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 听者有心
    ””

    “蕙儿妹妹。”泽生等着侍婢退下,指着满屋子的锦盒,笑问,“可还满意界灵殿的重阳礼?”

    “按例按份的东西,四哥哥也好意思巴巴的显摆?”梁昭仪不屑的说。

    “那这个呢?”泽生拿出一个小食盒,打开,一股浓浓的桂花香满溢而出。

    “这是母亲做的桂花糕?”梁昭仪眼前一亮,伸手拈了一块放进嘴里,满足的说,“宫里再好的厨娘也做不出母亲的味道。”

    “怕不是宫里的桂花树比不上家里那棵吧?”泽生调侃道。

    梁昭仪冷哼一声算作回答,继续吃着自己手里的桂花糕。泽生见状,自顾自的坐下来,一边把玩着自己佩剑上的剑穗一边好似不经意的说:“父亲让我给蕙儿妹妹带句话。”

    “什么?”梁昭仪有些意外,但终归是自家父亲的传话,不敢怠慢,忙放下手里的桂花糕,正色道,“父亲有何吩咐?”

    “莫要着急。”泽生没头没脑的说了四个字。

    “嘁!”梁昭仪听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阴阳怪气的说,“你们都不着急,我又能怎样?也只能自己生生闷气了。”

    “气从何来啊?”

    “那个喜得让皇帝大赦天下的小子今年刚满十二,皇帝就赐府了,封号‘恂’。”不知怎么,梁昭仪突然就有了火气,“嫡长子封号‘奕’,小嫡子封号‘恂’,到我的俍儿这呢?‘慎’?!慎什么?有什么好慎的?慎他自己的庶子身份,莫要逾越吗?”

    一个封号都能多想至如此,泽生哭笑不得,无语道:“蕙儿妹妹,你真是……”

    “我怎么了?”梁昭仪的火气越发大,“好,就算这个不气,那赵绥清封了万安侯,又嫁女于皇室还不气吗?四哥哥莫要忘了,那赵绥清的正妻可是寿昌殿的胞妹。现如今,这杨氏又多了一位封疆大公,你们还不急?”

    “急什么?”泽生不以为然,“俍儿束发礼后也开始入朝议政了,听父亲说,与那嫡长子不差毫厘。再说,俍儿也该成亲了么。”

    “这倒是一件要紧事。”说到周俍的婚事,梁昭仪正色道,“前几日皇帝说要给俍儿指婚,俍儿虽未明说却对几个人选都不甚满意,皇帝还让我私下问问俍儿的心思。”

    “你看。”泽生哂笑,“皇帝还是很疼俍儿的,你没事别老吃飞醋!”

    梁昭仪楞了一下,

    ””

    ,随即反应过来,死瞪了泽生一眼,赌气转过身不再理他。泽生笑呵呵的将桂花糕送到梁昭仪面前,哄道:“是哥哥嘴贱了,蕙儿妹妹莫生气。快来,我们说正事,皇帝的人选都有哪几个?”

    “总不过是重臣之女。”梁昭仪倒也没真生气,想了一下,凑近泽生,压低声音说,“倒是想问父亲的意思,更钟意哪个,我去跟皇帝吹枕边风。”

    “蕙儿妹妹说的有道理。”泽生点点头,“此事待我回去和父亲商议好了再告诉你。”

    正闲话间,有侍婢通传慎王到,泽生忙站起身,等着周俍走进来,敛身行礼。

    周俍先问了梁昭仪的安,又笑扶起泽生,说:“没想到舅父也在。”

    “泽生奉御神之命来给梁昭仪送重阳礼。”泽生说着瞟了一眼颔首站在周俍身后的百奈,笑着问,“不知殿下那里是否收到?”

    “多谢舅父挂念,已经收到了。”

    “无外人在,你们就不要这样生分了。”梁昭仪招呼周俍,“俍儿快来,我和你舅父正在商议你的婚事。”

    周俍听闻愣了一下,随后转头吩咐百奈:“你出去等我吧。”

    百奈没有任何疑问,向着众人行礼后退了出来,随手还关上了殿门。

    “怎么突然说起此事?”周俍等着百奈彻底走出去,才说,“我还不想这么早成亲。”

    “俍儿。”梁昭仪早料到周俍的反应,柔声说道,“母亲知道你的心思,既不满意你父皇选的人,必是有自己钟意的女子,你告诉母亲,母亲替你去说。”

    “没有。”周俍断然拒绝,严肃道,“身为皇子当以社稷为重,事业未立前,不谈儿女私情。”

    梁昭仪见到周俍信誓旦旦的样子笑了起来,刚要张口再劝,泽生却突然开口:“殿下可知,半妖因易元诅咒是无法繁衍的?”

    泽生的话看似没头没脑,周俍却懂了,脸一下子就红了,抿着嘴不再开口。梁昭仪看着周俍的样子,想到刚才一说要谈婚事,周俍就让半妖常随回避,再想想半妖常随退出去时,那弱风扶柳的背影,梁昭仪突然就明白了,有些恼怒道:“俍儿!你莫不是被小妖精迷住了魂?”

