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 悠悠我思
    ””

    武兴十五年三月,奕王周佶奉旨率两万七杀军同前将军赵绥清率领的帝军五万出征奉川。两个月后,大军抵达奉川南岸——风州。

    五月的风州,正是万物复苏、草翠葱葱的时节,本该牛羊遍坡的奉川两岸,却因漠族的袭扰而显出衰败之象。夕阳余晖下,万顷牧场上不见牛羊归圈,只见腐尸横陈,成群的乌鸦争抢夺食,高空上黑鹰盘旋,虎视眈眈。

    周佶站在角楼上,痛心又气愤的问:“为何无人收敛这些尸骨?”

    “殿下。”赵绥清也是强忍着怒意,“这些是之前蛮军屠城后捋走的妇孺俘虏,每隔几日,蛮人就会驱赶数人出城,待俘虏行到对峙之地后就放箭射杀,前几次守城士兵见有俘虏回城都曾出城相护,竟也全被强弩射杀。”

    “蛮人竟然如此猖狂?”周佶握着剑柄的手因愤怒而微微抖动。

    “据守军的长史说,蛮军内擅射者多,射程是我军两倍。”

    “两倍?何人竟有如此臂力?”周佶不由自主看向了锐儿。

    锐儿明白周佶之意,摇了摇头示意半妖也做不到,又从跟随的兵士手中拿过弓箭,搭弓瞄准,射向正在抢食腐尸的乌鸦,虽一箭命中,但射程明显未及敌方。

    “我的身型力气在半妖中也算上乘。”锐儿说的十分客观,“我猜蛮军应该是使用了特制的巨弓。”

    “特制的巨弓?”赵绥清皱起了眉头,“蛮军骑射本就强于我军,草原开阔地带的正面对垒,我军本就不占优势,若蛮军再有巨弓加持,更要避免正面迎敌。”赵绥清看向周佶,“殿下,目前来看,最有胜算的办法是先僵持牵制住蛮军主力,找机会再寻险路奇袭。”

    “是。”周佶表示赞同,“只是这等无垠的草原,险路难寻啊。”周佶看着落入地平线的太阳,对赵绥清说,“此役怕是要经年累月的持久了,还请赵将军排兵布阵,先保边城不失。”

    “请殿下放心。”赵绥清躬身领命。

    周佶自角楼回了自己的营寨驻地,迫不及待的修书一封,塞进雀鹰腿上的信囊中,吩咐锐儿好生放飞,千万要小心草原的黑鹰。

    “殿下。”锐儿明知

    ””

    知故问道,“若怕雀鹰有失,不如用随军的信雕吧,飞得也比雀鹰快。”

    “本王这是私信。”周佶丢给锐儿一个眼刀,“你想让本王的私信满朝皆知吗?还不快去!”

    锐儿忍住笑,抱着雀鹰出了屋,在雀鹰耳边低语几句后将雀鹰放飞,目送着雀鹰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雀鹰带着周佶的信一路向南,飞过草原农田、山川河流,又飞过村郊农舍、湖泊小溪,最后轻车熟路的穿过神见之森的诡异屏障,落在了千落庄一间居舍的窗台上。

    白羽恒正在屋内清点七皇子送来的食盒,看到有雀鹰来,以为是御神有什么吩咐,忙伸手要去抱雀鹰,未及近前,却被旁里伸出的另一只手抓住手腕。白羽恒大惊,利落的一个小关节扭技脱开钳制,紧跟着就是一掌,将要呼到来人脸上又堪堪停住,笑嗔道:“师兄,你来怎么也不出个声?”

    “我若出声,就看不到白灵师精妙绝伦的身手了。”苏晟赞道,“刚才那手脱字诀用得漂亮。”

    “能被灵师武技第一人的苏灵师夸奖,羽恒真是受宠若惊。”白羽恒指着屋内的食盒说,“你看,连皇子都仰慕苏灵师的武技,又送来这么多的谢师礼。”

    “哎……”苏晟看着那些食盒,痛心道,“如此这般的恩赏,皇帝会不会以为我是个猪精?”

    白羽恒听闻,忍笑到捶胸,苏晟无奈的看着他,等他笑完。

    “师兄。”白羽恒好不容易忍住了笑,问,“今日初五,七皇子是不是又来了?”

    “是,洛洛正在神见之森教他刀法。”苏晟无比得意,“首徒甚乖,省了为师好大的事,为师甚喜。”

    白羽恒对他的得意颇为无语,又要伸手去抓雀鹰。

    “别碰。”苏晟仍捉住了他的手腕,制止道,“这不是找你的雀鹰。”

    “师兄如何知道?”

