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 水穷云起
    ””

    武兴二十五年,冬节将至,百官绝朝,商市暂闭,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市井百姓,都在忙着阖家团圆、走亲访友。虽北风正寒,仍挡不住都城内喜色匆匆的脚步,可走过恂王府的人,却都不由自主的稍缓了缓。吸引他们的不是那通体油光的高头大马,也不是那挂着“慎”字灯的华丽马车,而是站在门前的两个人。

    一个是长身硕体的英俊青年,一个是粉雕玉琢的玲珑女童。不知他们在门前站了多久,小女童似乎有些冷,往青年身旁凑了凑。

    “锐儿。”惜缘轻轻摇了摇锐儿的手,奶声奶气的问,“我们还要等多久?”

    “再等一等。”锐儿蹲下身,为惜缘紧了紧外罩的帽子,笑哄道,“翁主是来拜冬节的,恂王不会不让我们进去的。”

    “可是……叔父每次都不开门啊。”惜缘圆圆的小脸上笼起了愁云,踌躇半天,还是踮着脚凑到锐儿耳边,轻声说,“锐儿,我怕。”

    锐儿原本扶着惜缘的手一下子握成了拳,好一会儿后才松开,仍笑看着惜缘,柔声说道:“不怕,锐儿陪着翁主呢。”

    惜缘抿着小嘴点点头,将头埋进了锐儿的怀里。锐儿拢起自己的外氅,为惜缘遮住北来的寒风,看向紧闭的恂王府大门,心中是不可抑制的哀苦。

    府内,恂王府长吏吴长安急匆匆的穿过回廊,一眼就瞅见周偈只穿着单衣坐在花园的石凳上吹西北风,眼睛却瞪着面前石桌上一柄有些旧的佩剑,而旁边墙根底下站着周偈的侍人,正抱着周偈的貂裘瑟瑟发抖。

    “哎呦我的殿下啊!”吴长安抢过侍人手里的貂裘不由分说的将周偈裹了个严实,埋怨道,“这么冷的天,殿下这是做什么啊!”

    “冷吗?”周偈伸手扯下貂裘,问吴长安,“是那川西隘的朔风冷,还是诏狱的牢底冷?”

    “都冷!”吴长安坚持将貂裘裹了回去,有些心疼又有些无奈的说,“殿下胡闹作践的可是自己的身子,回头冻病了,明日的宫宴又去不成了。”

    “那正好!”周偈抽出石桌上的佩剑,一道寒光自剑刃上溢出,却没有冷过周偈的声音,“本王正不想见那些腌臜败类。”随后舞起了剑。

    森凉剑意里裹着周偈无边的恨,那神武睿智的父亲、端丽慈

    ””

    慈和的母亲,还有那文修武治、无所不能、让周偈引以为傲的长兄,都在那个冬夜消失不见了。一并消失的,还有一个从束发礼上偷溜出来的少年。神见之森里从天而降的金色身影,千落庄里的言笑欢欢,还有那看见美食就流光的微垂眼眸,都被周偈埋进了冬夜的积雪里。一个又一个的寒冬,周偈反复磨砺,积雪终成坚冰,再无一丝缝隙。

    闭门不出的岁月里,周偈在恂王府内默默筑起了高墙,高墙内外遍布荆棘陷阱,一边宣告着周偈的遗世独立,一边又将周偈刺得遍体鳞伤。墙外的锐儿,从自己的佩剑上感受到阴阳剑另一半传来的绝唱和怒吼,轻轻将惜缘拢进怀里,低声说道:“翁主,我们回去吧。”

    转日的冬节宫宴,周偈因病未至。武兴帝听完周俍的禀告,冷哼一声说道:“如此寒冬,惊梦跑到院子里坐了一夜,他的常随是死人吗?”

    “回禀父皇。”周俍敛身说道,“恂王并未有常随。”

    “什么?”武兴帝心内微恼,看向一旁的石章之,“御神,这是怎么回事?”

    “陛下。”界灵殿御神石章之伏身在地,回禀道,“按制,皇子年满十五行束发礼可得半妖常随,界灵殿自两年前就已为恂王拣选半妖常随,可是……”

    “可是什么?”武兴帝看着石章之欲言又止的样子,缓声说道,“你直说无妨。”

    “是。”石章之拜谢,随后接着说道,“可恂王几次三番拒绝进行转生,束发礼前日又突患重病,因此就错过了。”

    “真是死板。”武兴帝听完更加恼怒,“你们不能等他好了再举行束发礼吗?”

    “陛下圣明,界灵殿确实如此而为,可是……”石章之为难的说,“每次重新选定日子后,恂王总是恰巧生病,几次三番后,章之不敢再惊扰恂王。”

    “胡闹!”武兴帝的微恼彻底变成了气愤,突然伸手指着周俍,怒道,“这一个是为了充七杀军不要半妖,那一个竟然靠装病拖了两年。一个个的都不让吾省心,岂有此理!”武兴帝猛拍了一下几案,对石章之说,“既然恂王如此顽劣,那束发礼就不用给他办了,你回去只给他挑一个半妖常随,尽快订契。”武兴帝又转向周俍,“你去传吾的旨意,押也要押他去转生湖!”