    “没有!”周俍面露不悦,但脸色更红。

    “殿下。”泽生忙打着圆场说,“半妖常随侍奉主人乃是本职,规制上也没说侍奉里还分可与不可的。不过,殿下既然说了要以

    ””

    以社稷为重,那泽生就多嘴一次,软玉温香只可怡情,殿下莫要因小失大。”

    “舅父多虑了,虽然百奈确有妍姿艳质,但周俍有分寸。”周俍微不可见的轻叹一声,道,“何况,百奈也无此心。”

    “那最好。”梁昭仪语气略重,“还算她懂事。”

    可是泽生却不这样认为。百媚幻生的白狐竟不会以此事主人,怎么听都像是界灵殿灵师不会灵术一样好笑。再加上周俍那极力掩饰的遗憾和挫败,都让泽生在心内画了大大的问号。

    泽生顶着这个问号,先是回了趟家见了自己的父亲梁司徒,又到千落庄找了御庄包有才。包家原本就是梁家的门客,包有才更是泽生的伴读,自和泽生被拣选成为灵师后,更借着梁家直升到了御庄。先不说包家上下如何,只包有才,从小就对这位四公子言听计从,恨不得天天抱着大腿不撒手。此时包有才只听泽生提了一句“千落庄可发生过什么不寻常的事?”,就献宝一般急忙将他亲身经历的、道听途说的,甚至还有那自己胡乱猜测的,全部添油加醋的倒了个底掉,直听得泽生头大了两圈。

    泽生顶着硕大的头在神见之森里晕头转向,险些走错路,狼狈之余还不免庆幸,幸亏不是雪日,不然天地一色,更加容易迷路了。

    仿佛是为了印证泽生的天启天赋无人能及一般,神见之森格外给面子,刚一入冬就下了一场大雪。果如泽生所料,神见之森天地一色,唯有一团金黄,跑得飞快。

    洛洛轻巧的在枝桠间纵跃,间或躲开自身后飞来的石子,难得的是,竟未惊落一片雪花。周偈循着洛洛的身影,在林间树下疾驰,时不时的抬手甩出一颗石子,精度和力道都拿捏得很好。可惜洛洛的身影太过诡异,周偈几次都未能得手,边追边想出一条妙计。先用右手弹出一颗石子,未等劲力用老,左手紧跟着将剩余的石子全部甩出。

    前面的洛洛躲开先至的石子,未想后面紧跟着一堆的石子,躲闪已来不及,但洛洛却丝毫不慌,抽出双刀,只用了三招,就将石子全部格挡,还抽空打了一颗回去。

    周偈见状,刚要出声大赞,就见有颗石子冲着自己飞回来了。周偈也未见慌乱,甩出佩剑弹开石子,随后就和跟着石子一起而至的洛洛战到一处。

    宝剑对双刀,少年战半妖,那是绝对没有胜算的。洛洛左劈右挑,周偈的剑就莫名其妙飞了出去,只剩周偈捂着自己的手腕叫疼。

    “没事

    事吧?”洛洛忙跑过去,小心翼翼的捧起周偈的手腕,左看右看,自责的说,“怪我,没掌握好力度。”

    “我要告诉苏讲席!”周偈撅着嘴道,“师兄仗着自己大欺负小师弟。”

    “我可没有!”洛洛听闻大惊,忙辩解道,“只是切磋,切磋而已。”

    “那我要告诉御神!”周偈的嘴撅得更高,“半妖欺负皇子了!”

    “没有啊!”洛洛有些急了,原本就微垂的丹凤眼一着急显得更加委屈巴巴,不知所措的摇着周偈的手,小声哀求道,“秋阳,你千万别跟御神告我的状啊!”

    “嗯?”周偈立起了眼睛,“你叫我什么?”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叫的不对!”周偈怒道,“本王有封号!”

    洛洛彻底傻了,又惊又恐,一张脸更加愁苦。周偈看着他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终于撑不住笑了起来。

    “你……哈哈……你怎么……哈哈!”周偈笑了半天才止住,给了洛洛一拳,说,“我在逗你呢!”

    洛洛想了想,才明白周偈的意思,方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抚着自己的胸口说:“吓死我了。”

    见到洛洛的神色,周偈忍不住又偷笑起来,边向千落庄走边问:“我问你,虽然我又输了,但你觉得我较上次是不是有了长进?”

    “是。”说起周偈的武技,洛洛总是十分严肃认真,“准头和时机都好了很多,假以时日,一定能打赢我的。”

    “为什么要打赢你啊?”周偈不解的问。

    “若是你能打赢我,起码在这界灵殿就能位列上乘了。”洛洛的表情认真得一塌糊涂,仿佛在说一件十分重要的事,“这样的话,就不怕别人欺负了。”

    “有你在我还会被别人欺负?!”周偈反问道,“那要你这个半妖常随何用?”

    “可我又不是你的半妖常随。”洛洛满脑子问号,“又不能天天跟着你,万一……”

    “万一你个鬼啊!”周偈对于洛洛的不开窍十分无语,丢下一句“将来会是的”先跑回了千落庄。

    庄口,周偈的侍人看到周偈回来,如久旱之人盼到甘露般差点哭了出来,急急的说:“殿下可回来了。”

    “怎么了?”周偈看着侍人急出的一脑门汗,纳闷的问,“出什么事了?”

    “皇后懿旨,召殿下速速进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