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 乖张无常
    ””

    雪融春来,夏荷满塘,待到暑渐消,莲子就可以吃了。

    暮色跪在恂王府后花园的荷塘边,尽可能的向一株莲蓬伸出手,却总是差一点就碰到。几次三番累得满头大汗也没能成功,气得暮色狠捶了一下地,一边深恨自己手短一边怒气冲冲的转过身,才看见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吴长安。

    暮色吓了一跳,心内不住的责骂自己:“真是不中用了,身后站了个人都没察觉,这可怎么行?”

    “吴长吏。”暮色擦着额头的汗,问,“你有事找我?”

    “你是想吃莲子吗?”吴长安问。

    “殿下最近火气有点大,我想着莲子可以清火,惦记弄些给他吃。”

    “殿下想吃莲子的话只要吩咐厨房一声就行,这些杂事不用劳烦暮色常随的。”吴长安又抬手指了指荷塘另一边,笑着说,“若想自己摘,那边有船……”

    “哦。”暮色神色尴尬的点点头,说,“多谢吴长吏相告。”

    “哪里,不用谢。”半妖常随身份特殊,吴长安有心讨好暮色,凑过来嘿嘿笑着说,“其实啊,但凡逢年过节,殿下的火气都大,不用在意,过了就好了。”

    暮色听闻仔细回想自己到恂王府的日子,果然如吴长安所说,逢年过节周偈的心情都不大好,还总是莫名其妙的生病,暮色猜测大概是周偈的八字和节日不合。

    正胡思乱想间,周偈的侍人跑过来,躬身向着吴长安和暮色行礼,话却对吴长安说:“吴长吏,殿下说明日要进宫赴宫宴,吩咐让早些准备。”

    “啊?”吴长安大惊,抬脚就往前院走,边走还边嘀咕,“怎么今年不作妖,乖乖去赴宫宴了?这么突然的决定,真是让人措手不及啊。”

    “作什么妖?”暮色跟着吴长安快步转过回廊,不解的问,“谁作妖?”

    “本王!”周偈正站在回廊尽头,听到暮色问,冷冰冰的答。

    吴长安未想到能撞上周偈,大惊失色的退了一步,落脚处恰好躲到暮色身后,低着头不发一言。暮色却没觉出有何不妥,依然问周偈:“殿下为什么要作妖?”

    周偈只觉得一口血堵在喉间,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好半

    ””

    半天才憋出三个字:“要你管?”

    “哦。”暮色想的很简单,既然周偈不让管,那自己就不多问了,当下也如吴长安般站在一旁,低着头不说话。

    一阵微风悄无声息的吹来,将暮色刚刚摘莲蓬时不小心散落下来的几丝长发轻轻撩拨,暮色似乎觉得有些痒,伸手挠了挠,又甩了甩头,却正对上周偈看着自己的目光。

    “殿下?”暮色看出周偈神色不善,心里咯噔一下,试探着问周偈,“暮色是不是又做错事了?”

    “没有。”周偈笑着向暮色伸出手,替他把散落的发丝轻轻捋到耳后,一转手,突然掐住了他的脸。

    “啊啊啊!殿下!啊啊啊!”暮色吃疼,不管不顾的大叫,“暮色知错了!殿下恕罪!”

    “你这张嘴啊!”周偈恨道,“不光能吃,气人也很在行啊!”

    “没有啊!”暮色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暮色不敢气殿下。”

    “不敢最好!”周偈冷哼一声松开手,语气十分严厉的说,“明日宫宴,你作为本王的一等常随也要赴宴,今晚好好跟吴长安学规矩,明日要是敢给本王丢人……”周偈凑近暮色,恐吓道,“罚你三天不许吃饭!”

    “是!”不能吃饭的惩罚对暮色来说比要他命还恐怖,暮色吓得指天发誓,忙不迭的大声回答,“暮色一定好好学,绝不会给殿下丢人。”

    周偈看着暮色惊慌失措的样子,满意的转身走开。

    转日是七夕节,宫内特意为王公家的少女们举行乞巧仪式。因皇后久病,梁昭仪代掌六宫,坐在上首,笑呵呵的看着公主、翁主和女公子们穿针乞巧,游戏娱玩。

    七夕乞巧,女子们为主角,男子们权为陪衬,只不过借机聚宴,闲话两三而已。武兴帝和诸王公坐在阁内,远远看着少女们的游戏,开始还互相称赞几句令爱如何,只一会儿话题就彻底变了味儿,酒过三巡,更是唤上乐舞伎人以助兴。

    罗莎轻裙,蛮腰柔肢,席上气氛愈加高涨,但是暮色对这些都没有兴趣,他对周偈桌上的宫廷美食更有兴趣。只不过碍于前日周偈的警告,怕给周偈丢人后三天没有饭吃,这才按奈好奇,乖乖跪坐在周偈身后,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演着苏晟的千叶落来打发时间。成百上千

    ””

