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 尽我所能
    ””

    锐儿猫在梁下,等着雀鹰飞低,一个探身抄手,抓住雀鹰的一刻又立即向廊外飞,结果还是听到身后传来周佶的断喝:“站住!”

    血契言灵加身,锐儿无法违抗,只得将雀鹰藏在身后,堆起一个人畜无害的笑脸,看向正走出书房的周佶。

    周佶一句话没说,只向着锐儿伸出手。锐儿不解,不明所以的冲着周佶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在脸颊上落下斑驳的阴影。

    “连我的话也敢不听了?”周佶仍向着锐儿伸着手,语气加重,“拿来!”

    锐儿无法,将手里的雀鹰塞给周佶,不满的说:“原来殿下让我驯养雀鹰,竟是为了谈情说爱。”

    “要你管!”周佶瞥了锐儿一眼,“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又不懂。”

    “我是不懂,但殿下可知白狐的妖法是什么?”

    “百媚幻生吗?”周佶不以为然,“那又怎样?你觉得她对我用过妖法?”

    锐儿冷着脸没有回答。

    “我几次见她你都在,你觉得她用了吗?”未等锐儿回答,周佶又语气颇重的补了一句,“说实话。”

    同为半妖,有没有使用妖法,互相之间均可察觉,此时周佶的一句“说实话”让锐儿不情愿的吐出实情——“没有”。

    周佶听闻没有说话,丢给锐儿一个“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你就是瞎担心瞎管闲事我俩明明就是两情相悦你非要挑拨离间你要是再妨碍我俩谈情说爱我就真的翻脸了”的表情转身进了书房。

    锐儿郁闷至极,在秋日下晒了半天才平复心情,进了书房。房内,周佶刚画完最后一笔,左右端详半天,甚为满意,忙招呼锐儿过来瞧。

    锐儿走过去,却见周佶画的又是素素。这一次的背景是神见之森的秋色,红枫、金杏、衰草、落叶,虽残阳不盛却未显任何颓败之势,只因画中少女轻灵跃然,银发飞扬,裙裾翩翩,手中长剑所至之处,似有光华流转,烨烨生辉。

    “怎样?”周佶掩不住兴奋的问锐儿,“可否传神?”

    “很好。”即使心里有再多的愤懑,锐儿也不得不承认周佶的画工。

    “哎……”谁知周佶却长叹一声,颇为遗憾的说,“画作

    ””

    作再传神,也只能描绘出佳人的三分神韵。罢了,凑合看吧,聊胜于无。”

    “……”锐儿实在没话接。

    千落庄里,白羽恒看着满屋子堆的大小食盒,一样没话说。

    “说是赏赐给我的,却搬来了你这里。”苏晟从白羽恒身后冒出,幽幽的说,“难道在外人眼里,你我已经亲密无间到如此地步了吗?”

    “师兄……”白羽恒没有理会苏晟的调侃,只问,“你到底卖了什么给七皇子?”

    “大概,几本剑谱吧。”

    “啊?!”

    “你竟然不知吗?”苏晟很是诧异,“七皇子拜我为武讲席,自下月起,每逢五之数将到界灵殿跟我学武。”

    “这个我知道,我奇怪的是,既然拜你为武讲席,为什么不是你去宫中授课?还有,这拜师礼为什么全是吃的?”

    “明知故问。”苏晟指了指正在兴奋的翻看食盒的洛洛说,“我只是个添头,而已。”

    “苏灵师!”洛洛仿佛久饥之人突遇天降馅饼一般,激动得脸色都有些不正常,话都说不利索了,“这,这些,我,我都能吃吗?”

    “能,想吃多少吃多少。”苏晟走过去,揉着洛洛一脑袋的金毛说,“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行!一万件都行!”

    “额……”苏晟觉得一阵牙疼,转过来问白羽恒,“他这个样子,将来真的没问题吗?”

    白羽恒以手扶额表示无奈。洛洛却等不及,摇着苏晟的手臂问:“苏灵师!快说,是什么事?”

    “是这样,七皇子拜了我为武讲席,但是我呢,太忙,所以,由你来替我教他。”

    “我?”洛洛迟疑了,“我行吗?”

