈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窒息,湖水未曾因自己的没入而有丝毫涟漪,抬头看不到湖面,低头也看不到湖底。正当小澈努力回想白羽恒交代的细节,拿不准自己是不是该游上去的时候,湖水突然就变暖了。仿若一只温柔的手,轻轻抚过小澈的三魂,总是不安分的妖魂在湖水的安抚下缓缓融入,再也感觉不到。湖水又抚过七魄,在中枢上留下一个声音:

    “尔肖睚眦,为吾利剑,其势,锐不可挡。”周佶看着自己手指上滴落的献血,郑重说道,“赐名,锐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