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 神见初遇
    ””

    武兴十四年,奕王佶行束发礼,王公重臣、宗亲开蒙子弟,皆往界灵殿观礼。七皇子周偈,年满六岁,亦在其中。

    仪式自清晨始,已持续两个时辰。不知是因为大殿里灵师太多阵法太多,还是经文听得太多,周偈不但又饿又困腿麻脚麻,似乎还有些耳鸣,不由得频频向着跟随自己的侍人撇嘴,侍人忙伏身矮行到周偈身边,护着周偈出了正殿。

    “公子可是要小解?”侍人恭声问道。

    “我要睡觉!”周偈自顾自的跑进早上更衣的偏殿,“你们都不要来烦我!”

    侍人们不敢逾越,只好站在门外。

    周偈看着侍人关上殿门,又等了一会儿,见门外再无动静,轻手轻脚的推开窗子,爬了出去。

    “早听说神见之森奇幻无比,刚刚在殿里就一直听到呜呜咽咽的声音,莫不是有其他半妖?”周偈忍不住心内的兴奋,“长兄的半妖常随好英俊啊,其他半妖是不是和他长得一样?”胡思乱想也不妨碍周偈左藏右闪,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顺着界灵殿身后的小路跑了出去,望着小路尽头突然出现的嶙峋怪石和遮天密林,周偈一点犹豫都没有,反而加快了脚步。

    “神见之森,我来了!”

    一群飞鸟从林中惊出,着实吓了正在练刀的洛洛一跳,左手刀一个没抓稳飞了出去,插进了旁边的树干。

    自从三年前,在洛洛又一次不小心将剑戳进树后,白羽恒终于承认了洛洛与剑八字不合的事实,放弃了再教他剑法。后来还是苏晟出主意,建议白羽恒教他用刀。结果三年过去了,洛洛不但把白羽恒掌握的为数不多的刀法统统融会贯通,竟然连苏晟的双刀斩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要知道苏晟可是灵师中武技第一人啊。洛洛此时正盘算着去磨白羽恒帮他向总教借刀谱,竟然就再一次出现了戳树的情况。

    “意外意外,全是意外。”洛洛将刀拔出来,双手合十的向大树赔礼,“抱歉抱歉,下次绝对不会了。”

    又一群飞鸟从林中惊出,洛洛不禁微皱了一下眉,未等表情收回,又是一群鸟慌乱的从林间四散飞出。

    “这是怎么了?”洛洛想了想,决定先去探个究竟,若万一真有异况,也好及时预警。想到此

    ””

    此,洛洛收刀入鞘,一个飞身窜上了旁边的树,顺着交织如网的枝桠向着事发之地而去。

    一路行来,遇到的全是胡飞乱窜的惊鸟,还有一声声的鹰啸。

    “这可不像是雀鹰的声音。”洛洛心下纳闷,脚下加快了速度,“神见之森除了雀鹰什么时候又多了其他鹰?”

    迎着慌乱的鸟群,鹰啸的声音逐渐加大,洛洛终于在半空中看到一个大展着羽翼的黑影。

    “乖乖!好大一只鹰!”洛洛看着那只鹰,从身后抽出刀,心里计算着如何投掷能一击命中。正要蓄力,就见鹰一个俯冲砸下地面。洛洛顺着飞鹰的身影看过去,正巧看到飞鹰的利爪抓在一个男孩的肩头。男孩反应也算迅速,倒身一滚,挣脱了飞鹰的利爪,但肩头已被撕掉三条血肉。

    洛洛看着都觉得疼,眼见飞鹰的第二次俯冲又至,洛洛再不犹豫,手里刀脱手而出,不偏不斜的砍中飞鹰的右翼,飞鹰跌落在地,长啸怒吼。

    男孩手捂着肩头伏在地上,紧咬着牙关才没有哭出来,眼见飞鹰又至,却突然被旁里飞出的刀砍中。随后,一团金色落在自己和飞鹰之间,竟是一个发色暗金的少年。飞鹰展翼怒啸,少年不甘示弱的也出声恐吓。如同野兽对峙,飞鹰明显落于下风,边啸边退,拖着伤翅跌跌撞撞的飞走了。

    洛洛回身看向男孩,鲜血正从他的指缝间溢出,浸湿了半边衣服。洛洛二话没说,伸手抱起男孩,向着千落庄方向发足狂奔。

    “你,你是谁?”男孩蜷缩在洛洛怀里。

    “我是洛洛。”洛洛嘴上答着,脚下却没停。

    “你要带我去哪?”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疼痛,男孩抖得越发厉害。

    “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洛洛柔声安抚道,“我现在带你去千落庄找白灵师给你治伤。”

    洛洛的轻功虽比不上小澈和素素,但胜在体力无限,即使抱着个人,也未见丝毫减慢。狂奔至千落庄,一边闯进居舍一边大叫“白灵师!”。

    白羽恒正在窗边出神,遥想此时界灵殿里的情形。洛洛的一声大喊差点把他的三魂吓离了体,刚回过魂要骂人,结果看到洛洛怀里的人又把七魄吓没了。

    “怎么回事?”白羽恒一边手忙脚乱的拿伤药拿净布一边问,

    ””

    “你哪捡来的孩子?”