    “是。”周俍和石章之同时领命。

    ””

    。

    宫宴散后石章之回了界灵殿,连夜就唤来了千落庄半妖总教白羽恒。

    白羽恒深夜被传,不知出了什么事,心内惊疑,待听完石章之的意图后,更加不安,忙敛身道:“皇子半妖常随的拣选一向都是由御神和御殿商议决定,羽恒不敢谬议。”

    “之所以大半夜的叫你来,就是不想让梁泽生参与。”石章之开门见山的说,“至于为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石章之的坦诚让白羽恒一时有些难以消化,稍等了一下,才说:“不知御神想让羽恒做什么?”

    “若我没有记错,你自授阶后就在千落庄任管教灵师,后来升任总教也是有些时日了,你应该对千落庄里的管教灵师和半妖们都了如指掌吧。”

    “职责之内,不敢懈怠。”

    “那好。”石章之的话说得很直白,“选一个背景干净的管教灵师带出来的半妖。”

    根本不需要费力拣选,即是恂王的半妖常随,那洛洛最好。唯一要做的,就是如何让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人选最佳。白羽恒忍住内心的焦躁,偷偷长呼一口气,又稳了稳心神,恭声说道:“若有如此顾虑,人选非洛洛莫属。”

    “管教灵师是谁?”

    “是我。”

    石章之沉默了,好一会儿后问:“你准备怎么服众?”

    这个问题白羽恒刚刚已经想好了,但是他并未急着回答,而是将答案又细想一遍,确定没有问题后才说:“按惯例,半妖常随多从年满二十岁的半妖内拣选,洛洛自满二十岁后,只遇到四皇子束发礼,而那一次并未被拣选上。如今洛洛已逾二十四,若此次再不能拣选,就要充七杀军。可如今的千落庄里,论文修武技洛洛都是最佳,如此人才充军,实在可惜。”

    白羽恒所言都是事实,石章之想了想,也觉得没有任何疑漏,点点头道:“嗯,你说的这些理由都是实情,估计梁泽生也反驳不了,明日我就告知他。你回去也准备一下,转生仪式很快就会举行。”

    “是。”白羽恒躬身退出,望着满天繁星,如释重负的轻松中夹杂着窃喜又夹杂着一股被造化玩弄的无力。恂王束发礼之时,白羽恒人微言轻无法推荐洛洛,好在恂王借着重病把半妖转生和束发礼一起拖了两年,当时的人选也就不了了之。后来就是八

    八皇子的束发礼,泽生御殿亲自为自己的外甥选了半妖,也没有轮到洛洛。白羽恒原本还在心疼洛洛就要充了七杀军,谁知柳暗花明又一村,兜兜转转的,两小无猜还是撞在了一起,果然是天意难测啊。

    “太好了。”白羽恒双手合十,向着天上的星官絮絮叨叨的祝祷,“愿这一次上天能垂佑,别再有这样那样的磨难了,让洛洛能陪着恂王圆满一生,不求权倾荣耀,但求平安终老。若上天能允,我白羽恒愿……”

    “一辈子都听他苏晟师兄的。”苏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凑在白羽恒耳边幽幽的接上后半句。

    深更半夜的神见之森小路上,身后突然冒出一个头,白羽恒的三魂七魄顿时吓没了一半,手忙脚乱间连佩剑都拔了出来,又被苏晟握着手插了回去。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白羽恒这才看清是苏晟,魂魄回身腿却软了。

    苏晟见状,伸手抄起他拉进自己怀里,奇怪道:“你这是怎么了?御神为难你了?”

    “没。”看着苏晟大尾巴狼的样子,白羽恒不敢怒也不敢言,一边用内息安魂一边说,“是好事。”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白羽恒听闻愣住了,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苏晟,随后双手合十,继续刚才的祝祷:“我刚才求的不算,我只求上天能赐我神力,让我能打得过……啊!”白羽恒还未说完,就被苏晟在腰上狠掐了一把。

    “羽恒你这就不乖了。”苏晟俯视着白羽恒,阴笑道,“祝祷怎么能心不诚呢?来,重说。”

    “师兄……”白羽恒感受到苏晟居高临下的威压,哭丧着脸求饶,“我错了。”

    苏晟心满意足的挑了一下嘴角,放开了白羽恒,正色道:“心愿得偿了?”

    “嗯。”白羽恒终于笑了出来,“我回去就告诉洛洛。”

    本章节内容由  手打更新

    看着白羽恒傻笑的样子,苏晟也轻轻笑了一下。

    “咦?”边说边走都要到了千落庄,白羽恒才发现问题,不解的问苏晟,“师兄你大半夜的怎么在神见之森闲逛?”

    “这不是怕你不敢走夜路么。”苏晟神色自如的说。

    白羽恒呆在当下,好一会儿后才小心翼翼的说:“师兄,夜路上有你,才最可怕。”

    “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