    “怎么不行?你家白灵师不会刀法,你的刀法一多半都是传自我,也算是我的半个学生。”苏晟装出一副为人师表的庄重,哄骗道,“现在为师又收了一个学生,算是你的师弟,你做师兄的代师授业,合情合理。”

    “哦,原来如此。”洛洛恍然大悟,“行,我来教。”

    苏晟极力忍住笑,郑重的点了点头。白羽恒彻底没眼看了,扶着额走出了居舍。

    落叶成雪,神见之森的一切都在朝升暮落中一日日的

    ””

    的轮回。皑皑白雪隔绝了所有喧嚣,那春日里初开的情愫、夏夜里悄悄的细语、还有秋日暖阳中的脉脉柔情,都淹没在呼啸的北风中,天地间,只余寂寥。

    而与神见之森的静谧截然相反的是界灵殿里的忙碌紧张。冬节将至,界灵殿上下都在为即将到来的祭祀大礼做着准备。奉常和宗正的惯例年礼刚至,皇帝的额外恩赏又到。刚刚装饰一新的大殿,御殿石章之过来瞧了一圈,又让重新换香台。几个年轻的见习灵师,哼哧哼哧的刚把鼎炉摆好,正跨出大殿去搬香台,就见偏殿门突然打开,奕王周佶脸色阴沉的大步而出。灵师们忙不迭的跪下行礼,直到杨煊随后出来吩咐他们继续做事后,才战战兢兢的爬起来。

    锐儿一言不发的跟着周佶,眼见周佶一拳砸在墙上,才心疼的出声唤道:“殿下……”

    “你也是来劝本王的?”周佶怒气冲冲的问。

    锐儿摇摇头,捧过周佶砸墙的手,小心吹着上面的擦伤,轻声说:“殿下若是心里难过,就打我几下出气,反正我皮糟肉厚很耐打,只是千万别伤了自己。”

    周佶听闻心里一软,想起自己的苦闷,委屈的问:“你可懂我的心思?”

    “懂。在殿下心里,本没有皇子和半妖之分,殿下对素素的情分是真情分,殿下想要的不过是两情相悦长相依。”锐儿看向周佶,苦笑道,“可是,殿下这样想,旁人却不这样想啊。”

    “我知道,我本也未指望旁人都能懂我,我只是没想到……”周佶的眼里全是失望,“没想到舅父也不懂我。”

    “阳明御神是为殿下好。”锐儿劝道,“他只是不想看到殿下为了旁人毁了前程。”

    “旁人?”周佶冷笑一声,说,“我周佶活了一十五年,第一次如此心仪一个女子,连父皇的指婚之意都推脱了几次,这算旁人?更何况,佳人和前程就不能兼得吗?”

    周佶看着远处朦胧的冬日,出了好一会儿神,忽然一扫刚才的落寞,对锐儿说:“奉川以北的北蛮漠族常年窥视我朝,与边境守军冲突不断,兼有轻骑袭扰,抢夺牛羊、捋占女子,北疆百姓苦不堪言。今年入冬以来,更是趁大雪严寒,自奉川冰河过境,连烧边塞三座城池,屠杀满城男丁。前日朝议之时,父皇已经下了决心,要派七杀军襄助

    助奉川,肃清外敌。”周佶深吸一口气,下了最后的决心,“锐儿,我要向父皇请命,领兵出征!”

    锐儿被周佶的话惊住了,好半天才开口问道:“殿下在说什么?”

    “我说我要带兵打仗。”

    “我知道,可是,为什么是殿下?”

    “七杀军只能由皇亲统领,我身为长子,若是不去,难道要父皇御驾亲征吗?”

    “不是还有其他皇亲诸侯吗?”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皇帝自然是最信殿下的,不过……”锐儿犹豫了一下,还是不安的问,“殿下会带兵吗?”

    “放肆!”周佶听闻,先给了锐儿一拳,怒道,“你竟然忘了本王现在一直负责帝都防务吗?平日里的那些兵法都是谁教你的?你可知道本王外祖家世代为将,本王十三岁时就曾随舅父出征,那时候的你还不知道在哪捉鸟遛鹰呢,竟然还敢质疑本王?”

    “是是!殿下文武双全,英明神勇!”锐儿向着周佶躬身行礼,“是锐儿无知了。”

    锐儿的话虽让周佶郁闷,但细想想,却句句都是担心他,十分暖心,伸手扶起锐儿后柔声说道:“你放心吧,我的带兵之道绝不是纸上谈兵,何况主力大军自有将军统率,我只负责领七杀军襄助,不会有事的。”

    “嗯,锐儿也定会护殿下周全的。”

    本章节内容由  手打更新

    周佶听闻笑拍拍锐儿的肩,转身往官道上走去。锐儿跟在他身后,想了又想,最后还是忍不住问:“殿下此番请缨出征,是不是……和素素有关?”

    “你以为是我一时冲动的决定?”周佶未答反问。

    锐儿沉默,周佶见状,颇为无奈的说道:“身为皇子,先想到的一定是家国天下、江山社稷,这是我的责任。请缨出征也的确是为了替父分忧,扫平外乱、安我河山,都是我应该做的。除此外,私心也是有的。”周佶回望了一眼千落庄的方向,轻声说,“若我能取得军功,大捷归朝,就可名正言顺的向父皇求赏半妖,这是唯一能让我和素素两情相守的办法了,为此,即使要相隔千里无法相见,我也愿意。”周佶收回目光,又看向界灵殿,“还有一点私心就是,我倒要让世人看看,佳人和前程能不能兼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