    “神见之森!”难为洛洛跑了这么半天竟然脸不红气不喘,“遇到好大一只鹰。”说着还用手比划了一下。

    “这么大?”白羽恒嘴上问着也没停下手里的动作,“莫不是误闯了巽门,惊了守阵的飞鹰?鹰呢?”

    “被我一刀砍伤,吓跑了。”

    “跑了就跑了吧,半妖们也不怕鹰,等事后再向御庄请罪吧。”白羽恒拿起伤药瓶子,“来,帮我扶住他。”

    洛洛一只手钳住男孩的手臂,另一只手将男孩的头按进自己怀里,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忍一下。”

    男孩未及答应,就觉出肩头剧痛,下意识的一口咬住自己嘴边的衣服,却没想到连带咬住了洛洛的肉。

    “啊!”男孩没叫,洛洛却先叫了一声。

    “怎么了?”白羽恒吓得手一抖,药掉了许多。

    “他咬我!”洛洛委屈的说。

    “咬就咬吧,你们好得快。”

    洛洛听闻,不满的冲白羽恒撅起了嘴,却听到怀里的男孩虚弱的说:“对,对不起。”

    “没事没事。”洛洛见白羽恒已经为男孩敷好药,忙轻轻放下他,一边拿着布巾轻擦着男孩额头的冷汗,一边笑道,“这点伤对我这个半妖来说不算什么,到晚上就好了。”

    “你也是半妖?”男孩抬起未伤的另一只手,摸了摸洛洛暗金色的毛发,问,“怎么和长兄的那个不一样?”

    洛洛没听明白,但是白羽恒却听懂了,问道:“公子是来观束发礼的?”

    “是。”

    “界灵殿灵师白羽恒见过公子。”白羽恒向着男孩郑重行礼,随后问道,“请公子赎罪,敢问公子封号?”

    周偈尚未有封号,想了想,报了自己的表字:“秋阳。”

    原来是重阳夜出生的七皇子周偈。因了他的出生,白羽恒才在死局中得了生机,此时意外遇到,竟莫名生出了仰慕之情。白羽恒不敢怠慢,吩咐洛洛好生照顾周偈,自己去了界灵殿报信。

    白羽恒刚一走,周偈就迫不及待的打量起洛洛。圆脸上挂着一双眼角微垂的丹凤眼,自带一股委屈巴巴的样子。右眼下面有颗泪痣,倒是挺有趣。一张小嘴里面长着两颗虎牙,一笑起来还

    还有个酒窝。耳朵尖尖也不算什么,可是这一脑袋的金毛和琥铂色的眼眸可真是稀奇啊。

    “你叫洛洛?”周偈问。

    “是。”洛洛被刚才白羽恒和周偈的一连串问答唬住,试探的问,“你是,世家公子?”

    “叫我秋阳就好了。”周偈向着洛洛笑笑,继续问,“你们半妖的发色和眼睛都是你这样的吗?”

    “也不是,大多数都是赤金色,也有我这样的暗金色,还有素素那样的白色。不过等到转生以后,就都会变得和常人无异了。”

    “那多无趣,还是你这样的好看。”周偈伸手摸着洛洛垂下来的暗金色长发,说,“好像太阳要落山时的颜色,也像……”周偈狡黠一笑,“油油的蛋黄。”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你喜欢吃蛋黄?”周偈来了精神,“长兄府上的厨娘,用蛋黄做的南瓜酥特别好吃,等我再来,我带给你吃。”

    “好呀!”提到吃,洛洛的情绪总是很高涨。

    正在憧憬美味间,苏晟已经带着周偈的贴身侍人来接周偈。侍人见到周偈的伤免不了一番惊恐哀嚎,周偈很有威严的吩咐侍人不许向外人提起洛洛,还向苏晟承诺这件事都怪自己,与旁人无关。

    苏晟谢过周偈,又护着周偈出了神见之森。

    回到界灵殿的时候,仪式已经结束了,王公重臣、宗亲世家依次走出界灵殿。泽生直将自己的父亲送至官道上。

    本章节内容由  手打更新

    “这个叫锐儿的半妖原本就是异族人?”梁司徒问。

    “是。”泽生答道,“武兴四年,御神从安多县带回来的。”

    “我记得,当年先彰王的异族半妖也是安多县出身吧?”

    “边塞苦寒之地,活不下去的小孩子很多,能成为傀器的也多。”

    “你的意思是说,只是个巧合?”梁司徒捋着自己的胡子说,“那杨煊也该避嫌,他又不是不知道皇帝心重。”

    “也许是为了提醒呢?”

    “提醒什么?莫忘当年之功吗?”梁司徒冷哼一声,“自作聪明,只怕到最后是要害了自家的好苗子。”

    泽生没有答话,扶着梁司徒上了马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