    “你看。”苏晟指着雀鹰脚上的信囊,“雀鹰乃界灵殿灵物,能驯养其的必为能传灵犀之人,怎么还会用到信?所以,这八成是奕王……”

    “给素素的信?”白羽恒恍然大悟,顿觉心中莫名一暖,由衷的说,“难为奕王对待素素的一片深情,即使远在边疆,也常常有信来。”

    ””

    “我可不觉得一个皇子和一个半妖互诉衷肠是好事。”苏晟摇摇头,“自通启年间发生了界灵殿逼宫夺位一事后,就严禁皇族之人习灵术任灵师,也不准皇室宗亲无旨踏入界灵殿,更何况……”苏晟凑到白羽恒耳边,压低声音说,“当今的上位之路界灵殿也有份,如今皇子跟界灵殿来往甚密,我怕有人会多想。”

    “不至于的吧?”白羽恒觉得苏晟的话有些严重,“这信只怕都是小儿女的甜言蜜语,与皇权无关,就算被人知道,又能怎样?”

    “呵。”苏晟冷笑一声,丢下四个字,“天意难测。”

    武兴十五年九月,夜起南风,风州守军火袭敌蛮,斩敌二千,收复兴威。

    周佶的喜悦从字里行间里透出来,素素看着那龙飞凤舞的墨字,仿若看见周佶正意气风发的站在大军之首,尽显王者之范。素素嘴边含笑,提笔写了回信。看着雀鹰远飞,素素在心里暗下决心,明日定要加倍刻苦修习,来日可不能让周佶笑话。

    自兴威收复后,风州西北防线重新巩固,敌蛮虽多次侵扰,均未能再下一城。自此,风州守军与敌蛮隔两座废城相望,偶有交锋进退,难分胜负。

    武兴十七年二月,急风骤雪中敌蛮后援大军渡奉川冰河,压境兴威。风州守军困雪难战,缠敌于兴威城下。交手是夜才觉乃为蛮军佯攻,待天明,已失北良与节安两座要塞,风州西疆洞开。周佶率七杀军驰援西疆,与蛮军七万大军苦战三日,夺回节安,方止住敌蛮侵吞之步。

    七杀军伤亡过半,周佶亦左肩中箭。伤痛尚敌不过自责,周佶枯坐塌边,一夜无话。锐儿心痛不已,轻声劝道:“敌蛮狡猾,殿下已经尽力了。”

    “尽力?”周佶诧异的看向锐儿,“拼尽全力的是七杀军的众将士,不是我周佶。”

    “战场上殿下与众袍泽同进同退,大家都看见了。”

    “那又如何?”周佶红了眼,“他们马革裹尸,我却在独活。”

    “殿下……”锐儿握住周佶的手,柔声说,“两军交战,怎能没有伤亡?将士们用自己的血肉换来的是边塞百姓的安宁啊。”

    “可是,我弄丢了北良啊……”周佶的语气中带了哭腔,

    ,“锐儿,我想了一夜,我是不是太过自以为是了?我的自负害死了一半的七杀军,还害了北良一座城的百姓,我……”

    “不是的!”锐儿打断周佶,“没有常胜的将军,也没有生来就会治国平天下的皇帝。若是殿下丢了一座城就无法再战,那谁来守护节安的百姓?只怕明日节安就会陷进蛮军的铁蹄中。”

    锐儿看着周佶怔怔的神色,轻叹一口气,强挤出一个宽慰的笑容,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囊塞进周佶手里,一边轻声说着“殿下还是要早些休息”一边转身出了屋。

    周佶摸索着信囊,竟有些无颜面对素素,犹豫了许久,方打开。一团透着淡淡梅香的信纸自信囊中掉出,展信就看到素素娟秀的小字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

    “遥祝王安。素素今日于神见之森修习,惊见梅花已开,竟比往年早了半月,直呼吉兆。听闻奉川之战胶着难分,甚为艰难。素素不懂兵法,不知这战机是否也如四季轮回,此消彼长?若神见之森内雪尽春来梅树兴,奉川两岸是否也会寒尽颓消胜机至?这早开的梅花是否预示着春日早来,大捷将至?那素素可不能偷懒了。王在北荒守家国山河、保社稷安康,素素也要在千落庄勤勉修习,定要做那一等一,方不辱吾王荣光。相思两载,心意皆在王身,惟盼吾王武曲光盛,大捷归来。念念。”

    许是因为长途奔波,信已有些皱,周佶将信放在几上,用手轻轻抚着,似要抚平信上的褶皱,也似要抚平自己心上的伤痛。淡淡梅香若隐若现,从字里行间里透出,迎向滴落的泪珠。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听着,回去可不要告诉素素殿下受伤的事,不然素素会担心。也不要告诉素素殿下哭了的事,殿下会嫌丢人的。”锐儿伸手轻弹雀鹰的小脑袋,“你听到没有啊?”

    雀鹰正在睡觉,突然被弹,一个激灵醒过来,不满的啄了锐儿一下。

    “你倒是听见没有啊?!”

    雀鹰没有理会锐儿,抖抖头上的羽毛,使劲往锐儿的怀里扎了扎,继续睡觉。

    “殿下一天没吃东西了。”锐儿抱着雀鹰往厨房走,“不如,给殿下炖一碗鹰汤吧。”

    雀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