    的树叶被暮色用劲力激散,向着前方的周偈射去,周偈似乎有所感应,左右晃了一下躲开了。暮色大惊,心想着“难道我已经练到无叶境地了吗?”却发现周偈之所以左右乱晃,竟是偷偷将一碟荷叶酥推到了身后。

    暮色不知周偈是何用意,没敢动,就见周偈悄悄回转身,向他努了努嘴,示意他快吃。暮色这才放下心,拿起一块儿塞进嘴里。酥脆咸甜,还有一股荷叶的清香,好吃得很。暮色心下感激得要死,一边看向周偈一边又拿起一块儿放进嘴里,却正巧看见周偈冲他挑了挑眉,似在问他“好不好吃”。

    暮色冲着周偈狂点头,示意“好吃好吃”。

    周偈见状,趁着旁边周俍正被怀平公敬酒的功夫,一伸手从周俍的几案上端走了荷叶酥,依旧推到身后。百奈跪坐在周俍身后,看着周偈的小动作,轻咳一声。暮色听到,吓得收回正要去拿碟子的手,乖乖坐好。周偈却挑衅的瞪向百奈,百奈无语,只得向着周偈伏身拜礼,周偈这才罢休。

    可是暮色却不好意思再吃了。

    不知是因为百奈冲撞了周偈,还是因为暮色不再吃,总之周偈十分不开心,垂下眼眸、抿起薄唇,“生人勿近”四个字自动挂在脸上。

    “偈儿怎么了?”武兴帝发现了周偈的异状,开口问道,“是饭菜不合口味吗?”

    “是。”周偈干脆承认,又嫌弃道,“舞也不好看,话也说不上,总之,我就不该来。”

    周偈如此直白,让武兴帝颇为不悦,但念在周偈难得出席宫宴的份上,武兴帝耐着性子问:“那偈儿想吃什么吾让人去做,想看什么,就让他们演什么,可好?”

    “不用了。”周偈站起身,向着武兴帝躬身一礼,朗声说道,“我本就不喜这种场合,待在这也是坏了大家的雅兴,请父皇恕罪,周偈先告退了。”说完不等武兴帝应允,竟直接退出了阁。暮色见状,慌里慌张的也向皇帝拜礼,追上周偈一同出了阁。

    一时间,阁内鸦雀无声,好一会儿后武兴帝才重重叹了口气,颇为无奈的说:“如此乖张无常,不知像谁!”

    却说周偈出了阁并未直接出宫,而是行到女子们游戏的场地,站在一旁,看着惜缘。

    此时游戏刚刚结束,梁昭仪

    仪命人拿出一叠绢帕赏给众人。女孩子们都很高兴,挤在一起,左看看右挑挑。惜缘却躲在人群后面,眼中是明显的想要,但却一直踌躇在当下,不敢近前。

    “翁主。”锐儿蹲在惜缘身边,柔声说道,“翁主若喜欢,也去挑一条。”

    “嗯。”惜缘仿佛得了莫大的鼓励,高兴地走过去,似乎选中一条花色颇为素雅的,刚要伸手,却被旁边一位穿着粉衣的少女抢先拿了去。惜缘见状,默默退了回来,一边绞着自己的手指,一边轻声对锐儿说,“算了,我不要了。”

    锐儿的心像被川西隘的寒风刮过一般的疼,轻轻松开惜缘互相绞着的手指,哄道:“那等一会儿出了宫,锐儿带翁主到集市去买,想要多少就买多少,可好?”

    惜缘听闻,眼中重新燃起光,冲着锐儿点点头,随后拽过锐儿的袖子,低着头一声不吭的搓弄。

    “暮色。”周偈将一切看在眼里,指着粉衣少女,突然开口,“去,找那位女公子,把她的绢帕替本王要过来。”

    ”暮色无尽”最新章节请访问 /80/80218/



    少女倒是没有为难暮色,偷眼瞧了瞧周偈,红着脸将自己手上的绢帕给了暮色。暮色拿回来呈给周偈,周偈却直接塞给了惜缘。惜缘被突然出现的周偈吓坏了,举着绢帕傻愣愣的站着,眼瞅着就要哭出来,锐儿忙将她护到身后,自己向着周偈躬身拜礼:“锐儿代翁主谢过恂王。”

    周偈居高临下的看着惜缘,惜缘吓得又往锐儿身后躲了躲,死死抓着锐儿的衣边。

    “恂王。”锐儿为难的说,“翁主性懦,请恂王恕罪。”

    周偈依旧看着惜缘,不知道在想什么,许久后长叹一声,丢下一句“真是一点都不像她父王”,转身走了。

    暮色却稍停了停,冲着锐儿笑呵呵的说:“锐儿,是我。”

    本章节内容由  手打更新

    “你是……洛洛?”锐儿看到暮色右眼下的泪痣,认了出来,“你在恂王府?”

    “嗯,我现在叫暮色。你若得闲,来找我玩。”暮色丢下一句话,转身追上了周偈。

    “没想到……”锐儿望着暮色随着周偈一起渐远的身影,感慨道,“被上天垂佑的人竟然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